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武不受辱
夜听雨过声2015-12-21 09:242,776

  出了郑王府,林枫心情轻松地走在这南唐的大街。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轻松地欣赏这南唐夜景呢。

  此时,时间也不过刚到亥时(九点)的样子,大街两侧的坊门还未关闭,不时有人身着薄衫走来走去,隔不多远,就有猜筹划拳的喧哗声从路边的酒楼里传出,不时还有小摊贩们聚在大坊的交叉路口,像极了后代的夜市。

  林枫暗中点点头,这就应该是南唐城市发展的真实阶段。在盛唐前期,各地城市依长安城之样,用大街将城市分隔成一个个独立的里坊,晚上时辰一到,坊门就关闭不得出入。唐中期安史之乱后,封闭式“坊市”解体,率先在南唐的繁华城市出现了“街市一体化”。直到北宋成立后,宋太祖下令拆除了坊墙,让沿街设“市”,方才出现了买卖商品、连勾栏瓦舍一条街、茶楼酒馆一条街,甚至妓院、当铺一条街,至此才真正有了后人说的“城市”、“街市”、“市容”、“市貌”等概念。

  疾行半个时辰后,林枫出了一身微汗,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小窝。一如前几天,烛光依然透过窗户传来,而映出的背影则多了几个。

  随着门吱呀一声响,几个孩子都把头转向了门口,然后齐声惊喜地喊道:“大哥回来了。”除了在炕上熟睡的小段瑞,陈飞他们几个全部都在。自从知道李春坚持每晚等大哥回家后,陈飞几个也不干了,也都非得等到他回来才睡。

  林枫微笑着一个一个看过去,他们几个这几天穿得饱,睡得好,心情安定,一个个脸色顿时好了不少。

  不对,林枫又把眼光重新盯在了钱乐涛的身上,一把将他拉到了烛光下,扬起了他的头,发现他的眼角和额边都有或大或小的擦伤,下颌处还有一处还结着血疤。

  “怎么回事儿?”林枫着急问道。

  “没什么,我下午不小心弄的。”钱乐涛抬头看了林枫一眼,马上就低下了头。

  “你的伤势同时伤到好几处,不可能是不小心擦伤碰伤的,说,是不是跟人打架了?”林枫开始严厉起来,加重了语气。

  “不……大哥,我真没事儿。”钱乐涛仍然坚持着。

  “陈飞,你是他们的大哥,说,怎么回事儿?”林枫转向了一样低着头的陈飞他们。

  “大哥,乐涛他……”陈飞看了看乐涛和其他几个兄弟,终于一咬牙说了出来,“今天轮到乐涛去买菜做饭,他下午从孙大哥铺子回来去附近的菜市场时,不小心碰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那个孩子马上大哭大闹起来,跟着他的那个大人马上劈头盖脸地就打起乐涛来。”

  “钱乐涛,有人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以前流浪时,你可从来就不吃亏的,现在练了武,反而不敢还手啦?”林枫有点想不通,语气更重。

  “我当然想还手,但那个人嘴里喊着说他是郑王府的李大管家,打死我这个小流氓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我一听他是郑王府的管家,就没有还手。”乐涛抬起头来,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林枫啪地一掌打在桌子上,香烛也随着晃动了几下,烛影急剧晃了几下。

  “你们都给我抬起头来!钱乐涛,你知道你错在哪儿吗?”林枫厉声喝道。

  “我……我不该惹恼李大管家,给大哥带来麻烦。”钱乐涛低下了头。

  “你这样认为,就错上加错啦!”林枫再次猛拍桌子,这下子,连睡着的段瑞也醒了过来,有点想哭又不敢哭地看着林枫和几个哥哥。

  钱乐涛吓得向后退了两步,又猛地扑上来,抱住了林枫的大腿:“大哥,我错了,你惩罚我吧。”

  林枫啪地一巴掌打在了钱乐涛的后脑勺,怒吼道:“给我站好了!”

