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还是死了的好
冷月孤香2019-11-29 10:522,598

  “不会吧!你还会说话?”秦小钰更是惊喜,似乎眼珠都变成了心型,完全没去细想她口中的“亲爱的”是谁。

  莎娜发现声音不对,睁开迷蒙的睡眼,刚一清醒便看见一张陌生而美丽的脸庞凑在面前,吓得“呀!”一声尖叫,嗖的一声振翅高高飞起,叫道:“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怎么进来的?……亲爱的呢?”

  秦小钰已经完全忘记了萧天的存在,兴奋的道:“你还会飞?下来让我好好看看嘛!你好可爱啊!”

  莎娜居高临下,很快发现了蹲地抱头的萧天,“嗖——”的一下飞到他身边,把身子藏在萧天脑后,只探出一个小脑袋,警惕的看着秦小钰,大声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又看见萧天蹲地抱头的怪异姿势,抓着他的耳朵拉扯道:“亲爱的你怎么了?说话啊!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会在你的房间?你和她什么关系?”

  秦小钰听到她对自己的小天一副亲热口吻,还似乎摆出吃醋妻子的架势,被可爱娃娃冲昏的头脑终于慢慢清醒,神色古怪的道:“你叫他什么?”

  莎娜虽然不通世事,可三百多岁的年龄毕竟摆在那里,米尔娜讲的故事里也不乏争风吃醋的内容。她隐约看出这个漂亮女孩和萧天的关系不简单,示威般的趴到萧天头上,得意洋洋的道:“亲爱的啊!他答应过要娶人家呢!”又亲昵的对萧天道:“亲爱的,你好重哦!昨天晚上累死人家了……后来也不老实呢!压得人家好辛苦……”

  萧天越听越是不对,这些话怎么如此暧昧呢?什么时候发生过这事了?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他昨天好像是晕过去了,最后发生的事对他来说就是个谜,所以只能呆呆的听着,不由得张口结舌,欲辩无言。

  感受到身边越来越重的杀气,萧天缓缓抬起双手抱住的脑袋,仰着满是无辜表情的脸看着秦小钰。

  秦小钰身体剧烈颤抖,双拳紧握,冷冷的声音里隐隐酝酿着一场罕见的冰风暴,一字一句的道:“萧天!你—给—我—说!清!楚!”

  萧天苦笑道:“我一直想解释,可你根本不听……”

  ……

  “事情就是这样,钰儿,这真是个意外!”萧天紧紧拉着秦小钰的手,好像只要一放开她就会飞走似的,说道:“你是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乖钰儿一个!”

  他可不敢对秦小钰隐瞒什么,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连两次不小心看见莎娜裸体的事也吞吞吐吐的说了。

  虽然听众是个女孩子,可亲爱的对别人说起看见自己裸体的事,莎娜还是大感羞恼,又见他对这女孩实在着紧,不由得很是嫉妒,趴在他头顶不满的叫道:“大坏蛋!就算是个意外,可是你看见了人家的身子,你就要负责!不能再见这个女人!你的心里应该心里只想着我!”

  萧天头疼的道:“呃……这个……莎娜,对不起,我昨天真不是故意的,你就饶了我吧……”

  秦小钰不理会小家伙的打岔,负气的质问萧天道:“那你说!为什么别人会说你重,你压在她身上干什么?!”

  对于萧天看见了莎娜洋娃娃一样的裸体这件事,她倒不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连被张岚华柳铭拉去看过多少次小电影也没对自己隐瞒过,这小东西太小了,她的裸体不会比A片上的女人更迷人吧?不过莎娜刚才的暧昧话语却一直让她耿耿于怀,难道坏蛋小天对这个玩具娃娃样的小东西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虽然他平时就喜欢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脚的,可若不是自己允许,他也从来不会做出太过份的举动,怎么对着这玩具娃娃反而放肆起来?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就没发现他是个变态啊!还是个对玩具娃娃都有企图的大变态!

  萧天哭笑不得,小钰怎么一冲动就不动脑瓜了呢?人家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力等于零,在他看来,吃醋的女人智力更是退化成了负数。只要看看他和莎娜的体型差距就知道,自己能对她做什么啊?自己要是真的压在莎娜身上,莎娜不早就成一块肉饼了?耐着性子低声下气的道:“我不是说了嘛,我在郊外就晕过去了,后来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对小钰解释了一番,又哀求莎娜道:“莎娜,拜托你别闹了,你刚才说我压住你什么的,是胡说的吧?这怎么可能?”

  莎娜眨了眨纯净的蓝色大眼睛,道:“没有胡说啊!我刚才说你重,是因为昨天亲爱的你在郊外晕过去了,是人家用风系魔法把你从天上带回来的呀!你是很重嘛!害得人家的魔力耗费了好多,本来就很累嘛!人家没说谎啊!”

  秦小钰的心瞬间放下了一半,原来不是在床上啊!想想又问道:“你还说他压住你?”

  莎娜奇怪的道:“没错啊!昨天晚上人家魔力消耗太大,就在他的枕头边睡着了,半夜的时候他的脑袋的确有压过来一次嘛!压得人家的脚现在还有些麻麻的呢!”

  秦小钰和萧天几乎同时晕倒,明明很正常的一件事,怎么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道?看着莎娜小脸上一副迷惑不解的可爱模样,真是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真有那么纯洁无邪,不了解自己的话会造成多大的误会。

  秦小钰气苦的心情渐渐平复,被萧天握住的小手也不再挣扎。萧天的性格她是再了解不过,照顾人的时候是挺细心,不过平时神经粗糙迟钝,别人都感觉怪异无比的事,他却往往熟视无睹,若是和其他人一起陷入什么奇怪的境况,他肯定是最快接受现状的那个。

  偏偏他为人又很热心,帮了这个小东西这许多忙,小东西一定很感激,加上他脸长得很秀气,脾气温和心软……

  小天这么多的好处,设身处地的想想,换做自己是这个小东西,对他产生好感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又出了一回香艳的尴尬事故……

  虽然此事萧天至少要负上一大半的责任,可不知道为什么,秦小钰就是对他生不起气来,只有把不满发泄到莎娜头上,冷哼一声道:“我说,你怎么又爬到他头上去了?不是叫你乖乖坐在旁边吗?真是没教养!”

  莎娜气鼓鼓的道:“亲爱的都没说不行,关你什么事了?你是他什么人啊?他是我丈夫,我不黏他黏谁?”俯下脑袋在萧天额头上亲了一口,亲热的道:“是吧?亲爱的?”

  秦小钰几乎暴走,只觉得这个小东西空有一个可爱到极点的外壳,性格却是恶劣之极,正待反唇相讥,萧天急忙出来打圆场,说道:“莎娜听话,别趴在我头上,好好坐着,乖。”伸手在头上摸到莎娜,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提了下来,放到旁边的床单上,也不放开她的衣领,把左手摆在那里,任由小东西鼓起腮帮子拧他的手指撒气。萧天右手握着秦小钰的小手,附在她耳边低声道:“钰儿别生气,你看她的表现,明明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嘛,何必和小孩子怄气?……啊唷!”突然手指一阵刺痛,扭头一看,原来是莎娜见拧不动他手指上粗糙的皮肤,便恨恨的用上了指甲。她力气虽小,可手指纤细,指甲相对来说很是尖锐,用力掐下去的时候就像用针在扎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兽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兽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