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回-初露端倪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3,406

  池中天和傲霜雪被烟云堂的弟子带领着来到了客房,待烟云堂的弟子走后,傲霜雪便问道:“天哥,这金前辈看来和师父关系不错啊,对了,师父给你的信你都没看过吗”?

  池中天一听吓了一跳,赶紧说道:“我爹又没让我看,我怎么敢看”!

  傲霜雪调皮的一笑道:“知道你听话,对啦,咱们除了是送信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事情啊”。

  池中天答道:“当然了,爹还交代了我一些事情要办”。

  傲霜雪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呀,说来听听”?

  池中天虽然之前没告诉傲霜雪,并不是想瞒着她,而是前几天都在路上奔波,不想让她徒增烦恼罢了,现在已经来到了京城,又遇到了池远山的老熟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了,就想着告诉傲霜雪。

  池中天低声说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到处说”!

  “谁乱说谁是小狗”。

  池中天道:“我爹让我来请金伯父帮忙打听下目前江湖上有个很神秘的组织的情况”。

  傲霜雪又问道:“神秘组织?什么神秘组织啊”。

  池中天道:“具体的一时半会说不清,而且我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就是听说近期中原武林兴起了一个神秘组织,而且像是外域之人,尽做坏事,让我出来的同时也是要我顺便打探下”。

  傲霜雪有些不明白的问道:“跟咱们有关系吗”?

  “有”。

  “有什么关系”?

  池中天见傲霜雪对此很有兴趣,不由得无奈的说道:“具体什么关系爹倒是没跟我说,只是让我去查探一番”!

  傲霜雪道:“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从燕京城开始查起”?

  池中天道:“这里毕竟也属于中原了,有些消息应该会知道的更快”。

  傲霜雪又问道:“那师父有没有给你些具体的指点”?

  池中天答道:“没有,只说让我到玄天派去,说到时候他会再安排的”。

  傲霜雪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慢慢来吧”。

  池中天道:“爹给的时限是三个月,要我三个月之内必须赶到玄天派”。

  傲霜雪道:“时间应该来得及,反正咱们不耽搁就是了”

  “嗯”。

  池中天和傲霜雪正在闲聊的同时,正在北冥山中的池远山,也放飞了一只灵睢,这只灵睢正是飞往赵秉容和许重二人之处的,上面只有一句话“原地等候,三个月之内,天儿会去和你们会合”。放飞这只灵睢之后,池远山便一个人出了寒叶谷,然后径直去了池中天之前居住的山垭草屋处,那里自从池中天出谷之后,就没有人了,小离也回了寒叶谷帮忙照顾姜怡筠。不知道池远山来这里干什么,总不至于是想吃草菌了吧。

  只见池远山从草屋一侧的斜坡处一跃而上,然后落到了另一处更高的斜坡上,之后便慢慢的向前走去,一直到了一处山壁间才停下,然后……

  然后发生的事情,如果被池中天看到了,也许他会被震惊到晕倒的地步。

  黄昏时分,有烟云堂的弟子奉命前来请池中天和傲霜雪前去会客厅用饭,池中天和傲霜雪跟着烟云堂的弟子来到了会客厅后,只见原本空荡的大厅已经摆放了一张紫檀木的大八仙桌。桌上摆放着各种菜肴美酒。桌旁已经坐了三个人,正中一个红袍老者正是金驰,左手边是一位中年大汉,右手边则是一位青年。

  池中天和傲霜雪坐下后,右手边的青年猛然看到傲霜雪,眼里便瞬间多了一分异样的神色。

  金驰见二人落座,便开始介绍起来:“来来来,池贤侄,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烟云堂在燕京城里开的最大的镖局广兴镖局的总镖头,范九德”,说完,坐在左手边的中年大汉站起来朝池中天拱拱手道:“久闻寒叶谷和池老前辈的威名,今日得见寒叶谷的少主,三生有幸”。

  池中天忙拱手还礼道:“不敢当,范前辈的大名晚辈早有耳闻,当年以一把三尺斩龙刀斩杀苗疆四魔,替武林除了一大害,晚辈对此敬佩不已”!

