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悟
夜听雨过声2016-12-08 10:292,900

  从参加赛跑再到共战刘澄,从物质上再到精神上,郑王府一众侍卫都从林枫的赌约中受益匪浅,这下子跟他的感情算是岗岗的啦。于是,在随后的欢宴中,林枫成为众侍卫敬酒的主要对象,有过来高喊着感谢他让自己赢了赛跑金币的,也有过来低声感谢他让自己发现可以轻松赢下以前高不可攀的高手的,还有过来感谢他让自己日常感觉受到了以往没有的尊重的,他们一个接一个,毫无例外地用力拍在林枫的肩上,弄得林枫后来发现自己的肩膀肿了一片。

  在前世,林枫酒量还算可以,来到这个时代,因为酒精度明显要低,林枫的酒量也水涨船高,他是在与魏三的喝酒过程中发现了这一点的。于是,面对众侍卫的豪情,林枫是来者不拒,酒到杯干,让众侍卫更是钦佩不已。

  酒至酣处,林枫忍不住,再次高唱起“苍海一声笑”来,这种铿锵激昂的调子正好是侍卫们这类武人向往的调调,于是,酒宴再次以“苍海一声笑”作为结束曲,开启了这首曲子成为酒宴豪饮固定片尾曲的序幕。

  “酒欲狂,狂欲飞,我欲横刀舞天际,劈开沉疴迎晨曦……”直至夜深,林枫嘴里胡乱吟着,与魏三一摇一晃地向自己的小屋。刚才的酒席上,乘着李煜转回来就席时,林枫向他禀明了自己与兄弟几个偶尔住在府外的事情,李煜不以为忤,反而立刻挥手命李福另外赠送了十个金币的“安家费”。

  轻轻一推院门,林枫发现门没有上闩,他一怔,心里一惊,酒马上醒了几分,不会是孩子们有事了吧?

  夜沉如水,一灯如豆,一个头像映在窗前,正宁静地看着书。林枫心中一定,心里立刻有些感动,在前世,除了母亲,可从来没有等自己回来的!

  “吱呀”一声,当林枫轻轻推开屋门,正在油灯前看书的李春抬起了头,惊喜地说:“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林枫没有想到是李春,这李春平常不爱说话,但却是做事最用心的一个。

  “春儿,你在看什么书?”林枫爱怜着摸着李春的乱发,问道。

  “不是书,是孙叔写的冶炼笔记,我感觉特有趣。”李春抬起头回答道,眼里净是红丝。

  林枫捡起书,凑近了油灯,翻了几页,“百炼钢”、“灌钢”等,几个词映了他的眼帘,看来就是孙错的看家宝贝,看来,明天还要抽时间去和他一起研究研究林枫超时代的炼钢方法。

  “赶快睡吧,看你的眼里都是红丝。”林枫将笔记合好,塞到了李春的枕头下,“明早我们还要练武呢。以后,不要这么等大哥啦。”

  “大哥,你让我等你吧。我以前流浪的时候,总是做梦能一睁眼就看到自己战死的父亲和因悲伤过度而去世的母亲,就发誓,如果我以后有了亲人,一定要每天看着他们才睡觉的。”李春说起伤心事,又想流泪。

  “傻孩子。以后,哥不会再这么晚回来啦。”林枫有些心疼。因为缺少真情,其实孤儿一般都是最渴望真情,最珍惜真情的。

  李春欢喜地躺到了床上。林枫正欲上床时,突然,最小的段瑞发出一声痛哭:“妈妈,不要走啊。”

  他的声音尖锐而凄厉,立刻把陈飞他们惊醒了过来。林枫飞身过去,一把搂住正瑟瑟发抖的段瑞,低声安慰道:“不怕,大哥我们都在呢。”正准备上床的魏三也围了过来,拍了拍小段瑞。

  “大哥,我又做了那个梦,我被几个孩子围着打,父母却不管我,直管向远处走。”段瑞醒了过来,紧紧搂住了林枫,两行热泪不住地流了出来。

  “不怕,他们走了,你还有大哥,还有陈飞,跃文,李春、乐涛他们几个亲人呢。”林枫用手轻轻拍着段瑞的后背,用手轻轻擦去他的眼泪。

  “段瑞,还有你们几个,要记住大哥的一句真实体会:这世上没几人肯关心你的伤痛,但这世上也没几个人能阻挡你的快乐。我们兄弟几个以前都没有人关心,我们都走过来了,我们从此相依相靠,我们要让自己的每一天都快乐!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大哥!”几个孩子齐声说道。

