第4章 红尘 (四 上)
酒徒2016-02-23 16:225,285

  第四章 红尘 (四 上)

  想好了届时一走了之,杜鹃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些。从此之后,再不为程名振而难过。无奈决心好下,情丝难解,过了才三五日,又偷偷地派人探查起对方的情况来。

  心腹们知道七当家放不下程名振,所以每次都拣好听的汇报。但杜鹃自己却心里越来越清楚,程名振非但武艺不精熟,连练武之人所要求的恒心和耐心都不具备。伤疤脱落的头半个月,他一直在耍长枪。渐渐的喽啰们都对枪花熟悉了,喝彩声日益稀落,于是,他兴趣索然地将长枪交回武库里,重新捡了把陌刀来炼。

  通体为钢铁所制造的陌刀,分量几乎是白蜡杆子长枪的五倍。好在程名振武艺虽然稀松,力气着实不小,舞起来照样虎虎生风,硬是懵住了不少看客。大伙都听说过,当日就是他兜头一刀阵斩了隋军主帅虞仲谋。少不得留心多看几眼。可看了三五日,有心人便又悄悄得出了结论,程公子力气奇大,招数方面却很不精熟。头三招也许还能把别人逼得手忙脚乱,三招过后,基本上他就剩下挨打的资格了。

  泽地的各种流言对程名振越来越不利,少年人自己却毫无察觉。炼了十几日陌刀,又失去了兴趣。从武库里选了把胡人用的钉头锤子,咋咋呼呼地玩得不亦乐乎。这回持续的时间更短,三天后就改成了开山斧。然后是叉,然后是槊,再然后是画戟,短短一个月,几乎把知名的武器玩了个遍。好在巨鹿泽里虽然物资匮乏,各种兵器却都存着十几把。程名振挨个练过去,一时班会儿倒也练不完。

  不但杜鹃一个人听着丧气,所有事先看好程名振的人,到了此时对他都不再报什么希望了。没有希望,当然也不再给予过多的关注。只有八当家刘肇安,自从程名振身体恢复后,便天天急着敲定比武日期。结果被对方以各种理由一拖再拖,直到拖得已经额头冒烟,程名振那边才懒洋洋地回了个信儿,答应比武在十天之后的任何时刻都可以进行。

  虽然大部分人已经猜到了比试的结果,但在八当家刘肇安的坚持下,巨鹿泽还是把它当做一件大事儿来办。张金称特地在自己的主营腾出了空场,林字营主将,五当家郝老刀则出钱出力在空场外搭了一个大大的看台。四当家王麻子提供了当日的酒水,二当家薛颂也不甘落于人后,从自己营中搬出了大批吃食,免费提供给有资格看热闹的各营头目。就连兵败后一直客居于泽地中的杨公卿和王当仁两个,亦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开了个赌局,押程名振胜的比率是一赔三,押八当家获胜的比率是一赔一。可惜很少人上他们的当,有数的几个赌棍加入,买得也是八当家这边,根本不对程名振抱任何侥幸。

  比武真正开始的那天,节气已经是初冬。泽地里的风又湿又冷,吹得人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尽管天公如此不作美,看热闹的人依旧将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各营队正以上的头目,只要不当值的几乎都来了。个别不自觉者还拖家带口,存心想把提供吃食的薛当家生生吃穷。

  大伙呼朋引伴地热闹了一会儿,几位当家人正式入座。四当家王麻子先命人敲了一通响锣,压下所有嘈杂的声音。然后浑身酒气的大当家张金称站起来,四下拱了拱手,向老少爷们打招呼。待众人欢呼回应过后,他清清嗓子,再次强调:“比武招亲么,主要就是给年青人们图个热闹。无论谁输谁赢,都要拿得起放得下。我先说好了,点到为止,不得故意伤人性命。否则即便赢了这局,本寨主也只好按寨子中规矩治你残害兄弟之罪。到时候三刀六洞,谁也别喊冤枉!”

  “那是自然,程兄弟跟我惺惺相惜以久。”接过张金称的话头,八当家抢先表态。说罢将得意的目光看向程名振,期待着对方在众人面前退缩。

  好像终于知道了大伙都不看好自己,程名振今天的表现多少有些萎靡。犹豫了一下,脸上勉强挤出了几分笑意,“愿意多向八当家讨教。都是自家人么,肯定不会下死手!”

  “那就好,那样我这个大当家也不至于太难做!”张金称长长出了口气,好像放下了什么心事一般总结。“比赛规矩,一场定输赢。大冷天的,都是爷们儿,咱们干脆着点儿。赢的人可以向杜疤瘌求亲,输得人,以后见了鹃子就躲得远远的,别再继续纠缠!”

  “好!”看热闹的人替两个当事者大声答应,唯恐二人反悔。大伙穷,很少有人穿着丝绵衣服。要是翻来覆去打个没完,热闹是热闹,看热闹的人过后非冻出毛病来不可。

  见程名振和刘肇安都没有否认,张金称大手一挥,就准备宣布比试开始。谁料几个月来一直在下边嘀嘀咕咕地三当家杜疤瘌这当口突然有了胆子,腾地一下站起身,大声喊道,“慢着,这不公平!”

