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把刀引发的局(上)
夜听雨过声2017-08-04 11:324,674

  风从西南吹来,越来越大,在这个夏夜反而让人产生凉嗖嗖的感觉,乌云层堆,越积越厚,夜色显得越来越暗,完全不像一个城市夏天里华彩氤然、灰涩朦胧的夜。

  “承改革开放之浪潮,载普罗大众奋起之精神,中国在世纪之交狂飙突进,屹立世界之巅,渐成世界一极,然如华夏历朝历代发展之悖论,经济发展与社会基层渐去渐远,统治精英与升斗小民渐行渐离,贫富差距悬殊,社会结构板结,精神信仰迷失,伦理信用崩散,犹如一个肌体,健康活跃未己,便开始习惯性局部溃烂,类目前之中国足球、中国股市,内变力量缺失,外来因素无用,终呈蔓延之势。

  世界从来不是某一个伟人一挥手即可改变的,美好未来也不可能在意淫奢望中神迹显现而成,这个世界、我们身边一切的转变,只能靠芸芸大众的我们每一位。作为万千愤青的一员,我不自量力,提出爱国自强互助宣言,愿与有志者共勉:”

  中国西南某市一家属楼内,一名青年男子埋头在电脑上敲出这样两段话,浑然没有察觉窗外几乎压到楼顶的乌云和渐渐黑下来的天空。他叫林枫,虽然已经二十六岁,但因为一张娃娃脸,被许多人误认为只有十八九岁。日常,他总爱以忧国忧民的口吻谈论国家大事,被周边的人封为“铁杆愤青”。

  因为心神激荡,一绺绺的汗水沿着他脊背上隆起的肌肉不断滑下,滴到地下。

  “我倡议——

  立精神之志。人无精气神,内外皆痿靡。愿我们自此起,立浩然之正气,树向上之理想,锻强悍之毅力,处窘困不坠青云之志,立巅峰不失高远之神;

  强躯体之健。身载精气神,无强健之身体则无志趣、无毅力、无载体、无动力。愿我们自此起,日练不辍,月练不懈,锻强健体魄,筑灵魂强健之载体;

  作诚信之事。人无信,不能行。诚信为现代经济社会之基。愿我们自此起,相互信任,相互依赖,将心比心,诚以待人,以诚信为本,行自然之事,不在猜疑、顾虑中耗费心神,徒费精力。

  壮勇气之心。前程、理想是凭勇气闯出来的。愿我们自此起,摒弃心中的顾忌和畏惧,甩脱有形无形的束缚,不为权贵折腰,不向钱财低头,勇敢无惧,勇往直前,敢说,敢干,敢想,敢拼,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

  拓阔广胸怀。心的境界决定人生的境界。愿我们自此起,不为鸡毛蒜皮之事而劳神,不为猥琐宵小之辈而踟躇,用亲情、友情、爱情,用真善美填满我们的胸怀,拓展眼界,放开心胸,纳大气沛然之海藏于心间。

  结互助盟约。一个人之力终有尽。愿我们自此起,真诚结盟,团结互助,积沙终成塔,积腋终成裘,汇点滴成汪洋,集丝毫为高山,撬动带领我们及身边的人为更美好的未来奋斗!

  愿有同志者与我联系,壮怀激烈,豪情满怀,共叙理想,共话未来,不亦乎乐?”

  “搞定,收功!”点过发送键后,林枫顿感一阵轻松,后背重重撞向椅背,右手向外一伸,抓起了手边的水果刀,准备去切电脑旁的西瓜。谁知,动作幅度有点大,刀尖碰到了主机前面的水杯子。杯子里已经有些凉的温水顿时飞洒出来,泼进了电脑主机和键盘当中,一个小火苗和微弱的糊味顿时从主机中冒出来。

  就在这一瞬间,屋顶上的乌云急剧收缩,突然幻放出一道奇光异彩的闪电,狠狠地击在林枫家的屋顶上,沿楼边的避雷针迅速向下窜行,行至林枫窗前,闪电大涨,正好电脑中持续爆闪的火花相结合,幻化成一团瑰丽多彩的弧圈,将林枫卷入其中。

  “不会吧,不就写了一篇愤青文章吗,这就被彻底和谐啦?太狠了吧?!”在消失的一瞬间,林枫意识中掠过这样一句话。

  如白马过隙,眨眼之间,闪电和乌云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林枫房间中,只余下桌面上洒掉的温水静静上升的依稀热气和电脑主机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焦糊味。

  “一边是凝重、死一般的沉寂,一边是跳跃、活生生的喧嚣,我宁愿生活在这喧嚣里。”

