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回-结伴游历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3,781

  池远山从书房出来之后,直接到了会客厅中,然后叫过门前的侍从,吩咐他们去把雪儿和池中天叫来,顺便让战鹰叫上几个经常到出山的弟子一起到会客厅来。吩咐完了之后,池远山便坐在大厅正中的主人位上静静的等候……

  话说池中天看完书之后,正在草屋前的空地上站梅花桩,突然听到远处树林里传来动静,那片树林是谷里到这最近也是最方便的路,有动静肯定是有人过来了,可老爹不是才刚刚来过吗,池中天有些疑惑,于是赶紧从桩上跳下来,一边看着前面。想看看是谁来了。

  没过片刻,只见一个人从树林出急匆匆的走来,走近一看,才看清原来是谷里的侍从,那侍从先是弯腰施礼,之后说道:“公子,老爷让你回谷里一趟,老爷在会客厅等你”。

  “厄”?池中天一听这话便觉得有些迷惑,老爹不是之前刚刚来过嘛,这才不过几个时辰,怎么就让我回去,自从我来了这里,一年多才能回去几次,怎么突然叫我回去呢?带着这些疑惑,池中天问道:“老爷说是有什么事么”?

  侍从答道:“老爷没说,只是让少爷您回去一趟,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池中天听侍从说也不知道,也就没再多想,说道:“那你先回去吧,我这就去”。

  侍从答应一声,转身就走了。

  这边池中天一边回草屋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一边和小离打了一声招呼,就往谷里赶去了。

  到了谷里,池中天也没歇脚就往会客厅走去,路上遇到几个弟子,也都是点点头招呼了一下,池中天知道,老爹突然叫自己回去,肯定有急事。

  刚走到会客厅门口,池中天脚还没跨进去,就听见一声惊喜的叫声:“天哥!你来啦”!然后还没等池中天反应过来,一个鹅黄色的身影就唰的一声到了池中天面前。

  池中天仔细一看,原来是雪儿,不由得也满心欢喜起来。一时间也忘记是在哪了,伸手就拉住了傲霜雪的手,问道:“哈,雪妹妹,想我了没有啊”。

  “咳咳”!池中天这边正想多和自己的雪妹妹腻味几句呢,突然听到会客厅最里面传来一阵咳嗽声。这下可把池中天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然后歪着脑袋往里一看,乖乖!可不得了,战鹰,还有几个师兄都在瞪着大眼看着自己,最里面的主人位上,自己的老爹也是皱着眉瞪着自己!池中天赶紧把傲霜雪的手松开,然后快步往前走了几步,一弯腰道:“见过爹,见过战叔叔,见过各位师兄”。

  “哎呀,师弟多礼了”,几个师兄赶紧回礼。

  这时池远山开口说道:“天儿,父亲叫你来,是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爹,什么事”。

  “为父,想让你出山游历,去江湖上历练一番,你看如何”!

  “啊……啊”连着两声分别从一前一后地从不同的人嘴里发出来,一个属于池中天,另一个就自然属于傲霜雪了。

  池中天听到父亲说的这话后,惊讶的半天反应不过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父亲居然要让自己出山!!!这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

  其实池中天早就想出山去玩,以前他虽然出去过,但最多只是到几百里外的鹿城,而且还是跟着去买东西。他有时候也听一些从中原回来的师兄们讲他们在外面的所见所闻。听得池中天羡慕不已,虽然从没有出去过,但对一些名胜古迹,好吃的,好玩的等等,都算了解不少了,这全是听那些师兄们讲的,池中天早想自己也能像师兄们一样出去玩,但是老爹一直不让。这次老爹突然主动提出让自己外出游历,而且明确说了是去江湖历练,绝不是去鹿城买菜,想到这些,池中天不自觉的笑的嘴都咧开了,只是自己没发觉而已。

  “怎么,你不愿意去”?池远山看儿子这幅模样,心里不免一番好笑。

  “啊……啊……愿意愿意。我愿意去”。池中天刚反应过来,就满口答应道。

  “师父师父!外面多危险,你不能让天哥自己去啊,太危险了啊”。旁边的傲霜雪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赶紧向池远山抗议!要是天哥走了,自己得多想他啊,本来平时隔这么近都见不了几次,要是一出去好几年,哪受得了哦。

  “对了,我还没说完,雪儿,你陪天儿一起去”!

