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半脸人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56

  “你究竟是谁?”秦沐擦掉嘴角的鲜血,掩下心中的震惊,感受着手中那张人皮符上所传来的火焰的跳动,秦沐对那黑袍人身后的房间更加感兴趣了。

  “是谁?”那人闻言哈哈大笑,笑声中虽然是充满无奈,但也十分刺耳,仿佛还夹杂着某种音攻,秦沐听得头昏脑胀,口中骤然爆发出音爆进行打断,然而没想到的是对方却该大笑为尖啸,秦沐一个音爆没出来就被那人憋了回去,气血上涌再次口吐鲜血。

  “你……”秦沐那个气呀,三番两次让对方打断,饶是再好的脾气也得发火,判官笔放到嘴里一舔,沾染着秦沐鲜血的笔力,以自身灵力为辅,开始于半空中开始画符,一气呵成。

  “打断他。”黑袍人一惊,对着一旁兀自疗伤的女孩小茹说道:“不能让他画完。”

  秦沐怒极攻心所画出来的符哪有那么容易打断的,再者小茹让黑袍人呼来喝去,本身就有种抵触的情绪在里面,面对不情不愿起身扑过来的小茹,秦沐腾出一只脚就踹飞在一旁。

  “没用!”黑袍人啐了一口,咬牙扔出五张黑色符咒,只是这次的符咒跟以往不一样,此次的五张黑色符咒被丢出去以后并没有当即就对秦沐动手,而是稳稳当当的停在半空中。

  秦沐依旧画的是唤雷符,因为重华说过,雷能够破解世间一切黑暗。

  当秦沐将符咒画完,只见整个地下三层的灯闪了闪,一道胳膊粗细的雷电在半空中逐渐成型,眼看着就要冲着黑袍人的头顶劈了下去。

  因着混合了秦沐的鲜血,此次的唤雷符极有功效,在完成之时就乌云遍布,雷电交加,秦沐是给对方憋屈坏了,一次便下了狠劲。

  五张黑色的符咒与秦沐的那张唤雷符所召唤的雷电碰撞在一起,竟然旗鼓相当,五个面色痛苦的人类的灵魂,从五张符咒里面冒出来,死死的挡住秦沐的攻击,雷电确实可以冲破黑暗,但是当黑暗过多的时候,就成了一种消耗战。

  五个人类灵魂看上去非常痛苦,每当他们与雷电接触一次,身影便消弱一一分,在将那雷电之威力抵挡完毕之后,五只灵魂已经透明得几乎看不见,脸上皆是一种解脱的笑容,在秦沐目瞪口呆的过程中彻底消失。

  “你……你居然干下这等天理不容的事情,你实在是……该死!”秦沐很少动这样大的怒,在看见五只灵魂消耗掉所有魂力消失的时候,秦沐再也按捺不住怒气了,他真后悔没有准备充分而来,否则定要用阴阳鼎炼化对方的骨!

  “天理不容?”黑袍人像是听见了什么十分可笑的事情一样:“老身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晚辈来插手。”

  “为了你,损失了我五名鬼兵,你也该付出代价了。”黑袍人说着,缓缓的拉下面前的黑色长袍:“陪着那个小丫头一起吧,你们两个的灵魂相当美味,可以做成更好的鬼兵呢。”

  黑色长袍下露出的是白发苍苍的头发,梳成古代才有的髻,头发上还簪着发簪,可怕得是她的脸,半边脸倾城,如美如画,肤若凝脂,而另外半边脸则是森森白骨,空荡荡的眼眶中一颗红色的东西诡异的跳动着,长袍拉开,秦沐清楚的看到,那人从脖子以下皆是这样,半边身子如二八少女,半边身子白骨骷髅。

  生得这样诡异,却还能活着,秦沐也是吓呆了,跟着师父重华,他见过各种各样的鬼魂,许是因为它们跟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未曾感到可怕,而眼前这位,却只能让他倒抽凉气了。

  说她是鬼魅也不为过,半脸的美女用那只没有肉的骨架子手摸了摸自己还有肉的脸颊,半边脸笑靥如花:“美吗?”

  不等秦沐回答,那人兀自的说了下去:“他们都说我美,都想娶我为妻,我偏偏不,我喜欢的,只是一个穷小子,为了进京赶考,在我家做工的穷小子,我为了他和我爹爹闹翻,一意孤行的想要嫁给他,却最终害了他……我死后,在奈何桥上徘徊了三年,才知他转世,追随而来。”

  “然而我始终不能与他一起,这一世,他是巫祝,天生除鬼杀妖,而我依旧是那个女鬼,我根本近不得他身,可是如今,我找到了让我起死回生的方法,你看……这便是我当年的那副白骨,只要这上面的肉都填满,我就能复活,我就能跟他在一起了。”

  “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以女鬼的身份接近他,他竟然还记得我的事,他记得前世的所有的一切,他说他欠我一段情,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日子,我做他的侍灵,他教我巫歌,教我法术……我巫歌上的造诣,比你的还要高,那个时候,重华根本没有你这个徒弟,若是我在,也不会让他收你这么个资质愚笨的徒弟的。”

  “当我开始为自己前世的白骨填充肉体的时候,你的师父却百般阻止,为什么?我只是想要跟他在一起而已,我有做错什么吗?”