  见过了父皇李璟,十四岁的郑王李煜带着伴读王沉明,叫上了等候已久的郑王府侍卫长刘澄,没有去参加每日的讲授,从金陵宫城西北的青霄门溜了出来,心里在不停地嘀咕着。而郑王府的马车还停在宫门前没动,仿佛要告诉别人,郑王还在宫里学习呢。

  五代后晋天祚三年(公元937年)农历七月初七,正值牛郞织女一年一度相会的民间“乞巧节”,李景通(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个孩子——南唐后主李煜降生了。而此时,李景通之父李昪谋划已久,即将登基称帝,李景通感叹此子与国同年,与节同日,兴奋之余为其取名“从嘉”,寓寄他“与美相伴,与善同行”的随缘命运。直至李煜于公元961年意外登基时,方才取《太玄·元告》中“日以煜乎昼,月以煜乎夜”之意,更名为李煜。

  正值暮春三月,李煜手中把玩着一把泥金纸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扇面上正是一行飘逸漂亮的书法:“揖让月在手,动摇风满怀”,诗句正是李煜这几天琢磨出的得意之句,书作颤笔樛曲之状,一笔三折,潇洒之外兼有霜竹之势。正是他自行创造的新书法,后世俗称“金错刀”。

  在宫内外不远处的大街两侧,正是一副浓缩而精致的生活街景:大到珠宝玉器、古董古玩,小到担摊小吃。

  谁不想攀附宫内出来的?不管是应召进宫的大官,还是管事太监、宫廷待卫、嫔妃下人,只要得这些贵人法眼青睐一次,就能收入丰厚,也许后半辈子就会飞黄腾达呢!就在前几天,皇上身边的有个宠妃出来了一次,还从轿子中向外面洒钱呢。来这里做生意的大小老板一般都会认定自己的技艺或器物是凌驾于众生之上的,自己是流落凡间的仙班,正期盼着能有朝一日能回归朝堂,直上青云呢。他们在招呼门前顾客的同时,总会时不时瞥一眼宫门,生恐错过人生中机会或奇遇呢。

  李煜一行三人一出来,马上被一堆车夫围住了:“大人,坐我的车吧?”“坐我的,我的车最干净!”

  刘澄用力推开了蜂涌而来的车夫,王沉明选中了等候在宫门外的一辆看起来最干净的马车,请李煜先上车,并尾随进了车厢。刘澄左手紧握刀把,与马车夫并排坐在了驾驭座上。这时,一群从外围赶过来的小贩们才不得不停下脚步,悻悻而回。

  随着中年车夫“得”的一声,马车开始缓慢向北面的长江方面行去。一直在附近闲逛的一个青年男子自李煜出来后,就眼睛发亮,悄然而迅速转过脸去,右手高举,向远处打了一个“OK”的姿势。左手一挥,几个相近车辆的车夫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将马车缓缓启动,跟了上来。

  正在暮春时刻,路上乘车、步行的人并不少,道路也渐渐变得拥挤起来。车中坐稳后,李煜偶尔远眺几眼窗边的暮春景色,手指不住地在扇面上指指划划,竟是一刻不停地练习着书法,口中则在念念有词。王沉明微微一笑,知道这个主子又陷入那种神游物外、专心致致地境界。

  车刚行不远,突然,听到车夫狂“吁”一声,车子紧急定住了,李煜与王沉明身子猛地前扑了一下,又狠狠地摔回座位。

  “怎么回事儿?王沉明恼怒地质问道。

  “回复爷,前面的马车突然停下了,小的不得不停。”车夫陪着小心说。顺着车夫的指引,李煜发现前方路上横着一辆车,将去路的右半侧基本上全挡住了。

  “公子,请稍候,我到前面看一下。”刘澄飞身一跃而下,向前奔去。因为是私自出宫,李煜要求王沉明和刘澄必须喊自己为公子,而不是殿下。

  就在这时,后面的几辆车赶了上来,将车辆的左侧和后方都堵上啦。正听着王沉明指挥,想从左侧调转方向超过去的车夫只得放弃了努力。

  不一会儿,刘澄转了回来:“公子,前面的车子车轴坏了,一时走不了。我这就去把他们轰开。”

  “一切随缘,随其自然。我们本来就是出行游玩的,又不赶时间。算了,就暂时稍等一下吧。”李煜挥手制止了刘澄。因深受祖父李昪和父亲李璟崇信佛教的原因,李煜也是一个深受佛教精义感召的虔诚信仰者,自然不会因为这样一件小事而大发怒火的。

  “先生!先生!”

