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准备
圣堂幽2019-10-29 13:103,379

  邱老六隐隐有些明白了,收这么狠的诊金,怕是秦沐自个儿心里也有谱,若不是没有十足的把握,秦沐怎敢打包票,拍了拍秦沐的肩膀道:“你自个儿小心,昨日跟胖子一起吃饭的还有个不到一个月的生魂,两人怕是认得,还发生了口角。”

  秦沐眯起眼睛:“知道那生魂去哪了么?”

  “我哪有功夫注意这个。”邱老六摇摇头:“虽说是死去不久的,倒也富裕,给了不少,回头你要是去鬼市,就帮我捎带点。”

  秦沐当下明白,如邱老六这般的,倒是不少,不过邱老六对于真正的鬼市倒是害怕不少,每回夜间挣得钱,都叫秦沐捎带着去。

  “再来一屉!”秦沐一扫小白,已经吃了个干净,可看它那瘪瘪的肚子和意犹未尽的眼神,只怕是还没吃饱,立马吼了一嗓子。

  站在一边的邱老六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告别了邱老六,秦沐觉得这出了一趟门是皆大欢喜,只可惜貌似只有他一个人会这样觉得,小白蹲在秦沐的肩膀上,看着一脸苦瓜相的邱老六目送着他们离开,心想是不是吃得太狠了。

  回到自家诊所,朱胖子依旧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嘴角挂着可疑的银线,有股烧糊了的怪味,小白一闻见,立马开始嫌弃整张桌子。

  倒是秦沐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对于自己的病人秦沐一向是负责的,看着胖子这状况摇摇头,将小狐狸扔在楼下,交待好它看着胖子,自个儿独自一人上了二楼。

  小白看着这个死胖子居然把它最心爱的“床板”流一堆的涎水,趁朱胖子睡得人事不省,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只麦克笔,在胖子脸上画着乌龟。

  秦沐一从楼上下来便看见小白玩得不亦乐乎,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得了,人家哪得罪你了,这么恨他。”

  “哼,谁叫他在我的床上流口水,活该。”小白义正言辞,随即便被秦沐手中的东西所吸引了:“沐沐,你跑到楼上倒腾半天就是为了拿这么些东西?”

  “你幻化成人形吧,今晚可有场硬仗要打。”秦沐嘴上叼着早上用来记录的破毛笔,手上拿了一打黄色的符纸,在楼下溜达了一圈又说道:“去帮我在楼上把那碗水端来。”

  小白哦了一声,跳下桌子的时候已经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面容与那天叫醒秦沐的相似,只是身着与秦沐同样颜色的长袍,随意的结了个发辫,倒像是秦沐的缩小版,化成人形丝毫不影响小白的灵巧度,一个窜身就跑了上去。

  秦沐望着小白上楼的背影,颇有些担心的说道:“小心点拿。”接着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孩心性。”

  这么感叹着,手上却也不含糊,轻舔了一下毛笔,将一张符纸放平与桌上,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手扎了下去,写符的时候是不能停顿的,若是没有那么熟练,至少笔不能与符纸分离,一旦分离,灵力的传输就有了阻滞,一张符也就这么废了。

  而秦沐最喜欢写符的时候那种淋漓尽致的快感,所以他写符从来都不会停顿,总是这样一气呵成。

  秦沐写好一张符,普普通通的黄色符纸上朱色的符文整个儿闪烁了一下,这是灵力贯通的标志,写完不闪烁的符文,只能说废了。秦沐有些疲倦的叹了口气,“越来越生疏咯,这才几个月没画,竟是这样的累。”

  “哼,现在知道勤学苦练的好处了吧,叫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睡睡睡睡……”刚从楼上下来的小白,听得秦沐的感慨,忍不住说将起来,她手上端着一个脸盆大小的“碗”,长得有些奇怪,与古代的青铜鼎颇为相似,只是看上去稍微大些,小白将那东西放在厅堂中央,“沐沐,你也太小心了吧,竟然用阴阳鼎装水?上一代巫祝要给你气死了。”

  “阴阳鼎?”秦沐从画符的过程中清醒过来,回头看着地上那口青铜鼎,哭笑不得:“你怎么把它给请下来了,阴阳鼎做这样委屈的事情晚上可是要闹脾气的。”

  “啊?”小白惊呼一声,“不是你说让我把楼上的水拿下来么?”

  “我是让你拿阳台上的那只海碗……”秦沐摇摇头,看着已经落地的阴阳鼎:“算了,就拿这个吧,这样多有威慑力。”

  “……”小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着秦沐将一张画好的符贴在胖子的脑袋上,小白“噗嗤”一声笑了:“你看看他这个样子多像僵尸?”

