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回-商议出山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3,960

  池远山和雪儿刚一进书房,池远山就看到一碗参汤就放在他的书案上,参汤还冒着热气,而刚刚写好的那一幅字,已经被人收起来了。不用问,池远山就知道一定是妻子给收拾的。因为除了姜怡筠之外,是没有任何人敢乱动池远山书案上的东西的。

  “来来来师父,您坐下”,雪儿用手拉着池远山,一边把池远山按在椅子上,然后端过参汤,递给池远山。

  池远山一边用手接过参汤一边问道:“雪儿啊,今天怎么没去练武场练武啊,是不是又偷懒了”?

  “没有啊师父,哪有,我在照顾师娘嘛”。雪儿一边回答,一边走到池远山身后给池远山捏了捏肩膀。

  “这贫嘴丫头,分明自己贪玩,还说照顾我”。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啊”,听到这声音,雪儿双手一抖,赶紧走到书案前面,跺着脚说道:“师娘你怎么一点不心疼雪儿呢。我哪有贪玩,我就是在照顾你嘛……虽然我没有亲自去照顾,但是我在心里一直想着照顾您呢”。

  “真是个贫嘴丫头”,话音刚落,书房外走进一位妇人,正是姜怡筠。

  姜怡筠先是看着雪儿笑了笑,之后扭头看了看池远山说道:“远山,心情好些了么”?

  “好多了怡筠,你别总挂念我。你自己也要注意自己身体才是”。池远山怜爱的看着妻子回答道。

  姜怡筠道:“我没事了,哪那么娇贵。哦对了,有件事情我正要跟你商量,雪儿啊,你去帮你小玫姑姑干活去,女孩子家的别那么懒”。

  “哼,才不是让我去干活呢,不就是要说什么不让我听嘛,我才不要听呢,你们说吧,我去找小玫姑姑玩”。说着,雪儿便走了出去。

  “怡筠,什么事啊”。池远山问道。

  姜怡筠先是过去把门给关上,然后坐到池远山山身边,对着池远山说道:“远山啊,雪儿今年已经二十了吧”。

  池远山答道:“是啊,她是五岁那年被我从燕都城带回来,这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成大姑娘了”。

  雪儿名叫傲霜雪,燕都城人,自小父母双亡,被外婆带大,傲霜雪五岁的时候,外婆也去世了,后来他被一个耍戏法的戏班子给收留了。小小年纪就要靠耍戏法为生,教她耍戏法的师父脾气十分暴躁,动不动就打她,有一年池远山路过燕都城,刚好看到她的师父在街上打她,当时雪儿那冻得通红的小脸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池远山心颤不已。一时看不过就出手相助,那戏班子的头看他管闲事,上来就要揍他,被池远山动了动手指给摔倒地上之后,便半天爬不起来,池远山看着可怜兮兮的傲霜雪,心里想想自己的儿子和她年纪相仿,不如带回去陪自己的儿子玩,之后扔了五两银子在地上,然后用手拉着雪儿就走了。也算是把傲霜雪买了回来,之后就带回了北冥山给池中天当玩伴。起初池远山夫妇只是把傲霜雪当成丫头使唤,时间长了发现傲霜雪乖巧伶俐,十分懂事,而且和池中天也很投缘,时间长了,池远山就把傲霜雪收为弟子,让战鹰传授武艺,本想传授点武艺只是想让傲霜雪能强身健体可以防身就足够了,哪知傲霜雪虽说不得是天赋异禀但也是异常聪明,而且对武学有一股子冲劲儿,经常学会一招新招式之后,常常后半夜跑到练武场一个人苦练,进步非常快,时间长了,连战鹰都喜欢上了这个姑娘,对她也更加上心了,傲霜雪是池远山唯一的女弟子,也是整个枫叶谷除了侍从之外唯一的女孩子,所以一众师兄师弟都很宠她,但是傲霜雪从来不耍小脾气,和大家都很谈得来。也经常帮着一些师兄师弟们干活,很讨大家喜欢,当然,在池远山夫妇面前,她还是偶尔要撒一撒娇的。这也许是傲霜雪心中早已把池远山夫妇当做父母的缘故吧。

  姜怡筠笑了笑说道:“雪儿和天儿之间,好像有点那个……嗯”?

