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明流暗流(二)
夜听雨过声2016-12-08 10:273,341

  封建时代起始以来,可以说一直是以士人为主导,依其智慧而成为朝政的掌控者、文化的传承者。但是,唐末至五代却是武夫悍将争疆夺土的时代,武人成为天下舞台上的主角。为了生存,士人只能自然而然地选择成为武人的依附者,但其中不乏一些才智卓绝之士,将社会的剧烈动荡当作了实现个人价值的新途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宋齐丘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宋齐丘(公元887—959),字超回,后改字子嵩。自小家贫,从小学习商鞅权霸之术,智谋过人,在李昪任润州刺史时即开始跟随他。宋齐丘以自己擅长的王霸、纵横之术助李昪成功地辅国夺权,所以深得李昪器重。但是,宋齐丘是一名典型的游士,游士者,游走于统治者之间并非为了宣扬政治主张,而是利用以统治者的争斗作为自己出人头地的阶梯,正是荀子所称的“仰禄之士”,所以深为萧俨、江文蔚之类的正统儒者所不齿。

  一场小小的讨论正在宋齐丘府的书房上演。这间书房,虽不及李煜书房之精致细巧,但奢华则远过之:价值数金的海熏香于书房四角日夜燃而不断,让整个书房香味扑鼻;八支闻名天下、粗如儿臂的明澄坊香烛,让整个书房亮如白昼;八名身着轻衫的俏丽丫环四周伺候。

  宋齐丘居坐正中的太帅椅,慈祥的脸庞如大洋般平静无波,双目微闭,右手轻捻颌下飘飘长绺,左手指微屈,轻轻敲打着大师椅的扶手。他今年 64岁,被朝堂中人尊称为“宋公”。

  “宋公,这林枫可谓突起朝堂,竟连得两次私密面圣,深沐圣眷,想来将来必成人物。据报,这林枫两次所谏者皆可能与变革有关。兹事体大,请宋公及早定下应对之法。”宋齐丘左首的清瘦中年人率先说道。

  此人正是南唐“五鬼”、“四凶”之一的魏岑。原为李璟元帅府校书郎,现为李璟非常宠信的枢密使副使。前唐代宗时,在内廷设置内枢密使,专用宦官掌管奏章传递、传达诏旨,逐渐参与机密。在宦官专权的时候,枢密使可参预朝政,宰相之权多被侵夺。在南唐之时,李璟将一直跟随自己的几个亲信全部提升为枢密使副使,共掌朝堂大权。

  “哼,一介草民而已,岂能与我等伴随圣上多年之功可比,魏老弟,你多虑啦。”说话者为面朝宋齐丘而坐的一名肥胖老者,他的面色泛出令人惊异的铁青色泽,此人正是工部尚书查文徽。

  查文徽,字光慎,他与冯延巳原来均为李璟元帅府的掌书记。查文徽历仕李昪时代监察御史,李璟朝时谏议大夫、中书舍人、枢密副使、抚州观察使,现为工部尚书。他于公元945年率军攻打吴越福州时兵败被俘,遣还时被喂下了慢性毒酒,过了整整十年之久方才死翘翘。

  “光慎兄,魏大人所虑也有几分道理。想你我之等,皆可谓幸得圣宠而持摇直上,焉知他人不会如此?况且,当今圣上之脾性你我皆熟知,看重谁就是看重,此事不无可能。”右首一名同样肥胖的老者答道。

  此人是李征古,也为枢密使副使。他所说的正是让南唐士人皆十分愤慨的一个事实。他们几个人,都是从不入流的掌书记、校书郎等官职而被李璟突击提拔为朝中执政大臣的。江西观察使杜昌业曾愤言道:“国家所以驱驾群臣在官爵而已。若一言称旨,遽跻通显,后有立功者,何以赏之。”

  这三个人也是宋齐丘一党的中坚力量。他们以末流小官遽升高官,为巩固自身地位,均着力结交势大庞大的宋齐丘集团,成为宋齐丘的门客。

  历史上,在南唐李璟一朝,宋齐丘及其门人结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影响朝政。“文武百司皆布朋党,每国家有善政,其党则但言‘宋公之为也’,事有不合群望者则曰:‘不用宋公之言。’每举一事,必知物议不可,则群党竟以巧词先为之地,及有论议者,皆以堕其计中。”南唐对闽、楚的战争,皆由宋党之徒为立功而一力鼓动发起,致使国力耗尽。

  “唉,正中兄不在朝堂。要不然,依他的七窍心思,只怕一转眼就是一个对林枫的好点子。”魏岑不由得想起了他们之间人最聪明、辩才最好的冯延巳,轻叹一声。

  “依我看,把事情掐在萌芽状态最好,要不,我们暗中派人将他给宰了。反正,他在我大唐也没有什么根基。”查文徽咬着牙说道。他自从被逼喝毒而回后,隔一段时间就要毒性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潜意识里只盼着天下所有人都死掉最好。

