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狼潮、黄亮
毒邪2018-03-22 11:356,643

  “囚庄”顾名思义,是用于囚困犯人的庄园。

  只是,在这个时代,本来是不存在‘监狱’的,因为‘罪都’的存在,就已经算是对犯人们的一种囚禁。这些人并不能像那些能力者一样随意的出入,‘罪都’对于他们来说,将是一生的囚禁!但凡擅自出入者:

  死!

  然而又因为有些犯人们是实力不错的能力者,更有甚者功力极高。

  所以,‘罪都’又在这个基础上,设立了‘囚庄’之地,以做监狱之用。又精心设计了‘禁能锁’【也就是吴天手上戴的那个。】借以抑制能力者的能力。而看守‘囚庄’的更是强者如云,其中不乏灵能战士斗士级别的人物,更有说法是每一个‘囚庄’之中,都会有一名灵能战将看守着。

  ‘囚庄’之中,灯光幽暗,在这夜空之下,凭增了些许的阴森。

  “蓬!”

  吴天被一股大力抛进了一间钢铁的牢房中,因为无处着力,连翻了几个身,直到撞在钢铁一般的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我的东西……”

  吴天连忙抬头看向把自己扔进来的那个赵耀,只见在其手上正拿着吴天唯一的收获——那几把超合金武器、还有两枚在蛇窟里得到的不知名的珠子,另外一个则是‘黑纹蟒蛟’的能量珠了。

  赵耀眉头微皱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物事,淡淡的道:“你急什么?等一切查清楚了,东西自然是一个都不会少的还给你。现在的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话落,也不等吴天说话,大手一挥,牢门上锁,又与看守的一些人交代了一下,转眼就消失在‘囚庄’里。

  吴天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并同时打量下周围的环境。自己现在所处的一个房间,不足十平米。而就在自己面前的一个角落里蜷缩着一个人影,昏暗的灯光下,分不清是他还是她,在不停的颤抖着。

  “唉!”

  吴天没来由的叹了口气,他还清楚的记的,当时在地煞六十九号城市的时候,可是自由出入的,怎么到了这里就那么多规矩呢?“他NN的,可别把我的那点东西贪污了,否则少爷我就成了真正的穷光蛋了。”

  经过长期神经紧绷的吴天,虽然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也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可毕竟安全许多倍。问题想不通的时候,顿时就走到了房间的一处角落,把地上的一些杂草的枝干随便堆了堆,然后直接歪头躺了上去。不消一会的工夫,呼噜声就已响起……

  也就在吴天睡着的刹那,那同住一屋,一只没动静的人突然抬起了脏兮兮的脑袋向着吴天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昏暗的灯光下,只见在他那肮脏的脸蛋左侧,印着一个猩红的字:囚!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的时刻,本已是所有人们睡意正酣的时间段,然而此时在地煞六十号城市的行政中心的大楼的会议厅内,却是灯火辉煌,在其中此时聚集了不下三十人,并且大部分都是以军装装扮的能力者。

  会议厅内一阵沉默,气氛压抑而紧张,好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巨大的椭圆形的会议桌的一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眼睛微眯的看向周围的一群人,而在他的身后则是静静的站立着四名身材健硕的中年大汉,这四人都是作军人的打扮,眼中精光更是闪烁个不停,彪悍的气势中透露出的却是透着浓浓血腥气的凶悍。

  而在老者的下首左右两个位置上却是一个作军装打扮的中年大汉,另外一人却是一名做休闲装打扮的半百老者,除了军装打扮的大汉胸前佩戴着十数枚勋章之外,更是佩戴着一枚彰显出能力者等级的徽章,一枚中阶灵能战将的徽章!

  徽章的背景图案却是一个太极的形状,正是四大武卫馆之一的乾坤武卫馆的标志!正如之前龙腾武卫馆的标志是一只腾云驾雾的龙一般。

  至于加入武卫团的人员,则是又会有一枚象征着团徽的徽章。其中意义,自然不须多说。

  再看那名半百老者,胸前却是什么也没佩戴,只是以他的气势来看,地位定然也是不低。再往下去,则是一半为军人打扮,另外一半则是各自佩戴着各个级别的徽章,都是一言不发,静静的坐着。

  “咳!”

