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段姿
圣堂幽2015-12-20 12:403,230

  “来来来,田老弟这么一大清早就来了,王某人真是荣幸啊。”老王操着一口带有强烈的宁城气息的“pia”通话说道,一只胖乎乎的胳膊很是亲昵的搭在秦沐的肩膀上,搂着秦沐走了两步之后,仿佛是刚刚才发现小白似的,后退两步,看着秦沐和小白。

  “真是郎才女貌啊,”老王啧啧有声的感叹道:“田老弟啥时候有了这样的美娇娘,不声不响的,真是……这等好事就该办酒席,让大家都乐呵乐呵嘛。”

  大棚中有一些是秦沐认识的街坊邻居,听得老王这样说,皆在那起哄秦沐,一时间好不热闹。

  “瞧您说的,这不过是我的一个远方表妹,来这里住几天而已。”秦沐淡定的说道:“哪里有什么美娇娘。”

  “哦~原来是这样。”老王听秦沐一说,那小眼睛立马将小白上下都打量个遍,也不知道这厮是想到了什么,那笑容让秦沐有一丝不舒服,但想想毕竟这么多年的邻居了,有什么不快,还是不便吐出来。

  与老王寒暄了两句,便带着秦沐来到了大棚的一张没有人坐的桌前,吩咐小白在此等候,秦沐则进了屋,找那个记账的去上人情。

  记账的是个美女,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风情万种,秦沐来的时候抛了好几个媚眼,都给秦沐无视了,递上了钱,道:“秦……田落,两百。”秦沐低着头看美女写着字,自己的名字排在最后,前面的几位名字有些眼熟的,也都是一两百的样子,自己不算上的多的,也不算上的少的。

  比如那邱老六,就上了个55,在一片100、200中特别显眼,这厮脸皮也太厚了。这种事,换成秦沐,可做不出来。

  美女拿了一瓶小瓶的矿泉水和一盒普普通通的烟递给了秦沐,这是上人情以后必然会给的东西,若是主人结婚,则把水换成喜糖或者一个12元的小红包,若是丧事,则必定会有一条毛巾,其余的,就看主人家的意思了。

  “田医生不愧是这么多年的邻居,一见面,就叫人家……亲……”美女笑着把两样东西递给秦沐,与此同时娇滴滴的说道。

  秦沐尴尬的看了看周围,还好没什么人注意这边,他不记得这周边有什么美女邻居啊,难道是左边那家的?

  “田医生你不认识我了,我就住在那边……不过我不怎么喜欢出门,怕是田医生贵人多忘事,把我给忘记了。”美女说着就崛起了小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可说话的时候却依然温柔,娇吟婉转。

  听着这声音秦沐好像有点耳熟,貌似是每天晚上激。情声音上演时候的女主角,晚上的时候,左边这家激。情不断,右边这家,也就是老王这家,常常上演男女对打。

  “怎么会呢?”秦沐飞快的在脑中搜索着,很快一个名字出现在秦沐的脑海:“是今天段小姐打扮得太过出众,田某愚钝,没有认出来而已。”此女子姓段,单名一个姿字,至于年龄嘛,貌似也三十多了,只是平日里保养得好,看上去年轻了十岁。

  “田医生可真会说话。”段姿的胸口低了低,秦沐居高临下对着那对小白兔看得一清二楚。

  打了个哈哈连忙回到大棚中,面对这样的熟女秦沐属于完败的类型,直接回到了之前和小白选定的桌子那,走过去的时候,邱老六已经坐在小白的旁边,一口一个嫂子逗得小白哈哈大笑。

  “你真狠。”秦沐走过去的时候竖了个大拇指。

  邱老六见他手上拿着的烟和水,二话没说拿了秦沐手上的烟,撕开包装点上一根:“这老王没事就爱摆酒,也就算了,问题是他家有事的时候宴请四方,恨不得人人都去,等你有事的时候,喊他来,他是不会去的,你上了多少?”

  “两百。”秦沐和重华一样,对人情世故不是很通,重华要是通的话,当年就不会有那么多仇人了。

  “恭喜,”邱老六吐出一口烟圈,皱着眉头看了看手中的烟,还没有抽完就一脚踩灭,“就这烟,几块钱一包,也好意思拿出手。”

  “你没领么?”秦沐皱着眉头看着他。

  “你上个55看看人家会不会给你。”邱老六眉开眼笑,在自己口袋里摸出一根眼来,点上:“你那200估计不会回来了,做了他十年的街坊,每年都给他贡献,却没见他把人情还回来,这次哥没给他个五块就已经很给面子了,我想着今天一天我就呆在这了,把早中晚饭都混完算了。”

  “你狠,哥膜拜你。”秦沐头上划下三排黑线。

  “那是,哥是个传说。”邱老六揉揉那满脑袋的蜷曲头发,弹了弹烟灰:“以往你都是很少出现在这种场合的,老是不在家,怎么,有了嫂子以后,就开始顾家了?”

