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寻出路、得异宝
毒邪2017-08-09 16:465,443

  漆黑的深涧低,宁静而阴森。时不时的会有一阵疾风自遥远处刮来,发出一阵“呜呜”刺耳的风声。

  黑暗的环境内,到处弥漫着让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周围没有一丝生物活动的痕迹,可此时却有一道黑影在其中不停的穿梭着,那身影看起来慢慢腾腾,可眨眼之间就在百米开外。

  “蛇窟”对于现在的吴天来说,并不陌生,也并不会像几年前那样畏惧于它。

  敢于大摇大摆的走入“蛇窟”中,这放在以前,吴天是万万不敢的。

  环境虽然黑,可却影响不到吴天,就好像在太阳底下生存一般。

  吴天轻车熟路的进入了“蛇窟”的内部,之前所看到的几架骨架,此时已经是完全的粉碎堆在一起,上边不乏有蛇类的分泌物在其上。在其附近还是几年前那般,几把超合金刀凌乱的插在附近,那让吴天喜欢的那把明晃晃的长刀仍然是光鲜照人的插在岩壁上。

  伸手拔下,吴天感觉了一下手中的长刀,心底不由一阵欢喜,这可要比自己之前的那把要好上不少。细看下去才发现,在刀柄处还可有两个大字,还是有一排小字。

  两个大字是用篆体写着:破风,至于小字却是这把刀的基本介绍:“破风”刀,玄级中品,风系能力振幅百分之二十。

  “咦,玄级中品的刀?那倒是可以值不少钱吧。”

  吴天兴奋的自言自语,不过看到它的效果,却又有点郁闷,“这既然指定是风系的能力振幅,估计我用的话,肯定和用平常的钢刀一样,看来只有拿去卖了。”死里逃生的他,心志早已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没过一会就抛却刚才的失落,又喜笑颜开的去查看其他凌乱的插在地上的超合金武器。

  经过一阵盘点,其余的却是两把黄级上品的长剑,还有一把黄级中品的厚背大刀,另外则是一个黄级中品的长枪。吴天随便收拾了一下,把这些武器全部绑在一起,毕竟这些可都是钱啊。

  武器收拾好,吴天又看向了洞中的三枚之前就已经看到过的闪烁着柔和光芒的如鹅卵大小般的珠子。上前捡起一看,入手清凉,整个人的神智也都清醒了不少,一时间神清气爽,精神奕奕。就连体内的那七处“能量宙”也在它的刺激下,运转速度加快了不少。

  “看来这几个珠子,也是个不错的东西嘛。”

  吴天微微一笑,这倒是个意外的收获。伸手把这些东西稀里哗啦的收拾了一番,至于盛装的器具,自然是他那一直以来没有抛弃的破旧衣衫,那一直束在腰间的外套一去,剩下的就有点不伦不类了。一条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裤子的衣服就那么的滴流的挂在身上,勉强还能遮羞。脚下,早已没了鞋子的束缚,膝盖以下早已没了衣衫的遮蔽。

  整个人,看起来就完全和野人没太大区别,当然说的这种野人,还是一个能够穿着干净的野人。

  在看吴天本人,衣衫褴褛不说,到处还血迹斑斑,腥臭难闻,只是他自己一向闻的惯了,倒是没有注意到分毫。

  看着这些战利品,吴天满意的点了点头,武器背负在身上,那些莫名其妙的珠子和之前得到的“能量珠”都用衣服包裹住,重新束在腰间。一切整装完毕,又仔细的打量起了这个蛇窟,蛇窟虽然很大,可除去了之前进来的入口,倒是再没什么出口了。

  既然蛇窟中没有希望,吴天只好背着东西出去了,刚走到入口的时候,才发现就在进入洞口的附近墙壁的一个阴影处,有着一个一人高的洞口,如果不是吴天细心的话,还真的看不到。

  “奇怪,这蛇窟刚才显现的是直通到底,就好像是一个大厅一样,尽管长了一些。不过倒是没有看到一个岔道,可没想到,竟然在入口处有一个位置。”

  吴天静悄悄的站立在那里,眉头紧紧的皱起,他已不是当年的那个莽撞的少年,心里很是明白,突然出现的这个洞穴绝对不是偶然。“还是说这个洞穴是其他蛇类居住的地方?不过也不对啊,看之前的那架势,所有的蛇应该都是居在那个大厅中。或者是说,这是个天然洞穴,里边什么都没?”

  探眼看去,里边漆黑一片,比这外边还要黑上几分,就是吴天的目力也看不了多远。

  富贵险中求!

