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火
寒香寂寞2019-09-24 15:403,365

  心思一起,他试着一按这树眼。

  其果是朝内一陷,尔后一条贯穿木头的纹路骤然裂开。

  “真是个匣子,即使在皇宫大内,这火戟木匣也并不多见。我倒要看看,里面藏了什么东西。”李默笑了笑,随手将匣子分开。

  红戟木里被挖空,其间放着一个赤玉盒子,其不过巴掌大小,玉质剔透如水,透着古朴之色。

  李默微微颔首,他见多识广,自知此物乃是上品,同时又注意到盒盖中央还刻画着一个不知名的图案。

  待到将玉盒一打开,李默眼中陡放光泽。

  这匣中所藏的并非是什么金银宝器,竟是一团白色火焰!

  火焰不过拳头大小,透着玄妙的星光,焰苗无风自动,好似有着生命一般,独立存在着。

  “这是——天火!”

  仔细辨别,李默豁然为之一震,声音都有些变调。

  这世上能够令他动容的宝物少之又少,但天火绝对是其中之一。

  炼丹之术,以火为核。

  天下之火,分为四等,即凡火、玄火、地火和天火。

  凡火者,乃柴火而生的普通火焰,随处可得。后三者则称为异火,都是凝聚天地之气而成,能够独立存世的灵宝。

  李默之所以能够有生前的成就,除了道天炼火诀外,便是因为拥有九重紫台地火。

  此火乃地火中的极品,也是他当年厉经磨难,九死一生而得,不知耗费多少心血才将其炼制九重之境,但随着死亡,紫台地火也消失不见。

  重生之后,每每想起这事他便扼腕痛惜,但万没想到今次偶尔取回一物,竟然内藏天火。

  拥有天火,便拥有了成为天级炼丹师的前提条件。

  上次他之所以一直停留在地级炼丹师之境,而无法突破下一境界,就是因为没有寻找到天火。

  这一次,简直就是撞了大运!

  狂喜之后,李默渐渐冷静下来,他定眼看着这天火,尔后伸出手去,距离天火尺余之地,非但感受不到其半点温度,反而有几分寒意。

  细看之上,火焰腾腾之上,似有薄薄寒雾凝成。

  “异火千种万类,看来这是冰火的一种,火焰至极而生冰寒。”李默断定道。

  他略一想,便打定主意,将指头朝前探了半寸。

  冰火似受到手指吸引般,火苗一下子飘了过来,就在火苗接触到指尖的瞬间,整团火焰一刹窜进了指中。

  李默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承受痛苦的来临。

  要想以异火炼丹,首先就要将异火纳入体内,异火和肉身协调到何等境界,直接影响到炼丹的效果。

  想当年他获得紫台地火之时,已经是武道四境,纳火入体,承受烈火焚烧之苦,命都去了大半。

  而今获得天火,以这等区区修为纳火,更可谓生死一线。

  但是,早一步纳火入体,便能够早一步协调肉身和天火,日后成就必定大于当年。

  冰火入体,他顿感一股灼烧和极寒同时顺着手臂延伸,刹时间身体宛如陷入万年冰窖,又好似掉入熔岩火坑。

  冰与火的交织,令肉身产生极度撕裂的疼痛,就好似无数双手要将这身体撕成一寸寸。

  意识在极限痛苦的冲击之下,几近崩溃。

  李默咬牙坚持,保持着灵台那一分清醒,同时运起控火诀,将天火朝着腹部引去。

  此时,痛苦如同惊天骇浪冲撞着意识,身体里数以亿万计的神经都传递着无尽的痛楚,刀割火灼,针刺蚁咬,好似无数种刑法加诸在身。

  相比之下,服用太渊丹所产生的痛苦全然可以忽略不计。

  “就算是再桀骜不驯的天火,我也要令你臣服在我脚下!”

  李默狠狠一挫牙,涌起无限斗志,硬是将这天火引至腹部,将其封印。

  只待身体有朝一日适应了天火的存在,便可利用此物再登颠峰。

  但是,天火一旦入体,便开始从鸿蒙初生的状态滋长,通过吸取寄主的力量成长。

  一旦成长到一定程度,便会具备主动攻击的意识。所以必须快速提升修为,否则控制不住天火,就是死路一条!

  如此几日之后,在三颗太渊丹的辅助下,他终于将根骨提升到了普通水准。

  清晨,他在院中立起木桩,一手持剑,暗运道天炼火诀。

  体内微弱的真气顿如滚水沸腾,宛如修炼数月之功。

  脑海中闪过李家基础剑诀“灵蛇诀”的招数,脚一动,一剑斩出。

  即使是第一次练灵蛇诀,李默却仿佛练了数百次一般,娴熟之极。

  生前堂堂八境武者的武道经验,驾驭这种最低级的武诀,全然就是轻而易举。

  一口气将灵蛇诀十二式使完,李默直是摇头:“粗糙,太粗糙!”

