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崖底惊险
毒邪2017-08-04 16:434,337

  一片虚无的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声音,没有光,没有人、物,什么都没。甚至,吴天觉的自己连呼吸都变的异常困难。

  “这、这是哪里?”

  吴天不停的环顾四周,口中低低的自问道,然而那声音在这虚无的黑暗中不停的回荡开来,只听四周不停的回荡着‘这是哪里?……是哪里?哪里?’的回音。

  蹬蹬,慌张的吴天连连退后几步,心念又是一转,“不对,我不是被大地暴熊撞进深涧里了吗?然后是--深涧里的--水潭?”顿了一顿,又想道:“我掉进水潭后呢?死了吗?如果我死了,那我现在?”

  一堆堆的疑问堆满了心头,压的吴天更是觉的呼吸困难,脑子里也开始混乱起来。

  “我不能死!不能死!”

  低沉的呢喃声,直至后来转为疯狂的怒吼哦。

  “我不能死!”

  仿若能够突破天地的束缚,这道锐利至极点的响声划破了这片黑暗,一道淡淡的光线自遥远的上方照射下来,刚好将吴天完全的笼罩住。光线的照射下,显出吴天脚下的一事一物。

  水,到处都是水。

  没有边际,没有深度,身体周围的每一丝空间中都完全的被水流充斥着。

  “啊!”

  眼里闪过浓浓的不甘,吴天只觉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里好像都涌出了无尽的力量,然后都汇聚在自己头颅、双肩、胸口、小腹、双腿。

  蓬!

  那原本在深涧下的深水潭保持着惯有平静的它,此时却突然凭空爆发出一声声响。一股直径为三米左右的水柱冲天而起,起码达到了数十丈之后,才力尽跌落下来,重归于水潭之中。

  而在水柱冲起的刹那,一道黑色的人影自其中激射而出,跌落在旁边的岸上。

  呼哧、呼哧……

  吴天跌坐在水潭附近的石岸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双手、手脚、嘴唇这些显而易见的地方,都在不停的颤抖着。这是力竭和恐惧后的表现。

  回头看向身侧又归于平静的深水潭,吴天心底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恐惧感,如果自己在不早点清醒过来的话,恐怕自己就再也难以醒来了吧!

  丝丝……

  远处的草丛中又传来西索的物体移动的声音,声音很微小,可在这宁静、漆黑的深涧低却又显的那么的让人感到恐惧。顾不得多做休息,吴天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轻轻的向旁边移动着,直到告非在一一座坚硬的岩石上,然后匍匐着爬了上去,一动也不敢动。

  也就在吴天爬上岩石的时候,一道细长的身影不停的在地上游走着,黑影的前方是两个堪比小孩拳头大小的绿色眼睛,不停的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在这个漆黑的环境中显的是那么的可怕和阴森。

  黑影在吴天之前待过的地方停了一下,嗅了一会之后,又昂头准备向吴天现在的地方疾奔的时候,突然又是一阵水声传来,黑影好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一般,连忙掉头准备逃回他原来待的地方。

  蓬……

  一道要较之前的黑影更加粗壮的黑影自水潭之中激射而出,目标正是那道细长的黑影,就连一旁看戏的吴天还没搞明白状况的时候。之前那道细长的黑影就已经落在它的口中,随便嚼咽了一下,又缩回水潭中。

  黑夜,好像又恢复到了惯有的平静,好像这场厮杀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只是那空中散发的浓浓的血腥气息,却成为了这场屠杀的有力证据。

  趴在岩石上的吴天,只觉的手脚一阵冰冷,在这里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里并不比上方安全多少,反而却更加的危险。

  也不知道到底待了多久,当吴天觉的四肢都已经麻木的时候,周围的那股因为之前的恐惧而掩盖的冰冷寒意也都一一袭来,禁不住的打了几个冷颤,可却更加的明白。自己必须找出一条道路,一条生存的道路。

  麻木的双脚,又因为黑暗而恐惧的心理致使吴天难以站起身来,因此他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匍匐的前进。直觉告诉他,这里多呆一分钟,自己就危险一分,所以无论是通过什么方式他都必须的离开这里。

