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章刘表的困境
猎于密林者2015-12-21 09:552,273

  刘表一听笑道:“那你最崇拜历史上那位英雄人物?”

  “秦始皇!刘邦,还有卫青霍去病!”“呵呵,志向倒不少。为什么崇拜他们?”

  “依靠百节不挠的精神,终于成就一番大事业。所以琮儿立志要像他们一样。”

  刘表听着微微笑着,不吱声,住了一会说:“父亲年轻时候,也是有一番雄心壮志,所以接到朝廷任命书,马上就来荆州上任。

  但是,当年从洛阳到荆州,沿途全是拦路的豺狼,要走大路公开来荆州,是不行的,路上非死于非命不可。可是,又不能因为危险就耽误荆州一地的政事,我就怀揣荆州刺史官印,只身从小路潜行阴踪来到任上。

  当时荆州一地混乱不堪,山贼强盗多如牛毛,州县酷吏相互勾结,黎民百姓无法谋生,纷纷背乡离井远逃他乡。

  父亲只身一人来到这里,虽有朝廷任命书在手,但是,手中没有一兵一卒,兜里没有一文大钱,荆州士族贤达豪强,甚至黎民百姓,谁人理睬父亲这个空头荆州刺史?进的刺史衙门以后,衙役公差都故意躲避父亲,就连伙房里的伙夫,也不敢赊一碗米饭给父亲吃。

  当时只有两条路摆在父亲面前,一是带着荆州刺史官印回洛阳交差,辞职不干;二是豁上性命在荆州打开局面。”刘表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刘琮,停了一会又说:“后边的事情,好像我曾经对你们说过,就不重复啦。

  我向你说起前边这点事情,就是要说明,这人哪,处世谋生不容易,要想生活的好,首先要立志——没有志向,一天到晚昏昏噩噩的活着,就是那酒囊饭袋,行尸走肉。你哥刘琦,就是这么一块料!!从少我就软的硬的训导他,不行,就是引不到正路上。唉——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改不了啦。我也对他失去了信心,懒得管他了。”

  刘琮听了心中一阵欣喜,还没有往远处想,只听得刘表又说:“为父年近五十来荆州就任,经过十几年的奋斗,终于打下了荆州这好大一片家业。现在,荆州西与刘璋为邻较为相安,南与荒蛮之族相接不必顾虑。只是北有曹操,东有孙权,都是我们的宿敌。将来稍有不慎,恐怕荆州就会进入在这两只豺狼之口••••••为父想来夜不成寐,寝食难安。”

  刘琮听了,心中涌上几分辛酸,不由得顿了顿拳头,道:“爹!有琮儿在,定然不会使这两只豺狼逞凶狂!”

  刘琮这样说着,心中却是底气不足,因为自己记得史书说过,建安十二年(207年)刘表就死了。这样算来,还有三年的时间,眼前这位曾经在荆州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就要埋身黄土了。而自己现在只有一番雄心,却是没有任何与曹操孙权相争的谋略。

  谁知道刘琮就这么一句底气不足的豪言壮语,竟给了刘表极大的安慰,刘表一听,喜上眉头,急忙把脸转向一边,看着窗外。

  刘琮偷眼看时,只见有两滴清泪,从刘表的老脸上,顺着皱褶淌了下来。刘琮急忙过来,从袖口掏出手帕,身靠在刘表肩旁,就要动手给他擦泪。

  刘表轻轻接过手帕,摆摆手,示意刘琮坐下。

  刘琮坐下以后,注视着刘表,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安慰话说,就问:“爹!我们荆州八郡,疆域千里,人口数百万,精兵十几万,良将千员,足以与天下任何人争锋。眼见得曹操逐渐得势,孙权日日坐大,为何不及时将其削弱?”

  刘表苦笑道:“呵呵,琮儿,在人世间办事情,不能一厢情愿,要审时度势量力而行。

  初平元年,原荆州刺史被遇害,董卓上表朝廷,推举我为荆州刺史。我来上任时已经四十八岁,虽然接近不惑之年,但是依然雄心勃勃,立志把荆州治理好,上对起朝廷,下对起荆州百姓。还有一点,对起自己的祖宗妻子儿女。所以就抛家离业,将你兄弟留给你母亲在洛阳抚养,只身入荆州上任。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奋斗,终于把荆州治理的初步繁荣,这过程中的艰难困苦,就不用多说,只说一点——十几年下来,为父我自觉年事已高身体有病,要办什么事情,也是力不从心了。

  要是老天再能让我退回到十年以前,那时候我手中有着荆州八郡,十几万雄兵强将,可以说,为父可以与世上任何人争锋,何惧曹操孙权。孙权的爹爹孙坚,不就死在我军末将之手吗?

  但是,现在不行了,不只是现在,退回几年去,我就感到岁月不饶人了——不用说带兵临阵作战,就是在家里听到外边有坏消息,便受不了,心跳加速,头昏眼花,一点刺激都受不了啦。

  当年荆州初定,我就知道自己多年劳累,染病在身了,也知道不能在沙场争锋了,就想,世间事情不如意者乃十之八九——本来想把荆州一地管理好了以后,再带兵四顾,清除奸贼,重兴汉室天下,绝不让汉家天下易于奸贼之手。但是实事求是的说,自己再也不能带兵了。没法子,就这样吧。为官一方能够造福一方就不错了,何必求大?

  于是,为父这几年来一直这里管理荆州,绝少与列强争锋。之所以这样做,实属事出有因啊。”说到这里刘表火气攻心,又咳嗽起来,刘琮就急忙过来拍背理气。

  蔡夫人见了,吩咐丫鬟去熬一碗人参燕窝粥来。刘表摆摆手说;“不用了,喝了那东西并不舒服。倒不如弄点蜜水喝喝。”

  蔡夫人就赶紧吩咐丫鬟去拿,这边刘表喘气顺了,继续说:“外人评论父亲是胸无大志,是守成之主。呵呵,让他们评论去吧。荆州的事情,我只能做到这样了。”说到这里,刘表转脸看了看刘琮,苦笑道:“看你弟兄们的造化了。呵呵。”

  刘琮一听,豪气顿生,呼的一下站起来,手握佩剑请示:“请父亲调拨一旅之师归琮儿指挥,琮儿一定先过汉江生擒曹仁,拿下樊城,然后直下南阳,数日之内,定从曹兵手中夺回失去的荆州故地。”

  刘表看了他几眼,笑道:“兵旅战场之事,不是靠义气就会办成的,你还需要磨练。记着,眼前一心一意把婚事办了,之后,要多向有本事的人交往学习——只有智勇兼备了,才可以谋划大事,却是不可学你哥。记住啦?”004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