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章长子刘琦
猎于密林者2015-12-21 09:552,438

  刘琮答应着,却觉得老爹办事不果断,想着劝解他一番,就说:“父亲身为荆州之主,当然不必事必躬亲。沙场争锋,开疆扩土只交给手下大将就可以了••••••”

  刘表看了他一眼,停了一会才说:“这些事情你现在还理解不了,我只管说于你听吧——只从我决定守成荆州以后,荆州军政衙门所有官僚就随着显出暮气,各为自己生计作想,谁还再去卖命?

  再说,荆州虽然带甲将士十几万,却是没有一个是曹仁对手,不用说曹仁,就是江东孙权手下的几员战将,也在荆州找不到对手。

  咳,荆州一地暮气越积越厚。不过,这几年以内还不会有事。所以呢,你弟兄们可要抓紧时间充实自己,以备担当大任。”刘表说到这里感到累了,就吩咐:“琮儿去吧,我要睡一会。”

  刘琮刚要起身告辞,就听得门人传呼;“大公子求见主公,此时正在门外候着。”

  蔡夫人听了,翻着白眼看了刘表几下,不耐烦的把身子掉向一旁。

  刘表也是没好气的吩咐:“传他进来。”

  就听得一路靴子响,门帘开时,一位脸色苍白的高大汉子,在门口截住了明处。

  刘表蔡夫人都不吱声,只听得这汉子喊道:“儿子刘琦过来拜见父亲母亲。”说罢躬下身来双手抱拳先朝刘表施礼,刘表也不抬头自管喝茶,刘琦转身朝着蔡夫人施礼,口中念叨;“琦儿拜见母亲。”

  蔡夫人又翻了一眼刘表,不冷不热地说“免礼,琦儿一边看坐吃茶。”

  “喏。琦儿谢过母亲。”刘琦说罢,两眼却是直直的看着案子上的一摞新衣不动身子,看了一会就问:“这是给谁做的新衣服,这么多,颜色光鲜也漂亮。”边说这边过来就要动手翻看。

  蔡夫人冷着脸拦住道:“不可不可,这是你弟的新郎服,你这当大伯的却是不可乱动,别冲了弟弟的大喜。”

  刘琦就住了手,抬头望了望刘表,刘表没有显示什么,就转过脸来朝着蔡夫人说;“不是琦儿埋怨,爹娘就是偏心——当年琦儿十八岁结婚,老爹只给琦儿两套新衣,还都皱皱巴巴的。您看您看,弟弟要结婚了,竟是这样一摞新衣服!这还不算,爹娘赏给他的金银宝贝还不知有多少呢。”说完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只管气呼呼的站在一旁,再也不言语。

  蔡夫人一听脸色就发青,递上一句道:“就是呢,琦儿攀得对!不能只攀你弟弟,也得攀攀你那爹——问问他结婚时,穿了几件新衣服?”

  刘琦倒是不带精神,听蔡夫人这样说,就跟上来道:“谁敢攀爹?弟兄们到可以攀比——都是一母生人,为何当爹当妈的就有偏心呢?何况都是嫡出,难道那一位是后娘生的?哼!”

  这话一说,蔡夫人脸色就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刘表在一边听得不耐烦了,就骂道:“不识廉耻的东西!都三十多岁了,弟弟要结婚了,不知道过来张罗着忙里忙外的,却是过来胡吣什么?你这辈子就不想出息一步啦?”

  刘琦却是不示弱,马上跟上来嚷道:“能有出息吗?从少爹娘就不喜欢,直到结婚了,爹娘还是有偏有向!谁家这样的孩子能出息好了?咹?”

  刘琦自管这样乱嚷嚷着,返身到了窗前正在做针线的四位丫鬟跟前,一边嘟哝一边伸手拉起布料来看,看了一眼又嚷嚷:“你看你看,新衣服到底有几套不说,光这崭新的被褥,也不知道有几百几千套呢。”

  说到这里只听那香菱丫鬟尖声叫了起来,好似被蝎子蛰了。

  原来是被刘琦从布料底下伸过手来,摸到了香菱姑娘的要紧处,又用手使劲往里顶了一顶,这香菱姑娘便失声尖叫起来。

  刘琦一见漏了馅,便自己打圆场道:“不就是不少心踩了脚吗?用的这样大惊少怪的!”边说边用眼光偷偷窥视老爹刘表。

  只见刘表气得脸色铁青,一边咳嗽一边挥手示意,要刘琦滚出去,刘琦就顾不得头腚的慌忙掀帘走了。

  刘琮看到了一切,心想;“这就是我那大哥?史书上只说他受不尽父亲和继母的气,怕被继母害了,所以四年后套得诸葛亮的一条计策,远离父母到江夏带兵自保去了。

  却原来是这么一个不成材的家伙,要是将来父亲把荆州托付给他,非败在他手里不可。又是这样不识廉耻,父母哪里能喜欢信任?

  眼见得要和我争着荆州之主的位置,我何不将他先哪个了,也省了以后留下祸乱。”

  刘琮想到这里,紧紧咬定了牙关,两边脸腮上的咬嚼肌,紧噔噔的凸显出来,手握配剑晃郎晃郎顿了两顿。

  这些都被刘表看在眼里,就说:“你哥就这样不成材,我也没有法子了。三十多岁了,将来能不能吃上碗饭,全靠你这当弟弟的拉扯。”说到这里见刘琮不说话,刘表就转了话题:“在这里大半天了,我也想睡一会了。琮儿出去活动一下吧,住会回来在这里吃饭。”

  刘琮听了起身告辞,蔡夫人满心喜欢的嘱咐:“琮儿,出去溜达一会散散心,却是不可走远,一会就回来吃饭。”

  刘琮答应着,掀帘走了出来。

  此时正是七月天气,这天虽然没有太阳,却是闷热难耐。

  几天没有下雨了,襄阳城刺史衙门前边的东西大道上,商贾来往行人不绝,十分热闹。

  路面上被行人碾起的尘土,时不时呛得行人咳嗽。

  刘琮就低头手握着佩剑边走边思索:“大哥这样不成器,父母又不喜欢他,眼见得父亲不会把荆州大事交给他。

  但是,从今日的谈话可以看出——虎毒不食子,父亲尽管不喜欢大哥,却是舍不得处置他,依然吩咐我将来好好看护。这就留下一种可能,将来万一我哪一点做错了事情,父亲会照样会重用大哥。

  这不好,这将影响我远大计划的实施。我想••••••在父亲重用大哥之前,将大哥处置掉!”

  刘琮想到这里,一时心急起来,胸口一阵阵发热,心脏急促的跳动着,好像就要蹦出胸膛,头上渗出了汗水,面色赤红,挺胸站直了身子,一手握着剑鞘,一手握紧剑把,全身的关节咯咯的响着,咬牙彻齿的一字一字的从口里蹦出了一句话:“挡我大事者,格杀勿论。就是大哥,也要清除!”

  幸亏此时刘琦不在跟前,要是在面前的话,真说不定刘琮宝剑出鞘,刘琦人头落地。

  说完话刘琮心情有所平复,转脸一想:“事情不能偏激,杀父弑兄,天下少有,是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想到这里,转眼看见路旁有一片树荫,树荫中乱石闲置,流水从乱石中间淌过,刘琮便闪身来到树荫之下,选了一块青石坐下来。005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