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符咒
圣堂幽2019-10-29 13:103,194

  小白连忙跑了过去,手中的狐火也闪现,当小白靠近的时候,那蜡烛周围的空气出现一个破音,像是气球被戳破的声音,蜡烛岌岌可危,眼看着就要熄灭。

  空气中发出破音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过来一张燃烧着黑色的符,斜着飘落到擦鞋童的上空,迅速的落了下去。

  小白一手护着蜡烛,怕一离开这蜡烛又会熄灭,另外一手操纵着狐火去阻拦,它怕它一离开,这蜡烛就得熄灭,白色的狐火飘过去如同一个屏障一般挡在擦鞋童的面前,那黑色的符与白色的狐火一接触,发出“嗤”的一声,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蜡烛的异动也停了下来,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小白很是疑惑为什么偏偏这西南角这一边出了异变,而其他的三根蜡烛却完好无恙。

  疑惑归疑惑,这次也算是反应比较快,危机解除。小白眼看着蜡烛恢复正常以后便不再护着,拍了拍手收起狐火,看了看秦沐的方向,他还在休息,小白心中得意洋洋,至少它解决了问题呢不是?还是单独解决的!

  小白转身离去,心中已是雀跃不已,看吧看吧,伟大而英明的小白,在主人休息的时候能够独自对抗了呢,等这几根蜡烛烧完,就大功告成,沐沐一定会买鸡给小白吃的,一定的!

  可惜小白还没得意一会,异变再起,蜡烛在小白转身的瞬间再陷危机,小白刚好背对着没有发现,与此同时,刚才那团燃烧着的黑色符文也突兀的出现在半空中,位置正好是同小白狐火碰撞的地方。

  小白连忙唤出狐火朝那团黑色符文攻击了过去,这次的黑色符文像是有了灵性一般,很灵巧的就避过了小白的攻击,转了个弯后就径直的朝擦鞋童的脑袋处飘了过去。

  “尔敢?!”在小白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却听得秦大官人怒吼一句,判官笔直点而出,一滴浓墨飞奔而去,黑色符文竟然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消灭于无形。

  西南角的那支蜡烛也安分起来。

  小白一脸愧疚的看向秦沐,却发现他还是闭着双眼休息,仿佛刚才暴怒的不是他,悄悄得松了口气,却听得秦沐的声音:“小家伙,好好看着。”小白再次望向秦沐,却发现他连姿势都没有变。

  接下来,小白以十二分的精神打量着四根蜡烛,它甚至把自己的狐火分成了四份,一根蜡烛边上放一份,以便一有异动,自己能第一时间感知。

  与此同时,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中,一位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中的口里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身形也委顿了不少,只听得那屋内传来如同刀铁铿锵的声音:“这宁城也有这般高手存在?着实让老身开眼了。”那声音仿佛金属音,夹杂着沙哑和寂灭,斗篷当中隐隐的传来幽绿的光。

  “既然你执意保他,那老身唯有不客气了。”幽幽的说完这句话,斗篷里的人一动不动,只是周身开始泛起红光。

  ……

  四团狐火同时传来危险的气息,原本眼看着就瞅着蜡烛快要烧完的小白,杀气腾腾的站起来,哪个天杀的王八蛋哦,就不能让可怜的小白休息一会吗?

  刚刚还只是一根蜡烛出了危机,如今四根蜡烛皆出现摇曳不定的状况,唯独西南角落上面那根摇晃最甚,其他的三个蜡烛,小白指挥着狐火化成灯罩罩着那些蜡烛,西南角落的那根,由小白单独看护。

  伴着如同气球被扎破的破音,四个角落同时出现了四张燃烧着的黑符,同时,墙壁上的符绳所带有的铃铛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符绳上面缠绕着的符文闪烁着蓝色的电光,小白一看就知道这符绳上面所绑着的符文是什么了,除了隐藏符文以外,其他的都是能招来雷的招雷符!

  秦沐是用了招雷符用上了瘾还是怎么滴,可怜它小白刚刚修复好的电力系统啊,经这么一折腾,这一楼还能不能保得住都成问题。

  果然,在小白还没有感叹完,一道蓝色的电光就朝那黑色符文袭击了过去,那黑色的符文许是因为刚刚出来,反应有些迟钝,被劈了个正着,奇怪的是,明明只是纸张,全身冒着黑火,没有被烧完就已经是很奇怪的了,在被雷劈了一下以后,居然出现了一股烤肉才会有的焦糊味儿。

  秦沐睁开了眼睛,目露精光的看着那张被劈到的黑色符文,“腾”的一声站起身来,以判官笔为介,口中吟唱着符咒,重重的点在那黑色符文上,那黑色符文上的火光,像是被“水”扑灭了一般,渐渐的消失,露出原本的相貌。

  小白看清楚了秦沐手中的事物以后,蓦然的瞪大了眼睛,“竟然是……竟然是……人皮……”看着边缘处被雷劈后的黑色部分,小白狠狠的揉了揉眼睛,是不是它出幻觉了?