  “什么”!!这下没有一前一后两个声音了。池中天和傲霜雪异口同声的一起惊讶道。

  “啊,啊哈哈,太好啦太好啦!我就知道师父最疼我了,太好了,我愿意陪天哥去,我愿意”。傲霜雪乍一下子反应过来。立时心里激动的不得了。这太好了,能和天哥一起出去玩。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太好了。傲霜雪此时心里高兴坏了,连自己想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说完之后就一个劲儿的傻笑。笑的其他几个师兄和战鹰纷纷侧目。

  “可是,你刚才也说了,外面那么危险,还是……”池远山有心逗逗傲霜雪。

  “不会的不会的,有天哥在,在说还有我呢,肯定可以的”。傲霜雪此时立刻变脸,引得众人心里暗暗好笑。

  “爹,让雪儿陪我去,那遇到危险怎么办啊。雪儿是个女孩子。还是不要了吧,我自己去就好了。让雪儿留下陪着娘吧”。池中天反应过来之后,眼珠一转,一边弯腰施礼一边对着池远山如此说道。

  “你你你……我……哼……”傲霜雪没想到池中天会拒绝。一时气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拼命的跺脚。谁知到突然看到池中天抱在一起的双手其中一根食指突然上下动了动。傲霜雪一下子就明白了,心里一笑,于是也不再说什么,乖乖的往旁边站了站。

  池远山也没想的儿子会拒绝,一时之间不知道儿子想的什么,只好顺着池中天的话往下说:“天儿你不用考虑这么多,雪儿也不是不会武功,不见得比你差多少。你别以为人家是累赘,说不定关键时候能帮上你的忙,这也是你娘要求的。你就别多说了”。

  池中天一听这话就乐了,赶紧就坡下驴道:“那孩儿遵命就是,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动身”。

  池远山道:“雪儿啊,你去收拾收拾,明天一大早,我去送你们,你先去吧,我这还有些事要跟天儿交代”。

  傲霜雪一听这事已经定下来了,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蹦蹦跳跳的就跑出去了。

  看着傲霜雪那副模样,池远山和战鹰都是既无奈又欣慰的摇了摇头。

  “天儿,为父这次让你出山,并不只是让你单纯的历练,而是”……

  “我知道,父亲肯定有事要我做,对吧”。池中天没等池远山说完,就插话道。

  “哦?少爷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没等池远山发问,战鹰先问了出来。

  池中天笑了笑说道:“战叔叔,您和爹今天早上刚去看过我,这才隔了几个时辰,就把我叫了回来。按照平时,我一年之中也不过能回来几次。况且刚去看过我之后又急匆匆的叫我回来,然后又做出这么突然的决定。所以我猜,爹一定是有事要我去办。对吧”?

  “哈哈哈,少爷真是聪明伶俐,分析的头头是道。不愧是老爷的儿子。好”!战鹰听完之后,禁不住赞叹!

  “师弟果然聪慧。佩服佩服”,旁边几个师兄也赞叹道。

  池远山听到儿子说的这番话,心里也是十分高兴,心想,原来儿子虽然没怎么见过世面,可这头脑也不是不会动,这下让他出去,我就更放心了。接着池远山严肃的说道:“你说的不错,是有事让你去办,但是爹现在不会把事情的始末原委全告诉你,因为你现在知道这么多还不好,你是第一次出去,交给你的事情一定不能很困难,你也不要想那么多,否则会适得其反,所以你只需要听我安排,不用问我原因”。

  “是,爹,孩儿明白”。池中天很少见父亲这么严肃,当下便用心去听。

  池远山见池中天表态之后,便走到他面前,低下头,用很低的声音在说些什么。只是声音太小,就连战鹰和旁边几个弟子都听不太清。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池远山往后退了一步问道:“我交代的,你都听明白了么”?

