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空手套白狼的协议
夜听雨过声2016-12-08 10:293,249

  “客官,请问想要什么佩剑吗?”依然是一个月前那一名勤快的小二,他习惯性问过以后,突然感觉眼前这人有点眼熟,“您老是不是一个多月前来过……”卖刀剑的铺子被人高价卖给自己一把刀子,这种奇事在他们几名伙记中间可是热议了好几天,但那把刀子被他们的店主藏着严严的,谁也不让看。

  “哈哈,兄弟,好记性。敢问你家店主可在?”林枫大笑道。

  “在!在!我这就去请。”这名伙记感觉还会发生不平常的事儿,立刻向后面跑去。林枫本意就是来现场察看的,直接带着五个孩子跟了过去。

  穿过一道门帘,林枫进到了后面的一个院落。院落整体面积约有两亩,北边为一排房屋,西南角为一个打铁的匠铺。林枫一眼就看见上次的粗壮汉子正赤着上身与两名壮汉在挥舞着大锤,反复锻打一把刀,身上的汗珠在挥洒间落入红红的钢水中,总会滋地冒起一股白烟。

  听到那名伙记的喊声,那粗壮汉子抬起头来,一眼就看见了林枫,马上将手中的大锤交给了旁边的人,急急地冲了过来。

  “先……先……生,你来啦!”粗壮汉子来到跟前,却不知道林枫如何称呼,只能搓着手有些腼腆地问道。

  “哈哈,兄长好把子力气啊。在下林枫,邢州保义人士,应该比兄长小上几岁,请直呼我林枫吧。请问兄长如何称呼?”林枫笑道,感觉这名粗壮汉子给人感觉十分爽气,正合自己的脾气。

  “不敢,我还是称呼您林先生吧。小人名为孙错。出生时家父想要一个女孩子,却不想看到了我这个男孩儿,大喊错了,错了,就起名为孙错。”那汉子也语气谦虚地道来。首次见林枫就是一副气宇不凡的儒生样子,现在一个多月不见,感觉那种气质更加明显。孙错因为一直主要售卖儒生佩剑,可谓阅书生无数,像这样平和、神秘、难以琢磨的书生却是第一次见,让他在钦佩之余也多了一份敬意。

  “哈哈,孙兄,我一见你就十分投缘,今日再来叨扰,可否允许我参观一下你工作的地方?”林枫有意结好与孙错,准备继续现场考察之旅。

  “当然可以,林先生请!”孙错马上头前引路。本来,这可是涉及到行业秘密的,一般人是不允许随便进的,但孙错感觉这位林先生可以相信,而且一定会给自己这个铺子带来变化和转机的。

  林枫细细观察,正在工作的两名汉子并没有抬头,只是闷着头打刀。只见他们将一块质地较深的钢板夹入一个呈V形的质地较浅的钢板当中,然后开始反复锻打,在淬火降温的过程中,还要往刀刃上抹上一层颜色斑驳的泥。

  看到这儿,林枫基本上明白了,孙错锻造钢刀的方式延续了唐刀的做法。

  唐刀,与当时的大马士革刀(在中国称为镔铁刀),是当时并雄世界的两种钢刀。唐刀,在汲取此前百炼钢和局部淬火的技术基础上,发明了覆土烧刃和包钢夹钢的技术,铸就了唐刀的千古美名。

  覆土烧刃就是在锻造的过程中,用调配过的泥土覆盖刀身上不需要高硬度的地方,然后将刀剑加热至特定温度。当红热的刀身进入水中后,赤裸的部分迅速冷却,而泥土覆盖的部位温度变化较小,从而导致硬度与赤裸部位不同。冷得越快,硬度越小,但韧度越高。相反,冷得越慢,硬度越大,但韧度较低。

  而包钢和夹钢差不多,包钢是在V字形坚硬的高碳钢中夹入较软的低碳钢。夹钢则是在两层低碳钢中间夹上一块高碳钢。在保证极佳韧性的同时,保证了“好钢用在刀刃上”这上等刀剑制作要义。

  在林枫的认知中,炼钢其实就是一个去芜存精的过程,通过供氧、造渣、升温、加脱氧剂等一系列的操作,将铁矿石脱去碳、氧、磷和硫,去掉矿石中的气和夹杂,然后不断通过调整成分和温度,在反复锻造中成就精品刀剑的。

  从哪儿开始改变呢?基本上,现代所有的转炉炼钢法、平炉炼钢法、电弧炉炼钢法等大规模炼钢方法都是1856年以后才出现的。在中外历史上,唐刀和大马士革刀出现之后的一千多年间,炼钢技术并无大的长进,钢制兵器的变化只是体现在形制上,而方法并不太的不同。看来,只能从焦炭、高炉等细节上下工夫啦。

  想到这儿,林枫向孙错一拱手:“孙兄,可否借一步说话?”

