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酒酣处(二)
夜听雨过声2017-08-04 11:312,269

  他果然就是李璟。林枫透过一窝蜂样向前攒动的大小官员,赫然发现了被一众彪悍侍卫团团围住的当今皇帝,发现他正是昨天晚上混身侍卫当中现场观看的人。

  如果说昨晚上是一次暗中检验的话,看来,今天晚上将会是对自己的一种半公开考验啊。

  如狂风刮过树林,前面的所有人全部跪倒在地,齐称“万岁”,林枫在追随大家低身下跪的一瞬间,发现了在李璟身后正嘻笑着的李从谦。林枫心中一喜,这个小家伙可能为自己带来不可估量的助力啊。

  “众位爱卿请起身,今天,我们是为韩叔言回归京城而庆贺,也多是昔日东宫的故人,大家不必多礼,随意即可。”李璟双手虚托,让下跪的人全部起来。此时,他满脸带笑,心情轻松。这也难怪,李璟当年在东宫之中可是对故友间的吟诗宴饮习以为常了。

  众人神情并没有放松,一直簇拥李璟入座正席,方才按职位顺序落座。林枫因为没有官职,只能是立在大厅左侧第一桌子的暗影处。

  “今朝,得韩叔言从宣州回归,实乃一快事。朕已经命人送来一首《摊破浣溪沙》以志庆贺。下面,依我们的旧例,每人定上一首诗以助兴。时间为一柱香。”酒过三巡后,李璟率先开口道。

  这种宴饮配诗看来大家都已经是熟门熟路了。李璟语音一落,已经有人起身来到宴桌后面的小方桌前,提笔疾书,而每一个桌子的旁边,都有一名书童专门负责磨墨侍候。

  李煜侧转身来,轻推了一下正在观察席间众人的林枫:“林先生,这轮由你来吧。”林枫正欲推脱,被李煜再次缓慢而有力地推了一把,只得走到书桌前。

  林枫一边将毛笔在砚盒中轻轻醮抹,一边暗自思忖。

  在林枫的记忆中,李璟李煜父子俩绝对是一脉相承,李璟曾打算在庐山瀑布之下筑个书斋作隐士,却偏偏继任了皇位,李煜更是自封了三个隐士的名称;在文学艺术上,两人都是文采飞扬、浸淫甚深,更别说词啦。在王世贞在《弇州山人词评》曰:花间犹伤促碎,至南唐李王父子而妙矣。冯煦在《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赞曰:词至南唐,二主作于上,正中和于下,诣微造极,得未曾有。

  李璟的词,感情真挚,风格清新,语言不事雕琢,本应该好词无数,但是奇怪的是,在《南唐二主诗词》仅存词四五首,有记载的只有一首《应天长》、一首《望远行》,两首《摊破浣溪沙》,其中一首《摊破浣溪沙》还被疑为李煜所作。这倒真是一个非常难解的谜。

  既然李璟的词路不多,那就从他熟悉的曲牌名开始吧,林枫想定,也开始疾疾落笔。

  不一刻,各桌都将自己的诗作交至李璟处。只有韩熙载老神在在,不时浅酌几口,并未动笔。

  李璟缓缓翻动手中的几页纸,逐一念道并点评道:“想忆看来信,相宽指后期。殷勤手中柳,此是向南枝。此诗平易浅切,出自肺腑,情到语流,真率自然,不押险韵,不用奇字,颇近前朝白居易诗风,必是鼎臣之作。”

  徐铉连忙站起,深躬下去:“谢我皇夸赞,铉实不敢当啊。”

  “不过,鼎臣,为什么你一直坚持作格律诗,而从不填词作曲呢?”李璟不解地问道。

  “陛下,臣对文字训诂甚感兴趣,酷爱格律规范,总对词曲不感兴趣。”徐铉回道。

  “词曲之道,同样悉守平仄韵律,别有味道风情,鼎臣啊鼎臣,朕不强求与你,落座吧,来啊,赏酒一杯。”李璟无奈挥手作罢。

  缓缓翻过几页纸,李璟没有出声念,想来是不甚满意。

  “咦,这字写得……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好句好诗,这是何人所做?”

  不用说,这正是林枫借自晏殊的《浣溪沙》,他志在扬名,拿来的自然是流传千古的名作。

  林枫跪前两步,伏首应曰:“此为草民林枫所作。”

  大家一惊,正欲起身,几名侍卫迅速跨前一步,隔在了李璟与林枫中间,李煜立即朗声说道:“林枫林先生为我府上客卿,大家请勿躁动。”

  “原来是林先生,此词用语圆转流利,通俗晓畅,清丽自然,意蕴深沉,启人神智,耐人寻味。特别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联,工巧而浑成、流利而含蓄,好好好。来人,赏酒一杯。”李璟脱口赞道,“此前,重光曾示朕林先生的三首词作,朕着实喜欢,你且抬起头来。”

  闻言,林枫将头抬起来,平静地看向李璟。

  “神采蕴藏,稳重淡然,果然风流人物。来人,再赏酒一杯。”李璟本就是酷爱文采的趣人,越看此诗越越喜欢,再度赞道。

  “草民叩谢皇上。草民慕我大唐风采,千里奔波而来,得我皇一赞,实难自抑,曾于逃难途中谱曲两首,愿芹献于我皇,但恐污圣听。”林枫借机顺竿向上爬,开始实施自己的引导计划。

  “哦,你还懂谱曲?朕准了,可将谱于那匠师,现场奏来。”李璟兴趣更浓,这人还有什么不会的?论天下大势,作风流诗词,训粗莽武夫,现在,又冒出谱曲一事儿,着实让人好奇。

  这时,席上所有人均在凝神倾听,本来那首词作已经震住了大家,林枫的献曲一招更是将他们的心撩拨得痒痒的。那韩熙载呢,更是全身前倾,全神盯住了林枫。

  林枫躬身告退,疾步行至已经停下演奏的李然处,掏出了自己下午写就的两首简谱。

  “林先生,你这谱法为何如此古怪,然不曾见识过。”李然拿到曲谱,立刻就晕了。

  “李大师,这是在下结交的番外教人所传谱法,他的1、2、3、4、5、6、7分别对应我华夏民族的宫、商、角、清角、徵、羽、宫变七个间,这个号是降音,这个代表升音,这种符号代表时长……”林枫现场抱佛脚,将简谱的基础知识普及了一下。

  “哦,这种谱法虽说怪异,但的确简洁易懂。老汉基本明白了,且为公子试弹一曲吧。”李然果然不愧是浸淫音乐多年的大师,很快弄明白了,立刻跃跃欲试。

继续阅读:第33章 酒酣处(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