  池中天略一整理思绪,回答道:“孩儿全记下了,爹放心吧”。

  “好,战鹰,你和他们几个一会和天儿说说你们所知道的最近的江湖上的变化,告诉他什么地方不能去。什么人不能招惹。有些规矩也要告诉他,一定要把你们知道的都告诉他,天儿年轻,万一因为不懂事遇到大麻烦,后果不堪设想”!池远山口气严肃的吩咐道。

  “老爷放心,(师父放心)”。战鹰和几个弟子纷纷回答道。

  “嗯,天儿啊,你要用心听,听完之后,回你那里收拾一下,明早到再回谷里来,然后爹送你们两个到山外”。

  “是,爹我知道了”。

  “嗯”,交代完这些,池远山就走出了会客厅。顺便帮他们把门也关上了。会客厅里只剩下战鹰,池中天和几个弟子。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池远山从会客厅里出来之后,直接快步走到了书房,然后走到书案边,提起笔来就在纸上唰唰唰的写着什么。写了好一会儿写完,之后又拿出几个装书信的棉帛来,把刚才写的东西分别装了进去,然后把他们放进怀里,这才走了出去!

  到了黄昏时分,池中天从会客厅里出来之后,也没来得及去和姜怡筠打个招呼,就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住的山垭处,先把自己要外出的事情告诉了小离,小离一听池远山要外出游历,心里十分不舍得,但小离知道自己不会武艺,跟着池中天只会是累赘,所以也没说别的,只是弯腰低头帮着池中天收拾东西,池中天看着这儿时的好伙伴,想到马上就要分别,心里也是一阵酸楚,但是又不想在小离面前表现出来,于是就说道:“行啦,我一出去,你该高兴啦,你就可以回去陪着我爹和其他师兄弟啦,就不寂寞咯”。

  小离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只是手中不停的在帮池中天收拾东西,但其实小离的眼睛早就湿润了,只是也不愿意让池中天看到,所以一直在不停的忙活着,想以此消除自己心中的难过。

  小离干起活来手脚甚是麻利,不一会儿就把东西收拾好了,几件简单的衣服,一把宝剑,一个水葫芦,收拾的东西实用轻便,恰到好处。

  这一晚,池中天和小离都没有睡觉。他俩坐在草屋前的空地上,背靠背的一直在聊天。从他们小时候的趣事一直聊到将来的打算,期间,嬉笑打闹声时常从两个人那里传出来。

  不知不觉的,满天繁星都悄悄的躲起来了。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一片漆黑的夜空,此时仿佛只剩下最后一抹黑暗还在坚持。这时候天空远处隐约闪现出一丝金黄色的亮光,虽然微弱,但是也足以驱逐那最后一抹的黑暗。又过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原本的一丝亮光已经逐渐蔓延到整个天空了。天亮了。新的一天,来了!

  看到天已大亮,坐在地上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池中天一边扭了扭身躯,一边说道,“哎呀,你说咱俩这么多年好兄弟,在呢么还这么多话聊,你看这一晚上都没睡觉,我都不觉得困,哈哈”。

  小离一边伸了伸有些酸麻的胳膊,一边无奈的回答道:“行啦,天亮了,咱们赶紧吃点东西回谷里吧”。

  “好好,我先洗把脸”。池中天说着,边走到屋子门口拿起水桶,一边往屋里走去。而小离,也忙着去准备早饭。

  枫叶谷中,池远山和姜怡筠其实也没睡好。天还没亮,二人就仿佛商量好似的,都从躺着变成靠在床头上,之后两人不知道聊了些什么,就这么一直聊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两人实在呆不住了,就一起披上衣服走出房间,哪知两人刚出房间,突然发现门口坐了一个人,可把姜怡筠吓了一跳。池远山虽然没被吓到,但是也惊了一惊,赶紧借着微弱的天光低头看去,这才发现,坐在门口的居然是傲霜雪。

  “雪儿雪儿!醒醒,你怎么在这里睡了”!池远山看到是傲霜雪,就想唤醒她。

  “啊,是雪儿”,姜怡筠一听是雪儿,这才放下心来。

  “啊……是要走了么,傲霜雪突然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然后直勾勾看着旁边说道:天哥你等等我”。然后就迷迷糊糊的往前面走去。