  一寸寸的移动,一尺尺的前进。

  岩石一般的地面,冰冷异常,可是那外来的恐惧却更让吴天颤抖。那神秘的黑影屠杀的场面,又不停的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前伸的双手触摸到了冰冷滑腻的地面,还有着黏糊糊的液体,而那空气中原本散发的血腥味也显的更加的浓郁,甚至让人有种呕吐的感觉。吴天知道,自己现在身下的地方,就是之前那场屠杀所残留痕迹的所在。

  顿了一顿,吴天甚至不敢向近在咫尺的水潭望一眼,强忍住心头的恐惧,又继续向前爬去。刚要有所动作,右手去触摸到了一小截冰冷的东西。

  “这是?”

  因为目不能视的原因,所能做的事情,只有去想,去猜!也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心头的恐惧。吴天强制性的让自己去了解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是蛇!”

  当吴天用颤抖的右手抚摸完这一小截冰冷的东西之后,发现,那竟然是蛇的头部!抓住蛇头的右手又是一抖,“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哗啦!”水潭之中,又发出一阵声响。

  不好!吴天心底猛地一惊,连忙屏住呼吸,死死的爬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然而,幸运的是,水潭中的水声,并没有持续多久,过了一会,黑暗中又重新归为平静。

  呼哧!呼哧……

  经过这一变故,吴天的心境反而平静了下来,脑子又开始了不停的思考。

  “听说蛇胆有明目的效果,虽然不是很明确,不过在这种环境下,如果吃了蛇胆的话,或许真的能够让我看清楚一点。而且,这小半截的蛇身中,应该有蛇胆的。”

  想到就做,吴天又从地上摸索到那截蛇身,并开始计算蛇胆的位置所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半截蛇身就好像是冻的冰条一般,硬邦邦的。

  “不对……”

  黑暗中,吴天皱紧了眉头,他这才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蛇胆都是在一条蛇的头后到泄殖孔的大约1/2处,而让人无奈的是,吴天手中的却是头部的半截。那很自然的,吴天找不到蛇胆了。

  “哎!”

  吴天在黑暗中轻轻一叹,看来这个想法是注定失败的。“算了,还是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吧。”想完,就将手中的蛇头轻轻的放在地上,可却也因为这一放,而碰触到了一个近乎圆鼓鼓、冰冷的圆球状的物体。

  下意识的将这个冰冷的物体拿在手中,同时也随着东西的拿起,又有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这个?”心底灵机一动,也顾不得其它,吴天将其放在嘴边,轻轻一舔,顿时一股难言的苦涩直入心脾。

  “这个是蛇胆!”

  吴天兴奋的险些要跳起来,本以为没希望的东西,竟然又到手了!虽然不知道蛇胆明目到底效果如何,但是毫无疑问的,在这个黑暗的环境下,能够多看到一点,就多一些生存下去的希望!

  也不再犹豫,伸手将手中的蛇胆投入到嘴中,用力一咬,顿时满嘴苦涩。可是因为那股求生的欲望,吴天强忍住没有将嘴中的汁液吐出来,狠下心肠,将其完全的吞入。只是那张本来就煞白的脸,此时又是苦涩一片,五官都快凝在一起了。可也在很久之后,吴天才知道,原来吃蛇胆是不需要咬破的……

  当嘴中的苦味淡了一些之后,吴天又觉的身上的寒意好像也在无形之中弱了不少。原本不停颤抖的身躯,也在吞吃这一颗蛇胆后,变的平静了不少。

  吴天无法清楚自己到底爬了多久,只是当再一次的遇到一堵石壁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背靠在石壁上,胸前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却是血淋淋的一片。而吴天的肉体防御力量,就算是二阶的凶兽,也只能堪堪的造成轻伤,可在这种情况下,却有这样的创伤。由此可见,吴天爬过的地面是多么的坚硬和锐利。

  仔细的感觉了一下,之前那个水潭所带来的冰冷寒意,已经消失不见,吴天这才重重的喘息了一口气,可这一喘气,又引起胸口一阵剧痛,却是那被大地暴熊撞击后所带来的结果。

  “告非!”

