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回-路遇蹊跷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4,184

  同样坐在飞驰的马车上,池中天和傲霜雪的心情却是不太一样,傲霜雪现在心里全是兴奋,一路上不停的嘿嘿笑着,时而和前面的战南松聊几句,时而和池中天说上几句。而池中天的心情却要相对复杂一些,因为池中天知道这次出山,除了历练之外,还有许多事情要办,而且有些事情,凭直接就知道不是那么容易的。因此,一路上除了和傲霜雪说几句话,剩下的时间,就全在心里默默的计划着什么。

  时间很快就到了黄昏,渐渐地,池中天和傲霜雪看到鹿城的城门已经在前方不远处了,其实几百里路短短一天是赶不到的,但是一来池中天和傲霜雪出发的早,二来也因为这马是千里挑一的良驹,这一路上除了偶尔歇了歇脚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赶路,换成一般马匹,早受不了了。但是看这匹马,却好似没有感觉。拉着一辆车外加三个人,居然能跑这么快。这让池中天和傲霜雪也赞叹不已。

  不过片刻功夫,马车渐渐的到了鹿城的城门前。鹿城虽然是边塞城池,但是面积可不算小,城市里也算繁华,这会都黄昏时分了,城门口来来往往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这时候战南松一边把马勒住,一边跳下车来对池中天和傲霜雪说道:“师弟师妹,我就送你们到这里啦,这马车是从城里一个叫胡三的人那里借来的,你一会去帮我还了吧,胡三就住在城里的“胡记”客栈里”。说着,还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包裹,递给池中天说道:“这是师父让我给你的,里面有几封信,还有一些散碎银两,大约有个几十两,虽然不多,但是也够你从这里到中原了,到了中原,再没钱花,你可得自己办法咯”!

  池中天一边接过包裹一边说道:“三师兄你放心吧,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你也早点回去吧。天不早了。就是骑快马也得后半夜才能到谷里呢”。

  战南松说道:“哈哈,师弟别挂念我了,我今天先不回去呢,我一会就到郊外的一户朋友家里去借住一晚。明天再回去。你们快进城吧,后面的路,你可要自己走咯。要当心”!

  池中天一边把包裹背在身上,一边回到道:“师兄放心。那咱们就此别过了。我们走了”。说着,用手拉起傲霜雪的手,一边拉着马车,就朝城里走去。

  战南松站在城门口看他们俩朝城里走去。脸上慢慢的浮现了一丝笑容。看着他们俩和马车都进了城之后,战南松也转身离去了。

  池中天拉着马车和傲霜雪一起进了城之后,刚进城门,池中天就对傲霜雪说道:“这鹿城我也来过几次,可是每次都是跟着师兄们来采购东西。想不到居然有一天我会和你一起来这里。而且是要从这里去江湖上历练了。真是让人高兴啊”。

  傲霜雪一边紧紧握了握池中天的手一边笑着问道:“那天哥喜不喜欢和我一起呢”?

  池中天看了傲霜雪一眼道:“喜欢,喜欢的紧呢,我真没想到爹能让你陪我一起。说真的我特别高兴。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可想你啦,甚至还想偷偷回谷里看你,但是怕被爹发现了!这下好啦,以后很长一段日子,我们都会在一起了”。

  傲霜雪听到池中天的这番话,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用手轻轻刮了一下池中天的鼻子,一边说道:“贫嘴,我才不信!快走吧,先去把马车还给人家。天都这么晚了”。

  “嗯,走咱们这就去”。说着,池中天就和傲霜雪一起牵着马车往胡记客栈走去。然而……他们俩好像谁都没有发现——

  就在他俩刚进城的时候,城门一侧的一个茶摊处,一个戴着斗笠的人就一直在注意他俩,等到他俩牵着马车走了之后,那戴斗笠的人也突然起身,之后不声不响的就跟了上去。

  池中天以前曾经来过鹿城好几次,所以对城中一些大的商户还是有很深的印象。战南松所说的胡记客栈,就是鹿城里最大的一家客栈。所以池远山对这个地方还是很熟悉,带着傲霜雪七拐八转的就来到了胡记客栈的门口

  胡记客栈是鹿城最大的客栈,高约三层,门口有两根漆红的柱子,客栈正门上方挂着一块大牌匾,写着“胡记客栈”四个大字,池中天对书法也算是略知一二,稍微一看就知道,书写此字的人,定是个书法大家。

  池中天刚把马车停好,里面就跑出一个店小二,径直来到池中天面前笑嘻嘻的问道:“公子小姐,你们是住店还是打尖啊”。

  “我们是来还马车的。请问胡三在吗”?池中天回答道。

  “啊,您是找我们老板啊,那您稍等,我去给您打个招呼”。说着,店小二又一溜烟的朝客栈里走去。

  “三师兄居然找人家老板借车,真有面子”。傲霜雪说道。

  池中天笑了笑说:“这不奇怪,三师兄经常到这里来采购,肯定认识不少人呢”。

  “倒也是”。

  正说着,从客栈里走出一个穿着土黄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一边从走到池中天面前,一边说道:“敢问,是池公子吗”?

  见人发问,池中天忙回礼道:“正是在下,这是您的马车吧,我们是特意来还给您的”。

  “是的是的,来人呀,把马车牵到后院去吧”,胡三一边回答着池中天,一边招呼伙计把车牵走。接着,胡三说道:“不知池公子要去哪。天色已晚,如果不急的话,不如先住一晚上,明早再赶路”。

  池中天一想,反正按照爹给安排的路线,离下个城市怎么也得百余里,天这么晚了,不如歇息一晚,明早赶路也来得及,想罢,便和傲霜雪说道:“师妹,我们不如住一晚再走,今天赶了一天的路,想必你也是乏力的很。咱们正好休息休息,养足精神明早再走,你看如何”?

