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明流暗流(一)
夜听雨过声2017-04-13 18:432,595

  李煜屏退了左右,让王沉明到书房门口守着,自己与林枫在书房坐下。未等林枫开口,李煜满脸堆笑,率先说道:“林先生,今日下午,父皇召集我们几个在京的王爷一起商量如何进行强国变革,大家都对变革均无意见,纷纷表示将全力支持。闲谈期间,父皇言语之中对林先生夸赞甚多,弄得我两个皇叔拼命向我打听你的情况,连我那五哥都十分难得地向我赔了几个笑脸。”

  这本来就是预料中的事情。林枫小小松了一口气,起来躬身向李煜施礼道:“请殿下宽恕在下没有事先告知之罪,林某也没有想到昨天递交了强国三疏,今早就被陛下召见,本来想着今天向郑王细禀的。”

  “无妨无妨。林先生殚精竭虑,皆为我大唐,从嘉实不敢怪罪。”李煜脸上笑容不减,继续说道,“林先生为政、治军、经商、著文皆有大才,从嘉深深钦佩!议事之后,父皇拉着我的手感叹说:‘重光啊,朕想不到你随随便便的一次逃学,竟然给朕带回一个国之栋梁大才,实乃朕之福儿。’”

  李煜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一个青翠透明的物件,其形如长柄钩,钩头扁如贝叶,正是一柄玉如意。

  “临别前,父皇叮嘱从嘉为林先生带回一柄玉如意,作为强国三疏之赏赐。请林先生收下。”李从嘉实是满心欢喜,这林枫太给自己长面子了,林枫来了之后,父皇看自己时从来都是笑容满面的。

  “如意”一词出于印度梵语“阿娜律”。如意起始用竹、骨、铜、玉制作,明清多用玉制,其中以清代的如意最多。最早的如意,柄端作手指之形,以示手所不能至,搔之可如意,也有柄端作“心”形的。古有手持如意的菩萨像,也有讲僧持之记文于上,以备遗忘。我国古代有“搔杖”(也就是今天的痒痒挠),又有记事于上的“笏”(亦称“朝笏”、“手板”),如意则兼二者之用。

  “微臣铭谢陛下和郑王。”林枫也有一些小小的激动,这柄玉如意就是自己得到皇族人士认可的最好证明啊。

  “父皇还叮嘱从嘉与林枫尽早拿出详细的议事规则和辩论方案,不知林先生可否现在开始?”李煜笑着说道。

  “敢不从命。”林枫将如意小心地放置一边,走到书桌前。李煜则走到了砚盒跟前,亲自为林枫磨起墨来。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为别人磨墨。

  林枫坐在桌前奋笔疾书,一呢,是将《罗伯特议事规则》所有能在这个时代运用的规则全部按条目写清楚;二呢,按照后世辩论赛的现场,提出了大唐辩论赛的赛场布置建议和辩论流程;三呢,则是继续为那帮可能出馊点子的人下眼药。林枫特意在最后提出了一条建议:考虑到强国三疏辩论赛宗旨是为国为公,但有些人则完全可能出于私心,对现场不按官职定位存在意见,希望李璟能现场制止此类偏离主题的干扰。

  待林枫终于放下毛笔,李煜将最后一张纸抢过去浏览了一遍,冲着林枫坏笑一下:“林先生,这招用意太明显了吧?”

  林枫哈哈一笑,不管明招暗招,好用就行。

  李煜将最后一张纸与林枫所写的其他几张纸小心叠好,放入怀中,冲着一直守在门口的王沉明一挥手,大咧咧地说道:“子悦,你也有好一段时间没见林先生啦。走吧,我让厨房准备了一桌好菜,咱们和林议郎好好喝上一杯。”

  林枫这会儿其实更想的是回家,看看丫丫他们,但被李煜一把抓住,硬拖着走了。

  李煜这边儿是欢欣鼓舞,李弘冀那边却是暴跳如雷。这一次倒霉的是两个精致的花瓶。李弘冀一边挥舞着双手,用脚狠狠踢着地上的花瓶碎片,一边恨恨地骂道:

  “这个林枫,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种,频频在父皇面前得宠。现在,父皇看老六一直都是笑咪咪的,气死我了。”

  他的面前,分别站着坐着两个中年人。站着的那位中年人面带惊惧,恭恭敬敬地弯着腰,他是燕王府的管家李安定。而坐着的那名中年人,体形微胖,面色白皙,坐着并不安生,一直扭来扭去,此人正是李弘冀的舅舅——钟馍。钟谟,字仲益,李璟时为翰林学士,《全唐诗》曾收其遗诗三首,现为礼部侍郎,判尚书省。

  李弘冀的名字也是有由来的。故唐之末,民间有谶曰:有一真人在冀州,开口张弓向左边,元宗李璟欲其子应之,乃名之曰弘冀,初封东平公,复封燕王。

  钟馍轻佻地撇撇嘴说道:“冀儿莫要急躁。那林枫虽一时得奉圣宠,但他本为北方流浪而来的一介草民,根浅底薄,能成何大事?倒是从嘉近来颇为活跃,不得不多加提妨啊。”

  “既然老五都可以从外面招募儒生帮忙,舅舅,我们是不是也私下寻找有大才之人入府帮忙?”李弘冀停止脚步,看向钟馍。

  “嗯,这个可以考虑。以前,我们考虑到陛下正春秋鼎盛,特意不事张扬,保持低调,现在看来很有必要改变一下策略啦。”钟馍点点头说道。

  “这一点儿,我看可以学习从嘉,找不知名的儒生帮忙。毕竟现在已有职务的官员和略有名声的文人都显得目标太大,容易引起父皇的误解。”李弘冀已经彻底平静下来,认真分析道。

  “好,冀儿考虑得很周全。我这就让人去寻访。”钟馍点点头,拈须微笑道。

  “李管家,你继续安排人盯着郑王府的动静,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告知于我。另外,齐王那块儿时刻不能放松。”李弘冀狠狠地瞪了李安定一眼,吩咐道。

  “是,燕王殿下,小的遵命。”李安定一直没有抬直腰,倒退了出去。

  其实,李弘冀一直将齐王李景遂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兄终北及是五代十国时期皇帝更替的一个典型现象。此前,我国古代只有夏朝、商朝以及鲁国、宋国等实行过这种继承制度。到了五代十国时期,这种现象又开始大量出现,极有可能是为当时的现实所逼出来的,不少国家的延续短则几年,长则十余年,就被手握重兵的将领给踢开,自己当皇帝了。想来,让自己十分年幼的儿子继位,不如让自己的弟弟继承保险来着。南方的楚和北方的宋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特别是北宋,建隆三年(公元961年),赵匡胤的母亲杜太后留下遗命:赵匡胤死后传给弟弟赵光义,赵光义死后再传给弟弟赵光美,然后赵光美在传给赵匡胤的儿子。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金匮之盟,金匮也就是金柜之意。

  而在南唐,李璟即位之时,就在先皇灵柩之前立下誓言,兄终弟及,要将皇位传给弟弟李景遂。李璟即位后,李景遂徙封燕王,改齐王,加诸道兵马元帅。不过,李景遂知情知趣,死活不接受皇太弟的称号,这件事就这样子吊着啦,但最终于保大五年(947)被立为太弟。但李景遂在公开场合再三声明自己无意继位。正是这一点儿,李弘冀继位之心才被撩拨得一直按捺不住。

  与此同时,皇帝再次召见林枫的消息又在第一时间传入那两个华美大宅,这两个大宅的主人,一个是太保中书令宋齐丘,一个则是尚书右仆射孙晟。

继续阅读:第64章 明流暗流(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