  秦沐一愣,亦是露出了笑容:“就你调皮,拿着绳子,划界吧。”

  小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拿着绳子的一头,秦沐将新写好的符定了上去,只见他手指在那张符和绳子之间一抹,符箓便牢牢的定在绳子上面,一旁的小白好奇的扯了扯,纹丝不动。

  这绳子便是符绳,其材料上也是用的长符然后捻制而成,材料上极其坚韧,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成,这玩意是上一代巫祝交予秦沐手上的,总共也就几十米长。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手上藏了胶水?”无论看了多少次,小白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问题你问了不下一百遍了,说过多少次了,没有胶水,这都是靠爷的能力。”秦沐很有成就感的一笑。

  小白轻啐一口,“还爷的能力,刚刚甄嬛传没看过瘾是不是?”

  秦沐只是笑,并不答话,用符绳贴着整个大厅一圈,每隔两步便定上一张符,隔一步挂着一个小铃铛,那符绳在秦沐随意一抹以后,乖乖的定在墙上,大门更是反锁的,门后贴了两道符。

  小白支着脑袋看着秦沐做着这些,当秦沐将整个符绳围绕着屋内一圈之后,小白忽然觉得这屋子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

  本来秦沐这破屋,隔音效果就是不怎么好的,隔壁那两户人家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到晚上不是飙歌就是吵架,仿佛这世间就属他两家歌舞升平,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然而在秦沐布置好一切以后,这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如同海水般的退却,直至什么都听不见。

  小白有些不适应,“太安静了。沐沐,你睡觉的时候怎么不用这法子?”

  秦沐并没有正面回答:“你觉得这样舒服么?”

  “不舒服,太安静了,仿佛没有人气。”小白摇摇头,它反而更适应听两边那两户人家吵架。

  “那不就结了。”布置好一切,秦沐从桌子下面翻出一个老掉牙的游戏机,老神在在的打起了俄罗斯方块。其实更重要的原因他没有说,那就是以秦沐现在的能力,可维持不了一晚上这个“隔绝阵法”,至于用阵法隔绝周围的人的声音,秦沐其实早就想过了。

  “现在干什么?”小白布置完这些,看着外面的天色,好像才刚刚过了中午。

  “等。”

  “等啥?”小白瞪大了眼睛。

  “等那东西主动上门来。”秦沐调整了一个姿势,继续打着俄罗斯方块:“连邱老六的看得出来,这胖子得罪的东西来头不小,我可没那么勤快,所以我还是选择等。”

  “要来它早就来了。”小白翻了个白眼:“偏偏等这个时候来。”

  “嘻嘻,那得感谢邱老六了。”秦沐笑道:“若不是这胖子之前在邱老六吃了东西,我还没想到用这个法子,邱老六那里的东西活人能吃?你看看现在胖子流出的口水就知道了,是不是很难闻,活人吃了死人的东西,沾了死气,再加上被吓了一晚,这胖子精神早就处在崩溃的状态,这会可以说,是这个胖子最为虚弱的时候,阳气也就跟着弱了……这个时候不下手,你以为那东西是傻子?”

  “那它以前怎么不动手?”小白愣了愣。

  “还记得这胖子一进门的时候身上所散发的那股妖气么?”秦沐反问一句。

  小白经过秦沐这样一提醒,像是想到什么,立马脱口而出:“因为这胖子是个妖怪?”

  秦沐脸一跨,恨铁不成钢的道:“小白,你好歹也跟了我这么久了,是人是妖你分不清楚?没错,这胖子身上有妖气不错,但并不是他本身的,我估计是有什么东西在护着他,否则这胖子早该挂了。”

  “这才大中午的,它会出来?”小白吐吐舌头,又叫秦沐科普了一番,下次不能犯这样的错误了,否则不被秦沐鄙视死?

  “这可说不准,”秦沐轻笑:“这会子可是这胖子最虚弱的时候,若是不来岂不是错失良机?再说那东西那么厉害,会担心一个区区白天么?”

  听秦沐这样说,小白立时摩拳擦掌,兴奋起来,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那这胖子什么时候醒?”

  “这个嘛,明天早上吧。”秦沐看着胖子的样子有些捉摸不定:“也许更迟,要知道这两天他都没怎么休息,我给他加了隐藏符,一会那东西一进来,先看见的就是你我。”其实还有句秦沐没有说,那东西要是真来了,第一眼看见的肯定是小白。

  秦沐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倒不是因为秦沐害怕,而是小白这种可以化形的狐狸颇有威慑力,有些狐假虎威的味道,可实际上,小白之所以能够化形是因为是自己的侍灵的缘故,其实小白的修为不过数百年而已。

  “哼哼,等它来了,姑奶奶把它打的魂飞魄散!”小白斗志昂扬,完全没有看到秦沐那张担忧的脸。

  秦沐深吸一口气,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一切听天由命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