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金色年华
圣堂幽2019-10-29 13:103,191

  得到了名字,一切就顺理成章了许多,这个城市可能有很多的人名字是“关雪”,于是秦沐要求取关雪身上的一物,关羽便带着秦沐回了家。

  纵使看着关羽的穿戴,秦沐已经给自己打了预防针,可是当看见关羽那间“温馨的小屋”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房子坐落于隔着花街不远的那条幽深的小巷子里,之前秦沐就听闻邱老六说,这一片是附近有名的贫民区,一些凄苦的老人或者流浪者被安排在这里,典型的脏、乱、差,在近几年才逐渐规范,并且有了自己独特的风景。

  和关羽回到那条幽深的小巷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住在这条黑巷子中的,只有两个拾荒的老人和关羽,秦沐去的时候,两位老人还在门口坐着聊天,像是知道有生人靠近,老人的说话声音停了下来。

  “这位是华婆婆,这是林爷爷。”关羽抢先做了介绍,担忧之色很是浓郁,也没等秦沐反应过来,就转身进了屋。

  两位老人皆是满头白发,好奇的打量着秦沐和小白(人形),华婆婆用仅剩的一只眼睛上下扫了一边秦沐,轻声说道:“伢子啊(孩子的意思),这地儿可不是你该来的哟。”

  “呵呵,”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尽管看上去还算干净,可那摇摇欲坠的墙壁和漏水的屋顶,无不昭示着这里的贫穷,拾荒老人的屋前堆着整整齐齐的啤酒瓶,还有一些纸箱和旧书,关羽的门口什么都没放,从门外可以看见院子里有一片简单的菜园。

  除却这破烂的房屋,和狭小幽暗的巷子,作为家,这种心灵的港湾,还是很温馨的。

  秦沐的视线,最后停留在两位老人紧紧的牵着的手,两位老人看上去年纪都很大了,老头鹤发鸡皮,不管秦沐在干什么都只是冲着他笑,华婆婆瞎了一只眼睛,那只瞎了的眼睛在脸上留下一个阴影,另外一只眼睛不正常的凸起,显得大而怪异,打量秦沐的眼神却是温柔的。

  秦沐打了个寒颤,撇开目光,不愿意同华婆婆对视,他总有种怪异的感觉,仿佛心被看穿了似的。

  “你要救得人,在西北方,指引,就在你手中……”若有似无的话在秦沐的耳边响起,与刚才华婆婆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秦沐连忙转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华婆婆,所得到的,依然是她温柔的目光回应。

  “多谢前辈……”秦沐拱手,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脑中又灵光一闪而过,却没有抓住。

  华婆婆没有答话,只是微笑,像一个安静而平和的普通老人。

  这个时候,关羽拿着一把梳子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我翻了一遍,这个,梳子可以吗?”说罢似乎是有些脸红:“我总不能拿姐姐的内衣过来。”

  秦沐也有些无语,这孩子真够实诚,他要是真拿了关雪的内衣过来,他还真不敢接,要他拿贴身的他也不至于拿那么贴身的东西,这梳子却是正好。

  食指和大拇指轻巧的捻起梳子上的一根长发,秦沐很是满意,从腰间掏出那支判官笔和符纸,看似随意的画上两笔,整张符淡淡的金光过后,便成了。

  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根头发,然后赋予符纸上,再接着扔给后面一直看戏的小白:“给我叠个千纸鹤。”

  秦沐的符纸是长方形的,还好他所写的符咒却没有占掉一整张符纸,小白休整出一个正方形,三下五除二的就折出了秦沐所要的东西。

  秦沐看着手中精致灵巧的千纸鹤,想想自己折的那种鸭子不像鸭子,仙鹤不像仙鹤的东西,根本没法与这只比。

  状似随意的点了点那只仙鹤的头部,口中低吟出一段巫歌,那只仙鹤被秦沐一点,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冲着秦沐点了点脑袋,拍动了下小小的翅膀,便飞了起来,绕了秦沐一圈,很是亲昵的样子。

  关羽惊讶的看着秦沐,他依稀的有些明白,这次来帮他的两个人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本领。

  林大爷还是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小白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林大爷的情况,观察久了都能看得出来,他始终保持着的是一个倾听的姿势,眼睛也不转动,似乎是根本看不见。

  秦沐下达了一个指令,只见那仙鹤绕着秦沐飞了三圈,最后落在秦沐的身上。

  小白有些愣愣的问道:“怎么呢?今天怎么没成功呢?”

