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定魂
圣堂幽2019-10-29 13:103,171

  这几天在金钱的滋润下,秦大官人过得是有滋有味,换了新手机,换了新自行车,换了新的大门,唯一不变的是那座歪歪扭扭的楼,一楼厚厚的灰尘和二楼歪歪扭扭的楼梯。

  这天上午,秦沐和小白安逸的躺在床上看《画皮2》,已经出来很久的片子了,一直没有时间看,而这几日是难得的清闲,秦大官人干脆给自己放了假,一连好几天都没开门,安逸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几天没有开张,一向琐碎的管家婆竟然没发怒,在它看来,秦沐这个职业本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那种类型,这些钱,在秦大傻的手上还能支撑个几个月,当然,要在它伟大而英明的小白的严格看管下,多年的历史教训表明,秦沐的大手大脚与他的看病能力是成正比的。

  《画皮2》最后的结局还算是美好,只是过程残酷,小白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一个上午,要不是某白一再强调一会它会洗床单,只怕现在已经让秦无良从床上踹下去。

  “沐沐,狐狸精不是这个样子的吧……狐狸精不吃心的……”小白断断续续的说着,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捂着脸,泪水如同断线了的珠子不断的滑落。

  “反正这样的结局也是很好的呢?关于你的同类的事情你就不要问我了,我怎么可能知道?”秦沐一脸黑线,他最怕同小白看这样的电影,明明知道都是假的,小白却能哭到脱水。

  “呜呜呜呜……也是,沐沐,你不知道,人类的世界是很脏的,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欲望和黑暗,这样的环境,很少有妖族能够适应的。”小白的情绪还没有稳定:“小唯太傻了……呜呜呜……”

  秦沐没有理会小白的自言自语,他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突然起身,火烧火燎的下了床,跻着那双看不出颜色的毛拖鞋,飞快的下了楼,他的突然起身让原本靠在他怀里取暖的小白从床上滚落,“咚”的一声栽倒在地面上。

  幸好当初重华着重装修了楼上的房间,卧室里都是以木地板铺就,否则现在小白的脑袋上,可就是一个大包了。

  “秦沐--”楼上传来小白怒不可揭的声音。

  回答它的只有秦沐的开门声,只见秦沐慌慌张张的跑下楼,来不及整理身上衣服的褶皱,就开了门,门外,那个一脸枯槁的擦鞋童,手中牢牢的攥着一张老人头,因为他开门的缘故,身子不可抑制的朝房内倒去。

  他似乎是冻了一夜,全身僵硬,嘴唇发白、干裂,黝黑的脸上萦绕着一层只有秦沐才能看的见的死气,淡淡的,若有若无,嘴角上挂着一抹和煦的微笑,穿着简单而单薄的衣服,从他倒地的样子,似乎是一直靠着门外,就这样待了一个晚上。

  此时的秦沐接过擦鞋童手中的那张老人头,手指不停的颤抖着,他在那天在麦肯基门外看见他们两个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留下了地址,没想到,这才几天,就出了事。

  而且,是以这样的见面方式。

  小白这个时候也怒气冲冲的下楼了,可是看见门口的景象的时候也忘记了愤怒,突然化作人形的冲了过来,依旧是那个可爱的小萝莉:“怎么了?走的这样突然的?”

  因着小白所使用化形的时候都是依靠着秦沐的能力,对于鬼事方面,小白也能看得清一二,明显得看见那孩子一脸的死气,再摸摸那僵硬的身体之后,小白的目光停留在秦沐手中的那张老人头,瞬间明白了一切,有些颤抖着的说:“怎么……沐沐,他不会死了吧?”

  “暂时还没有,”秦沐面色凝重的将擦鞋童抱起,他是这样的轻,若是再拖下去,定会出事的:“去我房里拿四根蜡烛过来,关好门。”

  小白立即遵命,趴在门上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什么人跟进来之后,这才严严实实的关上了门,并且落了锁。

  秦沐将这个瘦弱的男孩平放在地上,顺手将自身的长袍脱了下来,盖在那男孩的身上,手指随意的在男孩眉心一点,口中吟唱着的是古老的巫歌,一点点金色的光华在秦沐的手指和男孩的眉心出现,随着巫歌的婉转低吟,那指尖的一点点金色光华慢慢的渗透到男孩的眉心里去,脸上笼罩着的黑色死气,又变淡了点。

