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遭算计战天生怒,一战毕鲲鹏陨落
浪子星痕2017-04-14 09:382,345

  你道那战天为何怒极反笑?却是因那袭击之人乃是天庭之人,妖师鲲鹏。战天知晓,那个没有他存在的洪荒却是红云的了鸿蒙紫气而找来窥伺,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死因却是有这鲲鹏一番算计,可如今其竟然以大罗金仙顶峰的修为来算计我,这不是笑话么?

  说道鲲鹏,不得不说其后世庄子的《逍遥游》,其中记载: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也有后人留诗云:云开�岳风雨止,鲲鹏击浪从兹始;沧海横流何足虑,三尺寒江东陵指。

  这却是说那鲲鹏精于变化,通灵万物,速度奇快,双翼一展可扶摇直上九万里,助天帝澄清玉宇,受敕封为九天鲲鹏。

  战天略带玩味的调笑道:“怎滴一个披鳞带甲的畜牲也敢来阻我之路了?”

  却也不待鲲鹏答话,抬手间一道夹杂逆天剑意的刚烈剑气便打向鲲鹏,却是顾忌在此地呆久了会引来更多算计之人。

  那鲲鹏却也有点道行,见此剑气不好抵挡,强行压下心中的愤怒,大吼一声现出自己的本体,只见一硕大无比从头看不见尾,背上生有一双肉翅的大鱼出现在鲲鹏站立之处。

  那大鱼张口吐出一团腥臭之气阻挡那道剑气,只是战天所发剑气真的这般容易便挡住了么?不然,只见那团腥臭之气刚一触碰道剑气,便被绞的粉碎,而后剑气去势不减,毫无所损,直接打到鲲鹏本体之上,一时间血肉四溅。鲲鹏一声怒吼,收起本体,吐出一口精血,方才把剑气中那道逆天剑意化去,看向战天的目光中却已满是忌惮。

  鲲鹏忽的一震身体,放出数万道葵水神雷,却是笑道:“战天啊战天,你今日是杀不了我的,我鲲鹏岂是无知之辈?敢以一身之力阻你?”

  话音刚落,周围却是几道遁光落下,却是妖皇帝俊、太一与伏羲三人。

  战天见此,知晓一时半刻怕是走不了了,干脆降下遁光,手握破灭之剑,虚空划出几道剑气,却是引爆了所有的葵水神雷。那冥河一下遁光便祭起元屠阿鼻与护身宝旗,找向那鲲鹏,却是其修为最低,正是速战速决最合适的对象。

  那帝俊三人见此却是不理,这冥河若要打杀鲲鹏,却也不是一时半刻便可成功的。帝俊微笑着对战天道:“道友有礼了,我等此次前来只求那鸿蒙紫气一观,只要道友应允,道友与贵徒可立即离去。”

  战天看着三人,目光在伏羲身上顿了一顿,心中却是恍然,对帝俊所言不理不睬,而是对着伏羲说:“伏羲道友,你此次前来女娲可曾知晓?”

  伏羲面无表情,摇头示意。战天心中却是无奈,以前的洪荒,红云得到鸿蒙紫气之时怎地没有这些人算计?如今换到我身上反而是变本加厉了?鲲鹏,妖皇,女娲,还有那些尚在暗中窥伺之人。

  战天抚摸着手中长剑,眼中凶光一闪,多年未曾与人争斗,尔等都忘了我战天的威风么?竟敢算计于我,今日若不打杀打残几人,却是枉费了我战天之名!这破灭剑,这无数载创出的破灭剑诀,却也合该现世了。,

  战天身上忽的腾起滔天杀意,手中长剑直指三人,喝道:“尔等要战,我便战!”

  也不待三人答话,战天一声长啸手中破灭剑荡起道道剑芒攻向三人,一路带起无数空间裂缝,这却是战天出世以来,第一次全力出手。

  帝俊三人早有准备,纷纷以灵宝护住己身,施法打向战天。看向战天之时却不由得心神动摇,这是何等剑术?怎地有如此威势,却是从未现于洪荒之中?

  战天却是毫不留情,手中剑法不停,口中喝道:“今日让贫道来教教尔等为战之道,第一条:战斗之时除了战斗,莫要分心他顾!”轰然一声巨响,却是帝俊被战天一剑劈落大地,漫天灵力激荡,尘土四散。

  太一伏羲见状一阵惊愕,准圣初境竟然接不下此人一击?那此战该如何打?

  一旁与冥河交战的鲲鹏却是心神一颤之下落了半拍,被冥河抓住机会,一阵穷追猛打。

  却闻帝俊一声怒吼,再次现于空中,虽有先天灵宝护身,却是失了颜面,祭起河图洛书便攻向战天。太一与伏羲也合力杀将过来。

  战天却是再次大笑,喝道:“第二条,战斗之时,不通合击之法莫要妄自插手,否则便是取死之法。”

  这次却是那女娲之兄伏羲又被扫落。这下三人却是全都怒了,你战天修为不过稍高我等,却一句一句的教导我等,却是辱人太甚!

  帝俊太一兄弟联手攻击战天,太一对伏羲道:“道友且联手鲲鹏杀了那冥河,再来与我兄弟二人联手斗这战天。”

  正与冥河交战的鲲鹏心中一喜,这伏羲一插手,冥河必死无疑!自己虽说与这冥河修为不相伯仲,斗得却实在憋屈。人家手中有护身灵宝先天五旗之一的修罗血刹旗,战斗之宝有元屠阿鼻两剑,自己手中却是一件也无。斗法术人家乃天衍一脉首徒,得天衍一脉真传,自己也只能勉强抵挡。若无人相助,你道此战结果会如何?冥河暗下决心,日后定要寻个一两件称手的灵宝,否则战斗之时实在憋屈。

  听见太一所言,又见鲲鹏脸现喜色的冥河眼中精光一闪,佯装慌乱故意卖了一个破绽,鲲鹏见此也未深思抬手便是猛攻。

  冥河却是哈哈大笑:“鲲鹏,今日此处便是尔葬身之地!破灭剑诀之破天!”冥河的剑法忽的一变,与战天所使剑诀赫然相同,却是这数万年间战天传授于他,虽未能全数得其精髓,有心算无心下对付鲲鹏却是绰绰有余!

  只见一道蕴含了冥河全身一半的法力凝聚而成的剑气豁然自元屠阿鼻二剑之上现出,眨眼间攻向鲲鹏。

  鲲鹏惊怒,面色慌乱,聚起全身法力,吐出漱口精血抵挡冥河的攻势,口中喝道:“伏羲道友救我!”

  伏羲见状怒喝:“允那冥河,尔敢杀我天庭之人!”一道浩然的法力向冥河打去。

  冥河却是面色冷然:“我有何不敢?尔等此次算计我等,却是结下了莫大因果,这鲲鹏,只是一个彩头,今日必亡!”

  也不顾伏羲的攻势,接连又是两道剑气扫向鲲鹏。

  鲲鹏眼中骇色更浓,奈何再也抵挡不住冥河的剑气,一声凄厉的喊声过后,洪荒有名的大神通之一,妖师鲲鹏——陨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