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回-协力查探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3,329

  范九德顿了一顿又继续道:“半年前,曾经有几个人到镖局去要雇佣镖师押镖,他们的要求很高,当然,钱给的也很多,只是他要求一定要总镖头亲自押运,给的银两翻倍,当时下面人告诉我之后,我想着反正也没事,不如顺便押一趟,就这样,我见到了这几个人”!

  池中天听到这里,忙问道:“这些人有什么特别之处”?

  范九德道:“他们说话口音很生硬,面貌虽然和我们华夏之人差不多,但是如果仔细看,还是有一些区别,另外,他们的穿着和我们的习俗也有些不同”。

  池中天又接着问道:“那您去押镖之后,有没有发现一些其它的”?

  范九德想了想后答道:“他们让我们押运的,只是一个小木匣子,不算太重,送这么小的物件,居然雇佣了我们几十个镖师,这有些让我感到诧异,除此之外,倒没有什么太奇怪的了”!

  这时候,一直在听的金驰突然插话道:“你还记得最后是送到哪里了么”?

  范九德想了想道:“最后是送到了华亭城”。

  池中天一听,心里觉得十分惊讶道:“华亭?那么远啊,那不到了茫茫大海边了吗”?

  范九德道:“错不了,当时送到华亭城之后,我还帮他们一直把东西送到了船坞,看样子他们是要出海,但究竟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池中天问道:“那之后有没有听到关于他们的一些消息”?

  范九德道:“其实,近半年以来,江湖上时常会有一些这样的人出没,行踪诡异,让人琢磨不透,但因为只是少数,而且并没有闹出太大的动静。所以一直也没有被重视,这次要不是你问,我还真就把这事给忘了”。

  金驰这时插话道:“九德啊,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密切注意一下这帮人了”!

  “哦?怎么?掌门有什么新发现”?范九德不明白的问道。

  金驰道:“你刚说他们没闹出大动静,这回算是给咱们面子了,闹了个大动静”!

  “是什么?我好像没听说啊”!范九德有些糊涂了。

  金驰突然严肃的说道:“你还记得当年的三龙一凤吗”?

  范九德略一思索道:“有点印象,那时候我还年轻,没入道,只记得除了池前辈之外,还有二男一女,后来好像失踪了两个,然后就没音讯了,怎么,跟这个有关系”?

  “关系大了,有一伙外域人士,把当年三龙一凤里的老二古翍给掳走了”!金驰语气缓慢的说道。

  “啊,这什么时候的事情”?范九德似是十分吃惊。

  这时候,池中天插话道:“应该是数月之前吧,家父这次让我行走江湖,除了历练我之外,其实更重要的是要我查清此事,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掳走了我爹的结拜兄弟”!

  金驰听后又说道:“九德,这事不怪你不知道,我也是刚刚看了远山兄给我的信我才知道,而且这事最先知道的是玄天派的云岩大师,是云岩大师命人给远山兄送的信”。

  范九德又追问道:“云岩大师最先知道的?难道他们的行踪被云岩大师发现了”?说完之后顿了顿又摇摇头道:“不对啊,我听说云岩大师多年不在江湖走动了,怎么会发现这样的事情”!

  金驰见范九德发问,便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书房中央,背对着范九德说道:“因为,那伙人要用古翍威胁云岩大师,要云岩大师交出碧霞神功”!

  “啊,什么”!今天范九德算是彻底有些懵了,怎么连续发生两件这么大的事情,自己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收到,真是枉自成为常年行走江湖之人了。

  金驰缓缓转过身道:“你不用惊讶,我也是刚知道,这些事云岩大师并没有声张,考虑到古翍大侠与远山兄的关系,所以只是派人告诉了远山兄,我们也不要声张此事,暗中帮忙查探就可以了,免得打草惊蛇”!

  范九德道:“掌门放心,我明白,我回去后就联系咱们其他地方的镖局,看看有什么线索,而且刚才您说跟玄天派有关,那么我估计咱们在歙州的镖局应该会知道更多的动静,我会马上办的”!

  池中天这边听范九德这么说,赶紧起身说道:“我代家父,多谢范前辈了”!

  范九德听了后摆摆手道:“池公子不必挂怀,武林中人理应如此”!

  金驰道:“这件事说来似乎并不严重,但仔细一想,非同小可,那古翍大侠早已隐居多年,而且隐居之地十分隐蔽,如果是外域之人,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况且他们掳走古大侠之后,居然对古大侠的身份和来历一清二楚,更让人感到严重的是,居然用来要挟云岩大师交出碧霞神功!那碧霞神功向来号称武林第一神功,如果真是外域之人,那么索取我中原神功的目的,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金驰到底是老江湖,对事情一想就能想到深处,而且分析的很有条理,这点和池远山很是相像,直听得范九德和池中天在一旁连连点头。

  这时金驰走到二人身边后,又低声细语的交待了一番,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范九德先起身离开了,然后金驰又单独和池中天说了一些,不多久,池中天也离开了!

