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3课(四)
夜听雨过声2018-05-23 17:022,553

  参观在林枫的心不在焉中结束得很快。

  四个人走到了山谷最深处的瀑布水潭前,隐隐听到了喧闹声。转过树林,林枫惊讶地发现魏三和陈飞他们都在水潭中光着屁股游泳呢,顿时有点苦笑不得。

  林枫连忙回身向李煜请罪:“郑王殿下,这些人估计是身上太脏了,一时情急,请殿下谅解。”

  李煜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嘴上说道:“这有什么好怪罪的,我朝还专程安排有沐浴日呢。”这倒是真的,南唐每朝五天,休息一日,称为沐日。

  李从谦看着陈飞他们欢快地游着,心里痒痒了,拉住李煜的袖子:“六哥,我也想去。”

  “放肆!胡闹!”李煜顿时变得严厉起来。

  “九殿下,的确不妥啊。”林枫也赶快拦住。这王爷是什么身份?天潢贵胄,身份尊崇,传出去与一群侍卫、流浪儿共同洗澡,这皇家面子往哪儿放啊?林枫有多大的脑袋也不够他戴这些黑帽子的。

  “唉,你们俩,这又没有外人。”李从谦十分不情愿,嘴里嘀哝着,在被李煜拖拉后退的同时,不住地扭头去看那池绿莹莹、透透亮的潭水。

  “不行。”李煜脚下丝毫不停,将李从谦拖跑了。

  林枫实在气不过,这群没良心的家伙,你们来洗竟然不喊我?!临走前高喊了一嗓子:“你们这帮家伙,郑王殿下来啦,太失礼啦!”

  他这一嗓子就像向鸟群里打了一枪,那场面就热闹了。有的侍卫吓得头往水里外钻,忘了自己似乎蹩不了多长时间的;有的转身向后狂游,忘了想想用一个屁股对准郑王只怕更失礼;有的吓得站了起来,忘了自己那物事也露出了水面。

  现场只有两个人没有乱,一个是郑玉琮,一个是段瑞。段瑞嘛,是太小,对什么官员、王爷还没有什么概念,那郑玉琮只是将头稍微下缩了几分,就眯着眼睛向岸上瞅。

  看了几眼,并没有发现人,郑玉琮笑了,大声说道:“大家不用躲了,是林大人吓唬大家的。”

  那场面立刻就像电影定格一样,大家都停止了自己原来的动作,悻悻地游了回来。赵赞挺窝火啊,他游性好,游得最快,也游得最远,但慌乱之下,头撞到了岸边的石头上。他一手捂住包,一手抓住陈飞:“你小子,不是让你去叫林大人一起洗的吗?你是不是偷懒没去啊。”

  “赵大哥,你放手。我去了,但林大哥正要去找郑王殿下,我就没敢说。”陈飞扯开了赵赞挺的大手,有点委屈地说。

  “没事儿,我估计林大人也是生气没人去叫他吧。大家快点吧,只怕林大人一会儿还有招数儿等着咱们呢。”郑玉琮又开始分析。

  不过,这次,被大家称为“神算子”的郑玉琮却失算了,林枫只是派了一个施工人员过来喊他们准备返回,直到一群人已经走出谷口,仍然未见林枫的报复行动。

  有意地落在人群后面,林枫拉过李清,递给了他几张图样,将自己关于训练基地的建设要求详细说了一遍,并要求他记熟之后立即烧掉。

  见李清不住地点头,并无疑问,林枫方才放心地回过头来,走到人群前面,向大家说道:“今天,大家辛苦啦。没有一个人掉队,这说明大家前段时间的训练卓有成效。更让我们感动的是,我们的两位王爷表现出色,第一次参加即完成了全部赛程,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向他们表示敬意!”说完,林枫率先鼓起掌来。

  顿时,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李煜还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挥了挥手,扭过身子就要走,李从谦可是得意地向大家郑重其事地挥手,被李煜一把拉得转过了身。

  “好了,我们该回家了。返程时,不考验速度,大家可以把行装放到马车上,沿途累了可以坐到马车上,我们走吧。”林枫放松了要求,主要也是为了两位王爷的面子。

  林枫跳上了马车,又拿出了一堆装水的瓶子分给大家。对于这一点,林枫很遗撼,看来得早点开发出军用水壶啦。

  因为集体裸洗这件事,刚开始,大家都不好意思说话,只是静静地赶路。

  看着大家没有人坐车,甚至行装都没有脱下,李煜看了两眼马车,拉着李从谦也走在了人群当中。

  林枫从魏三那里借来了腰刀,在小路边的野树上砍下两根树枝,将上面的树叶枝杈削去,做成了两支简易的行军杖,硬塞到了李煜和李从谦手中。

  看到气氛有点沉闷,林枫觉得自己该出面了,扬声说道:“你们几个家伙,竟然洗澡不叫我?特别是陈飞你们,竟然这种事都想不起大哥我,看来,我得惩罚惩罚你们才行。”

  除了两位王爷,其他人全部身子一抖,这就要来啦。

  陈飞吓得身子往后一缩,嘴里喊道:“我去了,但你正要去找郑王,我就没说。”

  “我不管,忘了我就是不行。你——”林枫一把抓住了身边的李春,“你说,你们这群流氓当中,脱光了之后,谁最黑?”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就数李春黑啊。

  郑玉琮反应最快:“那还用说,当然就是你手上的李黑炭啊。”

  “你是白皮鸭!”李春不服气,虽然不敢跟大哥急,但他不怕郑玉琮啊,立刻反击道。

  “就是,我看白皮猪比较像吧。”陈飞立刻出来为自己兄弟撑腰。

  “哟,兄弟同心啊。那你呢,看起来瘦得像麻杆,其实就是一个麻杆,陈麻杆!”赵赞挺接过了话头。

  火药一点着,就停不下来了,不一会儿,所有侍卫和孩子都有了小绰号。他们吵完了,立刻全部看着林枫,那眼光里的热切已经可以把林枫给点着啦。

  臭小子们,幸好没跟你们一块儿洗澡,要不然,这一会儿也英名难保。林枫一瞪眼,佯怒道:“怎么,皮痒了不是,想打我的歪主意?信不信我让郑王把你们的绰号都正式封一下?”

  这招厉害,所有人立刻不再看林枫,李煜和李从谦不由得偷笑了起来。

  此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到山的背后。李煜走在大家中间,虽然身体很累,但精神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李煜看着身边翠绿的树木和那些线形优美的山恋,突然感觉到此前根本没有察觉到的春风此刻正拂在脸上,实在是惬意,再看着一群人的身影在夕阳下拉出长长的斜影,突然觉得这样一帮兄弟在一起的感觉也不差啊,比那些宴席上的推杯换盏、互相吹捧还要实一点,要真一些!

  林枫偷偷看到李煜脸上浮起的微笑,顿时心中也无比轻松。小样儿,这驴行的快乐加上兄弟间的情义,不信征服不了你?!

  一群人回到金陵城时,天已经彻底黑了。高高的金陵城墙像个雄伟的巨人,默默地看着这一群独特的人。

  与李煜他们挥手告别后,林枫领着陈飞他们迅速向家里赶去,一天未见,不知道丫丫一个人在家怎么样了。

  转过街角,林枫就发现自家门前摇晃的灯笼下,丫丫和一名青年男子,正站在门口张望着。那名男子,是孙错铺子里的一名伙记。

继续阅读:第69章 又一把刀要出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