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斗法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61

  人皮能够干什么?

  这个问题,在秦沐第一次看见人皮炼制的符咒的时候,就上度娘查过,得出的答案千奇百怪,可以用做整形,或者是做成灯笼,皮具之类,当然,也只有心里变态到极点的,会采用人皮这种材料。

  而用人皮所炼制的符咒,在某些歪门邪道的术法上面,有些许增幅作用,一些邪恶的修炼之人,将活人熬成药,辅以修炼,效果甚著。

  那么用人皮做成的符咒,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关键是这符咒还能够回收,秦沐手中的那四张,上面脉络清晰,符咒鲜活无比,似乎是某种特殊的染料染上去的,而小白更是大胆的猜测,是直接纹身纹上去的。

  秦沐定了定心神,不管这金色年华地底三层所说的剥皮是否为真,单是这种地方的存在,就已经触动了秦沐的某根神经。

  “带……带我去看看货。”秦沐极力镇定,颤抖的语气若是熟人很容易发现秦沐是真的怒了。

  “好的,请随我来。”迎宾小茹没有多看秦沐一眼,否则应该会被他突然涨红的脸给吓到。

  秦沐本身还想拿出怀里的会员卡亮一亮的,哪知对方根本没问,可当初那个大厅经理为什么口口声声要提会员卡呢?难道对方一早就已经怀疑?

  没来得及多想,小茹带着秦沐走入了一间比较大的房间,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小茹在一旁解释道:“这位先生,您好,这里现在只有您一人看货,所以只有您一个人。我先出去了,方便先生看货。”小茹说罢,转身便离开。

  这个房间的周围都布置着玻璃立柜,里面陈列着一些皮包或者面具,秦沐随意的走到一张面具面前,眼瞅着很像自己手中拿的那张,伸手试了试,这玻璃立柜居然能随意打开,这金色年华的人倒也还真放心他。

  伸手将那张面具捞了出来,一入手就感觉不对,这几天他日日与那四张人皮呆在一起,成天研究那人皮上的符咒,手感上是非常了解,而这张人皮面具,摸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就好像……

  秦沐偏头想了想,看着眼前这面具脉络清晰,连青筋都清晰可见,摸着却像……橡胶手套一般,秦沐终于想到一个可以形容的词汇,仔细辨认了一下那张薄薄的东西,已经确定是橡胶手套的那种材料。

  再随意的翻了翻旁边的“人皮小灯笼”,“人皮鼓”之类的小玩意儿,基本上都是橡胶制成的,秦沐心下了然,这金色年华的这种什么人皮服务,估计也就是个幌子,吸引那些笨到家的富豪们,掏钱罢了。

  “不对,”秦沐迅速的反应过来,若金色年华真的是蒙钱,那些富豪们也都不是傻子,会心甘情愿的蒙了那么久吗?况且他们还有所谓的剥皮表演,联想着自己从一进来到现在,从那俩因为会员卡将他赶出的保镖,再到这位自称小茹的迎宾,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不对劲儿。

  “来人啊!”秦沐伸手去拉房门,才发现房门从外面给锁上了,秦沐试了试,从里面直接破坏房门是有一定难度的,除非拥有小白那么大的力气。

  秦沐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瓜子,他还傻乎乎的在这呼救喊人,人家早把他当做小白鼠给抓起来了,如今在地底三层,跳窗什么的就不要想了。

  秦沐右手一抖,判官笔赫然在手,如今已经被发现,秦沐也就不多虑了,凌空虚画,贯穿着灵力一气呵成,唤雷符的符咒就出现在半空,秦沐伸出手掌虚推过去,那张唤雷符没入房门,只听得“轰隆”一声,那房门被秦沐生生的炸出一个口子。

  秦沐窜身而出,此时整个走廊外面已经开始响起了警报,红色的灯在墙壁上一闪一闪,几十个光头带着墨镜的保镖闻讯赶来,一些还在走廊中的客人惊慌失措,秦沐则在这场混乱中逃了出来。

  一边跑一边见到房门秦沐就一脚踹开,完全不顾里面的人失声尖叫,有的房间空无一人,有的房间有客人在里面做着不堪入目的事情,而有些房间里面陈列着一些死去非常悲惨的尸体,用马尔福林泡着。

  秦沐掏出那张被白叔施过法的人皮,上面的火焰指引不再是乱窜,而是定定的指着某个方向,秦沐不管不顾的冲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若是有人阻拦,直接从口中吟唱出一个单音,这是重华离开后,秦沐在那五年无聊的时候自己研制出来的,他把这个单音称作音爆,若是近距离的听,会直接从耳朵神经摧毁对方的大脑。