  傲霜雪嘻嘻一笑答道:“你一个大男人,出门在外怎么还要问我一个小女子啊,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就怎么”。

  “好,那胡老板,给我们安排两间……哦不……这……”池中天正想说,突然想到自己的银子可不是很多。要是不省着花,怕是不够。于是一边把傲霜雪拽到一边,一边悄悄的和傲霜雪说道:“雪儿,要不咱们就要一间房吧,你睡床我睡地下,这样省点钱。行吗”。

  傲霜雪一听这话,登时羞得满脸通红,正想回绝,但转念一想,省钱确实是很重要,再说了,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各自什么品性都很了解,池中天肯定不是那喜欢对女孩子动手动脚的人。想到这,傲霜雪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答道:“你安排就好了”。说完就一个人拿着池中天的包裹和宝剑走到了客栈里面。

  池中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心想不过是两人住一间,有什么大不了。这怎么还躲开了呢?一边摇摇头,然后和胡三交代要一间客房之后,就随后走进了客栈

  池中天进了客栈之后,马上有店小二指引着他俩上楼,进了房间之后,店小二问那他们要吃些什么。池中天说让随便弄点就行了,之后店小二答应了一声,就关上门出去了。

  店小二刚一走。傲霜雪正想和池中天说些什么,池中天突然用手指贴着嘴“嘘”了一声,然后就把傲霜雪拉到了床边上坐下。

  “天哥……你……你干嘛”。傲霜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池中天要干什么。

  “嘘!别说话,满脑子想什么呢”。说着,池中天又往外看了一眼,之后对着傲霜雪轻轻的说了几句话:

  “什么!你别吓唬我好不好”!傲霜雪像是听到什么见鬼的事一样,猛一下子抬起头来瞪着池中天说道。

  “你小声点!放心,错不了。我好歹也练了十多年的武艺了,读了这么多书了,这点小把戏瞒不过我”。池中天一边让傲霜雪小声,一边对她继续说道。

  傲霜雪这时候也降低了声音和池中天说道:“会不会是你多心了,人家是没有恶意的。只是好奇而已。说不定是同路呢”。

  池中天眯着眼看了一眼傲霜雪,满脸无奈的答道:“大小姐,我们是怪物么?有什么值得让人好奇的?再说了,同路?有这么奇怪的同路么?你以为那人是普通人?虽然不是高手,但也是个练过的,脚步声都不一样,要不是我打小我爹就教我内功心法,我也发现不了”。

  “那怎么办。要不咱们走吧”。傲霜雪有些慌张的问道。

  “不用,咱们刚出来玩,正愁没意思呢,正好搞个小节目放松一下。池中天满不在乎的说道”。

  “天哥,咱还是小心点吧。这里可不比枫叶谷,这里咱们可找不到人帮忙啊”。傲霜雪有些迟疑的说道。

  池中天一边用手拍着傲霜雪的肩膀,一边说道:“你看你,害怕什么,你也是会武功的好不好,怎的如此担心。咱俩可是寒叶谷的弟子,如果连这小小鹿城的几个毛贼都收拾不了。还谈什么闯荡江湖”。

  “你怎么知道是小毛贼!要是大毛贼呢”!傲霜雪一急,追着不停地问道。

  “大毛贼也一样收拾。敢打我们的主意。哼,看我不收拾好他”。

  “好吧,那听你的,反正这里离家也不远,真有麻烦,应该也有办法解决”。

  “行啦,有什么麻烦。这样,你听我说”。说着,池中天便低下头,对着傲霜雪如此这般的安排了一番。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呢?

  原来,池中天早就发现。有人在跟着自己。

  刚进城的时候,池中天还光顾着高兴,没发现什么,后来往前走了一会之后,突然发觉有个脚步很轻的人在后面不远处跟着自己,池中天自小就开始练习池远山的独门内功,到如今虽不能说内功大成,但是起码听声辩位这种小把戏是难不倒池中天了,池中天听脚步就知道跟着自己的人是个会武功的人,因为普通人即使刻意放慢脚步,虽然声音很小,但速度同样也会变慢,但这个人不仅脚步声轻,而且行走速度和正常人一样。只是听这脚步声,就算是会武功,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但同时又怕自己判断错了,闹出笑话,于是就故意带着傲霜雪东绕西绕,绕着绕着池中天就已经确定,后面那人就是跟着自己的,而且肯定是不怀好意的。池中天虽然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但是从小也听池远山讲了不少江湖之事,对这种跟踪之类的江湖小把戏,池远山也曾经多次和池中天讲过,所以池中天没费劲就判断出来了。本来池中天想躲开。但后来想想,自己刚出来,还没来得及历练,就遇到这么个蹊跷的事情,不如借此机会来练练手,要知道,池中天的功夫平时都是自己练,最多也就是和师兄弟们打打友谊赛。还从来没尝试过动真格的打呢,年轻人,谁没有点好胜心呢。所以池中天就不打算躲了,这才一路走到了客栈,一路走着,一边在心里慢慢想了个计划。然后故意在门外交代要一间客房。之后为了让傲霜雪也有准备,就把事情也告诉了傲霜雪。这才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继续阅读:第9回-力惩毛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