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我见鬼了
圣堂幽2015-12-20 12:402,798

  段姿这娇滴滴的声音,一般听在耳里,都有些把持不住的,可秦沐却没有这样的感觉,他只觉得这段姿真是颇为难缠,吵得他头大,硬着头皮道:“对不起,田某不喝酒,若是段小姐以后真有什么头疼脑热,请去大医院看,田某医术不精。”

  说完,竟然头也不回的给小白夹菜,根本没有朝段姿看一眼。

  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邱老六抓着一杯啤酒,和段姿碰了杯:“他不和你喝,我和你喝……”笑嘻嘻的黝黑色的脸上,泛着油腻,邱老六那胡子拉碴的也不知道多久没打理了,看得段姿直犯恶心,娇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邱老六在旁人的哄笑中,讪讪的坐下来,被段姿这样一搅合,觉得颇没面子,眯着眼睛看着段姿离去的身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得了,别看了,人都走远了。”秦沐回头看见邱老六那花痴样,摇摇头道:“至于么?”

  “都三十好几了,还自称小女,”小白一句话真相了:“沐沐~~”

  秦沐浑身一抖,差点把碗丢在地上:“你别学她说话。”

  邱老六一脸郁闷:“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毛头小子懂什么?这样的女人,才是极品。”眯着眼睛看了段姿离去的方向,轻轻的吐了口气。

  “都是别人的女人了有什么极品不极品,吃你的饭。”秦沐随意的吃着,说实话,老王这顿宴席确实不咋地。

  “屁。”邱老六懒得跟秦沐多说,闷头喝着酒。

  小白的食量惊人,几乎扫光了桌上所有的肉食,期间老王和他那口子端着酒过来几次,秦沐也就随便意思了下,应付了事,只是老王那双眼睛紧盯着小白的样子让秦沐颇为不舒服。

  老王的老婆倒是憨厚朴实得紧,只是个普通干练的农村妇女,一个劲的帮小白加菜,秦沐待她也比老王亲切许多。

  吃了饭,老王邀请各街坊邻居留下来打牌,秦沐是属于那种对牌类不感冒的人,因着邱老六殷勤邀请,也勉强留了下来,坐在邱老六身后看他跟人打麻将。而小白则因早上睡眠不足,回屋睡回笼觉。

  邱老六的对家就是那段姿,一副低胸的领子将邱老六迷得三魂去了七魄,手上牌乱丢,很快便丢盔弃甲,输的一塌糊涂。

  “妈蛋!”邱老六在兜里摸了摸,一张票子没摸出来,只得从裤兜里再摸出一根烟点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怎么了老六,还有钱没?没钱叫你小徒弟送来继续啊?”旁边观战的某街坊笑道,一句话把邱老六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我会没钱?”邱老六哈哈大笑,转过头来对着秦沐说道:“借点,以后还你。”

  秦沐脸上划下三条黑线,他倒不怕邱老六还不起,只是他现在这状态,赢的概率不大,那段姿随便一个小动作都能引得邱老六心神荡漾,连连错牌,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赢钱,秦沐摇摇头,从口袋里摸出钱包,刚打开还没来得及数,就让邱老六一把夺去。

  “回头还你!”把秦沐钱包里的钱全部拿光,剩下一个空壳子丢给秦沐,回头还不忘添上一句。

  秦沐无语的把钱包放回口袋,邱老六这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秦沐转了转,跟着一群小年轻看起了DVD。

  又打了几圈,段姿推脱说累了,便下来随便走走,走过客厅的时候还跟秦沐打了声招呼,秦沐倒是没怎么注意,一会的功夫就看不见人了。

  段姿一离开,邱老六那里立马满状态复活,几圈下来将其他三个人的钱都收入囊中,就这样一直玩到晚饭时间,中午饭除了秦沐他们几个没有打牌的随便吃了点,在打牌的几位均不愿下桌。

  吃完晚饭,秦沐就闪人了,留着邱老六在那里厮杀,下午的时候段姿回到桌上,这厮的战斗力又被消弱,还好段姿许是因为上午打的太累,下午打牌的时候频频走神出错,让了邱老六不少,不然邱老六连裤衩子都得输没了。

  因着疲惫,晚上的秦沐睡得格外死,而小白则因为白天睡了觉,一直处于精神极为亢奋的状态,这样的极度亢奋所导致的结果就是极度的饿,半夜三更爬起来往厨房跑,依稀记得厨房里还有泡面。