  “老三,怎么不公平了!”正在兴头上突然被泼了冷水,张金称非常不满地反问。

  非但他一个人觉得杜疤瘌无聊,看热闹的大小喽啰们也都觉得老家伙多事儿。你要是反对,早干什么去了,临阵变卦,不是耍着大伙玩么?

  不理睬周围愤怒的议论声,杜疤瘌咽了口吐沫,梗着脖颈说道:“他,他们两个比武,凭啥要拿鹃子当赌注。鹃子是我女儿,我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她拉扯大,很容易么?要把她嫁给谁,也得我说得算!不能他们两个不相干的人比划比划就完了,却把我这当阿爷的扔到一边上!”

  这话说得也在理儿,看热闹的人无可奈何地叹气。谁都知道八当家一直想逼着三当家将女儿嫁给自己,而三当家却看着八当家处处不顺眼。两个当家人不对付,害得“豹”字和“木”字两个营的兄弟也是势同水火,只是耐着大当家的颜面,才没有闹出什么大乱子来。此番八当家问都没问三当家的意思,直接提出跟程名振比武夺美。摆明了就是没把未来的岳父当一回事情,吃定了杜疤瘌这人胆小的毛病!

  人们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同情弱者,想到自己家中也有儿有女,大伙看向杜疤瘌的眼神中便充满了怜悯。大当家张金称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氛,犹豫了一下,偏过头问道:“三爷,那您说怎么办。他们两个无论谁赢了,还不都得叫您一声岳父么?你又何必在这个时候再刁难他们,让大伙都跟着感觉别扭!”

  “我倒不是想扫大伙的兴!”杜疤瘌扁扁嘴巴,嘟囔着说道,“我只是觉得,我年纪一大把了,也没个儿子。如果女婿再不把我当回事儿,哪天我动不了了,还不是一个人等死的命儿么?”

  这话说得更令人同情,众寨主们纷纷点头。张大当家听得叹了口气,拍打着胸脯说道:“那你说怎么办吧?我替你做主。总之比武的事情不能推翻,其他都可以商量!”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杜疤瘌继续嘀咕,惹得杜鹃都好生下不来台。“我没儿子,就这么一个女儿!”他像白痴一样反复强调,一连说了好几遍,终于想出了个折衷办法,“他们比武就比了,赢了的做我女婿。输了的也不能赖,得输给我老头子些东西当补偿!”

  “噗!”看热闹的人闻听此言,笑得把嘴里的酒都给喷了出来。本以为老家伙心疼女儿,闹了半天,却是为了给自己讨额外的彩头。“爹!”杜鹃再也挂不住劲儿,跺了跺脚,逃也般离开了看台。其他几个当家人则面面相觑,彼此之间看了好半天才终于回过神来,满脸鄙夷。

  “这话也有道理!”张金称最近喝酒喝得昏天暗地,明显有些神智不清。知道杜疤瘌在无理取闹,还是决定替老兄弟出头。“这样吧,让他们两个都拿一样最值钱的东西给你。无论谁输谁赢,你都不会吃亏!”

  “嗯,我看这主意中!”杜疤瘌想了想,闷声点头。

  两个蓄势待发的年青人也被气得不轻,但耐着张金称的颜面,发作不得。只好重新走到杜疤瘌身边,依次问道:“您老希望我们拿什么做赌注,您老说吧!”

  “你要什么,直接说,别绕来绕去的!”

  “我要……”杜疤瘌露出满口大黄牙,笑呵呵地看着程名振,“你小子生就了一副好皮囊,我看着欢喜。如果你输了,就给我当干儿子吧。省得杜鹃嫁给了别人,我身边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程名振呵呵一笑,淡然道:“也行,但我得先问问我亲生父母的意思。如果我亲生父母不答应,请恕我不敢擅自做主!”

  他父亲被发配到塞上充军,已经多年没有音信了。所以这话根本就是个永远不会实现的承诺。但是杜疤瘌却不知道底细,高兴得眉开眼笑,手捋着胡须道,“中,中。咋也不让你亲生父母吃亏。我倒时候推一车礼物给他们,包他们说不出话来!”

  这简直把抢人儿子当成做买卖了!众人听得直皱眉,杜疤瘌却洋洋得意。搞定了程名振这边,他又把头转向另外一个比武参与者。八当家刘肇安怕了这个无耻的老不死,唯恐他当众提出什么自己难以接受的条件来,抢先一步,大声喊道:“如果我输了,就把麾下弟兄分给你女婿一半。反正女婿是你的,女儿也是你的,你怎么着也没吃亏!”

  “那关我什么……”反驳的话几乎冲口而出,说到了一半儿,杜疤瘌才意识到周围众目睽睽。伸手撮了撮脖子后的老泥,乐呵呵地道,“也行,大不了我让女婿将部曲再赠给我。反正他没什么经验,肯定带不了那么多人!”

  “好了,好了,老三,就这么定了吧!”实在不忍心看老兄弟如此出乖露丑,二当家薛颂大声劝告。伸手拉走了杜疤瘌,示意比武可以正式开始。张金称刚要命人敲锣,程名振却又来了事,摆了摆手,大声道,“能,能不能等等。我有话说!”

