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小七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61

  此时的老王脸上没了一丝血色,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额头上,表情却是安详的,他到底遇上了什么,竟然被杀害,脸上都能露出安详的神情。

  周围还是没有一丝灵魂的波动,看了这么久,秦沐胃里有些不舒服,看着厨房里厚厚一层血,嗓子有些发堵,闭了闭眼睛:“报警吧,让你们那些同事,都过来。”

  于修幡然醒悟,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叫了其他人过来。靠在墙壁上,尽量不去想厨房那副恶心的画面,于修有气无力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发生了命案的?”

  秦沐与之对视,一提到原则性的问题,这货的表情截然不同,秦沐苦笑:“我不知道,我只是来算账的。”

  “算账?”于修愣了愣:“那你叫我来干什么?”

  “我可没叫你,是你自己愿意跟来的,我只是提了几个小小的要求罢了。”秦沐淡然的样子恨得于修牙痒痒,秦沐看得他那副样子,好脾气的解释道:“王大宝,那些被我救治的街坊,邱老六,他们之前都有一样的症状,唯一的区别就是,除了王大宝,其余人我都为他们治疗过,我想,王大宝胃里有的东西他们都有。”

  “而我们这些人,曾经都去老王家吃过酒,老王就是在他屋子内摆的,所以我就来兴师问罪了,或许在这里还能找到其他人的身体。”秦沐轻描淡写的说道,于修的眼眶却要瞪出来了。

  “你救治的?”于修问道。

  “对了,我说过我是个医生。”

  “你……你这也算医生?”于修的脑袋中突然显现出秦沐在厕所手点符水吟唱巫歌突破黑气的画面,揉了揉眉心:“我不和你探讨这个……你的意思是,这个屋子内还有其他人的身体?”

  “我只是猜测,毕竟举办酒席的时候,老王还活蹦乱跳的。”秦沐说道。

  “活蹦乱跳……你能不能换个形容词,我想到案板上的鱼了……”于修苦笑一声,却不想他刚刚说完,一旁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竖着耳朵听二人说话的古永“嗷”的一声,扶着墙继续干呕。

  “能有点出息不?”于修脸上挂不住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于修的同事不到十分钟就派人前来,包围了老王家,勘测的勘测,调查的调查,秦沐对这检查没什么兴趣,用灵力探查过整栋楼,确定没有一丝灵魂碎片,秦沐伸了伸懒腰,准备离开。

  “去哪?”于修在繁忙当中突然抬起头,看着秦沐即将离开的身影。

  “回家睡觉,难道你要一起吗?”秦沐无奈的回头瞪了于修一眼。

  “呃……”于修吃瘪,周围的小警察哈哈大笑,似乎冲淡了血腥气,可见过厨房那画面的样子的警察,脸色都不怎么好。

  “做事,干什么都!”于修大吼两句:“这可是命案,命案!都严肃点,宁城很少才发生的!”

  众警察低头工作,突然人群中爆出一句:“于队!这桌上的菜好像是人肉!”

  小屋内人头攒动,极为恐慌。

  于修霸气的道:“别给我好像,统统拿回去化验了再说话!”说完这句话于修的脸色都不怎么好了。

  “是!”

  ……

  秦沐拖着一身疲惫上了自家的楼,小白在床上躺着看电视,之前在街上遭遇于修,小白乘乱回家,这货的背影很容易让人认成萨摩耶,对于一条狗,谁没事抓回来录口供。

  那袋子骨头就放在床脚,阴阳鼎不满的发出嗡嗡的声音,尽管秦沐之前就跟它商量好了,这货还是颇为不爽的散发着它的王八之气,那女鬼根本不敢出来。

  “安静点,别叫了,又不是没见过鬼。”秦沐一上楼,淡淡的瞥了一眼阴阳鼎,颇为不爽的说道。

  阴阳鼎的声音戛然而止,仿佛还有些委屈。

  “沐沐……你可回来了。”小白凑上去讨好的笑,秦沐知道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在警察来抓人的时候这厮乘乱回去么,也没什么,秦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怀中掏出一粒白色药片,放在小白那白乎乎的爪子上:“喏,把这个吃了,对你好的。”

