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这是一场你必输的局
夜听雨过声2015-12-21 09:242,104

  这下子,现场的阵势已经很明显了。刘澄四个人已经落入了林枫为他们准备的铁桶阵:原来用刀、用剑的侍卫全部改用弓箭,现在站在外围,分成四块,每两个人分别负责照顾陈力三人,剩下的四个人全部将弓箭朝着刘澄。

  这时,内圈的陈力,围着的是两个用棍的侍卫,两个人不论章法,只管轮流着抡棍砸向陈力的剑,陈力稍一分神,外圈的侍卫就会冷不丁地射上一箭,让他手忙脚乱。赵赞挺更可悲,他身边围了三个披着浑身甲胄,连脸都遮挡住了,手里还拿着大锤的侍卫,让他的飞刀顿时无用武之地,被轮流挥舞的大锤逼得左支右绌。赵天霸那边就好看了,他的身边围了三个用棍的,一个用斧的、一个用索镖的,外加两个拿弓箭的,三根棍砸过后,斧过来砍,索镖和弓箭都是抽冷子上,把他围得密不透风,他再神勇无比,也HOLD不住啊。

  打了一会儿,看实在没有机会,赵赞挺先把飞刀扔地下,不打了,接着陈力、赵天霸也有样学样,弃刀认了。现在,所有人都围成了一圈,看着刘澄和魏三的个人PK表演赛。

  本来,刘澄还想着乘所有人都被分散开了,自己迅速解决魏三冲向正堂上坐着的郑王呢,但刚一递招,就发现魏三的力气并不比自己小,再拼两刀,发现魏三的技巧也不差,立刻有些灰心失望,自己是不是太低估这魏三啦?

  林枫一看陈力三人已经投降,知道大局已定,手一挥,冲着刘澄高喊道:“至清兄,局势已明,请至清兄放下刀,咱们一起把酒言欢吧。”

  刘澄乘着回身的一瞬间,发现陈力等人已经缴械,而十名侍卫的弓箭都对着自己,知道该放下啦,要不然,自己受的侮辱更大。

  “不打了。”刘澄把刀扔在了地下。

  林枫朗声笑道:“至清兄,咱们一起见见郑王吧。郑王已经摆好酒宴,等着我们呢。”

  刘澄那个羞愤啊,单对单,十个林枫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平常对付五个侍卫也不在话下,这次却输得这么没脾气。气哼哼地到了堂上,刘澄向正微笑看他的李煜喊道:“我不服!”

  林枫摇摇头,说道:“至清兄,这本来就是一场你必输的局。”

  “不可能,要不是我们不小心,怎么会让你得逞?”刘澄犹自辩称。

  林枫也有意在李煜和那位神秘人面前小小显摆一下,侃侃道来:“至清兄,你莫急,听我仔细道来。林某认为,刺杀之道,在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将这场赌约打到明处,定好时间,至清兄在战略起势已先输三分;刺杀之道,也在于以己之长胜敌之短,而至清兄与三位大哥武功路数我们都了如指掌,再针对性布置应对方式,几位兄长的武功特长均无法正常发挥,至清兄再输两分。刺杀之道,还在于以暗击明,避实就虚,而我们放弃外围阻击,用陷阱激怒你们,让至清兄孤注一掷杀向正房,已经将暗杀变为明战,再以多击少,至此,至清兄再输两分。

  “我……“刘澄说不出话来啦。

  林枫笑着走过去,伸手在屋中柱子后面拉了一下一条垂下的绳子,一张庞大的渔网从天而降,将正桌前的所有人都罩在其中。

  “我们以二十一人对付四人,以众欺寡,如果再加上这张大网,至清兄武功再高,恐怕连剩下的三分取胜机会也没有了吧。”林枫一挥手,侍卫们很快就将这张大网撤了下去。

  刘澄面无人色,嘴巴张了几张,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见好就收吧。林枫走上前去,向刘澄一拱手:“至清兄,请勿过于灰心。此两次比赛,均是林某以己方之长欺至清兄之短,可谓投机取巧。至清兄武功高强,军旅生涯丰富,远超林某,以后,林某还有很多地方向你讨教呢,请至清兄不吝指点!”

  “好说好说。林先生智慧过人,刘澄不如也。”刘澄没想到林枫会这么说,赶快就坡下台啦。

  “至清兄,此场赌约其实是一场个人与团队的较量,只要团队整体不犯错误,不分散力量,最终个人必败无疑。这就论证了一个道理,有组织的团队完全可以打败无组织个人。如果此场比赛你我更换一下位置,相信至清兄也有可能全胜。所以,请至清兄不要放在心上。”林枫解释着,并追问道:“至清兄,至此,我们的赌约全部完成。可否允许林某今后向你多多讨教日常训练之道,与你共商防卫大计呢?”

  “当然可以,你是用光明正大的实力赢来的,我无话可说。”刘澄也终于彻底放下了,再硬撑着,只能是自己伤自己的脸面啦。

  一场轻松的表演曲目到此正式完结。李煜偷偷地看向了李璟,见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欢喜地说道:“好,大家都辛苦啦。宫中的侍卫还要回去值班,李福,我们一齐送送他们。”

  走到大门口时,李煜小大人似地向后手一挥:“你们自行宴饮吧。”

  一走出院门,李煜立刻用手按住了李福,低声吩咐他先赶去安排马车,然后急急与李璟走了并排,并低声问道:“父皇,你意下如何?”

  李璟沉吟了下来:“此人谋略有方,进退有度,胸中有沟壑却能以诚待人,以理服人,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六郎,你一定得认真多跟他请教。明晚,在韩叔言家中有一场小型的宴饮,你带着林枫出席吧。”

  韩叔言即韩熙载,历史上著名的《韩熙载夜宴图》正是记载他为了示弱于后主李煜,在家中纵情声色、开怀畅饮的场景。他是青州人,后唐同光进士,因父被李嗣源所杀而投奔吴国。韩熙载文采风扬,为人狂放不羁,在南唐李昪在位时,任秘书郎,辅太子于东宫。李璟即位后,迁吏部员外郎,史馆修撰,兼太常博士,拜中书舍人。

  李煜点头答应。

继续阅读:第23章 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