  对于这点,秦沐也是莫名其妙,用符索人是相当简单的一门法术,只要有个两把刷子的都会做,只需要对方的名字和身上某种亲密的东西,比如说头发、血液、表皮,或者是私密的内衣裤之类,都可以作为搜寻所用到的介质。

  秦沐已经下达了指令,这仙鹤还是停留在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秦沐眉头皱成了一团,看了看周围,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影响到符仙鹤的判断,虽说对方身上同样私密的东西能够干扰视线,可他明明在关羽家门外啊,怎么可能会停留不走呢?

  秦沐一遇见难题的时候就开始思考,闭着眼睛理顺所有的事情,从最开始关羽进门,到那四张突兀出现的人皮符……等等,人皮符?

  秦沐从坏中摸出那张被白叔点过的人皮符,蓝色的小火苗依然固执的指着某个方向,而当秦沐将那人皮拿出来的时候,纸鹤很是欢快的扑腾着翅膀飞了上来。

  白叔所留下的蓝色火焰没有温度,甚至捂在怀里也不会熄灭,说它是簇火焰,不如说是火焰外形的路标。看着纸鹤扑腾过来的样子,秦沐的脑中突然响起了华婆子的那句话:“……指引,就在你手中。”

  惊讶的抬起头,发现老人家只是相互依偎着,收拾着门外的椅子准备离开,华婆子当初那种温柔的目光也已经收回,仿佛刚才一切都在梦中一样。

  秦沐默默地朝华婆子的背影鞠了个躬,小白很是好奇的准备开口问什么,却让秦沐无声的制止了,而关羽因为太过着急,在拿给秦沐梳子以后,就焦急的看着巷子口,随时准备离开,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

  “走。”人皮上的火焰就好似一个移动的DPS,秦沐当下带着关羽和小白进行寻找,纸鹤很是欢快的飞在半空中领路,与人皮上的火焰是一个方向。

  小白和秦沐走在前面,关羽因为腿的问题一个人落在后面,一瘸一拐的追赶着秦沐,或许是秦沐只顾着跟踪纸鹤,没有注意到关羽,关羽走着走着脚下不甚,而摔倒在地。

  秦沐听见身后的动静,一拍脑袋暗怪自己冲动,朝身后的小白嘱咐一句:“交给你了。”

  小白点头表示明白,走到关羽面前,坚强的男孩子自己爬了起来,双腿还是跟以前一样怪异的蜷曲着,刚刚摔下去的时候似乎还伤了脚,在小白过来的时候尝试走了一两步,关羽疼得龇牙咧嘴。

  小白扶着他,看着那孩子纠结的样子:“没事吧?”

  “不要紧,我能跟上的,能的。”关羽说着,还走了两步,表示自己没有事。

  看着孩子一瘸一拐努力向前跑的样子,小白的眼眶一阵湿润,那关雪对于他来说是何等重要,即便是疼着赶路,也要找到她。

  小白止住孩子的继续尝试,趁关羽莫名其妙的时候,一把抱住关羽那双腿,往自个儿肩膀上使劲一扛,就这么单手扛着关羽轻松的朝秦沐走去。

  秦沐回过头来冲小白竖了个大拇指,于是大街上便出现这样奇异的画面,一个男人一脸焦急的朝前奔跑,一个娇小的女孩身上扛着一个比她还要大的孩子急匆匆的跟在后面。

  纸鹤所带领的地方离这里还是比较远的,秦沐自师父重华出走五年以后,那课业是丢的丢,忘的忘,座山吃空,直到最近一年山穷水尽之后才开始做生意,五年没怎么锻炼,还没到地儿秦沐直感觉自己要趴下。

  停下来累得气喘如牛,小白本来是跟在后面闷头跑着,突然秦沐招呼也不打一声的停下,差点一头撞上,看着秦沐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禁打趣:“怎么滴,秦大胖子,现在知道了锻炼的好处了吧?”

  秦沐看了看周围的景色,这坑爹的纸鹤带着他跑了半个城,几乎整个老城区都让他跑完了,他可不是小白这种妖族,天生力大无穷,就算是他五年没有锻炼吧,也不带这么跑的。

  停下来给自己画了张追风符,顿时觉得轻松不少,秦沐两条腿感觉一点重量都没有,这才跟着纸鹤继续往前追,这一举动,让小白鄙视不已。

  纸鹤的目的地居然是宁城最为繁华的富人会所--金色年华,一溜的豪车停在门口,人皮上的火焰直指入口,秦沐找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纸鹤在秦沐的头顶上盘旋着,小白将扛在身上的关羽放了下来,小子一脸通红,不知道是害羞得还是给小白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