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三不谈
夜听雨过声2016-12-08 10:282,373

  等李煜和林枫都面无表情地走出小厅,走向自己的座位时,大厅里的人们表情都更丰富啦,有的人望向林枫的眼光如同看到蛇蝎一样,迅速躲闪开来。

  现场只有两个人跟没事人一样,一个自然是李从谦,他可看多了父亲沉脸的样子,悄悄走到李煜身边,一把将他捏在手里的三张纸抢了过去。另一个自然是韩熙载,他猛地大喊一声:“再奏一遍《家园》和《生命的欢乐》,圣上有急事先行离去,我们还要继续欢乐!”

  然后,韩熙载走到林枫面前,悄悄地一伸大拇指,附到林枫耳边低声说道:“忠贞的诤臣不好当吧?”嘿嘿一笑后走向了李煜,嚷嚷着要李煜现场即兴赋词一首。

  林枫更是暗中一竖大拇指,这都能猜出来?真正的聪明人啊!这下子,林枫算是彻底理解了,为什么会有《韩熙载夜宴图》流传下来啦!当时,南唐的大船在后主李煜带领下已经回天无力,沉坠在即,欲请韩熙载出山为相,重振河山,才特派顾闳中潜入韩宅查看,结果,发现韩熙载正在肆意狂欢,形骸百丑,李煜观了顾大师的画作后,最后只得作罢。而据史载,早年的韩熙载自表“争雄笔阵,决胜词锋”,还说自己能“运陈平之六奇,飞鲁连之一箭。场中劲敌,不攻而自立降旗;天下鸿儒,遥望而尽摧坚垒。横行四海,高步出群。”“是故有经邦治乱之才,可以践股肱辅弼之位”,那绝对是一个自信满满的愤青啊,而今天韩熙载的表现,彻底证实了他之所在李煜当政时期放纵情色,分明是他早早看穿了形势,知事已不可为,以情色为幌子遁世罢了。

  林枫也走向李煜,提出要先行回去。李煜还没有说话,韩熙载不干啦,一把拉住林枫:“至善,我从宣州带回了几个绝佳的舞女,让她们排练了好久,正准备献给圣上呢,你把圣上给弄走了,你自己又要走,我岂不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吗?”

  “叔言兄,在下实在是有事在身。明早卯时还要出操呢。”林枫正色推辞道。

  “出操?林先生,出操是干什么?”李从谦又不知道从哪儿蹦了出来,插话道,一只手熟练地扯住了林枫的左手。

  林枫有点后悔自己不假思索蹦出这样一个词啦,他赶紧解释说:“我与郑王府侍卫约好,以后每天早上集体训练,简称之为出操。”

  “那好,我也要参加。”自从当过郑王府长途赛跑的“总仲裁”后,这李从谦可像鱼儿看到腥一样,林枫发起的什么热闹他都不想错过。

  “不行,我们的训练强度很大。九殿下,你正在长身体,会吃不消的。”林枫赶快推脱。

  “不行不行,我要参加。”李从谦当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真的,你还小。这样吧,以后有好玩的,我再提前跟你说,行不行?”林枫再度劝道。

  “那好吧。那你首先答应我,以后再作词,一定得给我先看看。”李从谦以前可是不太喜欢老爸、老哥俩人自得其乐地吟来吟去,好多字也听不懂,又全是情情爱爱的,看人家林枫作词,很少用孤僻的字或典故,又慷慨激昂,一定得收个全集才行。

  “诗词终是小道。不过,既然九殿下喜欢,我以后必定多留一份给你。”林枫只有答应。

  “我也要一份!”一直在一旁的韩熙载也嚷了起来。

  看着孩子一样摇他右手臂的韩熙载,林枫也只得答应了。

  向李煜道了别,坚决推掉李煜欲让马车先送自己回家的盛情,林枫疾步向外走去,韩熙载紧行几步,赶了上来。

  “至善,你答应以后送我诗词,我无以为报,要不,我送两个我府中长得最好跳得最棒的舞伎吧?”韩熙载很认真地看着林枫。

  林枫吓了一大跳,这韩熙载还真如野史上记载的一样啊。据传,韩熙载本来就家财颇丰,加上每月丰厚的俸禄收入,再加上纷至沓来求文的润笔费,他可谓是家富于财,但他,绝对是一个典型的败家子,一有钱就蓄养伎乐,广招宾客,宴饮歌舞(“多好声伎,专为夜饮,虽宾客棵杂,欢呼狂逸,不复拘制”)。待到家财耗尽后,每得月俸,就散于诸伎,以至于搞得自己一贫如洗。有趣的是,每到这个时候,韩大神人就会换上破衣烂衫,扮作盲叟,手持独弦琴,令门生舒雅执板,敲敲打打,逐房向诸伎乞食。有时,碰到伎妾与诸生私会,韩熙载便不进门,还笑着说不敢打扰你们的好兴致。他这边政策一宽松,以至于有的伎妾就敢夜奔宾客寝处,有客作诗云:“最是五更留不住,向人头畔着衣裳。”

  你敢以人换诗,是因为你来钱容易人大方,我可不敢接招。林枫大摇其头,大摆其手,一溜烟地硬跑开了。韩熙载一直追到宅院门口,见不到林枫身影,只得悻悻地回到了屋里,隐身到旁院阴影里的林枫至此才吐了一口气,掸掸衣冠,开步走了。

  不过,林枫不知道的是,韩熙载一路上沉着脸回到大厅,立刻死磨硬缠住了李从谦,用几个宣州精致玩具的代价,从李从谦的手上看到了林枫后来所作的三首诗,细细一读,立刻愣住了。有了意外收获的李从谦那个得意啊,立刻又把林枫长途赛跑赢了所有侍卫,带领侍卫轻松破了刘澄等高手刺杀等事情倾囊吐出,甚至把他从老爸老哥处隐约听到的林枫如何认识李煜的事情也吐了一部分。

  这下子,韩熙载彻底楞住了,喃喃地说:“有非常之人,然后才有非常之事,必然会有非常之功啊。”愣了半晌,韩熙载扬脖猛喝了一杯酒,蹦到了桌子上,举着空杯高声喊道:

  “众位亲友听着,我韩熙载在此发誓,以后,只要有林枫在我大唐一天,我韩熙载不谈诗词,不谈聪明,不谈胆略!”

  韩熙载是谁啊,大家公认的天才型人物啊,他突然如此高喊“三不谈”,那顿时在沸腾地大厅里浇了一瓢凉水,热度倍升,一时之间,无论是好是坏,大家的谈论对象可全是林枫,尽是各类天马行空的猜测。

  世间什么事情传得最快,皇家的趣事啊!此宴过后,李璟与林枫闭门长谈,而韩熙载更因他而“三不谈”两件事如狂风一样席卷了整个南唐上层的高层;此后不久,李从谦整理出来的林枫小词集也不胫而走,为“三不谈”添加了最好的注脚,称赞林枫作词“体裁无拘”、“天姿纵横”、“才情洋溢”、“志向高远”、“一代文豪”的高帽子一顶接一顶,再加上林枫的草民身份,一时间,无宴不谈林至善,无人不奇林至善。

继续阅读:第37章 武不受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