  池远山看了一眼就知道雪儿根本就没睡醒。现在意识还是迷迷糊糊的处于梦游状态,不过听到她口中说的话,池远山和姜怡筠互相看了一眼后,都无奈的笑了。

  啪!的一声,池远山快步走到雪儿后面,一伸手就点了她的睡穴,要知道,人在梦游的时候,是决计不能被硬生生的唤醒的,否则,梦游的人轻则出现抽搐,重则可能会丧了性命。

  被点了睡穴的傲霜雪往后一仰就直接倒在了池远山的身上,池远山无奈的和妻子对看了一眼,就和妻子一起扶着傲霜雪进了自己的卧房,然后把傲霜雪放到了床上,姜怡筠一边替她盖好被子,一边对池远山说道:“这孩子,肯定是一夜都坐在门口,我刚才看了,她坐的旁边好像有个包裹,你去拿进来。看看是什么”。

  “好,我这就去”,说着,一个转身的功夫,池远山就拿着一个墨绿色包裹走了进来。

  姜怡筠一看池远山手里的东西,立时扑哧一声就笑了。“这丫头,心太急了,这肯定是她收拾好的行囊,唉,这孩子”!

  池远山一听,也觉得好笑。不过想想,这肯定是傲霜雪对池中天有感情,一听要和池中天一起出去玩,高兴坏了所致,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对着妻子小声的说了句:“让雪儿睡一会,一会天大亮了,我再解了他的穴道”。

  “嗯。让这孩子睡吧”。姜怡筠一边疼爱的摸了摸傲霜雪的脑袋,一边轻声的说道。

  池中天和小离吃过早饭之后,看看差不多到时间了,就一起往寒叶谷走去。池中天还没走到谷口,老远就看到谷口处站了很多人,等再往前走了几步,池中天才看清正是自己的爹娘,傲霜雪,战鹰和一些师兄师弟们,想必是来送自己的。

  池中天走到他们面前之后,先逐一打了招呼,然后走到了姜怡筠身边,拉着姜怡筠的手说道:“娘,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何况还有雪儿呢”。

  “就是就是”。一听到池中天说到自己,傲霜雪赶紧表态。

  “呵呵,娘不担心,娘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好样的。去吧,好男儿就要出去闯荡一番。你爹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在江湖上混出名声了。你也要像你爹那样,有出息,知道吗。姜怡筠眼看儿子要出门了,心里虽说不舍,但是也不便在儿子面前流露出来,所以只是嘱咐了一些琐事”。

  “好了,时候不早了,走,我送你们出山”,池远山说着,就走到了池中天身边。

  “嗯,那娘我走了。各位师兄师弟们。我走啦”。

  “师兄(师弟)路上小心啊。早点回来”。一众弟子们也纷纷和池中天告别,池中天虽然是池远山的儿子,但从来没有在其他人面前耍过一丝的少爷脾气,所以一众弟子们对池中天都是把他当做好朋友。这也是池远山严厉教导的结果。

  和姜怡筠、小离、众弟子告别之后,池中天和傲霜雪以及池远山就转身朝山外走去。看着池中天和傲霜雪渐渐远去的背影,姜怡筠先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接着小离也有些难过的用手揉了揉眼。这时候几个年龄较大的弟子看到姜怡筠伤心,纷纷过来劝慰,众人劝了半天,直到池中天和傲霜雪的背影一点都看不见了,姜怡筠才在小玫的搀扶下,和一众弟子们回到了谷里。

  池中天和傲霜雪同众人告别后和池远山一起朝山外走去。路上谁都没有说话,不经意间,池中天发现池远山手里居然拿着一把剑,心里感到很是奇怪,印象中爹好像从来没有用剑的习惯,何况现在拿着剑干什么,难道是防歹人?怎么可能?这里别说歹人了,就连普通人都没有,更何况即使有歹人,爹对付起来还需用剑吗?