  “不妥,不妥。如果那样,圣上正在兴头上,必会雷霆一怒,只怕你我会第一时间被萧俨、江文蔚那帮疯子咬住不放。”魏岑反驳道。

  “那怎么办?宋公,还是请你决断吧。”李征古笑着向宋齐丘拱手道。

  “就是,请宋公您决断。论变革,满天下应数宋公啊。”查文徽谄笑。他这倒也不是完全不着边际的马屁。宋齐丘早年为时任润州刺史的李昪制订了劝课农桑、取消丁口钱、田赋改征谷帛实物、薄征轻赋、整肃吏治、延揽人材等六条政策,致使润州之治闻名天下,后来也基本上延续成为了李昪执政期间的国家政策,可以说奠定了南唐繁盛的基础。

  这句马屁实在熨贴,一直没有吭声的宋齐丘终于睁开了双眼,一道若有若无却十分狠戾的精光闪过,房间里的几个人不由地缩了一下身体。

  “变革者,牵一发而动全身。林枫一介草民,如无根之水,无根之萍,纵有偏才,也无法以一己之力推动一国之变革。变革嘛,如驱车前行,往哪儿走,不是得看由谁掌控吗?”宋齐丘伸手接过丫头捧过来的茶水,慢慢地嘬了一口,茶叶的清香让他满意地长出一口气,继续说道,“朝堂大权在我等之手,他能翻了天去?再说了,变革嘛,运用得好了,我们至不济也可以再挣一些利益嘛?”

  “宋公高明,我等叹服!”查文徽三人马上躬身施礼说道。顿时开始在心里盘算,如果可以在这次大变动中搬掉那几个碍眼的家伙,自己身边的亲信可以分到什么职位,不由地微笑颌首。

  “不过,你等几个万不可大意,这几日务必查探清楚林枫与皇上究竟谈得是什么内容,准备如何变革。万事有备无患,我们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宋齐丘慢慢说道。

  “是,宋公。”三人再次躬身应道。

  “好了,大家有段时间没有相聚啦,咱们得多喝几杯才行。”宋齐丘一挥手,早就等候在门外的丫环们莲步轻移,将一盘盘的时令小果、金陵名菜端了上来。

  这边厢阴谋重重,而在尚书右仆射孙晟家中则是一片风光霁月的欢乐景象。

  “这下子,终于守得云开现日月啦。皇上终于要变革啦!”今年四十三岁的萧俨与江文蔚击掌而笑,头上已经过半的白发也随着他的笑声而颤动。

  “这林枫真的是怪才一个,以一介平民之身成功推动我皇锐意变革,还想出此等议事规则,这一刀直捅宋齐丘之流的要害之处啊。”孙晟摇摇头,笑着慢慢说道。

  孙晟,曾用名孙凤、孙忌,好学有文辞,尤长于诗。然口吃不能道寒暄。少为道士,常画贾岛像,置于屋壁,晨夕事之。后返儒服,谒唐庄宗于镇州,庄宗以为著作佐郎。公元928年奔逃于吴,李昪父子用之为相,已事昪及璟达二十多年。

  这孙晟也是一个有个性的人物。他家富而骄横,吃饭时不设几案,使众妓各执一器环立,称之为肉台。曾在一时之间,成为南唐上层人士争相仿效的时尚吃法。原史上,周世宗率兵征伐江淮,李璟惊惧,遣孙晟等奉表求和。周世宗召问江南事,孙晟根本不甩,结果被当场斩杀。李璟听闻后,赠谥他为鲁国公。

  “我有一种预感,林枫林小子会成为宋鼠一党的克星。大家拭目以待吧。”韩熙载拿着一壶酒大灌一口,扬声说道。他是真心地喜爱林枫,总是有意无意地抓住一切机会为他扬名。

  “希望如此,宋鼠一众狼狈为奸,反而污陷我等结成朋党,殊不知我等从来都是以国事为上,而不以私情为上,实在让我气不过。”祠部郎中、知制诰徐铉恨恨地说道。

  自古以来,士人之间相倾轧都是难免的,南唐也不例外。对此,宋朝马令曾在《南唐书》中总结道:“南唐之士也有党,君子小人见矣或曰:宋齐丘、陈觉、李征古、冯延巳、延鲁、魏岑、查文徽为一党,孙晟、常梦锡、萧俨、韩熙载、江文蔚、钟谟、李德明为一党。而或列为党与,或各叙于传者,何哉?盖世衰道丧,小人阿附以消君子,而君子小人反类不合,故自小人观之,因谓之党与,而君子未尝有党也。”马令的意思也是在替这些君子洗污,君子一般都卓而不群,合而不党,却反而被小人污为朋党。

  “变革,非同一般,我等还得细细商讨如何使之强国强军富民才行。”孙晟言道。

  “大人所言极是。”江文蔚答道,几个人向孙晟又靠近了一些,开始细细商讨起来。

  此时,同样显得奢华的书房里一样是明烛高照,旁边的几案上珍馐美味齐全,却没有一个人认真看上一眼。

继续阅读:第65章 第3课(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