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冲动的惩罚
夜听雨过声2017-08-04 11:312,620

  有点儿亢奋,有点儿失态。这是魏三他们几个侍卫第二天早上集中训练见到林枫时的第一感觉。

  平时的林大人,可以说是稳重和睿智的代言人,而此刻的他,手脚不停,嘴上也不消停,自管自地说着自己的训练计划:

  “……等我们基地好了,我会为你们逐步配上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顶级的特种装备,我们一起打出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威名来!”

  一群人都觉得有点儿好笑,但都不敢笑出来。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好,你们不相信我,就等着傻眼吧。”林枫看大家都没有反应,有些恼了,“出发,今天训练任务加倍。”

  啊,这下子所有人都石化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喊喊“林大人英明呢。”

  跑了几步,林枫终于冷静下来,怎么记曲写诗言情于周娥皇之后,这心猿就守不住了呢。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闷着头向前猛跑起来。

  李锵非常听话,天刚擦亮就驾车来到了周府。

  周府占据了城东北部兴安坊的一半有余,近两丈的围墙新涂过红漆,煞是鲜亮和气派。周府大门门楼高达三丈,宽敞的门道可容六马并行,可容马车直驶而入。四名锦衣腆肚的壮汉守在门口,恶狠狠地盯着每一个上门的人。

  李锵上前唱了一个诺,禀明自己奉林议郎之意来见周家三少爷。一个壮汉上下看了李锵无数眼,方才不情愿地进去了。

  过了好半天,周竟方才急匆匆地走出门来。李锵上前几步,将林枫的物件交于周竟。

  物件很简单,一封信和两首曲子。

  信很简短,是写给周竟的,是林枫半文不文的自创文体:“林某有幸,得与大唐才俊周兄两唔,更与神仙令妹邂逅,林某惊叹贵兄妹实为人中龙凤。林某观来,得令妹之助,周兄他日必为周家鼎柱。林某厚颜,愿倾浅薄之才学,助兄长以微力,结令妹之欢心,特奉上新作曲谱两首,若得令妹大家之指点,不胜荣幸。林枫谨上。”

  周竟不禁有些好笑,看来,这林枫对我家老妹有些念念不忘啊,但我老妹可不是平常人能高攀的,林枫虽然人不错,又有才华,也有潜力,但总体上还是差了不少。不过,看在林枫可能是自己以后出人头地最大依托的份上,就给他当一回信使吧。

  周竟此次没有大呼小叫,而是蹑手蹑脚地赶到了老妹院落门口。

  如春风拂过杨柳,掠过池塘,一阵欢快的旋律跳跃着冲到了周竟耳边。又是《生命的快乐》!周竟这两天已经听老妹弹奏了无数次,已经耳熟能详。

  周竟默默地听到一曲将完,悄悄地走到了周娥皇背后,突然大喊一声“呔”。

  突如其来的惊吓让周娥皇手一抖,结尾处的低音突然拨高了几度,变成了高低变化杂乱的坏音。

  “三哥,你就知道耍坏!”周娥皇根本没有回头,这个家中会悄然走来吓人的除了这位三哥,不会有别人,她只是低头把有些移动的琴挪回原位,将乐曲翻到了《家园》。

  “这两首曲子真有那么好吗?这两天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啦!”周竟故意气她。

  “当然啊,《生命的欢乐》在跳跃律动之间让人感叹生命的美好,闻者不禁面含微笑;特别是那首《家园》,乐律虽然有些简单,但蕴含的感情却不简单,深沉、稳重,让人不由地思念自己的家乡,想起自己的国家,这才是真正的好曲子。不过,曲谱与我见过的各族乐谱都不类同,十分奇怪。”周娥皇起初脸上泛起微笑,但说到最后,却略微皱起了眉头。

  “唉,我这辈子算是与这些东西无缘啦。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这么痴迷音乐。”周竟笑着说道,顺势在周娥皇对面坐下。

  “那是因为,音乐可以忘我,可以怡情,可以修身,可以养性。”周娥皇毫不客气地反击道,突然想起,追问道,“你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这次又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周竟嘀咕一声,只好将怀中的乐曲拿了出来,“林枫让人送来的!”

  周娥皇一眼就看到了两张纸上由一些奇怪数字组成的乐谱,正是林枫那种奇怪的谱法,她立刻神色一变,劈手夺了过来,放在了乐架上。

  几声低缓的乐声过后,接着就是节奏稍快的旋律,平静而舒缓,最后则是一段轻快的旋律。周娥皇已经对这种谱法十分熟悉,立刻试奏起来。悠悠乐曲声,她的心中浮起了一些零碎的片段:一个孤寂的身影在独自跋涉,坚持,再坚持,最终,他坚持到了最后,旋律在胜利的喜悦中嘎然而止。

  周娥皇手下不停,另一首乐曲再次响起,乐声缓慢而悠扬,十分奇怪,周娥皇心中清晰地升起了一朵圣洁的花,孑然独处,只能孤影自怜,风起了,独自在风中孤零地慢慢舞动。

  他这是在说我,还是在说他自己?清高却孤独,看似风光却无几个真正懂自己的人,只能在浊世中挣扎。周娥皇一时痴了。

  正如周娥皇所想,林枫拿来献宝的还是凯丽金的名曲,前者是《孤独》,后者是非常著名的《茉莉花》。

  一阵春风吹过,刚才没有夹好的曲谱被风轻轻吹到了地上,周竟看老妹痴痴地没有反应,走过去捡了起来。

  “咦,曲谱后面还有字呢。”

  周竟的话惊动了沉思中的周娥皇,她立刻回过神来,问道:“什么字?”

  “一张纸上只有一句诗,连起来应该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是什么意思?后面为啥还有这样一个奇怪的符号,说字不是字,这林枫真是一个怪人。”周竟翻来覆去看了两遍纸,还是有点莫名其妙。

  诗句是林枫取自宋朝秦观秦大才子的名词《鹊桥仙》,而周竟所说那奇怪的符号,正是后世很常见的“?”。

  这不奇怪,这个时代的标点符号还没有完善出来呢。中国的古籍可没有今天的标点符号,所以学会断句是古时读书的最基本要求。汉代时,用“、”来表示较小的停顿,用“?”来表示较大的停顿。这两种符号到了宋代才逐渐推广使用,并演变成“、”和“。”标点这两个字,始见宋代。《宋史·何基传》记载道:“凡所读,无不加标点,义显意明,有不待论说而自见者。”像“?”这样的新式标点直到清代末年才开始使用。

  “我看看。”周娥皇将纸张轻轻拿去。

  像牛郎、织女星两颗距离遥远的星星一般,一岁方得一相遇,是不是便胜过了人间无数俗世的感情?他是不是在比喻与我的那一次相遇?他是在对我表示爱意吗?他是在询问我对他的感觉吗?

  这下子,周娥皇彻底地痴了。

  而这边厢,林枫刚刚结束了所有训练,正在从清凉山顶下山返回。

  “啊嚏!”突如其来的一个喷嚏,让林枫正扶着山石的右手下意识地一回缩,脚下踩上了一个石子,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带着身上的铠甲狠狠地斜撞在山路边一颗大树上,头立刻鼓起了一个包,右手臂的衣服也撞烂了,胳膊上被树枝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

  难道,这是老天对我为爱冲动的惩罚吗?林枫用受伤的右手捂住头上的包,在心里苦笑道。

继续阅读:第71章 大唐第1辩论赛(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