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恋上猎物的野兽
桃子仙仙2019-10-05 00:542,203

  “阿晚又不是个东西,用接手这个词,楚先生未免有些过分了。”手臂骤然落空,有种名叫不甘心的情绪充满了沈士君的胸膛。

  不知是不是因为到了熟悉的怀抱,夜向晚稍稍动了动,自然而然地找到了舒服的姿势睡了过去,不再哭也不再闹。平静得就像个无知的孩子,任世间狂风暴雨,她只是固执地躲在自己熟悉的角落。

  楚狄低头望着她的睡颜,明明见她买醉时,有一腔怒火的,此时也都消散得无影无踪。

  他的唇角勾起浅浅的弯度,连他自己都没有见识到的温柔,却让沈士君看得心惊。

  这算什么?他为什么会用那种眼光看她?他不是就要订婚了么?他怎么还能这么对她?把她玩弄于股掌之中,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就是这个男人,他让阿晚疼,让阿晚伤,让阿晚落泪,让阿晚伤了心,不肯再轻易接受别人。

  就是这个男人!

  “楚先生,阿晚被人灌醉了,我要带她回去,麻烦你把她还给我。”

  “还给你?凭什么?”入骨的温情转眼变成冷酷,楚狄打量着沈士君,神情之间,带了睥睨的高傲和杀伐决断的霸气。“她是什么,我最清楚。我们的事,恐怕沈先生也有所耳闻。你现在这么关心她,以后怕是注定要失望了。”

  一个我们,就把沈士君划在他们的世界之外。明明离叶向晚是这么近的距离,却如天堑般让他无法靠近。

  饶是沈士君修养再好,也被楚狄高高在上的态度激怒,“以后的事情,我们谁也不知道。楚先生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不如楚先生还是先占卜一下,要是被季小姐知道你和阿晚的事,你该怎么收场吧!”

  这小子有种,敢拿季茉莉威胁他!

  可他这人这辈子偏偏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他!

  楚狄怒极反笑,不再理会沈士君,而是转向沈柯,“早就听闻沈家多英材,没想到子侄一辈都是这么伶牙俐齿的,我看金角的项目,沈经理不用找什么专家和LGM谈了,用沈士君先生就可以。”

  金角是H市新的娱乐区,由LGM负责开发和管理,许多娱乐公司都希望能在金角占有一席之地,沈柯的公司也是其中之一。

  沈柯最近才刚和LGM的乘龙快婿,楚狄打好关系,他可不想因为沈士君的鲁莽行事,让就快到嘴的肥鹅飞走了。

  无商不奸,听出楚狄话中沈沈的威胁意味,沈柯立刻打圆场道,“既然是楚先生认识的小姐,那当然是由楚先生带走,子侄年轻气盛,沈先生千万别与他一般计较。”

  “沈柯!他不能带走阿晚!他只会欺负阿晚!”情急之下,连小舅舅都不肯叫,沈柯知道自己这次的行为一定会惹怒沈士君,但他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沈士君,闭嘴!叶小姐的事情与你何关!”沈柯一侧身,将处在暴跳如雷边缘的沈士君拦在身后,朝着旁边的保镖一使眼角,保镖立刻会意,三下两下就把沈士君拉进离得最近的包间里。

  楚狄怀抱着叶向晚,以得胜者的姿态,瞟了沈士君两眼后,快步走出夜焰。

  “沈柯,你这是助纣为虐!你根本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阿晚!阿晚不能被他带走!”沈士君仍在包间里与保镖拉扯。

  沈柯眼见着楚狄抱着叶向晚走出夜焰大门,才命手下放开他。

  “士君,楚先生说的没错,你和叶小姐有什么关系?别告诉我说你是她学长,所以她的事就是你的事。你们学校有那么多学生,我可没见你对别人这么上心过。”

  “我是喜欢她,想让她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沈士君怒起,追到门口时,已经看不见楚狄人影,忍不住回头向沈柯吼道。

  沈柯从吧台上取下一瓶Chivas,缓缓倒入玻璃杯内,“不怎么样。只不过你找谁做女朋友都行,舅舅都会祝福你。但她不行,她是楚狄的人,你不能碰。谁也不能碰!”

  楚狄看那女孩儿的目光……沈柯将酒一饮而尽,恋上猎物的野兽,将会变得多疯狂,这个答案谁也不知道。

  *

  厚重的车门闭合时发出“嘭”地一声,叶向晚火热的肌肤接触到微冷的皮制座椅时,她倏地清醒过来。

  叶向晚一恢复意识,就觉得自己胃里翻江倒海,一阵阵地恶心泛起。她直觉想要从车里出去,但混沌的脑袋,以及瘫软的四肢,都使这件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变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叶向晚吃力地支起身体,手指摸索着想要拉开车门。

  “滴滴。”电子锁自动落下,叶向晚仍是不死心地扣了扣门把手,车门纹丝不动。

  “想要去哪儿?还要找你的学长继续缠绵?”楚狄手里握着钥匙,紧紧地,把钥匙捏得咯吱做响。她就这么想逃?就是这么害怕他?害怕到急不可待地要钻到别的男人的怀里寻求保护?

  “学长?”沈士君来了么?她怎么什么也不记得?脑袋就像是被灌了半车水泥,叶向晚只零星记得自己好像是和沈士君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错把叶向晚的疑问听成陈述,楚狄心中更是一沉,皙长的手指捏起叶向晚的下颌,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一会儿不见,翻脸的本事倒是见长。我和你说了,学校的事情我会解决,为什么还要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你还真是有些本事,知道沈家在市里有关系,所以就缠上他?只不过你也太小瞧沈家高看自己了,像你这种女人,被我玩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沈家会允许你们交往?”

  说完这些话,像吐出一口恶心。楚狄冷酷地笑着,他应该觉得轻松的,但为什么,心头仍是如此沉重?

  等了半天,叶向晚都没有回答。她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就像看个陌生人。楚狄有些不耐烦地动了动手指,突然……

  有条细细的水光,从她的眼角慢慢地滑下,一直滑到他的手指头上,湿润了他的指尖。

  “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叶向晚轻轻地开口,声音被酒精浸得沙哑,给人一种即将崩溃的宁静感。

继续阅读:第19章 梦一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色豪门:总裁,别太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