  “行,行。请跟我来。”孙错马上迈步向北面的房屋走去。林枫示意陈力弟兄五人在外面等待。

  一进屋,招呼林枫先坐下后,孙错就跑到角落里,打开锁,将林枫的水果刀捧了出来,放在桌上。林枫阻止了孙错欲倒茶的举动,让他坐在对面。右手从胸前掏出五枚贯,放在了桌子的左侧,然后用右手在桌上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孙兄,我十分欣赏你的直爽和纯朴,有一个提议,在下想让孙兄选择一次。”

  “林先生但讲无妨。”孙错知道下面可能会发生对自己影响深远的事情,语气也放松了许多。

  “好。这边是一贯钱,作为我抵押那把刀时的押金和利息,这是孙兄的选择之一,孙兄选择此,可保赚不赔,也无任何风险可言。”说到此,林枫停了片刻,看孙错脸上并无异色或伸手拿钱的欲望,接着说道:

  “现在,我给孙兄另外一个选择,我可以提供给孙兄一些改进钢铁铸造的方法和路子,足以让孙兄铸造的刀剑质量大幅提升,炼钢产量大幅增加。有一点,小弟必须提前告诉孙兄,目前小弟已经正式入幕郑王府,颇得郑王器重,以后功名自然不在话下,我可以捧孙兄成为天下第一铸剑大师,同时也有可能让孙兄成为未来全大唐最有实力的武器商,不知孙兄对此意下如何?”

  孙错上次肯利索地答应林枫的押刀之举,已经充分证明他不是一个甘于守成,不思进取的人。他紧盯着林枫的双眼:“我相信林先生,但不知林先生有何指教?”

  这是谈条件来着,看来这人也不是一味地憨厚啊。林枫从身上再拿出十贯钱,将钱全部推放在桌子的右侧,然后不紧不慢地道来:“我会找契机让您和您的刀剑天下闻名。在此之前,我以十贯钱、一把刀和一些想法与孙兄合伙。”林枫算是第一次将知识产权的概念运用到实际中,虽然这些产权全是他凭记忆从后世剽窃而来的。

  “不知林先生想如何分成?”孙错也知道,谁占多少是最关键的。

  “好,孙兄快言快语。不知孙兄这铺子想作价多少?”林枫反问道。

  “我父亲留给我的,说不值钱也很有价值,说值钱其实也值不了多少钱。跟林先生提钱,我想也用不着。这样吧,只要新的方法奏效,以后所有的刀剑净利你我五五分账,不知林先生意下如何?”孙错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赌一把的欲望,而且十分强烈。

  自古以来,盐铁政策一直在官营与私营之间摇摆,现在的南唐,名为官营,但由于商业发达,官私的分隔没有那么大,所以孙错才能公开地打铁卖剑。但如果没一个有力后台撑腰,现在又是战争年代,朝廷风向一变,这铺子说没了就没了。

  “这可不行,孙兄如此够义气,小弟更不能空占便宜。我三你七!”林枫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一点小钱,一把水果刀,所谓知识产权,当事人认可就值钱,不认可就是一个屁啊。

  “不行。我这铺子说红火也不红火,说破落也不破落,我倒真的希望可以日后风光一把。这样吧,在生意做大之前,你四我六,生意做大之后,你我五五分账。”孙错坚定地说。

  “好,就依孙兄。愿你我兄弟从此鹏途大展,财源滚滚。”林枫高兴地说道。南唐重商,像李煜未来的岳父——周宗就是以战功起家,以商业发家的。这种官商不分的现象在南唐可是司空见惯的。自己以后要想在乱世中生存下去,就必须有自己的财政依仗,从兵器上打开缺口积攒实力自然是最好的方式。

  “对,鹏途大展,财源滚滚!”孙错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林枫伸来的右手,随着林枫的力量用力摇了几下。

  “好,孙兄请等我的好消息。三五日内,我将改进的法子和图样送来给你。”林枫也没有提什么合同契约之类,改进成功了自然不成问题,如果不成功,只是一个空中楼阁而已。

  推掉了孙错喝酒庆贺的拳拳邀请,但终于没有挡住孙错硬塞过来的那一贯钱,林枫大笑着推门出去,示意五兄弟一起走。

  憋到孙记铁铺门口,张跃文与几个兄弟相互间瞪了瞪眼,终于忍不住了:“林大哥,有什么事情您这么高兴?”

  林枫在他的头发上用力揉了两下,让他原来就乱的头发更乱了:“哈哈,无他,如果成功的话,以后我们兄弟就吃穿不愁啦!”

  流浪儿最怕什么,无非是吃不饱穿不暖啊,听了林枫这句话,五个孩子立刻大声欢呼起来。

继续阅读:第16章 让我们先做刺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