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寒香寂寞2019-09-24 15:403,531

  深夜,大雪初降,青山城一片静谧。

  南街李府的一个僻静院落里,却透着烛火之光。

  屋中,一个十三四岁的清秀少年盘坐在床,赤条条的上半身豁然扎着一根根银针。

  床边火盆里冒着腾腾火焰,少年如同老僧坐定,一动不动。

  直到一截烛火燃尽之时,他才睁开眼来,眉头一挑,沉声道:“好一身劣等之极的根骨,不过就算再劣等百倍,我也能令你脱胎换骨!”

  他本名聂羽,乃是大地强国商天国的第一地级炼丹师,位列皇城太医院首席大长老,享皇帝亲赐不拜特权。

  凭着一手“道天炼火诀”和九重紫台地火,为皇室炼制出无数稀世灵丹,其地位之尊贵荣耀,无人能及。

  就算是他的几个徒弟,也都是声震朝纲,跺跺脚能让皇城一震的人物。

  但没想到,如日中天的他因为卷入皇子夺位之争,在一场混战中被武道强者一击斩杀!

  丧命之时,华服染血,天生傲骨被他人重重踩在脚下。

  一生积攒的名誉辉煌刹那间粉碎不存,一招之耻更令他悲嚎怨怒。

  一世如梦一场,当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摇身一变,成了青山城李家的小少爷李默。

  据闻,这李默是外出游玩时不慎失足落水,救起来时已没了气息,但后来呛了几口水,竟然奇迹般的生还了。

  聂羽断定这李家少爷救上岸时已经死了,只是自己死时怨气冲天,灵魂竟然移动到了这临国的小城之地,借尸还魂。

  自此,那个商天国的第一地级炼丹师已经不在这世上,有的只是李家的李默,他要以这崭新的身份生活下去,再求丹道!

  上一次惨死,令他深深明白修炼武道的重要性。

  他炼丹所用的道天炼火诀,世人只知乃是控火运丹之术,但却不知道,其实这也是一门高深的攻击攻法。

  只是他独重丹道,对武技疏于修炼。

  纵然如此,生前他也修炼到武道九境的第八境,算得上是举世高手。

  但这种自满最终被那皇子手下突破九境的灵境强者一招秒杀而破碎,那是赤果果的嘲笑和践踏。

  这一次,他定要突破武道桎梏,一报大仇!

  要修炼道天炼火诀,需要卓越根骨,强横肉身。

  但偏偏这李家少爷天生赢弱,乃是无法习武的劣等根骨。

  加上这小子对武道丝毫不感兴趣,成天游山玩水,以至于如今十三岁之龄,一身体格虚弱消瘦,论真气更是半分不存。

  此时学武,已晚了他人数年。

  但是,李默可是堂堂商天国第一地级炼丹师,一手炼丹之术,化腐朽为神奇,誓要逆改根骨,炼就武道之极。

  这些日子来,他试过不少方法,今晚更用了上古银针引穴之术调理气脉,但没想到这根骨之劣等超乎他想象。

  因此,他便决定炼制太渊丹。

  如今从头来过,他没有九重紫台地火,道天炼火诀也还未开始修炼,充其量能够炼制的也只是最低等的黄级丹药。

  但是,太渊丹虽不足以完全逆转根骨,却可将根骨品质提升。

  只要根骨渐进,便可修炼道天炼火诀,炼制玄级、地级丹也是指日可待。

  要炼制太渊丹,需要几十两来购买药材。

  李默家虽有产业,但这也是笔不小的开销,难以从父母那里获得。

  李默搜寻记忆,一个叫李高远的人名跳了出来。

  相比起李默家,同为青山城李家支族的李高远家家大业大,财力富足,其中便包括了规模较大的李记药铺。

  而这个叫李高远的小少爷,正是李默的发小。

  第二日大清早,李默早早出了门,来到北街李府。

  进了院子,便见到一个小胖子坐在凳子上直喘气。

  那小脸红扑扑的,冒着热汗,一副刚晨练完的样子。

  一见到李默,小胖子便夸张的大叫起来:“见鬼了,李默,每天你都睡到太阳晒屁股才醒,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

  李默淡淡一笑,说道:“今日有事,就起得早些。”

  “什么大事情能够让你早起?”李高远一脸好奇,声音更抬得老高。

  “我要炼炉丹药。”李默轻描淡写的说道。

  “什么,你——炼丹?”李高远瞪大眼睛看着他,然后捧腹大笑起来,指着他笑骂道,“李默啊李默,你说读书习文也就罢了,这丹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你那身子骨,怕丹没炼好,人就先倒了。”

  这小胖子直话直说,李默却也早想好了托词,说道:“正因为根骨不好,所以我才选择投身丹道。以丹药洗髓炼脉,方可脱胎换骨。”

  见少年一脸肃然,未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李高远直是啧啧称奇,然后一拍腿道:“李默你当真是开窍了,炼丹之事我必定全力支持!对了,炼丹需要药材,我这就带你去药铺。”

