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兰殇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45

  “她现在只是秋兰为了保护朱天而应劫,所留下的最后一丝执念而已。”秦沐叹了口气,他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事儿,说到底还是重华的烂摊子,秦沐暗暗咬牙。

  “你是说秋兰已经死了?”小白愣愣的问秦沐。

  秦沐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他看着秋兰用手徒劳的,一下又一下的穿过朱天的面庞,秋兰的眼眶中缓缓的留下一颗眼泪,那颗眼泪仿佛是放了慢镜头慢慢的掉落下来,本以为会穿过朱天的身体,却正好落在朱天的脸颊上。

  秦沐见此挑挑眉,他忽然有些明白重华的意思了,这可怜的兰儿一心痴念却始终不得,“你还没有想明白么?”

  秋兰看见自己的眼泪滴落在朱天的脸颊上,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就站在朱天面前,忽闻得秦沐一句,即使是含着泪也笑着说道:“秦沐,不是我不明白,是你不明白。”

  秦沐摇摇头,不知说什么好。

  “我……我睡多久了?”此时的朱天或许是心灵相通,醒了过来,摸着脸上那块湿润的地方:“为什么这里湿湿的?道长!我做了个好长的梦,梦见一个女人……”

  “行了行了,”秦沐一听“道长”俩字脸就黑了,哪管他后面说什么,不耐烦的挥挥手。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咦……我脑袋上贴的这是什么?”朱天活动着脖子,突然感觉到后脑勺好像贴着什么东西,顺手摸了过去。

  “别动。”秦沐没好气的制止道:“你若想早点死就给我乱动,回去?你还有地方去么?”

  “对……”胖子让秦沐这样一提怅然若失:“道长,我的家没了,早就没了……”

  因着秋兰的事情,秦沐对这个死胖子已经没有原来的热情,有些鄙视的看着他:“你还有家?”

  “有的,”朱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这醒来以后玩起了忧郁路线:“道长,我是有家的,只是两天前的事情……”此时朱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惊恐的说道:“不对……我早就没有家了……20多年前……她死了。”

  “她?”秦沐看了站在一旁的秋兰一眼,有些疑惑的出声问道。

  “道长,刚刚我做了个梦……”朱天往脸上一抹,捂住胸口做西施状:“梦见我的结发妻子,庄秋兰,那个时候顺应父母的意思跟她结的婚,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她……”

  “看出来了。”小白此时冷冷的插一句,它现在完全站在秋兰那边,这朱天就像那电视里演的陈世美一般,让小白所看不起。

  “你……”小白一出声,朱天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个不认识的人,再一看地下,邱老六躺在地上睡得正香,“你你我我”的指了半天。

  “行了,别惊讶了,现在我们都是绑在一条线绳上的蚂蚱。”秦沐没功夫听朱天絮叨,直截了当的问:“后来她死了对不对?她死了你心里怎么想的?”其实这话他也是替秋兰问的,当然还包括一旁竖着耳朵听着的小白。

  “我……我不知道。”朱天仔细想了想,颓然的地下了头,秋兰在一旁听得捂住了嘴呜呜的哭着,其实她就算嚎啕大哭也可以,朱天根本看不见她。

  “道长,不管你信不信,我是有前世的记忆的。”朱天缓缓的说道:“前世我是个书生,家里养了很多花草,可我最喜欢的是那盆君子兰……后来我娶妻,妻子是个商户的女儿,因为她不喜欢兰草,有一日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将所有的兰草都扔掉了。”

  秋兰诧异的抬起头,忘记了哭泣,小白也惊讶的呼出了声,只有秦沐,脑袋上挂着三条黑线,重华总是说他自己是什么千百年来第一巫祝,君子兰不是被朱天抛弃而是被他妻子抛弃这件事情,秦沐不相信重华不会不知道,只是他为什么还要同秋兰做这样的交易,而不是直接告诉秋兰呢?