  终于,坐在上首的老者轻咳一声,缓缓的道:“今天午夜时分,天狼啸月的情况,相信大家也都清楚的知道了,老夫就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言了。”顿了一顿,又道:“每一个月圆之时,本就是‘狼群’拜月的时间,而由狼王所带领的,又有今天这么具有声势的却不多。这种事情曾经也出现过,而每一次的出现则必定会在最近有着一次凶猛的进攻。”

  说到这里,老者那微眯的双眼猛地睁开,顿时只见一股精光闪现,除去他手边的几位,其他人都是心头一凛,连忙将目光移开。老者却仿佛什么都没发觉似的,又道:“按着时间算去,最多也就是几天的时间里,狼王必定会带动群狼前来进攻,到时候,定然会是一场恶战。所以,我希望各个武卫团都能够好好的对待这个事情。”

  老者话音刚落,位于他右手侧的那位半百老者,突然轻笑一声,“狼潮的危害性,我们自然是无比清楚的,来时我已禀明了我们‘风杀武卫团’的团长,团长已经给话了,这次凡是我们在地煞六十号城市的人员,都会毫无疑问的去配合帝国的行动。”

  风杀武卫团!

  黄龙帝国境内十大武卫团之中排行第四!

  其实力可见一斑!

  首座的白发老者闻言,脸色稍显缓和,点了点头,轻声道:“在此,我就替国家多谢贵团长了。”

  半百老者又连道:“不敢!”

  紧接着的就是一位位于半百老者下首的面目阴冷的中年人,口中淡淡的道:“哟,风杀武卫团就是不一样嘛,”说完轻瞥了半百老者一眼,又淡淡的道:“嘿!这次我们‘暗魔武卫团’也定然会竭尽所能,并且位于附近的一些成员,也会在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

  “暗魔武卫团!”

  十大武卫团中排行第六!一些本来因为位置的关系而心生不满的人,顿时都放下心头那丝狂妄,并强作镇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半百老者对于阴冷中年人的话语,却是混不在意一般,淡淡一笑,也不说话。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扫向其他的人,眼见那位半百老者和阴冷中年人都已经说话了,一些知名的或者不知名的武卫团也都纷纷的表态,至于那些做军装打扮的人,更是毫无疑问。

  “很好,”

  白发老者原本冷峻的面孔有了些许舒展,微笑道:“在座的表态,老夫已经深记心底,只待事情一过,定然会向上头报告。”

  ‘暗魔武卫团’的那位面孔阴冷的男子,突然道:“不过,我倒是还有一个疑问。”

  白发老者淡淡的注视着他,轻声道:“郑扈大队长有话不妨直说。”

  面色阴冷的男子,也就是老者口中的郑扈大队长。原来在每一个武卫团之中,还各自分出十二个大队,大队之中又各分十个小队。小队之中,人员都在五到二十位不等。

  而这郑扈正是‘暗魔武卫团’之中,第九大队的队长。

  郑扈仍是一脸的阴郁,淡然的道:“相信历史上的每一次‘狼潮’的数量大家也都该清楚吧?每一次可都是上万,也许上十万都不好说。我观在座所属的力量,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上千人而已。而这上千人又分散在四个城门口,这样以来,每个城门口的人数也就二百多而已。”

  说着说着不由嗤笑一声,“再说那狼群之中,虽然实力都不甚高,可是三阶、四阶的却大量存在着。而听说,那‘狼王’的实力更是在这一次中进化到了‘七阶’!嘿嘿,七阶啊。那样的存在,就是灵能战将级别的人,对上了也不好说吧。”

  说完,郑扈又冷笑几声,好像这事情与他无关一样。

  郑扈的这一番话,顿时又让其他人脸色难看无比,就连首座的老者也是脸色难看。

  白发老者沉默了一阵,缓缓的将目光转向‘风杀武卫团’的半百老者,“不知道这件事情上梁余大队长可有想法?”

  梁余,隶属‘风杀武卫团’第六大队队长。

  梁余先是沉默了一下,好一会才道:“郑大队长说的不错,这次‘狼潮’不仅数量恐怖,就连首领‘狼王’的实力也是强悍无比。而‘地煞六十号’城市却是在帝国最偏北的地方,这个时候根本就来不及从其他城市中调人过来,所以,针对于数量上,我的建议就是把‘囚庄’的人放出,‘囚庄’的人这么多年来,数量也起码在五百之数,或者更多。用他们打头阵,也好消磨一下‘狼潮’的战斗力。至于‘狼王’不如由两名灵能战将去对付,这样或许会好一点。”

  “嘿嘿,梁大队长真是好想法呢。”

  郑扈阴郁的面孔一阵抽动,又是一声冷笑。

  梁余眼中精光闪烁,冷冷的看向郑扈,“那不知道郑大队长可有更好的办法?”

