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我叫关羽
圣堂幽2019-10-29 13:103,187

  秦沐却突然停了手,看着还未满的酒杯,肥胖男人很是郁闷的一把夺过秦沐手中的酒瓶,他的手极其冰凉,仿佛冰块似的,没有一点温度:“你小子真不上道!真不明白当初重华是怎么看上你的……”碎碎念了好一会,这才将玻璃杯倒满。

  心满意足的放到鼻子下面深深的吸了一口,那酒杯里的酒液肉眼看得见的少了一截:“真舒服,但是比起当年重华的差了不少。”又吸了口香,一脸嫌弃的道:“这香也不行,像是放了很久似的,一股受了潮的霉味儿。”

  说罢,这才挪动了下那肥胖的身子,一脸摒弃的看着秦沐:“说吧,小家伙,叫我上来干什么?”

  “白叔好忙啊,请了半天才上来。”秦沐毕恭毕敬的说道。顺手点了一支烟递了过去。

  肥胖的男人脸上这才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接过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才道:“这还差不多,说吧什么事儿。”

  这白叔就是重华经常召唤的鬼差,同那黑珍珠是一对搭档,白叔是白无常,黑珍珠则是黑无常。

  白叔所懂得的不止一个白无常该懂得的,他懂的东西不少,有时候秦沐觉得他应该算作黑珍珠的保镖,是阎王派过来保护黑珍珠的。

  秦沐深知白叔的脾气,他同重华一样,都是喜欢直来直往的,所以直接将那四张人皮递了过去,“刚与人斗法,收了这个。请帮我看看。”

  白叔接过那四张人皮,随手摸了摸:“真是稀奇了啊,重华所培养的小白花也会主动跟人家斗法?你这优柔寡断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改?唔,是人皮。还是少女的皮。”

  白叔随意的看了看,就得出了结论,看着秦沐:“让我做什么?”

  “找出这几张皮的人的下落。”秦沐看白叔很随意的就说出了来历,眼睛一亮,立马趁热打铁。

  “这个不难,但是你们这些巫祝,爱管闲事的毛病能不能改改?”白叔继续唠叨,上了年纪的都喜欢唠叨,不管是人,还是鬼:“重华那小子很对我胃口,可惜爱管闲事,你小子虽然我看不来,但也有这个毛病,真是麻烦。”

  听着白叔的碎碎念,秦沐大气不敢出,眼观鼻鼻观心做鹌鹑状安静的听着,好不容易老人家发完了牢骚,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是同一个女孩子身上的,而且是活取,通过某种秘法同皮的主人联系着,这个女孩,还活着,只是生命能力很弱。”

  “这些皮都被炼制过,加持了符文,这种符我只在重华年轻的那会看到过一次,也是用人皮所炼制的符文,你说它是不是浑身冒着黑色的火光?”白叔皱着眉头回忆着当年的事情。

  秦沐点头,看来这符的主人真的是认得师父,“我同那放符之人对过话,她好像认识师父,是个女的,听上去声音显得很老。”

  “女的?”白叔重复一句,有些意外:“修炼之人五弊三缺,你与重华修炼的是古老的巫祝,这种修法稍微改变了这种命理,成了三弊一缺,当年重华是鳏、孤、独三弊,缺是缺的权,他注定不会有老婆……”

  秦沐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知道为什么白叔要强调这个。

  哪知白叔唏嘘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其实天意不可违,当年的事儿,谁又说的清楚,好好一花季少女,如今被折磨成这样,时邪?命邪?(邪,音同爷,二声,语气助词)”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秦沐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白叔叹了口气:“我希望,若是你日后遇上这做符之人,能在重华的面上,放过她一次,若有下次,格杀勿论,这到底,是重华留下的……”

  留下的烂摊子。秦沐在心底默默的补上,他不好去评论重华的性格,人无完人,作为人,他就一定会有缺点,重华的缺点就是易怒,冲动,爱得罪人,重华离去的这五年,尽帮他擦屁股了。

  “倒是这张皮,能找到那位被害的少女。”白叔的一句话让秦沐亮起了眼睛:“皮的主人还没死,这皮因着秘法的关系,与主人还有一丝联系,这种联系我知道你看不见。”说着,白叔在其中的一张皮上随意一抹,一股幽兰色的火苗便出现了,那火苗像是被风刮着似的偏向一边。

  “你看,这火苗就告诉你,皮的主人在这个方向。”白叔指着火苗所指的方向,然后把那张有着火苗的皮丢给秦沐:“现在知道了?”