  池中天一路想着一路走着,猛一从思绪中跳出来,才发觉已经走到山口了。

  池远山看已经到了山口,于是说道:“我就送你们到这里吧”,说着,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等马蹄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辆马车,而赶车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三师兄,战南松。

  “哈哈,小师弟。要出去玩了,高兴吧”。战南松一边把马勒住,一边跳下马来和池中天打招呼。

  “哈,三师兄怎么是你。你怎么还驾着马车啊”。池中天既开心又疑惑的问道。

  战南松答道:“咱们这距离最近的城市还得走好几百里呢,你头一次自己出去,师父让我昨晚就骑快马到鹿城那里找了辆车,这不,就是打算把你俩送到鹿城,到了那有人烟的地方,你们就不怕了”。

  原来是这样。池中天心里一暖。说道:“多谢爹”。

  “好了,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天儿,把你手中的剑给我”。

  “是,爹”,池中天并没有问什么,就把剑递给了池远山。接着,池远山把他手中的剑递给了池中天,并说道:“这是爹送你的礼物,路上用来防身吧。不过,爹要考考你,你可知道此剑的来历”?

  池中天听到爹要送给自己一把宝剑,心里正在高兴,猛然听得池远山这么问,不禁对着手中的剑仔细端详起来,只见这剑匣呈淡青色,上面雕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花纹,剑柄呈碧绿色,外观古香古色。但是只看这些还真看不出这是什么,于是池中天便伸手把剑拔了出来,随着嚓嚓的几声,剑身从剑匣中缓缓的现身,等到完全被拔出来的时候,只见剑体通透碧绿。剑身上碧光流转,若隐若现,仔细看着剑身,竟然有剑身忽隐忽现的感觉。这时,剑身上一道碧光在阳光的折射下突然闪了池中天的眼睛一下,而就是这一下,突然让池中天嘴巴一张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又沉寂了瞬间,池中天低下头看着宝剑,激动的大声说道:“味爽之交,日夕昏有之际,北面察之,淡炎焉若有物存,莫有其状。其触物也,窃然有声,经物而物不见,承影!这是上古十大名剑之一的承影!上古奇人孔周所藏的绝世名剑承影啊!爹,想不到你竟然会有这把剑”!

  池远山突然哈哈大笑道:“好儿子,你怎么这么肯定这就是承影”?

  池中天抬起头来用坚定毅然的目光看着池远山道:“错不了,这把剑我虽然没见过,但是关于它的故事我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错不了,这绝对是承影剑。不会错的”!

  池远山听到这番话。用手抚着自己不长的胡须道:“嗯,好眼光。正如你所说,这就是上古十大名剑之一的承影!这是爹当年的一位好朋友相赠,如今爹转送给你。你要好好对待它,这种绝世之剑,绝不是普通的剑,你不能只是单单的去利用它,还要把它当成你的朋友,你的伙伴。要让它和你融为一体,此方为人剑合一之无上境界”。

  “爹,你放心,孩儿一定不会让承影剑辱没于孩儿手中”!池中天恍然间得到一把如此神兵利器。自是激荡万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中的承影剑十分快速的舞了几招剑法,越舞越快,越舞越流畅,只把旁边的三人看的连连点头。看的傲霜雪忍不住在池远山耳边说了句:“我觉得天哥的气势变了!变得好强,好有大侠的感觉”。

  池中天这边舞完最后一招后。剑指云霄,抬头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句:承影!你我终将叱咤江湖!霎时间!只见苍茫大地上,一位豪气冲天的青年,剑指苍穹。而天上的白云似乎也被这气势影响到了。原本有些阴暗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晴朗无比!整个大地似乎都在回应着!

  旁边的池远山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激动万分。心里想道:难道这承影剑,就是属于天儿的?

  过了好久,池中天才仿佛从豪情万丈的感觉中脱离出来,一边把剑收回剑匣,一边走到池远山面前说道:“爹,我们走了,你和娘多保重”。之后招呼战南松,拉上傲霜雪一起上了马车坐下。战南松看到池中天和傲霜雪已经坐好后,看了看池远山,池远山给了他一个眼神。战南松看到之后,再不迟疑,似乎也受到了刚才池中天气势的感染,扬手一甩马鞭,驾!随着一声响彻天际的大喝。马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疾速前行!

  池远山看着渐渐消失在天际的马车。心里不但没有半点伤感。反倒有些激动。因为,他似乎也被气息感染,仿佛回到了自己年轻时闯到江湖的一幕幕。也仿佛看到了他年轻时的自己,甚至看到了终将超越自己的希望!

继续阅读:第8回-路遇蹊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