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回-烟云堂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3,284

  池中天和傲霜雪快步回到鹿城后,先是在马场买了两匹马,然后二人一人一马,出了城门便快马加鞭,朝南方飞驰而去……

  大约十天以后,池中天和傲霜雪便来到了国都燕京城。

  在从鹿城到燕京城的这一路上,池中天和傲霜雪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烦,不过都在池中天能处理的范围内,所以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这一路上池中天还把自己从战鹰和几位师兄处听到的一些关于现在江湖上的一些事情也多多少少的告诉了傲霜雪一些,只不过关于池远山单独交代的一些事情,池中天并没有很快的告诉傲霜雪。

  傲霜雪以前也听一些师兄们聊起过江湖之事,但知道的无非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逸闻趣事罢了,对一些重要的事情,便不如池中天知道的多了,毕竟战鹰和几个师兄专门为这个给池中天讲了好久。

  傲霜雪听完池中天说的之后,便知道了现在中原武林有最有名望的名门正派共有五个,分别是“齐云山玄天派”“川府滨麟山庄”“京城烟云堂”“吴中灵岩寺”“秦岭紫柏山凤凰门”其余还有一些小门小派就不在其列了,除此之外,还有两个门派和北冥山一样,地处偏僻,但是与北冥山不同的是,与中原武林素无来往,行事亦正亦邪,分别是处在东海舟山岛的七星坊和西方昆仑山雪鹜宫,这两个门派由于行事偏颇,时常不守江湖规矩,所以中原五大派对其一向不太友好。

  燕京城。

  燕京城历史悠久,城市繁华,文明发达,人口众多,是历朝历代建都的首要选择地,作为现在的国都,目前从面积上虽然不是华夏最大的城池,但要是比起繁荣程度,那肯定是第一了,毕竟是国都,天子所在之地,岂能寒酸。

  二人都是初次来到京城,以前也就是听池远山说过京城,这次亲身来到京城,刚进城门的时候就被一阵严格地盘查,进了城门之后便看到满街的人来人往,到处都有店铺,街道两旁还有一些小摊,上面摆着各种琳琅满目的东西。直看的二人眼都花了。

  傲霜雪女孩子天性,虽然是在中原出生,但是童年真是一点乐趣和记忆都没有,乍一下子回到了中原繁华之地,女孩子天生地那一丝习性便让她兴奋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一边把自己的牵马的绳子塞到了池中天手中,一边就蹦蹦跳跳的到那些摊位上到处摸摸看看,一会吵着要这个,一会喊着要那个,起初都被池中天生拉硬拽的给拉走了,哪知到了一处卖小挂件的地方,傲霜雪硬是拿起一个雕刻着凤凰的玉佩死活不走了,最后池中天没办法,看傲霜雪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好掏出二两银子给买了下来,本来没这么贵,但那卖主一看这两人就是挨宰的肥羊,所以也就没客气。

  买完之后,傲霜雪笑嘻嘻的把那玉佩栓到了自己的腰上,然后兴高采烈的拉着池中天的手晃来晃去,一边晃一边问:“好不好看”。

  池中天苦笑了一声道:“好看,好看的紧呢”。

  傲霜雪听见夸奖了,这才罢休,然后又问道:“我们去哪呢,要不要找个地方住下”?

  池中天答道:“不用吧,爹给我的信之中有一封是要我带给烟云堂的掌门金老前辈的,我们把信送过去,爹肯定在信中会提到让金老前辈帮忙安排的,咱们的银子有限,这几天在路上花了不少了,省着点,等我想到办法赚钱了,到时候我就给你买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

  傲霜雪听了后嘻嘻一笑,便说道:“天哥你真好,那我们快去吧”

  池中天答应一声之后,便和傲霜雪一起准备到烟云堂去。

  烟云堂是中原武林五大派之一,位于燕京城正东,约莫五十里开外,烟云堂自第一任掌门铁刀侠客金柏原于二百年前开宗立派以来,历任掌门均是金柏原的嫡系后代,他们每个人都兢兢业业,励精图治的去打理祖宗留下的基业,经过近二百年的发展,烟云堂已经发展成为中原五大派之一,门下弟子近千人,在中原各地均设有分坛。享誉江湖。

  烟云堂现任掌门名叫金驰,是烟云堂第十一任掌门,金驰年轻时曾经和池远山有过不浅的交情,所以池远山这次在池中天临出门的时候,在特意写的几封信中,就有一封信是要池中天转交给金驰的。所以池中天从鹿城出发后就直接来到了燕京城,一是把池远山的信交给金驰,再就是要请金驰帮忙查探一下有关那个神秘组织的事情,不过这神秘组织的事情,池中天并没有和傲霜雪仔细谈起过,所以傲霜雪对这些事并不是很清楚。

