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会飞的人头
圣堂幽2015-12-20 12:403,264

  秦沐无可奈何:“你不是一早的就能看见鬼了?又不是今天才知道?”说话间秦沐使劲一扯,将胸口的某白跟扯牛皮糖一般扯了下来,随手丢到床下,抱着被子,翻身继续睡下。

  小白跳上床,站在秦沐的被子上一五一十的把刚才的遭遇都说了,秦沐愣了大概十几秒,“呼啦”一声拉开被褥,眼底是漆黑的眼圈:“你的意思是,有人的脑壳在我们家的冰箱里,然后叫你给煮了?”

  小白连忙点着头。

  “妈蛋,反了他还,敢在我地界闹!”秦沐衣服都没穿,只捉着放在床头柜上的那只判官笔就下了楼,小白小心翼翼的跟在后头,时不时的露出一个小脑袋观望着,一有动静就缩回去。

  “做妖做到你这份上,真是失败哈?怎么不知道用狐火烧它?嗯?”秦沐转过头,看见小白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无语,转过身来抱着它下楼,小家伙靠在秦沐的胸膛上,感受着自家主人胸口的热源,舒服得眯起眼睛。

  下了楼,厨房门口的瓷砖所反射的红光以及往外冒的烟,秦沐丢下小白忙跑了过去,看着厨房的惨状,秦沐咆哮一声:“小白,你想烧了屋子吗?”

  只见,小白煮的那锅东西在煤气灶上冒着白气,秦沐走过去熄了火,而放置着案板的地方已经燃烧了大半,火光闪闪,秦沐连忙打开水龙头,一手做剑指,低吟着的巫歌在秦沐口中响起,那水龙头的水,如同被什么东西牵引似的,从水槽中飘出来,洒向那些着火的地方。

  小白捂着脸,它想起来自个儿烧方便面烧到一半,就丢了蜡烛尖叫着跑了出去,压根没管那蜡烛丢到什么地方去了,还好发现的及时,否则,就是这煤气罐的爆炸,都能把秦沐炸上天。

  火熄灭后,秦沐走到小白的那口煮锅:“真不明白你煮个方便面用这么大的锅干什么?”伸手晃动了一下,见里面的方便面和青菜都快煮干了,至于那什么人头,是毛都没看见一根。

  “你看看。”秦沐把那口锅丢在地上,晃动了两下:“你所说的人头在哪里?”

  “沐沐……对不起啦,但是我真的看到了。”小白眼泪汪汪的说道。

  秦沐没有生气,只是把他那温热的手掌贴近小白的脑门儿,复又放在自己的头上试了试,才道:“没发烧啊?”

  “沐沐!你才发烧了呢,我说的都是真的,我都看见了!我……”小白激动的辩解着,突然看见了丢在一胖的锅铲,像是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激动的捡起来,将那锅铲靠近秦沐:“你看你看,我没有说谎,你看……”

  秦沐凑近一瞧,只见那锅铲上缠绕着一律黑色的“线”,拿到手上一搓,这是一缕女人的头发……

  秦沐皱起眉头,看来真的是什么东西光顾过了,不应该啊,他所居住的地方被师父重华加持过阵法,鲜有脏东西可以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就是没有阵法,秦沐自己也对房子进行过修改,再不济还有阴阳鼎坐镇呢,什么东西这么凶的?

  秦沐闭着眼睛,用灵力扫视了一下屋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用灵力扫到小白的时候,有些不对劲。

  秦沐蹲下身来,看着伏在地上一团白色的某狐狸:“张嘴。”

  小白莫名其妙,难道这个时候秦沐都不相信它以为它在说谎吗?所以才要检查一下是否是自己发了病?当即心情不是很好的说道:“我不!”

  “乖啦。”秦沐脑门上划下三道黑线:“张嘴我瞧瞧。。”说着就要伸手去掰开小白的嘴巴。

  这一举动彻底惹毛的小白,小家伙向后一跳,都炸毛了:“沐沐,我没有骗你,也没有发病!不需要你检查!”说着飞快的跑开。

  “喂……”秦沐看着某只狐狸的背影,眉头紧锁。

  又捻了捻手中的发丝,只见那发丝如同香灰一般被捻碎,有一种异常鲜美的味道自手中的灰烬散发出来,饶是本就不饿的秦沐,都感觉胃里空空荡荡的在唱歌,看了看锅中的方便面,秦沐舔了舔嘴唇。

  想着小白是将那人头放于锅中煮过,秦沐按捺住肚子里的馋虫,随便的拍了拍手中的灰烬,将那锅东西倒进垃圾桶。

  可为什么对着垃圾桶都想着吃呢?秦沐甩甩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漆黑一片,许是太困了,继续睡着吧。

