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秋兰
圣堂幽2019-10-29 13:103,168

  小白和秦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时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就当一大一小聊得正起劲的时候,放在厅堂中央的阴阳鼎中的水突然出现了波动。

  “来了。”秦沐口中喃喃有词,用手指在阴阳鼎里画出一个半圆,整个阴阳鼎开始颤动,一圈圈波纹从里面晕染开来,随着波纹的荡漾,一个模糊的影像出现在那水面上。

  隐隐约约的像是一个女人的模样,由于水波的晃动,具体的看不大清楚,此时周围的符绳开始了轻微的晃动,铃声不断。

  小白凝神戒备,秦沐则是饶有兴趣的盯着大门,此时,大门传来了拍门声,邱老六的声音出现在门口:“田医生在家么?我找你有点事情。”

  小白和秦沐面面相觑,尤其是秦沐,颇有些哭笑不得:“还以为是多厉害的角色,就这种小儿科的把戏……”说罢,竟看也不看外面,兀自的拿出了游戏机继续奋斗俄罗斯方块。

  小白脸上也是丧气:“真没意思,还以为能够好好练练手呢。”

  门外的那位拍了半天都不见有人开门,甚是疑惑,嘟囔道:“奇怪了,一会儿的功夫去哪里了?”

  小白却抬起了头,有些犹豫的问道:“要真是邱老六找你有事呢沐沐?”

  秦沐打的正是高兴,被小白这么一问,按错了一个键,满盘皆输,有些恼怒的说道;“我拜托你,拿出点侍灵的样子行不行?阴阳鼎都颤动成这个样子了,你觉得外面那个东西可能会是个人?”

  小白朝阴阳鼎中的水面看过去,那水面上的影像越来越清晰,依稀的辨认的出是一个长发美女,只是面目阴气森森,眼睛里更是充满了怨恨。

  “碰!”的一声巨响,整个门都颤抖起来,小白连忙跑过去死死的抵住门,秦沐扶额,他怎么把这茬忘了,虽说里面布了阵法让外面这家伙进不来,可就凭这小破楼,能拦住外面那位多久?

  秦沐赶忙把自己坐的那张椅子也挪过去支援,外面那个力气还挺大,每一次撞击都让秦沐颇有些担心这个房子会不会塌掉。

  “田医生!田医生!”外面那位很是着急:“田医生,真真儿是有万分紧急的事情,田医生你让我进去好么?”

  秦沐咬着牙关死死的抵住门,不说话,给旁边准备答话的小白一记眼刀子,小白缩了缩头,不再言语。

  “如果真是邱老六来,会在那喊田医生?”秦沐用两个人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沐沐,我错了。”小白连忙认错,作为一个修行百年的狐狸,它自然之道,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答应了外面的人,不管你是不是他喊的本人,只要是在门内的,就代表“我让你进来”的那种意思,所以像这种时候,是万万不能答话的。

  况且那邱老六,只有在人前才会毕恭毕敬的称呼秦沐为“田医生”,而私底下什么秦沐沐,小秦秦是花样百出,老实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闷骚的心。若此时真的是邱老六,这会子已经“秦大棒槌”的叫开了。

  门外的“邱老六”又是喊了一阵才离开,听着渐行渐远的声音,秦沐不禁感叹外面那位真是处心积虑,不一会儿,门口变成了一个异常娇媚的声音。

  “秋兰……秋兰是你吗?”

  秦沐和小白面面相觑,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个意思,秋兰?秋兰是哪位?

  “……你不会曾经有过这样的名字吧?”一个明显女孩子的名字,秦沐一脸鄙视的看着一边眉头紧锁的小白,这样俗气的名字,啧啧,口味还真不一般啊。

  小白这个名字是秦沐随便起的,那是出门的时候看见小白一团天真的在那,便捉了回来做侍灵,妖族本身有自己的名字,都是自己取的,秦沐想着像这种兰啊香啊的都是老一辈的口味,没准小白从前用过这样的名字。

  “说什么呢,”小白鼓起眼睛:“秋兰?谁会叫这样烂俗的名字?”上一辈的老人多是以这样的名字命名,什么兰啊,香啊之类的。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解读方法,那个时候这样的名字还算流行,如今却已经是烂俗了。

  一大一小还在这边大眼瞪小眼,此时符绳上面的铃铛却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秦沐连忙腾出一只手来在门上勾勒出一个巨力符,帮忙压制住门外的那位,小白手上一轻,顿时清闲不少。