  池中天和傲霜雪在路上随便问了几个人之后,就知道了烟云堂的位置。当下便按照点,往烟云堂的方向走去。

  自从池中天和傲霜雪离开寒叶谷之后,姜怡筠连续几天都没睡好觉,总是为他们俩担心,为此池远山没少费心思安慰她,可是姜怡筠还是担心,最后池远山只好告诉姜怡筠,已经派了两个弟子提前出发去中原了,说会安排他们会合在一起的,姜怡筠这才算稍稍放了点心。

  池中天离开寒叶谷的第六天,池远山便收到了赵秉容和许重从中原放回的灵睢,当然,也带来了一些消息,只不过池远山看到消息后,不仅没有流露出高兴的感觉,反而像似愁上加愁了。也许,他收到的消息,不太好吧。

  烟云堂占地约五亩,远远看去好像一座小城镇一样,烟云堂因为地处国都,所以和一些官府官员也是相当熟识,借助官府的力量,燕京城里很多镖局都是烟云堂开设的,因为有烟云堂在背后,所以这些镖局的生意都很好,每天基本都忙不过来,所以,从财力上来说,烟云堂应该是中原武林第一大门派。因此也把自己的驻地兴建的十分豪华。

  池中天和傲霜雪也被烟云堂大气恢弘的建筑给震撼了,在离烟云堂还有几里的时候,二人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感叹真是见了世面了。

  不多一会儿,二人便走到烟云堂门口,向守卫禀明了身份之后,守卫便进去通报了,没过多久,只见从里面走出一位穿着红色长袍,白胡须的老者,正是烟云堂掌门金驰。

  “哈哈哈,池贤侄,一路辛苦了”。金驰见到池中天后,十分高兴的向池中天打招呼。

  池中天一边还礼一边道:“晚辈池中天,见过金老前辈”。

  “免礼免礼,远山兄和嫂夫人可还好”?金驰问道。

  池中天忙答道:“有劳前辈挂怀,家父家母身体安好,此次前来,一是代家父来探望前辈,二来是家父有一封信要晚辈转交前辈”。

  金驰道:“来来,先进去我们再聊。哦,不知这位姑娘是”?

  池中天一边把傲霜雪拉了过来,一边向金驰介绍道:“这位是我师妹,傲霜雪”。

  “晚辈见过金老前辈”傲霜雪施了一礼道。

  “好好好,二位郎才女貌,算得上是金童玉女了,我真是羡慕远山兄啊”。金驰夸赞道。

  “不敢当,前辈谬赞了”池中天谦虚的答道。

  “走走走,我们进去说话”说着,金驰便招呼池中天和傲霜雪到里面去。

  金驰引着池中天和傲霜雪二人到了大厅分主次位坐下之后,池中天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帛,并从里面抽出一封信,然后递给了金驰。

  金驰接过信之后,并没有马上打开就看,而是先摆摆手示意池中天坐下,接着说道:“我跟远山兄年轻时就认识了,当年我们在一起切磋武艺,谈酒论道,好不快活。老夫这辈子最佩服的人有三个,远山就是其中之一啊,可惜他现在住的离我那么远,这平时也难得见上一面,我这些年对他甚是想念,今天看到贤侄,老夫好像看到远山兄年轻的时候了,说真的,我是真心的感到高兴,你们也不要前辈前辈的叫了,就叫我金伯父吧,要不显得太生分了”。

  池中天忙答道:“多谢前辈,小侄遵命”。

  金驰笑了笑,便把那封信展开来仔细的看着。

  过了大约片刻功夫,金驰便抬起了头来,神情严肃的说道:“贤侄可知道这信里写的什么”?

  池中天答道:“这个小侄不知”。

  金驰见池中天说不知道,便说道:“既然如此,贤侄你和傲姑娘一路奔波,甚是辛苦,不如先去休息,待晚上的时候,我在和你细说”。

  池中天见金驰这幅表情,便知道信中定是有什么要紧事,所以便起身答道:“小侄谨遵伯父安排”

  见池中天答应,金驰便安排人带着池中天和傲霜雪去休息了。

  池中天和傲霜雪刚离开,金驰便将信折好放在身上,然后起身往外面走去,顺便吩咐道:去通知刘镖头,晚上来这里见我”。

继续阅读:第15回-初露端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