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酒酣处(一)
夜听雨过声2017-08-04 11:312,236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好句好句!叔言兄,陛下这首《摊破浣溪沙》清新婉转,意境高远,必成千古佳作啊。”一句可谓动听悦耳的男声率先传入林枫耳中。

  林枫循声望去,说话者是一名四十余岁的人物,行止间衣袖飘舞,面色白净,颌下有三寸短须。左手拿着一张雪白的纸,右手拉着另外一名文士。

  另外的文士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狂放,虽然面色白皙,但容貌带着愁苦之色,衣袖半卷,绯色袍服上斑斑点点,右手竟然挥舞着一个酒瓶。

  李煜看到林枫的目光,笑着说:“那位说话的文士为我大唐画院待诏顾闳中,那名狂放之士正是韩熙载韩叔言。此次宴会正是庆贺韩熙载从宣州调回京师任官的。”

  都是名人啊。林枫在心中暗道。顾闳中是谁,虽然只有《韩熙载夜宴图》这一幅传世作品,但足以确立其南唐时代的江湖地位啊。该图由听琴、观舞、休闲、赏乐和调笑等五个既可独立成章,又相互关联的片断组成,构图严谨精妙,人物秀逸生动,线条遒劲流畅,色彩明丽典雅,在造型、用笔、设色方面尽显画家的深厚功力和高超的绘画技艺。工笔画正是顾闳所擅长的,其用笔圆劲,间以方笔转折,设色浓丽,擅描摹人物神情意态,与此后的周文矩齐名。顾闳中于公元910年出生,今年正好四十岁。

  而韩熙载,更著威名。陆游《南唐书·韩熙载传》曰其“年少,放荡不守名检”,徐铉所撰的《韩熙载墓志铭》说他“以俊迈之气,高视名流,既绛灌之徒弗容,亦季孟之间不处”。吴睿帝顺义六年(公元926年)七月,韩熙载因其父参与军事政变被杀,不得南逃至吴国都城广陵(今江苏扬州),以一纸文采斐然、气势恢宏的《行止状》,赢得了吴睿帝杨溥的认可,但因其实在是狂放不羁,始终未受重用。

  韩熙载平生不惧权贵,性格诙谐,南唐宋齐丘势盛无双,自以为文章华美,盖世无双,好给人撰写碑志,而韩熙载因为八分书尤佳,就承担了缮写的大任。每到这种事情,韩熙载都用纸塞住自己的鼻孔,有人询问何故?答曰:“文辞秽且臭。”这是何等的狷狂啊,自然深为宋齐丘所厌恶。

  小人得罪一个就够难过了,但韩熙载则明显是多多益善型的,又毫不留情面于冯延巳等朝廷要员。两个小人相加,那威力可就大啦,虽然韩熙载是当今皇上的东宫旧属,但李璟也架不住宋、冯的连番上奏,不得将韩熙载贬为和州司士参军,随后调任宣州节度推官。

  林枫一边回想,一边跟随李煜的脚步走到大堂右侧的演奏匠师当中。

  李煜显然是未过足老师的瘾,口中继续不停地介绍:“筝又称秦筝、瑶筝、银筝、云筝、素筝,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广泛流传。筝最初为五弦,战国末期增加至十二弦,现在则增至十三弦。但十三弦筝为俗乐筝,多流行于民间,十三弦筝,为雅乐筝,宫廷奏乐中常用。筝,其音色深厚、灵透、柔和、韵味深长。”

  李煜指着一名正在调试古筝的老年乐师的双手道:“林先生请看,弹奏时右手职弹,用大、食、中、无名四指弹弦发声,控制节奏和音的强弱变化,有托、劈、勾、剔、抹、挑、撮、轮、摇等诸多技法;左手司按,用食、中两指按抑筝弦,控制音高和弦音的变化,用以按弦取韵、以韵补声。”

  听到这里,林枫倒是突然想起一个词语的由来,弹古筝时,大指向外弹弦称之“托’,中指向里弹弦称之“勾”,两指勾托这么一配合,民间称之为“勾搭”。

  那名发须花白的老年乐师起先一直专心调琴,听到李煜后来的左右手技法时,才蓦地抬头惊喜道:“原来是郑王殿下,难怪深谙乐理,熟知历往,老汉李然这厢有礼了。”说完,站起身来深施一礼。

  “老丈不必客气,上次你弹奏的古乐让从嘉记忆犹新啊。”李煜回道。

  “谢殿下谬赞。”李然再度低下身去。

  “郑王殿下,你已经到了!可有新作,让铉先睹为快啊。”一个浑厚的声音在李煜身后响起。林枫闻声,忙随李煜回转身去。

  “原来是鼎臣兄,我也想向您讨教一下小篆的运笔呢。”李煜笑着回道,转身向林枫介绍说:“此乃我朝知制诰徐铉徐鼎臣徐大家,善文工书,与韩叔言并称‘韩徐’。”

  “郑王折杀微臣啦,微臣与殿下相比,分别是萤烛之光显于月华之前啊。”徐铉一面回答一面好奇地看着林枫。他今年三十四岁,正是事业蒸蒸日上之际。

  “介绍一位才子与你相识,这位是林枫林至善林先生,暂寄宿我府请教于我。”经过今天的第一课,李煜彻底放下了心中的芥蒂,开始在心理上习惯了对林枫的受教低姿态,头一次主动在外人面前介绍林枫。至善是林枫为自己所取的字。

  林枫赶忙施礼:“邢州保义草民林枫在此有礼了。此前,久仰徐大家兄弟二人之才名,林某不盛惶恐。”这徐铉乃扬州广陵人,十岁能属文,与其弟徐锴俱精通文字学,并称“二徐”、“大小徐”。徐铉曾与句中正等共同校订《说文解字》,增补19字入正文,又补402字附于正文后。经他们校订增补的《说文解字》,世称“大徐本”。

  相传徐铉文思敏捷,临事来请,他执笔立就,曾言:“文速则意思敏壮,缓则体势疏慢”,诗作中也流传有“井泉生地脉,砧杵共秋声”等名句。徐铉还长于书法,李斯小篆、隶书、行书皆有所长,偶有名贴传世。

  能让才华横溢的郑王视为先生,甘受教导,这该是怎样的才情纵横啊。徐铉好奇地盯着林枫,回道:“大家都是读书之人,才有深浅,学无止境,至善兄弟不必客气。”他语气平和,并不因林枫为一介白丁而失礼。

  徐铉转向李煜,深施一礼道:“郑王殿下,陛下车马已到,我们共同前往迎接如何?”

  “好,我们喊上韩叔言、顾老师两人共同前往。林先生,请你在此席间稍候。”受到现场欢乐氛围影响,李煜也渐渐兴奋起来,拔脚即向外行去。

继续阅读:第32章 酒酣处(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