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为什么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85

  “25年前?怎么了?”秦沐傻乎乎的问道,也怪他自己先前没有问清楚底细,人家都这样大摇大摆上门了,还一脸茫然。

  秋兰听得这样的回答也是一愣,缓声道:“相公他不是有意的……若是你一定要讨个说法,我愿意一力承担。”

  “哈哈哈哈……”外面的那位笑得很是猖狂,好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一样:“秋兰,你把他当做你唯一的相公,可惜人家好像不领情,同为女人,我钦佩你的做法,可是不能抹杀那朱天所做的兽行!若你执意相护,那我只好奉陪了!”

  秦沐听得云里雾里,这两方之间好像都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他,听得外面那位如此猖狂,秦沐也觉得自己必须表态了:“我说门外那位,你是不是忽略我的存在了?”

  “你?哼!”对方轻蔑的道:“你我还不放在眼里,雕虫小技。”话音刚落,整面门板上开始渗透出粘稠的血液,企图冲刷掉门上那些符。

  秦沐脸色一变,手上却也不闲着,手中的笔沾着阴阳鼎中的符水,飞快的在空中画下一道符,一气呵成期间没有任何停顿。

  这道符凌空而立,在半空中一闪而现,悉数没入门板,外面那位惊得一声尖叫,紧接着像是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你是执意要拦我了?”许是见着打斗行不通,外面那位的声音变得异常娇媚,语音中伴随着一种不可抗拒的诱惑力,若秦沐只是一个普通人,很可能一头扎进这个带着毒刺的陷阱里,只可惜秦沐一天到晚面对着的是以魅惑著称的狐狸精,虽然这只狐狸精还没有成年,但是秦沐已经有了足够的免疫力。

  “那又如何?”秦沐眉头一挑。

  “你这是助纣为虐,你不知道这人犯下多大的罪过,他这是罪有应得,你凭什么拦我?!”伴随着这句话的是一记如同重锤般的轰鸣声,当初秦沐为图省事建造的木门似乎承受了一记相当严重的打击,一个貌似锄头般的东西伸了进来,从那不大不小的洞里可以看见外面邱老六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看着面目黑沉、两眼无神的邱老六,秦沐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本来他以为之前的邱老六只是由对方幻化而成,却没有想到她是直接上了邱老六的身。

  要说这邱老六,也算是朵奇葩了,天生的阴阳眼,能见各种灵异事物,可偏偏还没吓破胆,早在秦沐师父带着秦沐隐居至此的时候,邱老六就已经在这了,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学徒,给他老爹的饭店打打下手,后来不知道哪根筋搭不对,自个儿弄了个鬼夜市,从此做起了死人的生意。

  邱老六虽说不像秦沐这样,有个师父系统的教一些阴阳事,可到底是没见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邱老六有着自己一套防御鬼事的土法子,若是普通的鬼魂,是没那么容易让邱老六的身的。

  秦沐脸色暗沉,深吸一口气,手中的判官笔再一次点向阴阳鼎,一气呵成一个巨大的符咒凌空出现在木门面前,在邱老六再一次挥动手中的锄头之时,朝对方盖了过去。

  “滚!”秦沐强压住因灵力损耗过度的气血翻涌,断喝一声,似乎周围有无数个秦沐在齐喊:“滚!滚!滚!”

  邱老六面色一变,两眼一翻,手中握着的锄头软软的扔在地上,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邱老六的体内离开,秦沐连忙打开门跟上,手中出现一张刚才写好的唤雷符,飘向那移动的物体,开门的那一刹那飘忽而过,双手接过邱老六软倒的身子,放平。

  唤雷符轻易的贴上对方,天一下子阴沉下来,一道拇指粗细的闪电突兀的从天际而至,稳稳当当的打在对方的身上,那物体凄厉的尖叫一声,不见踪影。

  那尖叫的声音令人起鸡皮疙瘩,可是面对这样一个东西,秦沐起不了丝毫的怜悯之心,他无法去定论谁对谁错,只是眼前的这位,已经怨气冲天,若再让其发展下去,怕是一个宁城的人都不够死的。

  秦沐定定的望着那东西离去的方向,吩咐小白带着邱老六回到房内,这才关好木门,他知道,这临阵磨枪写下的唤雷符看着威力大,实质上只能说是一般,而对方的实力却令他惊讶,雷,是世间污秽之物的克星,就算是唤雷符的威力有限,可劈散对方却是轻而易举的,但是那东西只是重伤逃逸。

  她还会再来的。

  秦沐脑海中浮现在阴阳鼎里面看见的那副美人图,那倾国倾城的脸上为何会有这样重的怨气?