  小白拿着蜡烛下来,见秦沐的身子晃了晃,连忙跑过去扶住他,“怎么能动用这样的巫歌,纵使只吟唱一半,对于自身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秦沐所使用的巫歌是二十一篇到三十篇的祝福类的巫歌,是二十九篇的反生歌,据重华所说是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当初重华教给他的时候并没有使用灵力吟唱,只是单纯的教给了他怎么去吟唱,而使用灵力去吟唱着可是秦沐头一回,况且,像这样的巫歌本身就是带有一些反噬的,秦沐这次太冒失了。

  “无妨,若那天就出手,也不会导致现在的这样。”秦沐闭着眼睛,调理了一下,道:“ 况且只是用了一小部分,稳住他的心脉,驱除一点死气,让待会的工作更加顺利而已。”

  秦沐说罢,接过小白手中的蜡烛,一根一根的在房间的角落里点燃,四个角落里分别都点上一根,加以固定,完事之后确保房内保持完全的封闭,连窗帘都拉上了。

  小白看着秦沐做着这些,好奇的问:“这是在干嘛?”

  “定魂。”秦沐依旧忙活着手上的事物,在密封了房间之后,又觉得不够妥当,从桌子里面摸出判官笔,开始写符。

  “看着这些蜡烛,保证它们不能熄灭,不然就麻烦了。”秦沐低头嘱咐道,手中一张快要成形的符已经出现。

  小白表示明白,可依旧不解:“他看上去只是死气萦绕而已,或许是因为衣服单薄,冻了一晚上,何必要用这样的法子,送去医院那里不就完了么?”

  “呵呵,这事医院可解决不了。”秦沐无奈的笑笑:“那日在麦肯基的前面,我就发现他眉心有点泛黑,料想着他这几日定会遇上难事,于是就留了地址,可没想到对方竟是这样的歹毒,我不大清楚这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的魂魄已经快要离体了,而且是强行被人离体的。”

  “这个城市也有高人?”小白听罢秦沐的解释,立马明白了,这男孩不知道是惹上了什么人,现在人家正夺他魂魄呢,若秦沐不以这样的方式定住男孩的魂魄,只是用简单的医学进行治疗,怕是送去医院的当晚就得挂。

  毕竟医院里,有太多可以夺魂的有利条件。

  “这个城市高人多了,邱老六不就是么?”秦沐还有心思开玩笑。

  “得了吧。”小白一脸黑线:“你就忽悠我吧,他邱老六算什么高人,不过是个财迷罢了,他若是高人,上次还能让那女鬼上了身?”

  “咳咳咳……”秦沐佯装咳嗽,看来邱老六这个例子不怎么好用啊。不过民间高手确实众多,秦沐也没那个胆子称自己是最厉害的,只是自保还是绰绰有余。

  依旧是如同上次一般,用符绳贴着符文围绕着屋子一圈,只不过这次的效果却不是隔绝,而是隐藏,这整个就是一个隐藏大阵,屏蔽一切灵识灵体,让那看不见的“高人”寻不到地方。

  在未彻底了解对方之前,秦沐不会贸然攻击,天秤座这优柔寡断的性子在秦沐的身上发展的是淋漓尽致,为了这,重华没少感叹。因为第十四代巫祝重华的人生信条就是,灭杀,灭杀,再灭杀!

  甭管对方惹没惹到你,重华觉得看不过眼的就直接攻击了,这事要是摊在重华面前,直接就靠着擦鞋童身上对方留下来的那点气息,顺藤摸瓜过去跟对方开战了。只是那样,对擦鞋童的影响就有些大了,意志坚定的话,活下来没什么问题,若是不坚定,变成白痴都有可能。

  所以,秦沐在这方面,采取防守的治疗,以保证擦鞋童的性命为第一。

  “成了,你先看着,我休息休息,”画了这么多符再加上贸然的动用了“反生”,秦沐有些疲倦,当即打坐恢复灵力:“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有问题再叫我,等四根蜡烛烧完,这孩子就没事了。”秦沐祝福完毕,就闭上了眼睛。

  小白点点头表示明白,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那四根蜡烛。

  一两个小时过去了,那些蜡烛已经烧到了一多半,看着也就是硬币粗细的样子,高不过一拳,竟烧得这样慢,在这样密封又被秦沐保护到极点的小屋里,能无风熄灭也就奇怪了,小白定定的看了一会,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在小白上下俩眼皮快要粘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听见“噗”的一声,兽类的听觉都极为灵敏,当时小白便站立起来看着发出声音的那个角落,本来是无风的屋内,那根燃了一多半的蜡烛,火光飘忽不定,仿佛随时都要熄灭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