  “有屁快放!”刘肇安已经被杜疤瘌惹得七窍生烟了,瞪着程名振,恶狠狠地说道。

  “我没马,咱们只能步下比试。你不能骑马,却让我徒步接战!”程名振也不生气,讪笑着提出。

  “那是自然!”刘肇安非常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大声答应。

  见二人已经达成协议,张金称笑着点头。看台上又是一通锣响,几百名喽啰兵跑到台下,再次清理场地。待众人把足够交手的地方空出来,两个当事人也做足了准备。一东一西,相对着抱拳。

  看到双方的兵器,场地外又是一片混乱。八当家是绿林大豪之后,身边插的自然是一根丈八长槊。号称是将门后人的程名振却没拿任何他在湖畔卖弄过的把式,仅仅拎了口横刀,便傻呼呼地走上了场。

  “你到底想不想比试?!”刘肇安被弄得头大如斗,瞪着眼睛问。他曾经仔细研究过程名振的武艺路数,认为对方即便在湖畔的表现是伪装,真正本领也非常有限。无论是花枪还是陌刀,遇到自己的长槊,保证十招之内,可以解决战斗。可偏偏程名振选了横刀,这种短家伙跟长槊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自己即便痛快地赢了他,也会被人笑胜之不武。

  “换长家伙,换长家伙!”虽然明知少年人没希望,大伙还是高声提醒他别在兵器上吃亏。否则三招两式就结束了,让人如何过得了瘾?

  “八当家尽管过来!”程名振这时候却犯了倔强,轻摆横刀,傲然回应。

  如此态度,让人怎生忍受得了。刘肇安气得大喝一声,“找死!”,提步挺槊,径自向程名振的右胸突刺。这一下如果扎实了,虽然没有违背不伤性命的规矩,程名振下半辈子也成了个废人。眼看着少年要血溅当场,个别看客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好半天,场中却没有惨叫声传来。反倒是响起了一阵山崩海啸般的叫好声。错过了机会的看客赶紧睁眼细看,但见本该挂在槊锋上的程名振如同穿花蝴蝶般,围着刘肇安的槊尖打转。丈八长槊威力虽然大,左一槊右一槊却都落在了空处,根本无法伤害到年青人的分毫。

  这回,大伙终于看明白了。程名振武艺未必见得高,逃命的本领却着实不差。他穿的是短打,长裤、快靴,手里的横刀又轻飘飘没什么分量,端地是怎么逃怎么利索。而反观持了长兵器,刻意穿了护甲的八当家刘肇安,举动则笨了许多,一槊全力刺出,下一槊却要隔上数息才能重新发力。好在槊杆比横刀长得实在太多,所以他伤不了程名振,一时半会儿对方也无法近得了他的身。

  七当家杜鹃早已做好了比武结束时便趁乱溜走的准备,只是放心不下程名振的安危,才站在人群外围偷偷向内观望。眼看着程名振光是跳来跳去却不能还手,一颗心揪得像面团,随时都可能从喉咙里边喷出来。

  “程兄弟好像腿脚利落了许多!”赶来给杜鹃送行的莲嫂不懂武艺,却看得比谁都细心。她惊诧地发现,往日那个浑身充满疲懒的程名振不见了,在重重槊影下,少年人的动作干净利落得如池中游鱼。倒是武艺精熟的八当家,越来越沉不住气,越来越没风度,槊招已经由刺、挑变成了横扫,简直就是仗着兵器长在欺负人。

  “老八做得过了!”看台上的当家们都是明眼人,很快就发现了事态已经失控。槊锋长达三尺,双侧开刃,如果改刺为扫的话,只要有一招落在程名振身上,少年人便得尸横就地。可比到这个时候,谁也无法在插手,只好眼巴巴地望着张金称,期望他来做个决断。

  张金称的眼睛却丝毫不向周围看,双目紧紧盯着正在比武的二人,大声喝彩,“好,好小子。来人,给我擂鼓助威,让他们再加把劲儿!”

  话音落下,鼓声立刻响了起来。“轰隆隆”“轰隆隆”如雷鸣般催得人热血沸腾。杨公卿和王当仁互相看了看,心中暗叫不妙。有意提醒场中的刘肇安注意控制形势,哪里还来得及。

  但见场中二人听到鼓声后立刻变成了两头豹子,出手再不留任何情面。刘肇安一槊刺空,中途陡然推肘,槊刃横扫,带着风声直奔程名振软肋。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槊刃即将砍到身上的刹那,程名振突然加速向前跑了几步,避开槊刃范围,右手用力斜向下推了一把槊杆,整个人凌空而起。

  “他用的是左手刀!”众看客这才发现场中的怪异,不知道什么时候,程名振的横刀已经交到左手之上。矫健的身躯在空中就像一头猎鹰,从八当家刘肇安的头顶急掠而过。

  人落,刀收,所有人愣在当场,鼓声噶然而止。

  八当家刘肇安愕然转身,楞了楞,手中长槊落在了地上,“当啷”一声响得寂寥而清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