  秦沐笑笑没有说话。

  邱老六顿感无趣,不再说起这个话题,这个时候门内传来段姿娇笑的声音,声音妩媚至极,邱老六深吸一口烟,冲着段姿的方向吐出一口烟圈:“啧啧啧,段小娘儿门越来越风骚了。也不知道小王身体受不受得住。”

  “小王?”秦沐反问。

  邱老六“啧”的一声:“我说秦大医生,您能不要这么不食人间烟火行不?人家都住在你身边多少年了,居然连人家姓什么都不知道,我跟你说吧,这两家啊,家主都姓王,一大一小。”

  “抱歉,没有注意。”当初跟重华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重华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很久,那个时候天天被重华折腾,不是丢在荒山就是丢在野外,还有一次直接把秦沐的魂魄给逼出来,扔进了鬼界。

  想起从前那些惨不忍睹的日子,秦沐便浑身发冷,后来重华无故离开,最开始的时候秦沐还高兴了一段日子,可后来就沉寂在对师父的思念中,他有些怨恨重华,因为当你一旦熟悉你身边的某个人的存在,而当他突然离开的时候,那种滋味,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在寻找重华无果之后,秦沐才重新回到了这里,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若不是小白一路监督,秦沐还不知道会堕落成什么样子。

  想起昨天在那块砖头机上看见某个无良老头的留言,秦沐气得咬牙切齿,重华是一早了就料到自己会碰上什么?发这样的短信是要闹哪样?秦沐有种被牵着鼻子在走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从前被重华使劲操练的日子,每天要完成重华所布置下来的各种各样的任务。

  不过他始终困惑的是,重华是如何同他联系的,那手机上面没有卡,也没有信号,重华的短信究竟从何而来。

  邱老六在一旁叫了秦沐半天无果,这家伙又陷入了沉思,顿时觉得无味,隔空同门内的段小娘子抛了几个媚眼,引得段小娘子吃吃得笑,这才回过头,发现秦沐的眼神中渐渐的清明。

  “我说老弟,刚刚魂魄离体了?”邱老六靠近秦沐的耳朵小声说道。

  “什么?”秦沐刚刚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一时间反应有些迟钝,随即想了想,笑得很淡然:“没有,只是想到一些事情罢了。”这个时候第一盘菜已经送了上来,清炒小白菜,秦沐顺手夹起一筷子放到小白的碗里,果然,小白那小脸直接垮了。

  “沐沐,我要吃肉。”狐狸本就是食肉动物,小白看着碗里的青菜,觉得胃中无比难受。

  “吃些菜,营养才均衡,小心发育不良。”秦沐淡淡的说道。

  小白一听到“发育不良”几个字,立即想起了当初黑珍珠嘲笑自己的事,看了看自己馒头大小的酥。胸,小白“嗷呜”一口,吞下了小白菜,可表情好像是吞了苍蝇般的难受。

  邱老六见小白那表情有些于心不忍,当即夹起第二盘菜--红烧肉,放进小白的碗里,小白顿时眉开眼笑。

  秦沐看着小白那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样子,摇摇头感叹其孩子气。

  端起碗来正准备吃饭,这个时候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走了过来,芊芊玉手拦住秦沐夹菜的手,娇滴滴的说道:“田医生有没有兴致和小女子喝一杯?”

  来者正是段姿,邱老六瞥见噗的一声吐掉口中的饭菜,一双牛眼瞪得老大,羡慕得看着秦沐,一双猥琐的小眼睛在段姿的上三路和下三路来回打量,揉着自己的卷曲的头发,怎么就没看出来秦沐哪点吸引人了,这段姿怎么不叫自己喝一杯呢?

  秦沐余光瞥见邱老六那小眼神,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老王看小白的时候会有些不爽了,因为他们俩的眼神,是一样的。

  秦沐这么想着,脸上却丝毫不变,不高不低的声音在段姿的耳畔响起:“对不起,田某不喝酒的。”

  “哎哟,不过是些小酒,没什么度数的。”段姿撒娇的声音响起:“田大夫,您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小女吧,小女以后若是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您就在隔壁,也要多担待担待呢,所以小女才想给您敬酒的。”段姿的声音婉转,旁边桌子上的邻里听得这声音都朝这边望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