  郑扈闻言,却不说话,只是‘嘿嘿’的冷笑个不停,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作何想法。

  而对于梁余的提议,首座的老者也是微微点头,以他们目前的状况,好像就这个办法还好一点。“梁余大队长的提议,老夫觉的可行,纵然这次对‘囚庄’的人有点不公,可毕竟事情迫在眉睫,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狼潮’的到来,也就是在最近的几天,希望各个武卫团的所属都不要莽撞出城,尽量在城中等待。老夫白田,再次谢过各位。”

  话落,老者站起身躯,竟对着眼前的众人躬下身来。

  白田!

  地煞六十号城市的市长!不仅地位不凡,据闻实力更是强悍无比。

  见状,其他人都纷纷的站起身来,还了一礼,随后众人又商定了一下具体的作战计划,随后只见天际发白,会议也就暂时宣告结束。

  翌日,清晨,囚庄之外的天空,阳光明媚,碧空万里如洗。

  然而,囚庄之内,却仍然是一片阴冷,昏暗。

  吴天端坐在杂草上,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那张削瘦的面庞,而在其脸上还有着一个猩红的‘囚’字,而在吴天打量对方的同时,他也是这样回应着吴天。

  两人的对视并不是一分钟两分钟的事情,而是从吴天醒来的那一刻起!瞪视就开始了。

  吴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少年脸上的红字,他并不是在B S或者厌恶着什么,而是在他的心里不停的想着:“哎呀,我X,不会也在我的脸上也印上这个玩意吧?TN乃的,长的本来就快没自信了,这样下去的话,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而脸上印有‘囚’的清瘦少年目光直盯盯的迎着吴天,又过了一会,向着吴天手上的‘禁能锁’一眼,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勾下头去,深深的埋在两膝之中。

  吴天不由愕然,歪了歪头想了半天,却没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由扬声问道:“喂,你怎么了?”

  少年身躯一动,却没有什么反应。

  吴天又是连着叫了几声,少年更是直接忽视,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喂,你到底怎么了?”

  吴天不由上前一步,并一巴掌拍在少年的肩膀上,声音也提高了许多。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吴天拍到这个少年的时候,少年的身躯猛地剧烈的颤抖起来,并且跌倒在地,而看向吴天的目光也充满了敬畏之色。

  “TM的,对面的小砸碎,大清早的你给老子叫什么叫,想死是不是?”就在吴天要说话的时候,对面一个牢笼里一个头发乱糟糟的,面目狰狞的大汉冲着吴天怒骂起来。

  “杂碎说谁呢?”

  吴天眉头一挑,却不甘示弱,这样的骂人方法,素来是他比较喜欢的一种。

  “杂碎骂你呢,咋了?信不信老子找机会撕了你。”

  面目狰狞的大汉,分明没有搞明白吴天话中的意思,不由又是怒骂连连。

  “哟,原来杂碎在骂我啊,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竟然会有人骂自己是杂碎,有趣,有趣,真有趣啊。”

  吴天神情冰冷,口中却是耻笑连连。

  随着吴天的话音刚落,那在附近的囚犯们顿时轰然大笑起来,笑声更是越演愈烈,直到最后都快能震破房顶了。

  “你TM的说谁是杂碎呢?”

  狰狞大汉又是一顿怒骂,突然之间又反应了过来,面色再是一整,眼中更是充满了怒火,双拳突然砸的铁门阵阵直响。“你个小杂碎,别TM的在外边碰到我,否则我一定把你的嘴给撕烂。”

  “是吗?”

  吴天也冷冷的看向对方,“那小爷还真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呢,可惜现在大家都出不去,小爷也懒的和你说那么多。”顿了一下又道:“如果不是个男人的话,就继续骂,可千万别停。”

  “你他妈……”

  狰狞大汉还待再骂上一番,突然回过味来,好像自己再骂下去的话,就是说自己不是男人了,可是如果不骂的话,双方之间还真没有什么可以发泄的方式了。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直到最后也只好悻悻的坐了回去。只是一双大眼中,满是恶毒的光芒,看那模样真的是恨不得生吃了吴天。

  撇了撇嘴,吴天轻笑一声,和自己对骂?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转过头又看向与之前一个房间的少年,此时少年又在吴天骂人的这段时间里躲藏到房间的角落里去了。只是房间就这么大,虽然他想尽量和吴天拉开距离,可也不过就是几步而已。

  少年蜷缩着身躯,眼神闪闪烁烁,不再向之前那样看吴天。

  见少年畏惧自己,吴天虽然不解,可也不是很在意,一个跨步过去坐在少年的身侧,并将其牢牢的挤在墙角,使其不能再随意的离开,然后才道:“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好像不认识吧?你干吗那么怕我?……嘿!你倒是说话啊,还有你脸上的这个字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也要印这个东西。”

  “我、我、你、……我。”少年嗫嚅了半天,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直急的吴天咬牙个不停。

  吴天深吸一口气,使自己看起来很是温和,轻声道:“别急,你慢慢的说,你叫什么?”