  吴天苦着脸,低低的骂了一句,钱没赚到,反而落了一身伤。如果不是自己的能力特殊,恐怕早就死翘翘了。随后又苦笑一声,这又能怪谁呢?也只能怪自己太过不小心,太过容易相信人了。

  紧紧的靠在冰冷的石壁上,也只有如此,吴天才能够感觉到一丝的安全感。抬头望向遥远的上空,那里好像有着一轮明月般的光亮。心底也非常的明白,那不是月亮,而是因为自己所在的地方太深了,就好比坐井观天一样,那上方的,也就是出口。只是因为距离太远了,所以才有种看月亮的感觉。而在明晃的入口旁侧,还有着数道黑影在晃动着。吴天也无法猜测哪里到底是人,还是别的东西,因为在这一阵的疲惫、重伤的情况下,已经不由自主的呼呼大睡起来。

  然而此时,在悬崖的上方,却是正午时分,就在吴天跌落悬崖的位置上,一群精良装扮的男女峭立其中。当前的是一个手拿长刀的妖娆女子,如果吴天在的话,定然会认出这位就是不久前赠刀给他的羽菲雁,而羽菲雁手中的长刀,也不做二话,正是双方之间唯一的链接。

  “哎!”

  羽菲雁手捧长刀,幽幽一叹,纵然是傻子也明白刀的主人该在哪里,处境又该如何。只是脑海中,又再度浮现出那个倔强的面孔。

  “菲雁姐,到处都找遍了,什么都没有。”一位清秀面孔的女子,也是吴天所见过的叶晓玲,在翻找了一阵之后,对羽菲雁无奈的道。

  轻轻的点了一下美丽的脑袋,羽菲雁语气低沉的道:“算了,以他的实力恐怕……”顿了一顿,又是一叹,“唉,恐怕凶多吉少啊。”

  叶晓玲思索了一下道:“不过有一点挺可疑的,按理说以那小子的水准,不应该会到这个地方啊。”

  闻言,羽菲雁也不是笨人,自然也想道了问题的所在。两人如此,而在她们背后的一个青年却是嗤笑一声,淡淡的道:“这又什么不解的?道理很简单,这小子被人耍了,当木偶成成炮灰了。”

  “你说什么?!”

  羽菲雁秀眉一挑,美眸中杀机隐现,俏脸之上也是冰冷一片。

  说话的青年心头一凝,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随后又道:“不用不相信,你看那旁边的血迹,起码有一个成人的血量。也就是说,应该有一个小的武卫队在这里出现过。而且……”青年又指了一下贴近岩边的地方,哪里正有些许铁渣,“这个是‘钢弹’爆炸后留下的痕迹,看这个方向,应该是有人从岩边发出的,也就是说,有人要把大地暴熊引到悬崖边上,好让这只大地暴熊跌落悬崖。”

  叶晓玲接口道:“可是大地暴熊又不傻,难道就因为有人炸它,它就冲进悬崖?”

  青年淡淡一笑,“问题就在这里,把大地暴熊引过去,那么总需要一个木偶一样的家伙在这里吧?那个小子一点能力都没,大地暴熊又是五阶的凶兽,就算是进入虚弱阶段,他也没地方逃,也逃不开。所以,那小子也就成了和大地暴熊同归于尽的炮灰了。”

  羽菲雁这才恍然,只是俏脸冰冷,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青年说完,耸耸肩,无奈的道:“羽大团长,这些事情在能力者中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弱肉强食,很简单的道理,你不去做,自然不能去阻止别人这样做吧?”

  叶晓玲也叹了一口气,劝道:“是啊,菲雁姐,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生气。而且那小子……”

  羽菲雁一摆手阻止了叶晓玲继续说下去,并将手中的长刀摆在身侧,语气冰冷的道:“别说了,走吧。”

  众人鱼贯而走,不消片刻悬崖边缘又恢复了他应有的宁静……

继续阅读:第19章 火山裂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