  小白“嗷呜”一声,直接吞了那药片,丝毫没有怀疑,若是再给它一次选择,它是打死都不会吃的。

  果然,不到一刻钟,小白的眉头突然一皱,立马窜出门去,直奔楼下的厕所,二楼其实也有个厕所,只是坏了好久,秦沐一直都没找人修。

  秦沐一脸笑意的看着它的背影,估摸着药效,大概两三个小时过后就差不多了。

  秦沐摇摇头,冲着那袋子骨头道:“出来吧。”那女鬼先是裸露着的脚踝然后再往上,才渐渐的显出红色的长袍来,依旧是长长的黑色头发披散及腰,其实仔细看看,这女子除了脸色惨白以外,长得还是不错的。

  再加上她的死法及死去的年份,秦沐猜测这货估计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因太过美貌而糟了杀身之祸。

  “公子打算怎么处置小七?”那女鬼一出来就被阴阳鼎的气势给吓到,虽然秦沐交代了阴阳鼎不许欺负人家,但是它身上与生俱来的气息,让那女鬼不敢靠近,只站在房间最角落的地方瑟瑟发抖。

  “你叫小七啊?”秦沐反问,心中却暗想,这果然是个婢女名字,随意而草率。

  见女鬼点头,秦沐又道:“我什么打算不重要,那要看你的意思,你是希望投胎转世,还是希望做一辈子的孤魂野鬼?”

  “小七在人间待得太久,从前的许多事都忘了,投胎……投胎的话,可以么?”女鬼小七眼中满含期翼。

  “我可以找鬼差带你过去。”秦沐摆摆手,说完这句话就不再言语,专心找来两个蒲团和酒,手中的三根香随意的点燃,散发出的香味让那女鬼小七忍不住上前。

  秦沐看也不看左手一挥,凭空出现一道气息拦住了小七的去路,小七神色中的痴迷陡然间散去,想到自己做了什么,吓得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公子,小七不是有意的,小七是……”

  秦沐再次挥手,那道气息将小七托起来:“不打紧,大多数鬼魂闻见这个香很少有能够把持得住的。”

  “这是什么香?”小七贪婪的吸着空气中的余味:“我好似从未闻到过。”

  “养魂香。”秦沐刚要开口,一只玉臂从半空中突兀的伸出来,抓起秦沐插在木地板缝中的三支香,声音撩人,白色的玉臂往上,是黑色皮裙包裹着的白色小白兔,秦沐苦笑,刚听见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上来了,还准备了白叔最喜欢的酒呢,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一个召唤通道只能容得下一个鬼差,也不是所有的鬼差会像黑珍珠一样,即使不召唤,也能随意的出现在秦沐面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黑珍珠是变态,是异类,她的存在刚好把秦沐召唤白叔的那个通道给堵上了,白叔就过不来了,这会子估计白叔在跳脚骂娘呢。

  黑珍珠抓着那三支香深深的吸了口气:“沐沐啊,你功课不到家啊?重华上次给我吸的那支,可没有这样重的霉味。”

  牵引小七的事情,秦沐本来是想找白叔的,毕竟白叔见多识广,手段老辣,他还想问问白叔有关天月教的事情呢,那张锁魂符一直在他心头萦绕不去,到底白叔曾经是重华的侍灵,多少是懂一点的,可现在换成黑珍珠,秦沐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怎么上来了?”秦沐苦笑。

  黑珍珠不乐意了:“怎么,你这不是召鬼差的意思么?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老白他哪里比我好了?你可别忘了,老白曾经做过你师父重华的侍灵!人家的心可是向着你师父的,别成天没事召唤他。”

  秦沐连忙表明心意:“我哪里是不愿意看见你?您老人家这么忙,我哪敢请啊,只有劳烦白叔了……”

  “她是……”小七结结巴巴的问道,她能感觉到黑珍珠身上强烈的鬼气,这样的气息让她颤抖,隐隐有种想要跪下来的意思。

  “咦?”黑珍珠深吸了两口养魂香之后,才发现屋内还有别人,惊呼道:“小白知道不知道?你丫的竟然敢金屋藏娇了,胆儿肥了啊?”

  秦沐哭笑不得:“我哪敢啊,这个是我最近找到的一个魂儿,连她的骨头都带过来了,她的记忆都忘得差不多了,只知道死了两百多年……”秦沐絮絮叨叨的把小七的情况给黑珍珠一说,包括小七的骸骨如何排列的事情。

  小七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秦沐:“趴着下葬很惨么?我骸骨的姿势怎么了?”

  小七无辜的样子引得黑珍珠眼泪狂飙,就差没扑过去抱着小七哭了,这菇凉一拍大腿:“行,她的事儿我包了,保准儿来龙去脉都给你摸清楚了,小七,你难道就不好奇你的生世么,就甘心这样忘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