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惊艳
夜听雨过声2015-12-21 09:242,465

  与此同时,金陵宫城书院中,李煜正在扮演他的徒弟身份,不过,现在是一个受罪的角色。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先生正在对李煜吹鼻子瞪眼:“六殿下,你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来听讲啦。起先,你谎称去画院学画,但我今天早上碰到了顾闳中,他说这几天并没见到殿下。”这人正是李煜等人的经学授课师傅李汉祥。

  “还有你,九殿下,你也一样,你近来逃课的日子更多。”老先生又将矛头对向了李从谦。

  李煜倒也没什么反应,李从谦却欲争辩,这时,一名太监匆匆走了进来:“六殿下,皇上有请。”

  李煜正好脱身,与那名太监一路急行,走向了含元殿。

  南唐自称为大唐王朝的延续,体制学了个十足,连南唐的金陵城也与大唐长安十分相似,周边为居民区,南部为坊,北部为宫城,宫城的整体设置布局则直接延用了唐朝太极宫和大明宫的格局和名称。

  “我家麒麟儿来啦,来,看看这两首词。”李璟扬了扬手中的两页纸。李璟今年三十四岁,在位七年,正是意气丰发之时。

  李煜拿了过来,上面写了两首新词,分别为《谒金门》、《浣溪沙》。

  第一首是: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蕊。

  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第二首是: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无限恨,倚栏杆。

  “请六郎猜一猜,这两首词分别是谁写的?”李璟满是期待地看着李煜。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好句啊,这句必将流传千古。第一首诗,清丽、委婉、含蓄,这种以景托情,因物起兴的手法想必是冯延巳冯正中的大作。

  而这第二首,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这句也必将流芳千古。该词感情真挚,风格清新,语言不事雕琢,想必是父皇的新近习作啦。”李煜淡然述来。

  李煜不仅善写,还善评,《砚北杂志》上载:“南唐李后主谓善书法者各得右军之一体,若虞世南得其美韵而失其俊迈,欧阳询得其力而失其温秀,褚遂良得其意而失其变化,薛稷得其清而失于拘窘,颜真卿得其筋而失于粗鲁,柳公权得其骨而失于生犷,徐浩得其肉而失于俗,李邕得其气而失于体格,张旭得其法而失于狂,独献之俱得而失于惊急无蕴藉态度。”他对历代书法大家的得失利言之凿凿,可谓准之有准。

  仅就这两首诗来说,后者正是李璟的名作,而前者则是冯延巳冯正中的名作。冯延巳,一名延嗣,字正中,广陵人。李璟为元帅时,辟掌书记。待李璟立,拜翰林学士,进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此时,因其弟冯延鲁战败之牵连,被迁至抚州节度使。

  冯延巳在中国诗词史上的地位紧追南唐二主之后。他的词流传下来的有一百余首,留有《阳春集》。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冯正中词虽不失五代风格,而堂庑特大,开北宋一代风气,与中后二主词皆在《花间》范围之外,宜《花间集》中不登其只字也。”刘熙载在《艺概》中也说:“冯延巳词,晏同叔(晏殊)得其俊,欧阳永叔(欧阳修)得其深。”可见冯延巳对宋词影响之大。

  “果然不愧是我家的麒麟儿,评析准确,这两首诗必将因你的评论而流传于世。不错,前者正是冯正中从抚州寄来的新词,另一首则是朕的新作。”李璟兴奋地说道,突然,他发现李煜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

  “六郎,你平时见到这样的诗作一定会兴奋无比的,今天怎么神情淡然呢,有什么事情儿,与为父细细道来。”李璟问道。

  李煜叹了一口气,将攥在手中好久的纸张递了上去:“请父皇看一下这三首诗。”

  李璟困惑地拿了过来,纸上正是林枫相逢李煜时剽窃来的三首经典词作,李璟扫了两眼,马上从锦凳上站了起来,惊问道:“绝妙好辞啊!这是六郎你写的?与你往常风格大相迥异啊?”

  “不是儿臣做的,而是一名北方儒生林枫所作。”李煜有些苦涩地说。

  “此人现在何处?”作为一名自认为文武双全的君王,听见有这样的人才也有闻猎心喜、意欲结识的感觉。

  “已经被儿臣请入府中,随时请教。”李煜回道。

  “随时请教?我家麒麟儿还有这么谦虚低调的时候?难道此人除了吟诗还有别的特长不成?”李璟有些吃惊。

  “林先生是一个有趣的人。他虽是一介书生,却在昨日的长时间赛跑中赢了我府中包括侍卫长刘澄在内的所有侍卫。他还放言,将率众三日后,击败刘澄与三名高手的刺杀行动。”李煜首先将林枫的趣事讲了出来。

  “哦,这人习武还懂战斗之道?”李璟更为吃惊。

  “据儿臣观察,林先生并不善武,只是日常注重锻炼身体。但林先生的大才并不在此,他曾向儿臣讲述了天下大势,让儿臣叹服不已。”李煜老老实实地回答。

  “天下大势?!重光,你细细道来。”李璟再次从锦凳上站了起来。李璟也算是一位雄心勃勃的君主,登基两年后即挥兵灭了闽国,目前正欲图谋楚国,对所谓天下大势还是十分敏感的。

  随后,李煜将林枫的“由北统南论”、“温水青蛙论”、“南北对抗论”细细讲来,当然,他不会提到林枫对自己所讲的“三璧”与“三策”。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由北统南者众,由南统北者寡;我大唐如温水中的青蛙?汉族最大的敌人不是北方的汉族,而是更北方的蛮虏?”李璟喃喃地重复道。这些论调并不新鲜,但突然被人放在一起被人提出来,恍如一盆凉水猛地浇在李璟冉冉升起的雄心上。

  如果把天下局势当作一盘棋,自己顶多只是下好了一个边角啊。还有更广阔、更重要的全局,自己却是无能为力的。正如一个土财主家财万贯,平日里自以为天下第一,却突然发现,外面有人比自己更有钱,更有势,而且一场灭顶之灾即将到来。

  李璟仿佛被突然抽去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凳上。

  过了好久,李璟方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此人有大才。我儿很有眼光,将此人请至府中,此事做得极好,回头一定好好赏你。你刚才说,两天后他还要表演如何防御刺杀?”

  “对,而且儿臣观察他似乎是胸有成竹。”李煜肯定地说道。

  “好,回去后你不要声张,两日后的晚上,我会乔装去现场观看,看一看这林枫是什么样的人。”李璟振奋了一点精神,既然这人已经入了郑王府,且如此用心,应该是心向大唐的,事情还比较好办。

继续阅读:第20章 一个冲锋就搞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