  魂灵的修复能力可比人快多了,秦沐无声的苦笑:“小白,下次买个防盗门吧……”

  小白费力的把邱老六那身子拖进大厅,“砰”的一声丢在地上溅起不少尘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沐沐,那家伙还会在来的,你还有心情说这个。”

  “那怎么办,这破门上画了符,挡得住鬼魂挡不住人,再多来两个邱老六,我这房子都得塌了。”秦沐虽然是笑着,却强力压制住体内的气血翻涌。

  刚刚强行凌空画就两个符,对灵力的损耗是极大的,尤其是第二个,由于秦沐动了真怒,用得是比较复杂的一种驱除符,若是一般的魂魄,在从邱老六的身体里出来就得消散。索性这次都画成功了,若是没成功,估计现在就得跪了。

  “这次是什么东西,秦沐,你那诊金可真要少了!”当初还觉得秦沐收费比较狠的小白,在看见自家主人呢一脸的苍白以后立马改了口。

  “我也觉得,只可惜不能再修改了。”秦沐边说边开始打坐恢复,他也不确定那东西什么时候来,或许再害一个人她就能恢复到鼎盛状态,或许下一秒她就会出现,当今最重要的是要在这危急的时刻恢复自己,能恢复一分是一分。

  小白见秦沐已经开始打坐,便不再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

  秋兰一直漂浮在半空中,有些担忧的看着秦沐的方向,小白聋拉着个头的样子让她觉得很好笑,便道:“你不用担心,你家主人自是没事的。”

  “那当然,还用你说!”小白对这个倾城的女子并不是很感冒,一想到这货居然是从朱天身体里面出来的便觉得别扭:“你怎么会在他身体里?”

  “为了保护他。”秋兰看向朱天的眼神很是温柔,让小白不由得抖了抖毛,它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样一个肥头大耳的大胖子,居然也会有人喜欢?

  “为什么?”小白闷闷的道。

  “我从小就喜欢他了,重华让我重活一次,做他的妻子,我很是满足。”秋兰一脸幸福的望着朱天。

  重华?就是秦沐那个从未谋面的师父?小白那八卦的火焰浓浓燃烧:“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我本是一株修炼了百年的兰草,而我的居住地,便是朱天所住的房间里,我看着那个小男孩从出生到成长……”秋兰缓缓道来。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秋兰那个时候作为一株刚刚修炼到灵智初开的兰草,恋上了那个经常给她浇水,陪她说话的小男孩,可她还不能化作人形,她无法陪伴他左右,随着这个男孩年龄的生长,他越来越成熟,再也不会受了委屈就抱着她倾诉衷肠,再也不会温柔的为她除草浇水。

  可她的爱恋却是日益渐长,当这个男孩越长越大,到了那日娶妻之时,新娘子因不喜兰草,他便将她弃于荒野。

  而秋兰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遇上了重华,也就是秦沐的师父,以一盏孟婆汤为价,进行交易。

  重华让秋兰重生成朱天命中注定的那个妻子,而朱天还是生在朱家,他们是家族联姻,从小的娃娃亲,她爱他,可他对她只有敷衍。

  “他这么对待你,你不后悔么?”小白听得有些惆怅,这小狐狸一直是天真烂漫的性子,除了偶尔同秦沐看点哀伤的爱情剧,在它的世界里,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秋兰这样的付出,小白很是不解。

  秋兰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懂……”小白陷入沉思,仔细想了想:“那他现在对你好么?”

  “我不知道25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重华将我重生为人类之后,封印了我大部分的能力,然而在大概20多年前,我预测到朱天会有一场大劫……所以……”秋兰陷入到了从前的回忆当中。

  “所以你就释放掉一生的精元,用最后的灵力保护了朱天。”秦沐不知道何时醒来,打断秋兰的话说了下去,凝视着秋兰一会,摇了摇头:“师父不该心软留下你一分能力的。”

  小白眼圈红了,它突然觉得这世界上竟然有比电视剧还要跌宕起伏的事儿,她伸出小手摸向半空中飘荡着的秋兰,毫无意外的手却穿过了她:“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秋兰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朱天,伸出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朱天的脸庞,可她的手依然穿过了朱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