  “哦?哈哈哈。想不到池老前辈和池池公子竟然还记得在下当年的事,真是让范某诚惶诚恐啊,哈哈哈”!范九德说完后拱了拱手便坐下了。

  池中天虽然之前没出过远门,但是平时里听的事情也不少,这范九德在江湖虽然不是大师之辈,但也绝非泛泛,是以池中天一听就立时想了起来,殊不知这一下,便让范九德对池中天乃至整个寒叶谷又平添了几分敬意。

  金驰见池中天赞扬了一番范九德,也是十分高兴,说道:“池公子真是见多识广啊,来,这位是犬子,金沐枫”说着,用手一指右手边的青年。

  青年起身说道:“小弟见过池兄”。

  池中天忙回礼道:“不敢妄称兄,不知金公子年方几何”?

  金沐风答道:“在下今年一十九岁”。

  池中天笑了笑说道:“在下今年二十有一,看来只好占个便宜了”。

  说完,池中天和金沐枫笑了笑,正要坐下,才想起旁边还有个傲霜雪呢,于是池中天又站直了说道:“范前辈,金公子,这位是鄙师妹,傲霜雪”。

  傲霜雪忙起身施礼道:“见过范前辈、金公子”!

  “客气客气”范九德和金沐枫连忙回应着。

  待傲霜雪坐下后,金驰便招呼众人用饭,席间,范九德想和池中天喝一杯,怎奈池中天是从不喝酒的,但无奈范九德十分热情,池中天没办法只好喝了一杯,那滋味当真是难受,不过池中天当时也暗下决心,武林之人闯荡江湖若是不会喝酒,可能会被耻笑,今后还是要练练才是。

  这期间,金沐枫倒是频频和傲霜雪说话,一会儿问问芳龄。一会儿聊聊一些琐事,这边池中天和金驰以及范九德也在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这顿饭就在这边吃边说过程中,很快就结束了。

  饭毕,金驰便招呼众人到书房一叙,池中天知道金驰要说一些要紧事了,而傲霜雪觉得自己一个女子,还是不要参与到其中为好,但是又不愿意自己回去,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金沐枫说话了:“爹,你有要事和池兄相商,孩儿就不打扰了”“接着,面向傲霜雪问道:傲姑娘是初次来燕京城吧”?

  傲霜雪答道:“是的”。

  金沐枫暗自一喜:“那不如让在下带傲姑娘去燕京城里转转夜景如何”?

  “这……”傲霜雪似是有些为难,一边答话一边看着池中天。

  池中天一笑道:“师妹,难道金公子这么热情,你不如去转转也好”。

  金驰在一旁看儿子的神色,心里已然猜到了几分什么,但当着这么多人,又不好说别的,只好帮着附和道:“既然如此,那你可要好好陪着傲姑娘,别失了礼数”!

  金沐枫见自己的老爹已经答应了,当下便问道:“傲姑娘可否赏脸”?

  傲霜雪见金沐枫如此盛情,自己又是初来乍到,再拒绝就有些不近人情了。就点头答应了。

  金沐枫见傲霜雪答应了,脸上不动神色,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傲霜雪长得虽不至倾国倾城,但久居极北之地,又是武林宗师的弟子,身上就有了一种特有的冷艳气质,这种气质是在中原繁华之地及其少见的,况且傲霜雪的容貌也属一流之上,所以就让这金沐枫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吃饭的时候就不停地与她搭讪,吃完饭后正想找个借口能单独和傲霜雪聊聊,这机会就从天而降砸到脚上,心里自是喜不自禁。

  傲霜雪和金沐枫出了会客厅后,这边池中天便随着金驰和范九德来到了书房。

  金驰的书房好似比池远山的小一些,但书房里摆放的古籍,以及墙壁上挂的字画也足以看出金驰也是一位极善风雅之人,这点与池远山倒是对路,也难怪他们二人能成为好友。

  几人分别坐下后,金驰先说道:“贤侄,这位范镖头常年于江湖行走,江湖上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会略知一二,所以我特意把他叫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之前我也跟他说了一些了,九德,你就把你知道的一些告诉池贤侄”。

  池中天忙道:“多谢伯父,有劳范前辈了”!

  范九德这时开口道:“不敢不敢,同是武林众人,理应相互照应,池公子,之前掌门已经把事情告诉了我一些了,说你是要查一个神秘的组织是吧”。

  池中天道:“正是,不知范前辈可否知道”?

  范九德看了金驰一眼后说道:“穿着打扮,言谈举止都不像我华夏之人的人我倒是见过一些,但不知道是不是你所要查的神秘组织”。

  池中天一听有眉目,精神一振道:“哦?还请范前辈能说的详细一些”。

  范九德先是抬了抬眼皮,似乎是在回忆什么,片刻后,才缓缓说道:“倒是打过几次交道,好像大约是半年前”……

继续阅读:第16回-协力查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