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斩将
我的伤心谁做主2016-07-17 14:293,227

  一夜无事。

  第二天清晨,高飞留下周仓、卢横守卫营寨,自己带着刘备、关羽、张飞、管亥和三千步骑来到下曲阳城下。

  下曲阳城中,张梁、张宝二人立在城头,披头散发,头上缠着一条白布,身上穿着孝服,手中握着不同的兵器,目光中对兵临城下的汉军充满了敌意。城墙附近黄巾贼的弓箭手严阵以待,滚木擂石更是准备充足。

  张角被汉军斩杀的消息奔走相告,对于汉军来说是莫大的动力,只用几天的时间便已经传到了黄河南岸的颍川、南阳两地,风靡大河南北,远远地超乎了高飞预料到的消息传递速度,短短的几天卢植的名头更是响彻天下。

  他很清楚,卢植是他的上司,也同样成为了他的绊脚石,他斩杀张角的事情只有卢植军队的内部知道,传到外面的依然是卢植的功劳。无论他在卢植的军队里多么风光,也只是一个部将而已,更无法盖过主将的风头。

  所以,他才急着央求独自领兵,他甚至没有向卢植要一员军侯级别的将领,只要了以屯为单位的兵勇,他要在下曲阳独获此殊荣,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黄巾贼最精锐的军队,是他高飞平定的。即使卢植也会因此再获得一定的殊荣,但是他的名字会从卢植的树荫下脱颖而出,这就是他真正想要的。

  高飞绰枪策马,眼睛紧紧地盯着下曲阳城,看到那些黄巾贼各个身强体壮,和在广宗的那些个被围困的饥饿难民不同,他们身上裹着一层薄薄的铁片,就连手中的武器装备也是相对的统一。

  “大人,看来张角的死讯已经传到了这里,下曲阳城里的黄巾贼都是主力,十几万黄巾贼里至少有五万可以作战的部队。”管亥在高飞的身后细细地解说着,将下曲阳城里的实情禀报给了高飞。

  参加黄巾起义的都是吃不饱,穿不暖的农民,也有少许流寇和大盗,他们拖家带口的,从数量上看,似乎很庞大,可真正能打仗的,不过才几万人而已,而武器装备上也无法和经过正规训练的官军相比较。

  高飞很明显知道这一点,只轻轻地笑了笑,道:“摆开阵势!”

  话音落下,高飞策马而出,向前走了一段路,扯开嗓子便大声喊道:“张梁,张宝,你们给我听着,张角的人头是我砍下来的,要想给你们兄长报仇,就来与我决一死战!”

  张梁一听这话,胸中怒气立刻涌了上来,大喇喇地叫了一声,指着高飞便大声喊道:“你给我等着,待会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高飞微微一笑,见张梁转身下了城楼,张宝手中握着一杆长枪,站在城头上也是怒目相对。

  不多时,城门大开,张梁带着五十匹快马个五百步卒从城中涌了出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副铠甲,硬生生地罩在了身上,将他魁梧的身材完全包在了里面,十分的不相配,也不嫌挤的慌。

  张梁手中舞动着一口大刀,更不答话,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策马狂奔只取高飞。

  高飞看张梁来势汹汹,也不敢轻视,毕竟周仓、管亥曾经说过,张梁、张宝武艺高强,他抖擞了一下精神,“驾”的一声大喝,举着手中的游龙枪便冲了出去。

  两马相交,转瞬即逝,“铮”的一声脆响之后,高飞只觉得自己双手微微发麻,看游龙枪精钢制成的枪杆上被张梁大刀砍出了一个细小的伤痕,不禁对张梁的力气暗生佩服。

  调转马头,张梁将大刀迤逦在了地上,手中握着刀柄,直接冲向了高飞。

  高飞只有过一次马战经历,见张梁如此拖拉着大刀,刀背朝下,刀锋朝上,心中暗暗一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拖刀计?”

  未曾多想,张梁快马已然到了身边,只见他双手猛然提起了刀柄,将手中大刀狠狠地劈了下来。

  高飞急忙举起格挡,“铮”的一声巨响之后,双手上立刻感到了犹如千斤坠落的力道,双臂支持不住,缓缓地被张梁的刀锋压制了下来。他咬紧牙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究竟还是处于下风,只觉自己手中的长枪一点一点的落了下来,再只要片刻功夫,刀锋就必然会压在了肩头上。

  他见张梁的脸上显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只觉游龙枪上的力道顿时消失,一股寒意顺着枪杆直逼脖颈,寒光从眼前闪过,他急忙将身体向后仰去,刀锋从他面前削过,与他的鼻子只相隔0.01毫米,当真是好险。

