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论兵与赌约
夜听雨过声2017-04-13 18:432,872

  “不知殿下认为,一个皇帝或者说一个政权统一天下的最大凭借是什么?”郑王府书房,林枫已经是着儒袍、熏暗香,一副翩翩公子形象。

  从香烛铺的地铺搬到郑王府独宅小院的第二天一大早,林枫便来求见李煜。

  前一天晚上,望着窗外分别皎洁的月亮,林枫想了好久,对自己穿过来后所拥有的优势或特长梳理一遍。

  他郁闷地发现,经过一个月的反复检查和测验,自己除了身体素质可能是在时空里淬练了一把,显得比以前更强壮有力一些外,似乎没有额外附送的。智力值还是那么多,头脑想多了事,也一样会疼;记忆里也没有突然拥现很多神奇的知识和记忆,还是原班人马。林枫在心里狠狠BS了一把时光穿越的主持者,早知道,我就不去拿水果刀啦,我就抱着笔记本电脑过来,里面好歹下载有几部穿越神作,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步骤很详细,我照着搬不就行了!

  此路不通就不想啦,林枫便将这个念头扔一边去啦。活在当下,以后怎么办?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林枫在桌子前坐了好久,手指在桌面上划来划去,而月光似乎越来越亮。唔,一个十分环保的环境和适宜的气候算是送给穿越者的意外赠品吧。

  夜渐渐深了,夜色如梦,夜凉如水,给人宁静和安逸的感觉。

  “我想,不外乎先生日前所讲的国力和武力两方面吧。”李煜语带恭敬地说,看来,他真得是将林枫的话听进去啦。

  “不错。《商君书·农战》曾记载:‘国力抟者彊国’。国力简单地说应该是一个国家所拥有的全部实力,应该是国家政治、经济、科技、文教、资源、国防、外交等所有力量的综合反映,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强弱的标志。而武力呢,主要指军事力量。《史记·伍子胥列传》曾记载:‘今王自行,悉国中武力以伐齐。’

  如果把武力比做一个人的双拳,那么国力就指整个人的实力,拳头能舞多久,决定于舞拳头的人能撑多久。对我们大唐来说,步军和水兵就象我们的两个拳头,而我们能够选拔什么样的将领将兵,能够将多少士兵送上战场,能够在战场上坚持多长时间,就得靠我们的综合国力啦。”林枫一面整理思路,一面慢慢说道。

  整个书屋内家具俱采用实木,镂空、雕空等技艺罗列尽致,每一个家具都十分注重细节,椅垫子都描着金丝,连茶具都是清一色的“天水碧”,藏书摆满了两面墙壁,保护得十分细致精心。林枫暗叹,这些物件舒心舒眼、修身养性之极,但与军事、政务的物件却一个没有,倒完全符合史书上记载的李煜:“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

  屋里的人不多,一个王沉明,一个刘澄,角落里还有一个李煜的九弟李从谦。中主李璟共生十子,但前四子夭亡。在剩下的六兄弟中,李煜跟九弟从谦关系最好,日常可谓是形影不离。前一日,见李煜不在,今天就早早偷溜出来找到了郑王府上。

  “国力增减,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只能旁侧敲击,悄然引领,就像向一条河中慢慢注入清水一样,缓慢带动整条河保持清澈,保持正确的航道。我们可以采取的策略应该是文武并重,农商并重,凝聚内部最大的力量,团结外部最强的力量,引领国家精英阶层积极奋进,发奋图强。”林枫继续说道。

  南唐可以说是中国古代历史发展上的一朵奇葩。它经济文化繁荣发展,“北土士人闻风至者无虚日”,社会文化之盛甚至可以说在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割据政权中都是绝无仅有的,但是却在“息兵安民”的国策中把自己的刀锋藏了起来;中主李璟在位前半段来势汹汹,势如猛虎,公元945年灭掉闽国,公元951年轻取楚国,后面就变成了病猫,南唐被后周时不时拎出来痛揍,公元955-958的三年三战失去江北要地后,就“飞流直下三千尺”,直至灭国,也没有雄起过。实在是没法说。

