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恋情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65

  小七低下头:“其实也不甘心,只是我实在是想不起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死的,听大师(小七说这句的时候看了秦沐一眼)说,我死的很惨,可我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这样是不行的,必须寻找你的记忆,一个没有记忆的鬼,纵使是投胎也投不成的,因为在投胎之前,会让你回忆你的一生,”黑珍珠走过去拉着小七的手道:“我倒是还缺着一个婢女,你就先跟我混,我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从头到尾秦沐没插上一句话,黑珍珠就已经带着小七离开了,末了还丢下一句让秦沐好生收藏小七尸骨的话,走的时候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了小七。

  秦沐无奈的咂咂嘴,收起了召鬼差的那些东西,找来一口特别大的白色坛子,跟宁城妇女腌菜用的腌缸有些相像,只不过却是纯白,将小七的骸骨“哗啦”一声倒在地板上,挑挑拣拣的摸了半天,从小七的脚趾骨开始往里面丢。

  坛装骨骸是有讲究的,需从脚往头部装填,最后才将小七的头骨放于最上面,盖好盖子,封死,又找来白纸竖贴于坛身,用判官笔以篆书工工整整的写着小七的名字。

  做完了这一切,秦沐抱着这白色坛子下了楼,连接一楼和二楼的楼梯地下,有个小小的门,很多人家都是这样的设计,这样的门内多是堆放一些杂物,秦沐也不例外,这门内放的是冬天用的煤,只是煤的下面,有一个小小的地窖。

  秦沐费力的推开地板上的暗格,由于常年不曾进入,嘶哑的声音颇为难听,并且直掉灰,秦沐龇牙咧嘴的皱着眉头,一脸嫌弃。

  秦沐很少来这地窖,他也颇为不喜欢,这地儿太不适合他越来越壮实的身体了,每次进去的时候都有种憋屈的感觉,连走个路都是弓着腰的。

  小心翼翼的抱着坛子摸索到地窖的地下,秦沐在墙壁上摸了老半天,才摸到了那根老式的灯绳,顺手一拉,昏黄的灯光照耀在整个地窖,秦沐弓着腰,腾出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叹道:“这么久都没进来了居然还能用。”

  地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靠着墙壁的地方已经满满当当的堆满了三排白色的坛子,名字各异,都是以篆书写就,秦沐将小七的坛子放于第三排的末尾,重重的喘了口粗气。

  “各位海涵,小七只是在这里住几日,不会打搅各位太久,多多包涵。”秦沐对着三排白色的坛子做了个揖,顺手拿起边上墙壁上的香点燃,这才慢慢悠悠的退出了地窖,顺手把灯给拉上。

  秦沐刚关窖口,一个小孩似的声音就突兀的在黑乎乎的地窖中响起来:“新来的那个……似乎是个美女姐姐呢。”

  “你就少操心是啥了,重华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啊,面对秦沐这个毛头小子,哥都没话跟他说了,木讷,迂腐,寒酸的臭小子。”一个声线较粗的声音出现,颇为不爽的样子。

  “咦?”先前那个小孩的声音又响起:“这姐姐好像不在?”

  “只不过是具骸骨罢了,要我说,若不是重华知道了那件事,会将第十五代巫祝,这样重的胆子,随随便便交给秦沐那臭小子?你们看看,一天到晚都做些什么事?”一个声音瓮声瓮气的说道,末了还叹了口气。

  “就是,收了只没用的狐狸,放着那么好个黑珍珠不收,浪费资源,如今又弄来一个……我看看……小七……只是一具骸骨,连灵魂都没有……啧啧啧……”这个声音极其妩媚,话尾都带着缱绻。

  “……”

  关上地窖,里面那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是不断,秦沐在上面听了半天,只能无奈苦笑,这地窖里面三十多号人物,他是一个都惹不起,这些全是重华那老头子的侍灵,有些跟着老爷子出门了,留下的,各个都不是省心的主儿。

  他们从不听秦沐的话,我行我素,索性这些都是喜好修炼之辈,平日里都呆在地窖里面修炼,也不肯出门,就是出门了,秦沐也拦不住。

  将小七的骨骸放在楼上,秦沐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屋外设立了一层防护阵法,而地窖里面则是重华设定的另外一个阵法,有养魂之效,小七一回来必是奔着自己的骸骨过去,将其骸骨放于那里,对小七,对秦沐,都是有诸多好处的。