  钱乐涛吓得一激灵,赶快站得直直的。其他几个孩子本来还想过来劝架,一看林枫这架势,都停住了脚步。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林枫气得在屋里转起圈来,几个孩子眼巴巴地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林枫更多是在生自己的气,这几天一直忙,说给孩子们晚上上课的,一直因事耽搁了。看来,今天得借此机会上第一课啦。

  “我们兄弟都是孤儿,生存到现在,从来没有依靠过谁,靠的就是我们自己。”林枫的语气慢慢放缓了一些,他们还都是孩子,有气也不能一直撒他们身上啊。

  “我们兄弟生活在这个世上,就应该做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做无愧于心的真汉子,我们应该凌风霜,应该傲王侯,绝不会曲躬卑膝,向人去乞求别人给予我们尊严和尊重。今天,你向一个小小的过气管家低头,明天呢,是不是谁都能骑到你的头上?”

  “我们练武之人,应该胸怀宽广,非原则问题当让则让,但是,绝不能受辱。”林枫环视了几个孩子,“我要你们记住,从此以后,不能让任何人无端欺负你们,连我也不行!”

  “记住了没有?!”林枫大喝一声。

  “记住了!”连段瑞一起,五个兄弟一起喊了出来。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我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林枫揉揉脸,坐了下来,这一天也过得很累很紧张啊。其实,自己不想老向孩子们发火的,但是涉及到他们成长、为人、处事方面的一些原则性问题,如果第一时间没有改正,以后都没有机会改正啦。

  “你们正好都没睡,我想问一下你们。咱们算是暂时安置住了,但你们想过没有,这辈子准备做什么?我先跟你们透露一下,我以后的发展路途很有可能包括铁匠铺武器制作、军队、商业、当官等,这也是你们可以发展的几个方向。有没有你们喜欢的?”林枫用力地睁了睁眼睛,实在是有些累了。

  “我想去铁匠铺。”李春率先喊了出来,语气坚定。

  “我想去军队。”这是陈飞的。

  “我想做生意。”这是张跃文的。

  “我……”钱乐涛和段瑞一起“我”了起来,但都又停住了,最后段瑞看了几个哥哥一眼,咬牙喊出了“我不知道。”

  林枫把手中用来擦脸的湿毛巾放下,摇了摇手:“不用急,我不要你们现在就回答我,在心里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行业。至于我个人,更希望你们能够精通一业,通晓多业。”

  “另外,从明天早上起,我们依旧早起,但要先进行长途拉练。段瑞不去,依然在家里练武。陈飞,等一会儿你把旁屋里的那两个破床单撕成三寸宽的长布条,我明早要用。记住了,明早卯时在郑王府门前集中,大家早点睡早点醒吧。”林枫打了一个大哈欠,一下子倒在了床榻上。

  “对了,我明天会给你们带一个妹妹回来。”林枫眼睛都睁不开了,却随手扔出一个炸弹。

  “真的?是谁呀?”几个孩子一下子都扑到了林枫的跟前,着急地问。他们流浪的过程中,可一直是一群男孩子在一起,从来没有跟女孩子在一起的,自然会无比渴望能有一个妹妹,过过威风大哥的瘾。

  “保密。”林枫说完这两字,已经进入了梦乡。

  就在林枫晕沉沉睡去的同时,李璟与林枫闭门详谈的事情已经通过不同的途径传到了三个华美大宅当中,其中两家主人是两位老人,反应差不多,一个老者慈善的脸庞波澜不惊,眼睛微闭着,沉吟了半天,只是吩咐下人用心再探就去睡了。另一个老者什么也没有说,挥挥手让报讯者走开了。第三个家主则是一个华服青年,闻讯则顿时满脸戾气,连摔了三个茶杯,一把踢翻了报信的下人,大喊道:“好你个五弟,几天没妨你,你就给我填堵。还不快去,将那个林枫的来龙去脉、一切事情都给我打探清楚。”

继续阅读:第38章 特训之初体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