  “啊,你指什么”?池远山显然没明白妻子的意思。

  “哎呀你这榆木脑袋,我是说,雪儿和咱们儿子,好像互相喜欢的紧呢”。姜怡筠略带不满的说道。

  “这个我倒是看出来了。咱儿子从小就和雪儿玩的好,慢慢长大了之后两人也是天天黏一起,这不,自从我让天儿搬到谷外之后,这丫头没少缠着我要去找天儿玩,都让我给拦住了”。池中天答道。

  姜怡筠道:“依我看,咱儿子年龄也不小了,都二十多岁了,也该娶个媳妇了,雪儿从小跟着咱们长大,这么乖巧懂事,长得还这么漂亮,要不哪天我问问雪儿,看看她愿不愿意嫁给天儿。要是雪儿愿意,我估计就可以给他们把事办了”。

  “啊”,扑!咳咳!池中天显然没想到妻子会说些,正喝着参汤,一激动差点呛到自己。“不行不行,不行”。

  “你看你,怎么了?你觉得雪儿不好”?姜怡筠一边问一边递给池远山一块手帕。

  池远山一边结果手帕一边道:“不是雪儿不好,而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天儿虽然年龄不小了,但是二十来年基本都是窝在我们身边,连远门都没出过,一点人生经验和处事道理都不懂。说不好听了只是个大孩子,怎么能结婚呢。况且,你就真觉得咱儿子和雪儿就已经好到想一起过一辈子的地步了?他们可还都是孩子啊。能想这些么,结婚可不是儿戏”!

  姜怡筠道:“你说的这些有道理,可也不能总拖着吧,我们都已经老了,我也想早点抱孙子。你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池远山一边放下参汤,一边略一沉思道:“办法倒是有,就怕你不愿意啊”!

  姜怡筠笑了笑道:“你这老东西,说都没说怎么知道我不愿意,你说说看”。

  “让天儿独自出山到江湖历练”!池远山一字一句的说道。

  “啊”,姜怡筠一边吃惊的张了张嘴,一边赶紧否决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天儿什么时候自己出过远门,不行不行,要历练你带他去历练,他自己出去绝对不行”!

  “我带着他出去,那还是历练他吗?那不成了带他出去玩了”?池远山继续说道。

  “那我不管,反正让天儿一个人出去,我怎么也不会同意的”。姜怡筠丝毫不动摇的说道。

  池远山看了看妻子,笑了笑说道:“怡筠,天儿不光是你儿子,也是我儿子,而且是我们唯一的孩子,我这么做也是为他好,你没听过么,自古安逸少伟男,一个男人年轻的时候太安逸了不是好事,将来我们总有离开他的那一天,我们现在是可以护着他,可到时候谁来帮他?如果他自己一点自食其力,一点处事经验都没有,可怎么办?现在让他出去闯闯,也是为了他将来能成为一个大丈夫。而且我们都是习武之人,这一辈子靠的就是手里的功夫,天儿如今武艺学了不少。可大多是把式,这样的功夫吓唬人可以,真要成高手还早的很,所以必须让他出去历练,招式我可以教给他,可是对敌的经验,江湖的险恶必须他自己去积累,去体会。我的苦心你得明白”。

  姜怡筠听池远山说完这些,并没有像刚才那样一下子否决,而是默不作声像是在思索什么。

  池远山看妻子没有答话,便继续说道:“其实我也不是脑子一热突然就决定要天儿出山历练,我其实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好的契机,凭空让孩子一个人出去,我怕天儿会有想法,而现在正好有个绝好的契机。所以我才想起这个事来”。

  “什么契机”?姜怡筠插话问道。

  池远山看了看妻子,低下头凑近妻子,把玉虔道长带来的消息和事情始末快速的和姜怡筠说了一遍。

  姜怡筠听完丈夫所说的事情之后,没有出声,只是一个人低头默默的用手捏着衣角,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不停的搓来搓去。像是在想些什么,而池远山见妻子没有表态,也不好继续说什么。只好也干坐在那里。一时间,书房的气氛似乎冷清了下来。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姜怡筠突然抬起头,看着池远山,咬了咬嘴唇说道。“好,我愿意让天儿出去”!