  况且放在楼上,楼上还有个阴阳鼎这种脾气坏到家的家伙呢。

  秦沐刚哼哧哼哧的关上楼梯下的小门,那只新买的手机便有铃声响起,自从发现了重华留给自己的短信之后,秦沐平日里都是带着两只手机,只是新买的手机里放了手机卡,而旧的却什么都没有,只是时常保持开机而已。

  新手机的屏幕上跳动着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秦沐记得只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电话,皱了皱眉头,待电话铃声响了许久之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放置耳边,于修那火急火燎的大嗓门立即传来,秦沐只得拉远了一些,这样声音才正常:“出大事了,你这邻居可不得了,厨房里除了老王的血迹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的。”

  “你效率也太快了吧,这才几个小时啊?”秦沐忍不住叹道,如今警察都是使用的高科技么,这么快的速度。

  “是你告诉我的,老王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厨房里查出了一些已经干涸的血迹,明显不是一个人的……我不跟你说了……这尼玛可是大案啊大案……”于修后面的话已经激动不已,真不明白,宁城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这货有什么好兴奋的,难道是平时闲的?

  秦沐看了看表,估摸着小白还得在厕所里呆上好久,伸了伸懒腰,今日里折腾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还是美美的睡一觉再说吧。

  秦沐没想到,下午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早上,早上的时候,秦沐是被自己活生生的饿醒的,肚子里一波又一波的叫唤着,空空的五脏庙都快唱出了交响曲。

  一醒来就看见小白毛茸茸的身体,这货两只眼睛饱含着两大泡热泪,委屈至极的看着他。

  还没等秦沐开口,小白眼泪汪汪的说话了:“沐沐,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给我吃的什么东西?”

  “呵呵……”秦沐尴尬的笑了一声:“我这是看你这几天大便郁结,恐对身体不好,以外力推动一下而已。”

  “这么说你给我吃的是泻药了?!”小白爆出一声,差点没捂脸泪奔,呜呜呜,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主人,会无良到给自己的侍灵喂泻药。

  “乖,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对你无益,还是弄出来比较好,不然……你愿意天天见到那个女鬼人头吗?”秦沐话音刚落,满意的看到小白连连摇头。于是继续说道:“这就对了,把那东西弄出来,对你有好处知道么?再说了,这样对你自身排毒也有好处的,我看看……”秦沐装模作样的在小白脸上瞅了半天:“这脸色可比昨天好太多了,白里透红的。”

  秦沐这瞎话说的,他自己都起鸡皮疙瘩了,小白那张毛茸茸的狐狸脸,秦沐除了能在上面看见一堆白绒绒的绒毛之外,还能看见什么?

  唯有小白这个二货还能听得进去,喜滋滋的捧着自己的小脸,秦沐翻了个身,不再看小白一副自恋的样子,“我再睡会啊。”

  秦沐的眼睛还没闭上,床头柜上的那个新手机就开始闪起来了,秦沐不情不愿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抓起那只电话,屏幕上闪动的还是昨天那个电话号码,秦沐心中腹诽着,你要查案就查案,怎么老是找我呢?

  接听电话,于修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依然很兴奋的响起:“秦沐,你知道不,那段姿跟老王是什么关系?”

  “夫妻关系。”秦沐没好气的答道。

  电话的那头愣了愣,当即郁闷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人家在我旁边住了那么多年了我能不知道么,又不是瞎子,连那医生都知道,段姿和王大宝是夫妻关系。”秦沐奇了,这于修一大清早发什么疯,费这么大劲把他吵醒不会就只想告诉他这个吧?

  “我是说老王!老王!”于修愣了好几十秒,忽然意识到秦沐这个家伙可能搞错了,连忙强调。

  “他们能有什么关系?”秦沐打了个哈欠:“我说您呐,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啊,我还要睡觉呢。”

  “哎……别……别……”电话那头的于修急了,本来还想吊吊秦沐的胃口,没想到这小子压根不买账,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只好将事情和盘托出:“这段姿与老王十年前就好上了,段姿都给老王做了十年的地下情人了。”

  小白兴奋的贴到秦沐身旁,秦沐这款山寨机的功能强大,纵使不开免提,于修的声音都跟打雷似的,小白自然听的是一清二楚,双眼立马兴奋起来,八卦兴趣十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