  上了楼,小白伏在阴阳鼎下面呼呼大睡,折腾了一个晚上许是累了,看见秦沐上来都不带睁眼的,被这么一吓,让小白惊觉阴阳鼎的周围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从此以后阴阳鼎的下面就是小白睡觉的地方,当然,这是后话。

  秦沐看了看小家伙酣睡的样子,顺手在柜子里找出一床小绒毯,盖在小狐狸身上,这才上了床。

  小白等秦沐上了床后委屈的睁开眼睛,呜呜呜,臭沐沐,居然不相信它,还要检查它有没有出现幻觉……小白委屈的抱着那床绒毯,下一秒就陷入沉睡中。

  而秦沐表面上看上去好像已经睡着,实际上大脑却在飞快的运转着,这缕头发来的太过突然,首先小楼是对这些脏东西有抵挡的,而在老王家的酒席上也没有发现过什么异常,这东西打哪惹上的?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不管是任何冤鬼索命吓人之流,前提必须是要有冤,若是见人就吓,见人就索命,那就不是鬼了,而是魔。从小白的口中得知,对方是一个会飞的人头,秦沐一想就想到降头里面的飞头蛮去了,甩甩头,若真的是飞头蛮,还会让小白这货放在锅里煮?这也太丢人了。

  况且这里离那降头的故乡还远着呢,不至他秦沐就这样倒霉,偏偏让他给遇上了。

  让秦沐有些不能理解的是那缕头发,为什么搓两下就成了灰烬状,而且散发出一股香味?想起那股香味,秦沐感觉自己的肚子又饿了。

  算了算了,秦沐裹紧了被子,在床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沉沉睡下。

  “田大夫--田大夫--”天蒙蒙亮,一个高亢的声音就在门口叫门,因为昨天晚上惊了一宿,再加上秦沐从来没有早起开门的习惯,这呼声被秦沐直接给忽略了,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倒是小白已经醒了过来,昨晚上这么一吓,导致它梦里尽梦见了一群会飞的脑袋追着咬它的屁股,吓得它一直跑一直跑,早上被外面喊门的这位喊醒,感觉格外的困倦,身体快要散了架,仿佛是跑了两个马拉松。

  “田--秦大棒槌!”外面的声音颇为急切了起来,这声音一出,秦沐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认出这是邱老六气急败坏的声音,伸着懒腰,就连睡衣都没有换,迷迷糊糊的下了楼。

  一开门,邱老六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朝秦沐扑了过去,秦沐虽是迷迷糊糊的,可见他扑来身手突然变得异常敏捷,一个侧身就躲开了去,邱老六“扑通”一声栽倒在门口,吃了一嘴灰。

  “噗……咳咳……”邱老六坐在门口咳了老半天,这才把胸口那股气给咳出来了,眼泪汪汪的看着秦沐:“老弟,救救哥哥吧,哥哥见鬼了。”

  秦沐听得这句异常熟悉的话,忍不住笑了,也清醒了几分:“你丫的天天做死人生意,什么样的鬼没见过?如果你这一大清早就是拿这个来打趣我的,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我还要睡觉呢。”说着就往屋内走,随手准备关门。

  邱老六一手抵在门外,急道:“这不一样,老兄,你听我把话说完了,这次的事情,我觉得非你出手不能解决,救救老哥哥吧,老哥哥这条命就在你手上了。”

  秦沐挑眉,把邱老六迎进了门。

  邱老六的经历和小白的差不多,都是夜间起来吃东西的时候遇上了个死人头,唯一不同的是,小白把人头下了锅,而邱老六则是给那个死人头做了一夜的好吃的。

  因着白天打了牌,太累,邱老六晚上就没把他那个摊位给摆出来,早早的上床睡了,半夜里却因为肚子饿,就在冰箱里翻起了食物,准备自己炒个饭什么的,却不想在厨房内看见这么个东西,之前说过了,邱老六敢做死人生意,他有着自己的一套防鬼的法子,见着这么个东西邱老六第一个反应就是将其请走。

  顺便使用了几个他自己研究的土法子,一个都不管用,那鬼人头还是赖在他家里死活不肯走,最后邱老六没了办法,心想着是不是今夜没出摊,有些鬼着急了,想混点食物,于是就给那颗人头做饭吃,这一做就做到天亮。

  最悲催的是,那人头临走的时候,口吐人言:“明晚再见。”

  于是在那鬼人头刚刚消失,邱老六就连忙进行召鬼仪式,召唤出一只经常在他那里吃饭的老鬼,邱老六常年做死人生意,也积攒了一定的顾客,其中这只老鬼就是经常去他那里的,有时候教给他一些防鬼的土法子。

  这位老鬼说让邱老六好好想想最近有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这女鬼只剩下一个人头,怨气奇大,不好惹,若是硬拼肯定没戏。

  于是邱老六就在一大清早,跑到秦沐这里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