  过来挡他的人无一不耳孔流血而倒下,但是秦沐知道,这并不会要了他们的性命,这一点就是重华和秦沐最大的区别,若是此时换了重华,他会有100种方法让对方丧命。

  火焰所指的方向是三层最里面的那间房间里,如同宾馆酒店的总统大套房一样,在走廊的尽头,整个三层,大抵上呈一个蚊香的形状,不过是方的,这最里面的房间就是最终的目的点。

  然而在秦沐快要靠近那屋子的时候,身后那帮追逐的保镖已经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当秦沐走近了才发现,那门口还站着一个人。

  “巫祝就是像你这样的么?”秦沐回头看了看,那帮保镖已经跑的没影儿,这里真的有这样的可怕?听闻眼前的那人说话,秦沐下意识的看了看手中的那张人皮符咒,上面的火焰指着眼前那人跳动不已。

  眼前那人身穿的是迎宾的那种旗袍,背对着秦沐,听闻秦沐的脚步声停了下来,这才开口问道:“我以为,巫祝都像我师父说的那样无敌,可惜啊……看来上代巫祝没有那么幸运,收了个资质蠢笨的弟子。”

  说话间,那人转过身来,秦沐定睛一看,惊得手中的判官笔都险些要抓不住:“你……怎么是你?”

  “怎么?很惊讶?”女人的语气中按捺不住的得意。

  “你不是……”秦沐惊讶得无以复加:“你该知道关羽有多担心你!”秦沐一想到那个身体残疾的少年,心里便纠痛不已。

  “关羽?还张飞呢?巫祝都这样疯疯癫癫的么?”女子张口反问道:“我还以为你认出我来呢,小茹,还记不记得?”

  “这……”秦沐愣了一下,他也是根据人皮上的火焰才错以为眼前的女子就是关雪的,毕竟脸是一模一样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小茹。

  “男人就是这样,换张脸,就可能不认识你了,至于这张脸嘛,也是换的,从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脸上,其实更早的,我们还见过一面,那次在麦肯基,你撞了我。”小茹的脸上出现玩味的笑容,仿佛秦沐就是她手里的玩具一般。

  “是你,你就是那个丑女人!”秦大官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直接把大脑中的想法给暴露出来了,果然对方听后即怒,小手一翻,两张冒着黑色火光的符咒便飞奔而来。

  秦沐这会子又想扇自己耳刮子了,没事儿激怒这个女人干嘛啊?人家有备而来他不是啊,他的符要现画啊。

  口中发出一个音爆,小茹捂着耳朵后退,大叫:“卑鄙!”接着指挥着两张黑符朝秦沐袭击过去。

  黑色的如同触手般的东西,在靠近秦沐的时候突然从符咒上张扬开来,一下子就把秦沐绑在中间,秦沐反手用判官笔在那触手上轻轻一点,那触手像是被电过了一般,松开了些许,此时秦沐的口中发出一声尖啸,那些触手像是被火烧了一般迅速抽离。

  秦沐右手一抖,两滴浓墨从判官笔上飞出,直点那两张黑符,一触即灭,而那个女人更是抱着自己的脑袋在地上来回打滚,秦沐口中吟唱着的巫歌,虽然不成调,但也不是很难听,可这音放在小茹的耳朵里就如同索命的鬼魂一般,令人可怕。

  另外一声尖啸从小茹身后的房门中飘了出来,彻底打断了秦沐的巫歌,秦沐后退一步吐出一口鲜血,惊道:“是谁?”

  这打断的手法也出自于巫歌,重华当年传授的时候,就说了巫祝就他一个传人,别人不会这唱法,也不会这破解的方法,破解巫祝的巫歌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以另外一种音贯以灵力打断即可,这样,吟唱巫歌的人也会遭到反噬,由于灵力的不畅,而郁结。

  这样的方法除了巫祝本尊,鲜有人知晓,就是知晓了也没办法破开,因为纵使打断了,巫歌先前所产生的效果依然在。

  所以,就是秦沐后退吐血之时,那小茹还倒在地上起不来。

  “老身从来不知道,巫歌也能够这样唱,重华可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啊。”门内传来一个苍老而幽怨的声音,那声音同当初秦沐为关羽定魂之时所听到的声音一样。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从门内走出来,扫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小茹,金属般的声音再次生硬的响起:“没用的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