  吴天想要就此离开,可心底却又有着急切去查探的念头。

  霍……

  吴天伸手将“破风刀”拿在手中,并挥舞了一下,带动一阵破风声。也借以,壮了一下自己的胆量。

  几乎是一步三看的,吴天缓慢的移动着脚步向前走着,周围很寂静,静的整个空气中只有吴天那轻微到极点的呼吸声。

  当吴天感觉到自己走了差不多近近千米之后,面前豁然开朗,竟然是火红一片,让人感觉有点像是进入到了另外一侧的岩浆中一样。

  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

  吴天强忍心头的震惊,不停打量着周围的状况。

  墙壁宛如塑胶一般,近乎半透明。墙壁的另外一周,的的确确是不停在翻滚的岩浆,岩浆中还有吴天非常熟悉的红色怪鱼在其中不停的跳跃着。

  这样的场景,看起来是那么的壮观,那么的让人压抑。

  可令人奇怪的是,尽管距离岩浆如此近,可却一点也感受不到那浓烈的热度。

  这片大概有近五十平米的空间里,几乎是空无一物。唯独中间部分微微向下凹陷,就好像是一个小盆一般。凹陷的中心,此时正有一滩薄薄的火红色的乳液在其中平静的躺着。

  吴天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这滩不多的乳液面前,看了周围一眼,才慢慢的蹲了下去。从这火红色的乳液外面根本看不出一丝奇特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强烈的气味,就好像这是一滩平常的雨水一样。

  百思不得其解的吴天,只好选择去以触摸来查探一下,破风刀递在左手中,右手伸出的食指所感觉到的只是一如平常糨糊的感觉。根本就没有一丝奇特的地方,就在吴天要缩手的时候。

  异变突起!

  那原本静躺在那里的不知名乳液就好像突然活了一样,瞬间就顺着吴天的手指向上爬去,几乎就在那眨眼的时间,吴天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知名乳液已经布满了吴天整只右臂。

  火红色的乳液在布满了吴天手臂之后,地上已经没有丝毫,它的量刚刚好将吴天的右臂完全的裹住。

  一股强烈的灼热感,那是一种热到骨头里的热,从火红色的乳液中直入骨髓。

  “啊!”

  反应过来的吴天,只能仰天痛苦的吼叫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右臂简直有种被烧着的感觉。那不知道什么名字的乳液好像还在往自己的手臂里钻,位于肩胛处的一个“能量宙”也在第一时间发出能量希望去阻止它的动作,可却如飞蛾扑火一般,根本不起一点作用。

  吴天强忍着挥刀将右臂斩掉的念头,整个人不停的在地上翻滚着,撞击着周围的墙壁。

  五官都几乎扭曲在一起,七窍中更是鲜血淋漓。

  “砰砰……”

  他狠狠的用头撞击地面,希望就此眩晕过去,因为只有那样,这种痛楚才不会那么强烈。

  突然,他闻到了一股肉香,他知道,那是他手臂被那股高温烤焦所散发的香味。

  右臂,也完全的不受自己控制,也许是说无法活动分毫更恰当一点。

  “啊……”吴天嘶哑着嗓子,仍然不停的痛苦吼叫着,因为这是他唯一能缓解痛苦的方式。

  ……时间缓慢的流逝着,痛苦却在不停的延续着……

  啪……

  一声轻响,一枚吴天在蛇窟里找到的那几个不知名的珠子从他背后的衣服里滚了出来,并掉在地上,在吴天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那只现在已经完全呈火红色的手臂触碰到了那掉落下来的“珠子”。两者的相碰,就好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瞬间,那坚硬的“珠子”竟然开始了融化,然后被吴天火红色的手臂吸了进去,然后连一丝痕迹都看不出。

  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就是那么一个或者半个小时的时间。

  灼热所带来的剧痛终于开始了缓慢的消失,吴天脸色极度苍白的匍匐在地上,黄豆大小的汗珠,不停的滴落在地面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之前那段几乎是陷身修罗地域般的感觉,让他感到深深的畏惧。

  当然,他更怕自己的右臂就这样消失不在。

  也许是带着害怕的心里,吴天颤抖着嘴唇,抬头看向右臂,同时右臂也缓缓的抬起。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呈淡红色的手臂,火红色的皮肤近乎半透明,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皮肤下血管的流动。而五指处,又有五道极细的森白线条,直通肩膀部分,就好像是骨头的线路一样。

  “竟然没事?”

  吴天握了下拳头,除去皮肤变成了火红色,另外还多出了几道白色线条,其他的倒是没什么。最重要的是,右手握拳时所感受到的力量,竟然比左臂要强上十倍都不止。

  “啪……”

  仿佛是失去了力量的源泉,那原本呈半透明如朔料一般的墙壁,竟然发出了一声破裂的脆响,随着一道裂缝的出现,更多的裂缝也沿着它而扩散开来。

  “不好!”

  哪里还有时间去研究右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吴天条件反射般的向洞外逃命一般的冲去。还没等他逃出多远,那半透明的墙壁就已经完全的崩塌,火红色,夹杂着高温的岩浆从上方倾斜而下。它们宛如洪荒猛兽一般,咆哮一声就向吴天这个方向涌来。

  根本不用回头,在岩浆旁边生存了那么多年的吴天,仅仅只是kao感觉就能明白,那股岩浆就在自己身后不足百米的地方。所以,他没有办法去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只有拼尽全力的向外逃去,向安全的地方逃去。

  水潭一带,他非常的熟悉,除了那个平台几乎没有高坡,可是如果自己上了那个平台的话,只要下方是岩浆的话,自己这辈子就别想出去了。所以,脑子急转如电的他,把逃生的方向向着远处自己一直不曾涉及的黑暗中。

  轰隆隆……

  无尽的黑暗中,只见一股巨大的火红色岩浆不停的充斥着周围一切能够到达的地方,而在其前端,也正有一道身影在疯狂的奔跑着。黑影的速度很快,可是岩浆的速度却也并不慢,而两者之间的距离,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的缩减着。

  我擦!