  “刚刚在梦里,我看见前世到今生,我前世的那个妻子,今生依然是我的妻子,只是觉得她曾经自作主张了很多事情,比如兰草,比如后来的小妾,所以纵使在今生,再次看见她的时候我也依然不喜欢她。”朱天有些怅然的道。

  秋兰这下是彻底的惊讶了,她竟然不曾发现,自己同朱天前世的妻子是一副相貌,难怪朱天对自己的态度一直是不冷不淡的。

  秦沐却是明白,这俩货让重华那变态老头恶搞了。

  “和她结婚以后,我依旧过着自己的生活,仿佛她从来不曾出现过,年少不懂事,我酗酒、抽烟、打架,交了一帮狐朋狗友,钱山他们几个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我们玩的很嗨,什么都敢玩……直到她死后……”朱天似乎是在回忆,但是说到“钱山”的时候,秦沐眼睛亮了。

  “什么都敢玩,包括杀人?”秦沐用手点着阴阳鼎里的水,掐指一算,脸色阴沉的问道。

  “什么?!”房间内响起两声惊呼,一个是秋兰的,一个是小白的。

  也许是秦沐的脸色太过可怕,当朱天对上秦沐的眼神之时,双脚竟然颤抖着站不起来,下意识的反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不!杀人那种事情我怎么会做?!”朱天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连忙改口道,秦沐眼色幽深,加上此时已是傍晚,楼下大厅的灯光昏黄昏黄,秦沐的脸色看上去如幽鬼一般,吓得朱天有些神经错乱,他一把扯掉后脑勺的那张符:“你……你就是个江湖骗子!你懂得什么是算命?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这样的人怎么会做那种事情?”

  秦沐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幽深的眼瞳定定的望着朱天的方向,前进了一小步,朱天便吓得面如土色:“你……你别过来。”

  “呵呵……”秦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阴森:“为什么要杀了她?”

  “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朱天被秦沐逼迫得缩在一个角落,双腿抖得不成样子,双手抱头面对着墙,不敢看秦沐一眼:“我没有杀人……那件事情我顶多算个从犯……都是钱山……钱山的主意。”

  虽说秦沐的术数一直不咋地,但是只要用了阴阳鼎里的符水做引子,算出的东西十有八九都是准的,在朱天随意的讲着他的过去的时候,秦沐顺手点了阴阳鼎看见了那不该看见的过去。

  “你以为你们四人分道扬镳,天各一方,这样的事情就能轻松的掩过去?”秦沐笑得有些可怕,秋兰这时也反应了过来,不管任何时候她的指责都是保护朱天,尽管她只剩下一丝执念,依然毫不犹豫的朝朱天扑过去。

  “拦住她!”小白对秦沐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闻言便扑了过去,嘴角轻吐,放出狐火将秋兰的路封死,秋兰愣了一下,又不要命得扑了上去,白色的狐火灼烧得她眉头紧皱,那虚幻的身影又透明了几分。

  朱天一直用双手抱住头,却从指缝里一直看着秦沐的动静,在看见小白口吐狐火的时候愣了一下,狐火他是看得到的,只是由于小白是个不过修炼百年的狐妖,吐狐火的时候嘴巴变成了白狐应有的嘴,在吐完狐火之后才恢复原状,这一下把胆小如鼠的朱天吓得不轻,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秦沐见朱天如此,当即转过头来冲秋兰那黯淡的身躯叫道:“你不要命了?小白的狐火对你的伤害是致命的!”

  “那也不能眼睁睁的让你们伤害相公!”秋兰义正言辞的像个烈士,看得秦沐一阵皱眉。

  吩咐小白收了狐火,秦沐有些头疼的说道:“我不是伤害他,难道你就不对25年前的事情好奇吗?如果我猜的没错,20多年前你的死因,就是因为朱天遇上了那女鬼吧!”

  秋兰一怔,痛苦的闭上眼睛。

  “他根本就不值得你去爱,他的爱从来都没有为你停留,上一世也是,这一世也是,你以为你死了他就会哭天抢地的悼念你们的爱情吗?上一世他没有将你从荒野里寻回,这一世一样!若他上一世就爱着你,念着你,不会在你被她妻子丢弃以后不去找回!这一世若是他爱着你,就不会在你死后都感觉不到悲伤。”小白机关枪似的说出一串话听得秦沐一愣一愣,这厮最近电视看多了吧,他怎么听得好几句都是电视台词啊。

  “你们不懂!”秋兰的声音尖锐,如同刺刀一般深深的划破寂静的苍穹,“你们根本不了解他,你们根本不了解什么是爱情!”

  “爱情?人世爱情不过镜花水月一场,”秦沐有些惋惜的说道:“秋兰,重华让你重活了一世,为什么你还看不清楚呢?”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吧。”一个突兀的声音从房间内响起,霎时间整个房间内落针可闻,秦沐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这个娇媚声音的主人,不就是刚被雷劈逃逸的那主儿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