  “我为他做了那么多,换来的是什么?换来的只是他再见面的兵戎相向,男人!男人是什么?”那人转过头来,那红色的跳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沐:“你说,男人该不该死?”

  “该……该……”秦沐无意识的答道,手中的判官笔不可抑制的朝自己的喉咙戳了过去,眼见着就要戳上,一只青葱一般儿的手突兀的从半空中伸出来,阻止了秦沐的自戕。

  “这样低级的幻术也能中的么?真不明白日日与小狐狸呆在一起,连幻术的免疫力都没有的么?”随着说话声,秦沐的旁边突然站着一位娇俏的女子,身着黑色皮质短裙,随着她的出现,整个三层的灯光开始摇曳不定,温度骤降,趴在一旁的小茹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你怎么来了?”来者正是黑珍珠,秦沐又惊又喜,喜的是又来了个帮手,这比不带着阴阳鼎单打独斗要好多了。

  这黑珍珠什么时候出来,从什么地方出来早就不受他控制了,以往一召唤就能出现,后来完全就是神出鬼没,什么时候出来散心要看她心情。很多时候秦沐是不喜欢黑珍珠出来搅合的,这丫头不学无术,惹事儿的本领是一等一,而如今这丫头一出现,秦沐恨不得抱上狠狠的亲两口。

  “我要是来晚了,这会子你早就命丧黄泉了哼!”黑珍珠无不鄙视的说道,嫌弃的看了看站在面前的黑袍人,“就你这德行还所有人看见你就想娶你?你丫的不是发梦吧?”

  黑袍人感受到黑珍珠身上所散发的比她还要纯正的鬼气,语气间有些颤抖:“你……你究竟是谁?”

  “哎哟呵!如今还有不认识我的鬼,你哪混的哈?”黑珍珠一撸袖子准备上去抽人,秦沐无奈捂脸,他身边就没个正常的么,这黑珍珠真的是鬼差么,怎么一出来一副流氓样?

  黑袍人的身上不可抑制的颤抖着,看来是黑珍珠身上的鬼气给她带来的压力,黑珍珠再怎么不学无术,也好歹是人家阎王的女儿,这与生俱来的皇族气质不是一般的鬼魂能够比拟的。

  “你是……鬼差?”看着黑珍珠腰间的那根棒子不是棒子,钩子不是钩子的东西,黑袍人突然明白过来,鬼叫一声,听得秦沐和黑珍珠不得不捂上耳朵,秦沐记得她说过,她巫歌的造诣比自己还要高,当即便死死的捂住黑珍珠的耳朵,心里想的是要是这货在自己这里出事了,回头阎王秋后算账,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

  秦沐自己的耳朵被堵上,却光顾着堵黑珍珠的耳朵了,当下被那尖啸给刺激得耳朵流血,秦沐仗着自己也巫祝的传人,对于巫歌有相应的抵抗能力,所以就直接硬抗,不过这感觉可真不怎么好。

  “你没事吧?”黑珍珠被秦沐护了个严严实实,倒是没什么事儿,回头看见秦沐耳朵的血吓了一跳,在她的印象里,这孩子还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你怎么那么傻啊,自己的怎么不堵上啊,那女人鬼叫鬼叫的那么难听。”

  秦沐按捺住心中血气的上涌,摆了摆手,朝黑袍人所在的地方看去,迎面而来的是三张黑色的符咒,而那黑袍人做完这些,便消失在原地。

  “尼玛啊,就这样跑了?”黑珍珠比秦沐还要气愤:“老娘还没撒气呢!”

  感受着从那三张黑色符咒上传来的波动,秦沐苦笑一声:“有时间让你撒气的。”秦沐的话音刚落,只见那三张黑色符咒上面出现三个面目不同,头戴三顶高帽的大脸鬼魂,脸足足有个澡盆那么大,眼睛是绿色的,如同拳头般大小的鬼眼,微微的跳动着,在看清走廊中的人之后,均面色狰狞的看着秦沐和黑珍珠,把他们两人围在中央。

  “鬼将!”黑珍珠脱口而出,眼中的惊讶之色掩盖不住:“她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