  “多谢白叔!”秦沐连忙叩谢,再抬头的时候,面前已经人去酒空。

  有了白叔的指引,相信不多时就能够找到那位被害的女子,秦沐收了眼前的香和海碗,这才悠悠的下了楼,刚好在楼梯口上看见小白急切的小脸。

  “咦?秦沐,你来的正好,他刚刚醒。”小白看着秦沐下来很高兴,其实早在白叔出现的时候,小白就感觉到了,寻常鬼差所带着的那股寒气将整个二楼都笼罩在其中,不让人发现实在是太难了。

  “唔,”秦沐随口应了一声,走过去瞧着那个刚从地上坐起来的擦鞋童,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色,眼瞅着那股淡淡的黑气彻底没有了的时候,这才点了点头道:“起来吧,地上凉呢。”

  擦鞋童感激得从地上爬起来,满地的灰尘沾满了他的背后,看得小白眼角抽搐,这秦沐究竟何时才愿意把这堆灰尘扫出去呢?很污染空气哎。

  “你救救我姐姐,你救救我姐姐,你见过她的,对不对?她存在的对不对?”一连串的问题从擦鞋童的嘴里飘出,擦鞋童殷切的抓着秦沐的手,盖在他身上的秦沐那间长袍滑落,小白怕掉到地上沾了灰,立马接住,收了起来。

  “等会等会……”秦沐有些蒙:“你姐姐?”

  “原来……原来你也不记得我姐姐了……原来这样……”擦鞋童跪倒在地上:“你们都不记得我姐姐了……,可我记得,记得她的笑,记得她的美……记得她……永远记得她……”

  “停!”秦沐一声断喝打断了擦鞋童的碎碎念,刚才让白叔念了半天不代表他就喜欢被人念,揉揉有些头疼的太阳穴,秦沐道:“我不认识你姐姐,我只见过你和那个卖首饰的女孩儿,小白不是还买了串手链么?”

  小白晃了晃手上的手链。

  “那个就是我的姐姐!”擦鞋童的眼睛里透出光芒:“你记得我姐姐?终于……终于有人会记得我姐姐……我姐姐是存在的!她是存在的!他们怎么可以忘记她呢!”

  “那是你姐姐?”秦沐挑了挑眉毛:“好吧,需要我来为你做些什么?”

  “帮我找到我姐姐,我姐姐不见了。”擦鞋童一五一十将这几天的精力都讲与秦沐听,最后一脸悲伤的看着秦沐:“我在这里只想来确认一下有没有人记得我姐姐,他们都不记得了,他们说我姐姐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秦沐皱着眉头听他说完,他的言辞中有很多是在回忆他的姐姐怎么怎么好,秦沐大着头听了老半天,这才揉揉发晕的脑袋道:“你是说,你出门买冰淇淋之后,你的姐姐就不见了?而且你找了几天以后,周围那些见过你姐姐的人都已经不记得她了?”

  看着擦鞋童猛点头,秦沐纳闷道:“这就怪了,按理说,不应该啊,你所说的那些穿黑衣服的人,他们的身上都有煞气保护着,越是正直善良之辈,所蕴含的保护能量则越多,怎么可能灵体能够篡改他们的记忆,这除非……”

  “除非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人做的。”小白面色凝重的说道:“秦沐说我过,人类的世界很肮脏的。”

  秦沐苦笑一下:“有时候人类可比鬼魂残忍。”

  “你有没有你姐姐的姓名,或者比较亲密的东西,比如说头发,贴身的衣物等等。如果你能搞到这些,我能够帮你找到你的姐姐。”秦沐一摊手,说道。

  擦鞋童的眼里闪起了亮光,这样的眼神跟小白听说晚上不吃泡面吃鸡的眼神是一模一样,他激动得迭声询问道:“真的吗?真的吗?真的能帮我找到我的姐姐吗?”

  秦沐哭笑不得:“可以的。”说着便拿出了那本笔记本和判官笔,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我这里的客户都要登记的。”

  “我没有名字,我的姐姐有名字,她叫关雪,因为我是她弟弟,所以我就给自己取了个名字,我叫关羽,羽毛的羽,我要像大鸟一样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说罢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双扭曲的双腿,有些难过的说道:“这是我的愿望,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觉得它会实现。”

  “噗嗤”,小白一个没忍住,听到擦鞋童说自己叫关羽的时候笑了,然而听到后面,脸上露出的确实赞赏。

  秦沐更是开心得一击掌,他喜欢这样阳光而自信的孩子,在册子上用小篆上写着关羽的名字:“好的,关羽,你的事情,我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