  “先生,先生,您昨天给我们布置的作业,我们试了好久,都不能将一颗石子踢上台阶的,您教教我们吧!”

  一阵喧闹的孩童声音从右侧路边传来,吸引住了正有些沮丧的李煜。

  “好,大家不要急。我们一起来现场实验一下。”一个声调清越但发言却有点古怪的声音,将李煜的目光吸引到了香烛铺前一名身着陈旧却十分整洁儒服的青年书生身上。

  “实验?好奇怪的用词啊?”李煜心里一动,全神观看起来。

  书生将右手的扇子交到左手,弯腰从地上找来两块小石头,将一颗小石头放在一家香烛铺的石阶下面。“陈飞,你再来试一下。”

  “好咧!”一个十二三岁大小的小男孩从孩子群中走出来,用手掳了一下流到嘴边的鼻涕,照着石子用足力气踢了过去,受力的石子碰到台阶的下半部分,又弹了回来。

  “这个石子太小,单纯用蛮力是不可能踢上台阶的,我们又不能用脚把它挑起来,那怎么才能让它跳到台阶上呢?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借力营势。比如说,我再拿一个小石头……”书生将手中的另一块石子放在头前一块石子的前面,这时,他轻轻一踢,石子碰到前面的石子,改变了飞行路线,击在了第一个台阶与第二个台阶中间,石子转了两圈后躺在第一个台阶上。

  “噢,成功了,成功了!”一群孩子嚷了起来。

  “先生,您已经给我们解决了好多稀奇古怪的难题,您真厉害!”陈飞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书生。

  “面对难题,知其暂不可为时,应静下心来,潜心思考,打破脑中的桎梏,大胆尝试,可以寻找到好多方法的。比如说,我们可以把台阶下面铺一个斜道,一样可以顺利把石子踢上台阶的。”书生微笑着说:“好了,今天,我再给你们布置一项作业,一条船远远从海面上出现在视野里,我们最先看到的是船的什么部位?”

  “一定是整条船!”

  “不对,一定是船头。”孩子们顿时争论起来。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大家可以回去问问出过海的人。我们明天再见啦!”书生拍拍手上的土,起身沿着街道向北走去。

  “是个有趣的人。子悦,你说,应该先看到什么部位?”李煜转过头来问正睁着大眼看着这一切的王沉明。

  “小人不敢确定,应该是船头吧?”王沉明有些犹豫地说道。

  “从此人的举止、用意来看,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相遇是缘,我们不妨直接问他罢。”李煜也有些犯嘀咕,吩咐刘澄将那位书生请过来。

  须臾,刘澄将那名书生领至车前。

  “叨扰了,我家公子观阁下方才举止,甚感好奇。冒昧问一声,海上远来的船只应该先看到什么……”王沉明抢先问道。

  “子悦,不得这般无礼。这位兄台,有请了,在下李从嘉,请问阁下如何称呼?听口音不似我南唐人士啊。”李煜打断了王沉明的问话。

  “在下林枫,邢州保义人士,仰慕大唐文风之盛,慌慌然脱北方战乱纷争之苦,渡江而来,以期有朝一日参加科举。”书生深深一揖后,抬起头来。目光迅速掠过李煜的脸上,当看到李煜左眼为两个瞳孔,牙齿为整齐的龅牙后,眼中有一丝惊喜的神采掠过,不动声色地将目光转开了一点。

  不错,他就是被后世尊称为“词帝”、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南唐后主李煜,此时应该尚名为从嘉!林枫在心里正式认定。

  一个眼睛里有两个瞳孔正是古书提到的“重瞳”。古书曾载,有重瞳的人为圣人。虞舜和项羽就是历史上最有名的重瞳者,唐代诗仙李白曾作有“九疑连绵皆相似,重瞳孤坟竟何是”诗句,说得就是舜。在《新五代史》和陆游的《南唐书》中,皆明确记载李煜为“重瞳”。而李煜,字重光,也是因此而来。实际上,在现代医学中,这种情况属于瞳孔发生了粘连畸变。

  骈齿是谓牙齿重叠,其实就是指比较整齐的龅牙,自古以来也被认为是圣人之像。据载,帝喾、周武王、孔子都生有骈齿。《新五代史·南唐世家·李煜》曾记载“煜为人仁孝,善属文,工书画,而丰额、骈齿,一目重瞳子。”

  这名书生正是在闪电中消失的林枫。眼前的这一切安排,都是林枫为这位风流皇帝安排下的一个局,局的起源正是那把水果刀。

继续阅读:第2章 一把刀引发的局(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