  “哈,这就对了,我呀,就是怕你不同意,所以才……”

  “等等别忙,我还没说完”,姜怡筠不等池远山说完就插话道。

  池远山停下刚才想说的话,笑着说道:“那你继续说”。

  “不能让天儿一个人出去,要有个人陪他”。姜怡筠说这话的时候,双眼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说完这句话,嘴唇又咬在了一起,看这表情,似乎这个要是池远山不答应,那就没得商量了。

  “行,这事我依你,你看让谁陪他去”。池远山很痛快的就答应道。然而马上就又接着说道:“不能让战鹰陪着去啊”。

  姜怡筠没好气的好了池远山一眼,说道:“你想什么呢,我是想让雪儿陪天儿一起去”。

  “啊”,池远山一愣,似乎没想到妻子会有这想法,便说道:“雪儿也是个孩子,她陪天儿去能帮什么忙啊”。

  姜怡筠听见池远山这么说,连忙伸手往池远山肩膀了拍了一下。微怒道:“你这老东西,你自己说的要是让你或者战鹰陪他去,锻炼不了天儿,还是不能独立,我让雪儿陪,你又说帮不上天儿的忙,这天下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啦!你这两头都占了,里外里都显得你了是吧”!

  “哎哎,别急嘛,哈我也是为咱们儿子好嘛”。池远山赶紧安慰妻子。

  姜怡筠斜了一眼池远山道:“你以为我平白无故会让雪儿跟着啊,我也有我的苦心,我不是想让天儿和雪儿配成一对嘛,那借这次出去的机会,不就能让俩人培养感情嘛,他们真要出去,一路上肯定会遇到些麻烦,没听说过患难见真情吗,这等他俩将来回来了。真成了夫妻,那日子肯定过的和和美美,咱们不也少操心嘛”。姜怡筠虽然不舍得儿子远行,但她也是个通情达理。知道大是大非的人,听完池远山说了那件事之后,就知道池远山的用心良苦了,而且姜怡筠知道一旦丈夫真决定了,自己肯定也劝不回来,索性就让孩子去吧,不过姜怡筠想着一定得让雪儿陪的原因,除了一方面是让他俩加深感情,其实更多是想着儿子身边得有个细心懂事的女孩子照顾。所以这才提出让傲霜雪陪着池中天一起外出游历!

  池远山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就说道:“那雪儿会愿意吗”?

  “这你放心!她要是不愿意,我就在你那些弟子面前唱歌”。这姜怡筠哪都好,唯独歌声十分的不好听,她有一次自己做衣服的时候一边缝来缝去一边唱着歌,把正好路过门口的一个弟子听到了,那弟子当时就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有鬼叫,后来仔细一听才知道是师娘在唱歌,这可把他笑坏了,回去就在其他人面前传开了。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这回事了,后来姜怡筠也知道了,羞得好几天没出来。最后还是战鹰在众弟子面前三令五申不可没规矩,这才作罢。今日姜怡筠一急,随口就发了一个这个誓。

  池远山一听这话,哈哈哈笑个不停,然后说道,“那雪儿就是不愿意,我也得逼着她愿意,要不我可该难过了,你知道的,我最怕鬼了……哈哈哈哈”,话没说完,池远山一闪身,打开门就跑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没影了。姜怡筠刚反应过来池远山话里的含义,正要发怒,只听哗的一声,池远山早没了人影,于是只好一边骂了一句老东西,一边笑着过去收拾喝完参汤剩下的碗。

继续阅读:第7回-结伴游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