  想当年,多少人拿祖传秘籍惊世绝学交换,就为了求他一丹,只是那些秘籍全都束之高阁,染满尘埃,多未看上一眼。

  若早料到有今日,就该熟记几册。

  也不至于如今为了避免单独使用道天炼火诀被人识破,来学习这低等武诀。

  略一思忖,李默再使剑诀,这一次,灵蛇诀在他手中顿生蜕变。

  分明轻灵的剑诀,暗含了霸道威猛之力,施展起来,呼呼生风,如刀如锤。

  这正是李默略略一想,便对灵蛇诀进行了的宗师级改良。

  收招之时,他一剑如落日般斩中木桩。

  “砰——”

  剑落之时,随着一声沉闷的炸响,满是剑痕的木桩宛如被铁锤砸中,骤然裂成数块,与剑刃接触的地方更是碾磨成粉末。

  一剑能有如此威力,足以傲视常人。

  但李默脸上却并无半点欣喜,只是自言自语道:“即使改良了剑诀,威力仍是勉勉强强,这样修炼下去,始终太慢,看来还是得炼制修为丹才行。”

  他即刻赶往李高远家,待提出需要新药材之事,李高远二话不说,立刻带着他去了李记药铺。

  此时天色尚早,铺子才刚开没多久,伙计进去喊了掌柜,出来的除了李宋池之外,却还有一个四旬男子,正是李高远的父亲李泊。

  李泊板着脸问道:“这么早过来,是来拿药材的吗?”

  李高远听出父亲不悦,搔搔头一笑道:“原来爹知道了,这不,李默想要投身丹道,我觉得这真是件大好事情……”

  话未说完,李泊便眼睛一瞪,厉声打断道:“大好事情?也要看看他的能耐!”

  他冷眼看着李默,说道:“李默,我知道我儿和你素来关系好。不过,你借他之手来取我家的药材,也仅此一次!”

  诸伙计在一边冷眼旁观,免不了讥笑一声。

  笑这李默不自量力,没有半点能耐,还谈什么投身丹道,几十两的药材给他全然都是打水漂。

  “爹……”李高远急道。

  李泊蛮横的一摆手,制止住他说下去,同时高声说道:“我家是家大业大,几十两银子不算什么。不过,钱要用在刀刃上,就算是救济乞丐,也比丢进水里强!”

  李泊说话不留情面,仗着辈分当着这么多伙计的面训斥李默,而还有不少过来看病的百姓也在铺子外观望着,小声议论。

  诸人都在想着,这李默此次真是丢人丢大了,耍些小心眼却被拆穿,当众挨了这一顿痛骂,如今只怕要夹着尾巴回家。

  只是,若有人认真观察,便会发现李默从头到尾,都淡定得很,一张小脸上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李泊骂的不是他。

  他堂堂商天国第一地级炼丹师,什么场面没见过?

  等到李泊训斥完了,他才慢悠悠的说道:“若这银两没有白费呢?”

  “没有白费?”李泊冷哼一声,嗤笑道,“怎么,莫不成你要说你还真的炼成了太渊丹?”

  此话一落,铺子里的几个炼丹师都放声大笑起来,目光中鄙夷之极。

  他们早从李宋池口中得知了这李默要炼太渊丹的事情,此丹功效众所周知,但难度之大,却堪称黄级丹药中极有难度的一类。

  他们几个炼丹师都是李家族人中资历尚好的,其中一个更是黄级二品炼师丹。

  但纵然如此,若炼太渊丹,十炉难成一炉,更别提连门都没入的李默了。

  李默没说话,低头在衣服里一摸,拿出一枚丹药来,随手递给李泊。

  李泊垂眼瞥了一下,漫不经心,但眼睛一盯在丹药上,突而瞳孔放大。

  这丹药圆润如珠,纹如藤萝,仿佛美玉出水,有种不可言喻的天然美感,如此外形唯有极品丹才可能具备!

  “极品太渊丹!”

  李泊愕然出声,几个炼丹师脸色也随之一变,纷纷快走几步,来到近处,待细细一辨,顿受震惊。

  一丹四品,象太渊丹这种难炼之物,别说上品了,就算是中品都很难见到。

  因而上品在市面上的价格是相当不菲,极品丹更是凤毛麟角。

  就算玄级一品炼丹师,出极品丹的几率也是百炉难得其一,不想竟在这里见到。

  “这是你从哪里弄来的?”李泊脸色一沉,肃然追问。

  显然,所有人都不会相信,这极品太渊丹是出自这不学无术的废柴小子之手。

  “二叔,有些话不可对外人讲,咱们进内院谈吧。”李默不紧不慢的道了句,举步就朝里面走。

  那样子,活脱脱的反客为主。

  而说话间,更浑然有着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继续阅读:第3章 极品归元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