  吴天一边奔跑,一边暗骂不已,身后的温度越来越高,使他意识到岩浆与自己的距离也在拉近,可现在自己的前方,除了一些高不足五米的石头之外,几乎什么都没。

  大概狂奔了有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在火红色岩浆的映射下,前方竟然有个东西在反射着光芒。匆忙之下的吴天连忙看去,只见竟然是一个金属挂钩,挂钩的上方还有着一道钢丝绳索,顿时心底不由大喜。就在岩浆快要近身的时候,猛地一个窜跃,一把拉住挂钩,又抓住绳索向上快速的攀了近十米,这才停了下来。而下方,火红色的岩浆如奔流的大河涌现了远处无尽的黑暗中。

  岩浆所过,赤地千里。

  吴天长吁一口去,暗暗的庆幸自己得逃大难。转头看了一下手中所紧握的钢索,心底突然明白了,原来这就是‘蛇窟’里的那些骷髅所下来的方法。虽然不知道时间到底有多久了,可这钢索仍然没有锈蚀,质地也绝对在上等。

  只是,依仗这钢索趴这高达千丈的崖壁,怎么想都让吴天觉的无语,心底更是纳闷,为什么那些人会千辛万苦的下到这个地方。更是暗道:“真是一群脑子里进了水的家伙,不过,如果没有他们,或许我还不知道该如何上去呢。虽然,攀爬这个玩意累了点,可毕竟也是一个方法啊。”

  随着吴天的攀爬,也慢慢的发现,这钢索差不多每到三百米左右长度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可供一人踏脚的窄小平台。虽然面积窄小,可是在这千丈的崖壁上,绝对是一大福地。

  吴天的能力特殊,又加上现在的实力也算是不弱了。所以,每次在那窄小平台略作休息之后,就可以继续攀登了。

  “不是吧,这上边到底有多高啊。”

  吴天手持钢索,脚踏平台,仰头看向那几乎远在天边的上方,不由悲叹一声。他甚至在想,难不成把整个地球的直径爬一半?

  休息无事的吴天不由看向了自己之前受灾受难右臂,此时望去竟然恢复了常色,就连之前出现的白色线条,也消失无踪。至于右臂的力量,也没有之前那么强了。

  “嗯?”

  发现了这一点的吴天,倒是感诧异到无比,同时又感觉到位于左臂肩胛处的“能量宙”中的能量好像呈火热状态,就好像是受到了右臂的影响一般。随即,心念一动,一股骤热的气息自右臂上散发开来。

  那右臂再次化为火红色,并散发着浓烈的热浪,几近半透明的手臂上,那一条细长的白线链接着手背上方的五道白线。一切都和之前所看到的一摸一样,而之前感觉到的那股强大的力量也再次浮现。

  “呵!原来如此。”

  吴天又高兴了起来,高兴自己又多了一分保命的本事。万万没有想到那滩溶液竟然还有这等效果,实在是让人摸不到头脑。转瞬又想到,之前那个洞穴里,那半透明般的墙壁,可是却因为自己将那溶液吸收掉而直接崩塌。现在想来,应该是那溶液所附带的效果吧。

  只是不知道,这溶液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还有这种效果。

  不过,无论怎么说,这毕竟是好事不是吗?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这是吴天一贯做事的风格。

  右臂的特殊能力运起,再一次的,吴天攀爬的速度起码快了几倍都不止,下方那火红色的岩浆早就隐入到黑暗中,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

  终于,一股强烈的光芒从上方缓缓的照射下来。

  那本来在常人看来非常柔和的阳光,可对于在黑暗中已经生活了三年的吴天来说,那简直是夺命的光芒。

  右手还是牢牢的抓住钢索,左手挡在眼睛的上方,并轻揉着那隐隐作痛的双眼。也亏吴天心底就预防着强光的照射,所以越到最后,攀爬的速度越慢。否则的话,直接被阳光照射的话,恐怕那双眼睛会直接瞎掉。

  就这样,吴天一手持钢索,一手轻揉着眼睛,并慢慢的透过手指缝去感受阳光。

  就在吴天都觉的右臂要酸掉的时候,眼睛也终于适应了阳光的照射。

  再次微笑的看向上方,以目测的情况下,吴天现在距离崖边,距离自己即将踏上大地的地方,还有仅仅二百米。二百米的距离,以吴天的速度,也不过就是那么半分钟的事情而已。

  还没当吴天的笑容消失,上方就传来一阵震动,随之而动的还有吴天手中的钢索。

  原本,攀爬了几千米的钢索,一直牢固的它,可就在这时,被那股巨力震的开始松动!

  吴天的脸色,第一次的,变的无比的难看。

继续阅读:第29章 震慑、一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