  张梁连续两次都未击中,心中顿时懊恼,奈何坐下马匹并未停下,带着他的身体向前奔去。他的身体在马背上刚一个起伏,便听见背后高飞大叫一声“回马枪”,他吓得背脊发凉,急忙将手中大刀的横在了背上,可是却没有听到应有的兵器碰撞声,好奇之下,他微微扭过了头,眼睛里一阵茫然,背后的居然是一匹空荡荡的马,与他交战的高飞却不见了踪迹。

  “人呢?”张梁惊诧之下,急忙勒住了马匹,惊呼了一声。

  突然,他只觉一个黑影遮挡住了他面前的光线,惊恐之下,猛然抬头,但见一杆长枪迎面刺来,与他交战的高飞更是凌空飘下,他背后大刀还没有转到前面来遮挡,便听见“噗”的一声闷响,左边胸口上便被硬物刺了进去,硬物刺穿了他的心脏,从背后透了出来,他的脸上更是一阵狰狞,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身体抽搐了几下之后,便不再动弹了。

  “威武!威武!”静默了片刻后,汉军阵里突然发出了无比的欢呼声。

  高飞飘落在了地上,从张梁的尸首上拔出了自己的游龙枪,立刻有一腔热血从张梁的心窝中飞了出来,溅了高飞一脸。鲜血滴到嘴边,他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了一下,咸咸的,腥腥的,他扭过头,冷眼看到城门边的贼兵都心生畏惧,他抽出自己腰中的佩剑,砍下了张梁的头颅,高高地举了起来,大声喊道:“还有谁?”

  喊声如同滚滚惊雷,震慑着对面的贼兵。

  城楼上,张宝看到这悲惨的一幕,缓缓地闭上了眼,从眼角里流下了两滴热泪,带着悲愤的心情淡淡地喊道:“全军退入城中,紧守不战!”

  命令随之被颁了下去,贼兵纷纷退入城中,紧闭城门,不敢再出。

  汉军阵中,刘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

  关羽、张飞听到刘备的这一生叹息,似乎觉察出来了大哥的心情。关羽小声道:“大哥不必烦恼,量那张宝也不敢轻出,等到攻城时,某定当砍下张宝的狗头,献给大哥。”

  “哼!”张飞重重地出了一口气,策马向前,来到了高飞的身边,大声喝道:“高贤弟今天好威风啊,不是说好了吗,张梁、张宝留给俺杀!”

  高飞扭头看到张飞一脸的怒气,便笑道:“翼德兄,我也是逼不得已啊,刚才那种情形之下,我不杀他,他必然会杀我。这样吧,张宝就留给翼德兄来杀,如何?”

  张飞抬头看了一眼城楼上还在伤感的张宝,便道:“好,我这就去搦战!”

  话音落下,张飞扯开了嗓门,冲着城里的黄巾贼大声喊道:“张宝!你的兄弟都死光了,你也快快出来受死,黄泉路上也不寂寞了!”

  城门毫无动静,一点回音也没有。

  “张宝!你个缩头乌龟,快快滚出来受死!”张飞见没有人回答,便再一次喊了一声。

  城内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张宝站在城头上,一言不发,充满血丝的眼中已经是怒火中烧。

  高飞提着张梁的脑袋,走到了自己的马匹边上,翻身上马,策马回阵。

  管亥接应着,看了一眼张梁的尸体,便问道:“大人,贼将的尸体该如何处置?”

  “就搁在那里吧,留给贼兵自行处理。”高飞道。

  耳边再次响起张飞的喊叫声,紧接着便是一番咒骂,可是无论张飞怎么叫骂,张宝就是不出来,城门也紧紧地闭着。

  到了晌午的时候,张飞的嗓子已经喊得冒烟了,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策马回阵,一脸的怒气,大大咧咧的骂道:“气煞俺也!狗日的贼兵不出来了!”

  刘备策马来到了高飞的身边,拱手道:“大人,快到日中了,看来今日张宝是不会出战了,如果他准备坚守城池的话,我军这点人显然是不够的,不如暂且回营,从长计议。”

  高飞点了点头,下命令道:“回营!”

  回去的路上高飞一直在暗中观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关羽、张飞的面部表情上已经将他们的心里透露了出来,一个眯着丹凤眼,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另一个则是一路上没玩没了的骂骂咧咧,而刘备却面无表情,目光更是看不出一丝异样,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往往这样的人最难对付,我弄不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就无法对症下药,看来真要收服刘备,还得从长计议。”高飞缓缓地想道。

继续阅读:012提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