  少年的神情之中仍然是充满了畏惧,也许是感觉到了吴天确实对自己没有恶意,过了好一会才慢吞吞的道:“我、我叫黄亮,”

  “那你怎么会关到这了?”吴天耐住性子的问道。

  “关、关到这,是因为我、我、我杀了人。”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黄亮的眼中竞闪过凶狠的光芒,好像杀的人非常该死一般。

  “杀了人?”

  吴天不由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位近在咫尺的少年,少年看起来也不过就是十六岁左右而已,竟然杀了人!这对于吴天来说无疑是一件让其震惊的事情,他吴天虽然杀生无数【主要是:蛇】,可杀人却万万不敢的,此时听起来不由觉的毛骨悚然,下意识的离黄亮远了一点。

  “咳,”

  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动作有点不好,吴天干咳一声,又转口问道:“那你脸上的字是怎么回事?”

  黄亮微感诧异的打量了吴天一番,后者之前那微妙的动作,他自然是尽收眼底,不过却也没有细想,缓缓的道:“这个‘囚’字,你不知道吗?”等看到吴天一脸的迷惑,冷笑一声,又继续道:“在这个时代是没有真正的死囚犯的,除非罪情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而脸上印有‘囚’字的,则代表是要囚禁一生,永远没有脱离的日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少年又仿佛不仅仅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更像是一位经历过人世百态的老人。

  “啊?永远?”

  吴天又是一阵错愕,转头看向附近的几个牢笼,果然很多人的脸上都印有‘囚’的字样。

  “你是能力者?什么能力?什么级别?”

  黄亮突然坐直了身子,而对吴天的那丝畏惧也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了,看其眼中精光闪烁,倒是一个精于心计的人。

  “这个,算是吧,至于什么能力嘛,这个……”

  听到对方问自己的能力,吴天不由膛目结舌起来,真要说起他的能力,还真的有点不太好说,毕竟他现在所认为的自己是‘体质能力’,可到底是不是呢?有没有这个能力?他都不知道,所以,黄亮问的时候,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黄亮突然冷笑一声,淡淡的道:“你不说也无所谓,这没什么的,我就是顺口一问而已。”顿了一顿,也不待吴天解释,好像整个人又陷入了回忆,“能力者嘛?前不久,我也是的。”

  “你也是能力者?”吴天又是一愣,随即看到黄亮将其双手还有那个手铐晃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不由脸色一红。

  黄亮又道:“是啊,我也是个能力者,只是没想到,成为能力者才是我最大的祸根。”

  “哦?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天不由问道。

  黄亮脸色黯然,张了几次嘴巴,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两人之间顿时又陷入到了一阵压抑的沉默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从囚庄的大门口中匆匆走进来一群身着绿色军装的人,他们整齐而有秩序,瞬间便在吴天的面前那道修长的空地上停了下来,当头的一位竟然是之前参加会议,坐于地煞六十号城市市长白田右手边的中年大汉。

  中年大汉在众人停下脚步之后,又向前迈开一步,眼神凌厉的扫视了一下之前还吵吵嚷嚷的庞大牢笼。

  嘈杂的声音在中年大汉的一个眼神之下,消失无踪。

  中年大汉缓缓的收回了目光,冷冷的道:“我是黄龙帝国,龙虎军团的副团长——钟彪,现在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可以给大家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免去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机会。不过,你们也必须有一点付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你们大部分的人,都具有能力,也都是能力者,这一点我也很清楚,你们所犯的错,到底是什么,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是,”

  钟彪的目光再次变的凌厉无比,“只要你们在接下来的事情中,表现优异,那么我钟彪就可以用我的生命起誓,你们必定获得自由!”

  “哗……”

  囚庄之中,顿时因为钟彪的一句话,而陷入了一阵沸腾之中。

继续阅读:第33章 四大潮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