  小白自食其力的在楼下煮方便面,从前都是秦沐煮给它吃的,如今却要自己动手,也不知道是哪天开火之后没有洗锅,一层油腻粘在锅上,小白嫌弃的丢在一旁,倒腾了半天,摸出一口双耳深锅。

  摸摸自己干瘪的肚子,觉得今日是格外的悲催,老王的酒席,早上的素菜居多,而晚上的肉菜却比较多,而且极为鲜美,可总感觉哪里不对,似乎是火候上并不到家,小白这个对于吃的极为挑剔的狐狸,随便吃了两口便放下筷子,如今那五脏庙空荡荡的在唱歌。

  想想秦沐早上说的,“多吃点青菜才能营养均衡,防止发育不良。”,小白对着锅里煮开了的方便面,歪着头想了想,依稀记得秦沐在冰箱里放过白菜之类,于是蹦蹦跳跳的跑去冰箱,一把拉开冷藏柜。

  因着上次秦沐在客厅中施法,一楼的电力系统属于瘫痪到再也不能瘫痪的地步,小白凭借着夜视能力模模糊糊的看见冷藏柜的第二层,有个黑乎乎的东西,一团团的丝质一样的东西所包围着,看不清是什么。

  难道是红薯粉?记得有一回秦沐给小白下了红薯粉丝吃,那味道真的是好极了。

  小白眼睛一亮,伸出爪子抓向那团东西,触手极软,心想沐沐什么时候买过这等柔软的粉丝,今日真是有口福啊哈哈哈。

  又在冰箱里抓了几片菜叶,惦记着“营养均衡”,蹦蹦跳跳的回到厨房,小白看也不看的把手中的两样东西丢下锅,这才找来锅铲搅合两下。

  咦?这是什么?

  借着煤气灶的火光,小白的锅铲在锅里搅动了几下,锅铲上绕着一团黑色的东西,湿漉漉的团在那里,很恶心的样子。

  小白伸手摸了摸,似乎是一团黑色的线,小白无比纳闷,端着一旁的蜡烛踮起了脚尖朝锅内看去……

  小白就是再傻也知道那些黑色的“线”是什么了,可怜它在冰箱里摸到的时候还以为是“红薯粉丝”,小白愣愣的看了看那只抓过“粉丝”的手几秒,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

  小白丢了蜡烛窜出了厨房,一瞬间的功夫变回本体,依稀的好像还听到身后那人脸发出哈哈的大笑,因为是在锅里翻腾来翻腾去,声音闷闷的好像从井底传来……

  忙不迭的窜上二楼,楼上的秦沐听得小白的尖叫无动于衷,只是随意的翻了个身,又沉沉睡了过去。

  小白慌不择路的跑进书房,一头撞在电脑桌上的时候才发觉自己跑错了路,忙调转方向冲着秦沐的卧室跑,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电脑桌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

  小白借着窗外的月光,发现那东西就是煮锅里的人头,张嘴发出呵气的声音,半睁半闭的眼睛突然睁开,那一瞬间眼睛周围的青筋暴起,眼角旁流出血泪。

  小白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它飞快的窜出书房,又感觉那东西跟在身后,生怕对方咬自己一口,头也不回的一头扎进秦沐的卧室,与此同时,一直在秦沐床边沉睡的阴阳鼎,突然散发出一阵金色的光芒,笼罩住整个卧室,小白只感觉心神放松,什么都听不见了。

  秦沐睡得正香,突然感觉到床尾那里好像进来个什么东西,迷迷糊糊的用手摸了摸身上,秦沐打了个激灵,才发现自己只穿着一身薄睡衣睡在外面,而本来应该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却堆在一边,下面露出半截狐尾。

  秦沐迷糊得紧,“别闹了。”从那截狐尾身上挪走被子披在身上,这才觉得稍微暖和了些,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坐了几秒,秦沐这才清醒了些,打开被子,某只胆小的狐狸整个身子贴在秦沐的胸前,四个爪子紧紧的抓着秦沐的睡衣,拉都拉不掉。

  “干什么啊?”秦沐哭笑不得的扯着胸口的某白。

  “沐沐……”某白瑟瑟发抖,仰起眼泪汪汪的小脸:“我见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