  “怎么不早拿出来用?”小白锤着已经发酸的手臂,可怜兮兮的问道。

  “灵力有限,能省一分是一分。”秦沐已经没空跟小白解释,手中的笔快速的画着,眨眼间便制作好一张符:“看着这里。”

  室内的符绳摇晃得越来越猛烈,整个符绳在没有任何人动它的情况下变得僵直,再加上剧烈的摇晃,似的整根符绳看起来随时都可能崩断,阴阳鼎中的水如同煮沸了一般,水中的影像支离破碎。这些都是出现鬼、妖、魔的预兆,反应越是激烈则说明对方修为越高。

  秦沐抓着刚才临阵磨枪所制造的符,眼睛死死的盯着胖子的房间,随着房间外的那位“秋兰秋兰”叫得越急,房顶上的灯光也莫名其妙的开始变暗,明明是密封的房间,如今那地上却有灰尘涌动。

  “来了。”秦沐攥紧手中的符:“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只见那本来趴着睡觉的胖子身上渐渐的升腾起一股金黄色的雾气,一个人影在那雾气中若隐若现,此时阴阳鼎中的符水如同滚开了一般,不断的朝外面冒着。

  秦沐腾出一只手,在阴阳鼎的水面上划下一个弧,阴阳鼎中的水渐渐地安静起来,恢复到最初被小白搬出来的样子。

  金色的影子还在凝聚,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样子,室内已经刮起了狂风,地面上那一层灰尘被风带起,确实呛人得紧。

  “还不打算出来么?”秦沐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

  似乎是在回应他的话似的,那金色的影子渐渐的清晰凝聚成人形,只是这样一个透明的虚影,却可以看得见脸上的倾城国色。

  “秦公子……”金色的人影在空中微微的伏了一伏。

  小白在那金色的人影一出现便提高了警惕,那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妖气,难怪符绳会摇晃的这样厉害,只是那妖气中居然有阵阵梵音,似乎是诵经的声音。

  “这样做,可值得?”秦沐叹了口气,他早就应该想到,朱天这件事情的变故应该是她,上代巫祝有提到过她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秦公子的问题跟您的师父一模一样呢。”虚影微微颤动,露出一丝笑容,纵使是这样的笑容,都显得苍白无力,那虚影仿佛随时可以消散似的。

  别提那无良的臭老头!秦沐暗自咬牙,犹记得当年那老头提到眼前这位的时候说的话:“我也是心软,她本不该有非分之想,不惜耗尽一生修为,也要和那朱家子弟在一起,看她哀求得如此可怜,便应了她的话,让她做一回人,与朱家子弟相伴,她若是看透最好,看不透……唉,痴儿啊痴儿……”老头那一脸惋惜的模样仿佛还在眼前。

  秦沐咬咬牙,这上一代没收拾完的烂摊子居然摊到他头上来了,巫祝帮人救人,从来不收取金银,而是一些另类的东西,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老头拿了这兰花妖身上什么东西。

  “……当年,那老头拿走了你什么东西,才肯帮你的忙?”秦沐直接脱口问道。

  “啊?”金色虚影晃了两晃,有些疑惑。

  “就是我师父。”

  “你别这样说他……”金色虚影脸上都带着惶急之色:“他是个好人……他只是让我拿走了朱天那天该喝下去的孟婆汤……”

  “噗……”秦沐喷了,这老头真有创意,他也就顶多向客人要点阳寿啊气运啊什么东西,老头子这要的真有意思,他要孟婆汤干什么……等等,朱天若是没有喝下那孟婆汤,不就代表他对于前世的种种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师父还跟你说什么了?”秦沐实在想不通老头子收这么一个没什么大用的东西干什么,他为什么要让朱天保持原有的记忆呢?

  虚影里的那位摇了摇头。

  “秋兰,了断吧。”秦沐还想说什么,外面的那位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吓得秦沐一个哆嗦,因为那声音仿佛就来自于耳边,秦沐回头,看向小白那里,门完好如初,符绳也很是正常的定在墙壁上,刚才那样的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了断什么?”金色虚影里的那个柔美女人答道:“你如此纠缠不休是何意?”

  “我什么意思?”外面那位明显抓狂了:“你最好问问你的好姘头,25年前都做过如何的亏心事,若不是25年前的那件事,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都要拜他所赐,秋兰,同为女人,我不想为难你,你最好让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