  “国力的增加,我们可以从科技、商业、外交等方面努力,兹事体大,须从长计议。而武力,我想,就从王府侍卫开始吧。”林枫知道,万事开头难,贪多嚼不烂,只能从身边的事一件件做起。

  “从我们侍卫开始?你脑子是不是抽风啦?!”刘澄顿时跳了起来,手直接放在刀把,咬牙切齿地盯着林枫。刘澄从刘煜认识林枫开始,基本上就是冷眼旁观,那真是许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啊。

  在他看来,一群书呆子,口吐莲花又怎么样,最终还不是靠我们拿刀子的人打天下?谁知,这林枫入府后第一把火就烧向了自己,立即像猫被烧了爪子一样跳出来。

  “至清,不要急,且听林先生说完。”李煜伸手安抚住了刘澄。

  林枫看着刘澄,微笑不话。这个刘澄也是典型的投降派。原史上后周联合吴越重兵压境时,李煜派这名贴身侍卫去守候金陵东面的生命通道——润州。面对李煜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送别和重托,刘澄也洒泪回应。回去后,刘澄拉上了所有的金银财宝就出发啦,并对外高调宣称,这都是当今圣上先后奖给我的,现在国家有难,我要把它全部捐献出来,为保卫国家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到润州后,刘澄作为城防司令(润州节度使兼留后)面对吴越的少数兵马,坚守不出战徒失战机,随后又哄骗忠心耿耿的卢绛精兵回防金陵。卢绛一走,他马上打开城门,向吴越人请降,换了主家。

  “至清兄武艺超群,在下佩服得紧。但守候王府责任重大,殿下欲一鸣惊人,必引觊觎者众,届时,对王府守卫力量的考验将倍增,故林某欲与至清兄共同提升侍卫的防卫能力和效率。”林枫不紧不急地慢地说。其实,有最重要的一点,林枫并未透露,他是希望从侍卫中发现一些好苗子,不光可以作为自己的武术老师,还可用现代化战争思维去武装他们,将他们培育成未来南唐军队引燎原之火的火种子。

  “不知林大人有何指教。”刘澄傲慢地问道。

  “我知道,此举必定会令至清兄不痛快、不服气。但事出紧急,不得已而为之。这样吧,我想跟至清兄打两个赌,不知至清兄敢答应不?”林枫开始施出激将法。

  “我当然敢,你划下道来吧。”刘澄果然受不得激。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行不行?一场文斗,一场武斗,两局全胜者方为胜者。当然,文斗不是比吟诗作赋,而是指文雅地体力比赛,就是我,一介书生,与至清兄比一比长途赛跑,坚持最久者为胜者。武斗嘛,就是由至清兄在侍卫中任意选择能力最强的三人扮演刺客,由在下负责安排剩余的侍卫进行防守,你们刺杀成功则为你方赢,我们生擒你们,则为我方赢,怎么样?如果不行,你出选题。当然,如果你非要跟我比武,我直接认输。”

  其实,林枫对两场比赛信心十足,长跑嘛,穿越前他可是一个马拉松爱好者,什么北京马拉松、厦门马拉松、郑开马拉松他可是一个不漏地参加过,且均跑完全程。那是什么概念,42.195公里。就是穿越后,每天一大早,林枫还绕着秦淮河跑上10公里呢。

  这刘澄虽说是练家子,但看看他养尊处优而发福的身材,必定耐力不够,一定赢不过自己穿越强化的身体。至于演练对攻,现代特种作战的诡雷、陷阱、埋伏、合作,作为铁杆愤青的他都认真钻研过一二,对付一千多年前的古代傻楞楞刺客,必定不在话下。而且,从观察刘澄的神态,知道此人相当自大,心里还是潜意识地看不起舞笔弄墨的书生,必定会上当。

  刘澄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书呆子敢骑到自己头上耀武扬威,气急了:“不换,就这样。什么时间比?”

  “文斗明天上午就可以比,武斗嘛,你得给我三天熟悉时间。”林枫微笑着说。

继续阅读:第9章 欢乐日(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