  “其心可诛!”秦沐愤怒的说道,小白知道,此时的秦沐,可以说是谁都惹不得。

  剩下的三个黑色符文也反应过来,恢复了灵敏,迅速的攻向秦沐,只见秦沐判官笔在半空中一划,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挡在秦沐周围,三道符文攻不进来,同时秦沐操纵着周围那些招雷符,一道道电光围剿着那三道符文。

  当半空中仅有一张符文的时候,四周的蜡烛也烧到了尽头,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恒古的味道,四个角落里的蜡烛所留下的灰烬,化成金色的光芒,点点的没入空气当中,盘旋,最后一点点的归于地上躺着的那个擦鞋童身上。

  只见擦鞋童的脸色肉眼得见的速度红润起来,呼吸也逐渐平稳,嘴角依旧是那抹和煦的微笑,仿佛只是睡着一样。

  而从小白和秦沐的眼中,却清楚的看到,在房间内遍布着的金色光芒,在空中渐渐的凝聚出擦鞋童的影像,那影像一点点的没入地上躺着的那个人的身体,原本笼罩在擦鞋童头上的那层死气也渐渐地消失不见。

  “定魂烛,居然是定魂烛!”黑色符文里传来如同金属碰撞的铿锵声音,这略带金属质感和沙哑的声音,突然出现房间的时候吓了小白一跳,倒是秦沐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早就预料到一样。

  “你和重华是什么关系?!”黑色符文低声质问着。

  “正是家师。”秦沐在听得黑色符文里的声音这样问的时候,才微微的挑了挑眉毛。

  “好,好,好!哈哈哈哈……你给我……”黑色符文连说三个“好”,每说一个字,都带着滔天的仇恨,可惜它还没说完,就让一旁已经忍不住的秦沐出手给灭杀了。

  “沐沐……你干嘛不让她说完呢?”小白很想知道哪黑色符文后面还想说什么。

  “懒得听了。”秦沐收起了环绕在周围的符绳,轻描淡写的说道。

  “她跟重华是什么关系呢?”小白这个好奇宝宝一边帮秦沐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反正不是什么好关系,何必知道?”秦沐无奈的耸耸肩,想起自家那个无赖老头,有些无语:“师父的仇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

  小白:“……”

  大体的收拾完屋子,看着一楼那满地的灰,秦沐带着四张人皮上了楼:“看着他,醒来了告诉我一声。”

  小白眼泪汪汪:“可是我都饿啦!”

  “自己煮方便面~”秦沐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

  端详着手中那四张人皮,摸上去手感都还不错,肤若凝脂,肤若凝脂,秦沐琢磨着,似乎就是这个意思,看上去好像是同一个人身上的皮,秦沐毕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摩挲了一阵,无可奈何的丢在一边。

  秦沐不懂这个,不代表没人懂,上了楼,秦沐就直接在楼上找来那个放在阳台上的大海碗,里面的符水清澈见底,将海碗摆在地上,秦沐在碗的两边都放上一个坐垫。

  然后撅着屁股在床头柜下面摸索了老半天,这才摸出三根香来,再趴在地上在床底下找了找,一瓶俗称“歪脑袋”的小瓶白酒被拎了出来,这白酒他不常喝,多是祭祀之用,五年前大概是重华还没离家的时候,买了两箱放在床底,如今也没剩下多少了。

  找到这些,秦沐这才坐在海碗的一边的坐垫上,三根香握在手中对齐,左手拿着,在右手的手心中随意的顿了顿,就点燃了,随后,让他插在木地板的缝隙里。

  手指在海碗的符水里轻轻搅动,缓缓的吟唱着古老的、不知名的巫歌,这段巫歌没有让重华归结于那三十三个篇章中,因为归根到底,只是某个老无良喜欢的旋律罢了,另外一只手开了“歪脑袋”的瓶盖,一股浓烈的酒香飘逸出来,秦沐停止了吟唱,顺手拿了一只玻璃杯,将酒一点点的倒入杯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的坐垫上出现了一个肥胖男人的身影,贪婪的看着秦沐倒着酒,看着那酒液一点点的升高,这货留着哈喇子一脸幸福的看着酒液滴落下来:“满上,满上,满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