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大杯具与小杯具
夜听雨过声2015-12-21 09:242,620

  “杯、具!先生,你的字也太……”正在沉思的王沉明无意中抬起了头,发现林枫白白的纸扇子两面,分别写着“杯”和“具”。看惯了李煜惊才绝艳的字体,第一感觉就是,林枫的字极度猥琐,极其丑陋。这两个字还真是林枫自己穿越后拿毛笔写的,可以说是第一次写毛笔字,当然很难看。

  毕竟是年少轻狂时,平日里,李煜也是众人仰止的对象,今日却似处处被压一头,虽为林枫的才干学识所折服,但心里毕竟不会那么容易顺心顺气。

  “啪”地一声,他将手中的折扇打开,缓慢地摇着,将上面的“揖让月在手,动摇风满怀”一行字不动声色地展露出来。这俊逸洒脱、风格独树的诗句和书法,岂是一个乡野村夫的不伦不类、莫名其妙的“杯”、“具”所能比拟的?

  李煜书法始学柳公权,其后认真揣摩颜真卿、欧阳询、褚遂良、王羲之、卫铄等人的书法精义,纳于笔下,形成了笔势瘦硬、风神遒劲的独有特色。《皇宋书录》曾录说:“江南后主书杂说数千言,大字如截竹木,小字如聚针钉,似非笔力所为……若以书观,后主可不谓之倔强丈夫哉!”

  泥菩萨也有几分火气呢,纵观李煜,他自然也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情,要不然,也不会在四十二岁生日当晚安排身边人整夜彻唱“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这首千古名词,被赵光义愤而用牵机药毒杀啦。

  似有意无意,李煜轻描淡写地问道:“我看先生折扇上书‘杯’‘具’必有深意,可否见告?”

  林枫差点笑出声来,“杯具”两个字,其实正好对应李煜的两句诗。

  古之文人,喜欢拿一把纸扇在手里,见面后作揖敬让。那个纸扇散开来,就像半个月亮;一摇动,就有满怀的清风。李煜诗兴大发时,作出这样两句诗,将其奉为自己最得意的作品。

  在原史上,李煜被俘后参与宋朝宫廷聚会,赵匡胤就让他说说自己最得意的作品,李煜脱口而出这两句。赵匡胤武将出身,自然不会认真体会个中真味,再加上有讥讽之意,哈哈大笑着评说道,满怀的风能有多少风?劈头盖脸地给李煜来了一个下不来台。随后,过了几天,赵匡胤自己也觉得有些过火了,就把李煜又叫到宫中宴饮,并当众夸其“好一个翰林学士”。其实,还不如不夸呢,毕竟原来是一国一君,现在成了一个四品的翰林学士,这级别掉得也太大了一些,这不是杯具是什么?

  这就是李煜个人的人生大杯具啊!

  “请问两位公子,你们对现在的天下局势怎么看?”林枫并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

  天下大势?李煜还真的不了解。自出生以来,他在安逸骄奢的生活中长大,对于自己喜爱的音乐、书画、佛教,祖父和父亲向来是大力支持,李煜也是充分发挥了“富三代”的特点,从来不怎么过问所谓国家大事,有英明神武的父亲和一帮大臣们在呢,什么时候轮得自己操心呢?

  见主子不语,王沉明觉得脸上挂不住啦,掰着指头数起来:“我知道,我们唐的北面有北汉、契丹,南边有吴越、南汉,西边有楚、蜀,都与我国有贸易往来呢。”

  “沉明兄见识不错,不过有些太过笼统,不知能否听在下仔细说来?”林枫好整以暇地说道。

  “先生请讲。”李煜肃然说道。今天的林枫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他有些迫不急待地想听听他有什么奇想和妙论。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前朝大唐衰落以来,兵灾已达五十年之久,百姓深受其害,人心期盼一统。关键问题是由谁来一统?

  自古以来,天下混乱之末,总会有一方势力雄起并一统天下。暴秦从西北发家,一统六合,结束春秋战国之乱;汉高祖刘邦从中原发家,打败了来自南方的项羽,开启大汉之盛世;三国时魏国从北而来,灭掉了南方的吴、蜀,再次天下一统;唐高祖、唐太宗雄起于三晋,横扫八荒,建立大唐盛世……一言概之,自古以来,以北统南者众,以南统北者鲜有矣。原因可以总结很多,但总离不开北方国家国力和武力的强盛。”

  林枫一边讲,一边用树枝在地上画出一副五代十国后期的形势图,将南唐及周边的国家一一划出,指着南唐问道:“两位公子,看看我们周边的国家,你们有什么感觉?”

  “我们唐的疆域也不小啊!”王沉明迷迷糊糊地说道。

  “我们被团团包围住了!”李煜悚然而惊。

  “对。举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我们唐朝面积的确不小,但在我的眼里,它就像一个大锅,西边的蜀太远暂且不说,只提与我们相邻的北方的汉,西方的楚国,南方的南汉,东边的吴越,就像是支撑起我们南唐这口大锅四个支架。

  现在,北方纷纷扰扰,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是,谁能确保不会有枭雄出世,饮马长江,挥鞭南下?那时,汉或者其后的政权就极有可能是架火烧锅的那个人,而我们南唐的每一个人,就极有可能是在大锅被火慢炖而熟的青蛙。而现在,这些青蛙都还在水中畅游而不自知。”林枫有些悲伤地说道。

  “不可能!隋唐之前的南北朝混乱近二百年之久呢?”王沉明根本不相信统一会很快到来,急于摆脱那种不安的感觉,大声争论道,“如今,我唐兵强马壮,我皇英明神武,战无不胜,四年前还灭掉了闽国呢,我唐文风鼎盛,从江北来投靠的人一拨接一拨,说不定是我们统一天下呢!”

  林枫微笑不语。

  王沉明更急了,有些恼怒地问道:“你不是北方人吗?如果你认为北方一定会统一南方,那你为什么还来投靠我们,投靠北方的政权不是更有把握,看来,你也只是胡讲一通而已!”

  林枫挥动手中的树枝,在汉的北面画了更大的一份疆域,重重地写下契丹二字,然后重重地点在汉与契丹的交界处,侃侃而论:“自从晋石敬塘割让燕云十六州以来,汉族的北方天然屏障已失。北方汉族即使向南统一天下,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它的软肋一直在北方蛮虏的马蹄锋锐威胁之下,随时会遭遇灭顶之灾!

  纵观中国历史,其实是一部南北争斗史,南是指我们农耕民族,北则是北方的游牧民族,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蛮虏。由于双方文化、地理、政治、经济、特征、心理等方面的差异,双方必然就是针尖对麦芒的争斗。北者善攻,南者善守,但守必然处于战略劣势,自春秋以来的长城就是守弱于攻的最好明证,五胡乱华的混乱年代就是南面守不住后的真实写照。”

  原史上,赵匡胤一统中国以后,在契丹手下连吃败仗。宋与契丹订下了澶渊之盟,长期对峙在白沟一带。大宋在契丹、西夏、金、女真等群狼的围攻下,国力损耗,鲜血渐渐放尽,步步退向南方,直至被赶到海中,与蒙古崖山一战后,彻底灭国,将历史再次送入胡人乱华、文明退步的窠臼。

  “葡萄美酒夜光杯,何其华贵,一旦失去可依托的桌子,或者没有一只手握着,摔在地上,立刻就碎了,这何尝不是杯(悲)剧(具)啊。”林枫轻叹道。

  这正是南唐国家的大杯具啊。

继续阅读:第7章 三璧与三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