  池中天刚从书房出来,正要到自己住的地方去,冷不丁发现傲霜雪迎面走了过来。

  傲霜雪见到池中天后,笑嘻嘻的便迎了上来说道:“天哥,我还以为你没谈完呢,没想到这么快啊”!

  池中天见到傲霜雪后,心里便把刚才的一些棘手的事放下了,也笑嘻嘻的说道:“玩的开心吗”?

  傲霜雪笑着答道:“可开心啦,我还买了好多好东西呢,都放在屋子里啦,走我带你去看看”!

  池中天道:“你从哪弄的钱啊”?

  “人家金公子送的,快走吧”说着,就拉着池中天往房里走去。池中天这边一听傲霜雪说是金沐枫送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有些闷,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到了房里之后,池中天往桌子上一看,天哪!桌子上摆放的满满的东西,衣服,小饰物,花花绿绿的摆了一桌子,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池中天一边走过去一边道:“这么多东西,得多少钱啊!你怎么让人家这么破费啊”!

  傲霜雪一边拿起一件衣服往自己身上比量着,一边说道:“人家金公子有的是钱,人家愿意送,你管那么多干嘛”!

  “那你让他把燕京城送给你好了”!池中天突然提高音调吼了这么一句,把傲霜雪吓的衣服差点掉在地上。

  印象中,这应该是池中天第一次用这种口气跟傲霜雪说话吧,所以傲霜雪听了之后楞了半天,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天哥,你发火了”?

  “谁是你天哥!找你的金公子去吧,让人家多买点东西送你”!说完,也不理傲霜雪,直接转身甩门就出去了。

  傲霜雪被池中天这一下子搞得晕头转向,心想这是怎么了?没惹他啊?但是傲霜雪毕竟是女孩子,而且都这么大了,脑筋一转,好像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不但没委屈的流眼泪,反而还抿嘴偷笑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整理桌子上的东西。

  池中天出来房间后,被外面的夜风一吹,心里猛一激灵,自己这是怎么了?这好像是第一次和傲霜雪用这种口气说话啊,但是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刚刚听到傲霜雪的那话,心里就像一把刚刚淬炼好的红通通的剑被突然浇了凉水一样,一下子就变得不能自控。

  “不管了,过一会回去和她道歉就是”,池中天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就往前走去,想散散心,一是为了想想刚刚和金驰谈话的内容,二来也是为了冷静一下。

  “池兄这是要去哪”?池中天正低头思索,突然听到有人跟自己打招呼,赶紧抬头一看,原来是金沐枫。

  “哦,我随便转转,金公子也有雅兴来转转”?池中天随意的答道。

  “不是不是,我可没这有池兄这般雅兴,这不,我刚刚发现我书房里有一幅刺绣图,是我娘以前绣的,我娘是刺绣高手,我听说霜雪妹妹也喜欢刺绣,所以就特意去送给她”。金沐枫一边扬了扬手里的刺绣,一边说道。

  池中天一听金沐枫称呼傲霜雪为“霜雪妹妹”,心里就有些不乐意,心想这才刚认识多久,就姐姐妹妹的称呼上了。不过池中天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说道:“有劳金公子了,师妹正在房里,请便”。

  金沐枫呵呵一笑道:“那我就不打扰池兄的雅兴了”,说完就朝傲霜雪的房间里走去。

  池中天看着金沐枫的背影,心里一下子又开始有火气了,但还是不知道这火气是怎么来的,想来想去也甚是烦恼,于是也不再去想,径直超前走了。

  金沐枫的确是对傲霜雪有了些“意思”,金沐枫虽然是豪门子弟,但久居中原,平时哪能见到久居极北之地的女子,尤其还是一代宗师的女弟子,傲霜雪在北冥山经年累月的单调生活,反而彰显出了一种特有的气质,这种气质是中原之地不太会有的,所以一下子便让金沐枫有种如沐春风的新奇感觉,这一晚上金沐枫借故陪傲霜雪转夜景,路上通过和傲霜雪闲聊,心里就知道了傲霜雪是个没心机的姑娘,傻呵呵的,所以心思一转,就开始献殷勤,一会买这个,一会请吃那个,傲霜雪平时在北冥山呆着,荒山野岭的,哪有机会感受这些,开始还有些拘谨,不好意思,后来就全放开了,也不拿金沐枫当外人了,见到什么好看的好吃的,也不再客气。而金沐枫看到这些,自然是高兴坏了,继而是有求必应。虽然这一晚花了不少银子,但是金沐枫觉得,很值!

继续阅读:第17回-初为情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