  “好了,很晚了,赶快睡吧。”林枫走到桌前,吹熄了油灯,乘着月光摸到大床上,紧紧搂住了段瑞,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大哥,大哥。”林枫被轻轻地唤醒了。他睁开惺忪的眼,发现陈飞几个人都已经起来了,正围在床前,喊他的正是段瑞。这时,窗外已经是天色微明。

  “哈,今天是大哥晚了,看来,真不能喝太多酒啊。”林枫自嘲地笑了笑,一挺身坐了起来。

  林枫一把抓过段瑞,拧了拧他的小鼻子,对他笑着说:“段瑞,以后大哥交给你一个任务,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保证完成大哥交给的任务。”段瑞立即大声回答,不过眼球一转,又接着说道,“大哥,不会太难吧?”他的可爱模样立刻让陈飞他们几个都笑起来。

  “非常难!非常难!”林枫故意皱着眉头说,当看到段瑞立刻有点畏惧时,迅速松下来道:“那就是,大哥要你每天睁开眼后的第一件事必须做到,笑一笑!用微笑、用快乐迎接新的一天。”

  “好,保证完成。”段瑞神情一松,没想到是这样的任务,立刻大声回答。

  “你得记住了,不光是心情高兴时要笑,在万力压身时、在百事不顺时,也得笑出来,你那时还能做到吗?你们呢,能不能做到?”林枫认真看着兄弟几个。

  “我能做到。”“我也能做到。”几个孩子争先恐后地回答。

  “我不大声笑,小声笑行不行?”张跃文平时就有点机灵跳跃,他的这句话立刻让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在一切境况前都能笑起来,这可不是一个光靠坚持就能轻易做到的,它考验的是我们时时保持坚韧乐观的心态和心志,它需要一颗强大的的心,并不容易啊。”林枫拉着段瑞几个兄弟走到了院中,继续跟着魏三练了起来。

  在前世,林枫在内心里一直因为自己的聪明,因为自己的激进,就在言行举止上显得有点清高,也不太合群。经过了昨晚的事儿,他发现自己与几个兄弟的感情无形中更进了一步,他认识到,这不是因为他们的可爱,而是因为自己开始无条件地投入了自己的亲情。

  是啊,以前自己习惯于隔岸观火式的冷静、自制,但事实上,因为缺少深入,自己就少了身历其中的真实感和融入感。恍然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卸去了一层无形的壳,自己正在真正贴近、融进这个时代,就像自己忽然从梦中醒来,以为二十一世纪才是自己一个梦,就像自己真正成了一个古代的书生,在习文的同时,开始苦练武功。

  开始苦练武功?林枫神游到这儿,突然觉得似乎开了窍一般。习武,习武,各类各样的招式,各形各式的套路,其实就是发掘自身潜力的一种途径,是摸索武术大道的一种尝试。套路本身并不是死的,往往因为创造人的境界高低而有所高下之分,而更与习练者的天赋和勤历习习相关。到最后,只要能充分发挥出自身的速度、力量、技术,武功自然大成,而不在于习得是哪一种套路。怪不得古人常说,万法归宗,殊途同归。

  想到这儿,林枫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加快了,感觉就像突然理解了这套拳路创造者的想法一样,手法、身型不再晦涩,开始变得流畅起来。

  一个套路舞完,林枫长啸一声,一拳打出,正是套路的起手式,但接下来却变了,在原来的套路中夹杂着看似怪异却十分流畅的动作。魏三看出不对,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拳,几个孩子也顺着他的眼光看了过来。

  右拳前冲,下面的套路应该上腿了,但林枫却左脚跨前一步步,身体前提,右肘顺势闪电般击出,右手展开,右掌手背猛地向前煽出,竟然发出一丝轻微地声响。

  魏三一惊,难道这林枫才练了几天,就达到了自己苦练了一年才有的效果。

继续阅读:第24章 科技就是生产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