  这小胖子倒是为人爽快,李默微微点了点头。

  他向来不欠人人情,更何况是个小辈,想着有空指点指点他的武诀,权当谢意好了。

  不过须臾功夫,二人便到了李记药铺。

  大红柱子,镏金匾额,店铺里医师繁忙,病人排着长队。

  伙计一见李高远来了,连忙去通知掌柜,李默则走到药柜前,看看所需的药材是否齐全。

  这时,耳边传来几个伙计交头接耳的碎语声。

  “真不知道咱们家少爷是怎么想的,居然和这废柴玩在一起。”

  “就是呀,咱们李家可是武将世家,这李默虽是少爷身份,但竟然不能学武,笑死人了。”

  “我看呐,他就是巴结我家少爷,真是死皮赖脸。”

  李默神色未变,几个乱嚼舌根的下人,他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去搭理。只是目光落到柜台一角时,眼睛微微一亮。

  那是一大筐黑戟树干,短粗黝黑,毫不起眼,但他敏锐的发现在其中豁然有着一截红戟木。

  黑戟木价格低廉,半两银可买一大筐。

  红戟木则是其变种,这一截虽也不过百两银,但贵在少见。

  李默平生除了追求丹道,唯一的兴趣就是敛宝。

  想想他生前所住的皇城大宅之里,宝库藏宝无数,当年多少人为了求得一丹,那是挤破了门槛,拱手将祖传秘籍灵宝献上。

  结果,辛苦存了那么多宝物,如今不知落入谁手。

  不过,他的东西可是他人想拿就拿的?待他修炼好,必定要将这些宝物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他立刻给李高远说了下,李高远便叫来伙计将这红戟木拿出包好。

  这时,一个五旬老者从里间赶了出来,正是掌柜李宋池。

  李高远拿出李默给的药方,说道:“四堂叔,把这药方上面的药材给我抓几副。”

  李宋池拿着药方扫了一眼,便希奇道:“这是太渊丹的药方,小少爷是要找人炼太渊丹?”

  “不,是李默炼来自己用的。你尽管拿药就是了,多拿几副。”李高远答道。

  李宋池一听,老脸上顿时浮起鄙夷之色,轻蔑的瞥了李默一眼,甚至鼻息里重重哼了声。

  太渊丹在黄级丹药中是极难炼制的一类,二品黄级炼丹师都不敢碰这玩意儿。

  这个不学无术的李默竟然想炼此丹,真是不自量力!

  别说几副药材,就算几十副药材,那都是被糟蹋的份。

  不过,他也没再追问下去,转身即去拿药。

  几副药不过几十两,于家大业大的李家而言,也就是少爷李高远一句话的事情。

  待药材取到手,李默又向李高远借了丹炉,再加上那截红戟木,返回了家中。

  一回家,关上房门,李默即刻起火炼丹。

  不消一个时辰,太渊丹出炉。

  一炉四丹,三枚上品,一枚极品。

  若李宋池亲眼目睹,只怕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只是李默并未有半点满意的表情,反倒是摇了摇头,叹息道:“一切从头开始,万事维艰呐,若我还是地级炼丹师,四枚都当是极品。”

  说罢,他才慢悠悠的拾起极品丹,丢入口中。

  一触舌头,小小一颗药丸中喷冒出无数股洪流般的力量,宛如山洪爆发般朝着体内经脉冲撞而去。

  根骨上乘者,体内气脉通畅,一气冲天。

  李默这劣等根骨则是气脉曲折,以至于气息流动七拐八折。

  如今,这药丸之力化为洪流之能,一路冲撞过去,硬生生将曲折的经脉打直。

  伴随着的,除了猛烈的冲击外便是难以忍受的剧痛。

  好似一把把刀子在经脉上刮动着,那种刮骨跺筋之痛就是健壮的武者都难以承受,更别提李默这单薄如纸的身子。

  李默早知药效刚猛,他双拳紧握,强大的意志力支持下,纵如狂风巨浪下的小舟,但任风雨再大,也如磐石般不倒。

  足足一刻钟的冲击,太渊丹的力量才渐渐缓和下去。

  李默浑身汗流浃背,轻吸了口气,这才露出淡淡笑意。

  自他借体重生,呼吸都带着喘音,一口气吸进肚子,宛如渡过千沟万壑,但是如今是一口气就到了底,说不出的顺畅。

  只是一颗太渊丹,便令根骨发生了如此转变,令他心中有数,他断定三颗太渊丹服下去,便能够成为普通的武道根骨,修炼武学成为可能。

  拿着那截红戟木,李默走到院中。

  洗净表面的泥土,阳光下可以清晰看到这木头上有着黑戟木所没有的赤红色纹路。

  赤纹和黑纹交错而行,构造成细腻完美的线条。唯一欠缺的地方,便是这木头中间处有着一处树眼,影响观瞻。

  他不经意的在树眼上摸了一下,陡然感到这地方似乎有些松动。

  “莫不成,这竟是个匣子?”李默心头砰然一动。

  PS:作品首页右侧有每日签到功能,请大家顺手点下~谢谢~~

继续阅读:第2章 天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