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最后一战(3)
大哥有枪2017-04-14 05:463,689

  袁耀的心是最紧张的,比谁都紧张,因为这帮娃娃兵可是他要筹建的,可以说这是他的心血是他的孩子,可是现在却是要看着他和羽林卫的战斗,袁耀对羽林卫有意见,可是却不否认的是,羽林卫是真真实在的有实力的兵马啊,所以袁耀才紧张,他即要狠下心来,让这帮孩子去历经鲜血,可是又害怕,害怕这些个孩子死伤太多,所以现在的袁耀是最复杂的。

  不过最后袁耀还是狠下心来了,与其以后在战场之上被人击溃歼灭,最后全军覆没在战场之上,不如现在就进入暴风雨之中,起码在面对羽林卫的时候的张勋必然会手下留情的,只哟见过了鲜血,他们一个个才能真正的意义上的成长起来。

  “我欲学古风!”陈到大声的吼了起来,身后,八百童子军接了下去。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驰骋走天下,只将刀剑夸。

  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男儿自有男儿行,不叫男身裹女心。

  西门别母去,母悲儿不悲。

  身许汗青事,男儿长不归。

  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谁人怜?。

  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

  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

  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豹目如狼。

  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

  放眼世界千万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战,战,战!”

  “杀,杀,杀!”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张勋不由多看了自己的这个少主公一眼,这首战歌不可能是陈到想出来的,那么自然就只有这个童子军的创始人袁耀了。

  张勋想得没错,这首男儿歌就是袁耀教给那帮童子军的,袁耀要的就是一帮愿杀人,敢杀人,会杀人的人,而不是一帮只会诗书礼仪廉耻的君子,童子军在这首男儿歌的鼓动之下,士气大振,所有的童子军的眼中全都是一往直前的。

  “长枪手在前,力盾手左右,投掷手,抛射!”陈到的一声令下,无数的竹矛给梳理了起来。

  长枪手的任务只有一个,刺,收,刺收!除此之外其他的都是累赘。

  羽林卫的还没有和童子军打成遭遇战呢,那边,无数的短竹就已经从天而降了,投掷手,因为军中没有弓箭,所以袁耀只能用抛射的办法,每一个短的竹子都是削尖了的。

  一队兵马之中投掷手有两个,每人八节短竹竿,必须要在遭遇战之前全都抛射出去,抛射之后,他们就是刀斧手,可以拿起战刀防御左右。

  “噗噗!”八百人的规模的童子军其中就有四十个抛射手,集中了起来,数百个短竹节被抛射了出去,这些个短竹节,上面可是消尖了的,虽然没有加铸铁器具,可是也不容小视,一阵竹竿雨之下,顿时张勋的脸色就有点黑了。

  “散开,散开!”秦淮冲锋着大声的叫喊着,这帮个羽林卫根本就不用提醒,这短竹竿被抛射虽然没有见过,但是起码他们遇到过箭雨敌人的弓箭部队。

  所以一看到那边短竹节落了下来,顿时一个个都四散了开来。

  可还是有倒霉鬼受伤了,这个竹节,可不是什么好像与的玩意,先是被抛射到了空中,再从空中依靠着重力加速度,坠落而下,原本的只是观赏的竹节一下子就变成了熟人的利器,这玩意钉在身上,除非击打在板甲之上,不然根本无从抵挡。

  有三个羽林卫的精锐将士,一个躲闪不及,直接被抛射的竹节从脖颈之处贯穿了下去,当场就顶死在了地面之上,还有两个虽然躲避了,可还是被这抛射的竹子给伤到了手臂和大腿,顿时丧失了战斗力,在随后的竹节雨之中也是被顶死在了当场。

  还没有接触就损失了三个精锐的羽林卫,张勋的脸色黑了,那边秦淮的脸色也不好看,这些个可都是他秦淮的袍泽啊,原先对于这帮娃娃兵还保留着一种同情的羽林卫们,也开始爆发出了戾气来了,杀我袍泽者死。

  “长枪手列阵!”陈到的命令和手中的令旗帜又挥舞了起来,之前投掷手给羽林卫带来了伤害,让童子军的那担忧的神色也是为之一缓,起码这羽林卫不是无敌的,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凡人。这样一来,童子军的人,冷静了许多。

  无数的尖竹枪被树立了起来,挡在了军阵之前。形成了一片枪林。

  “冲过去,冲过去!”秦淮指挥着手下的羽林卫,让他们直接冲过去这片枪林,这不是秦淮看不起童子军,而是秦淮对羽林卫的一种自信,列阵者,以精锐破之前锋,挡其前军,溃其兵马这是羽林卫一贯的打发,靠着精锐将士在前排的厮杀,击溃敌人,让敌人恐惧,继而杀到中军之中。

  “刺!”陈到大吼了一声。无数的尖竹枪刺杀了出去。

  羽林卫不愧是精锐,看到了长枪刺杀过来,顿时他们就弯下了身躯,手中的战刀直接就砍在了那些个尖竹枪之上。

  “唰!”尖竹枪枪尖直接就被砍断了,没有了枪尖的长枪就是一根烧火棍。

  羽林卫们不由笑了笑,那是一种残忍的笑容,长枪兵,靠的就是一把长枪,靠着一寸长一寸强来置敌,可是一旦你的枪头都没有了,靠着一根棍子又有什么用呢。之后被贴身了的长枪兵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是这个笑容还没有荡漾开来呢,那边他们就傻眼了,因为这个尖竹枪再一次的朝着自己刺了过来。

  没有枪头的尖竹枪同样是能刺死人的啊。

  好在羽林卫们有着重甲在胸口挡着,所以死伤也不算太重,可是越打下去就越是难受了,那个尖竹枪全都是数米长短,这些可都是袁耀挑选的,你用战刀是可以砍断这些个尖竹枪的,但是你削去一截,我的前端还是尖锐的,还是锋利的,还是可以刺死人的。

  除非你把我的尖竹枪整个都给削掉,不然你砍掉我一截,我还有一段,整个长枪数米之长,你要砍到何时,可是你却没有这个机会,因为枪林是两排的,前方的长枪是突刺,那么后排的长枪就是收缩,难后两厢转换开来,这样一来可以让输出没有间隙,不少的羽林卫在这个上面吃了亏。

  “恩?”张勋这下子不敢小看这些个童子军,还有自己主公那些个竹子武器了数米长的竹子你砍掉一节还有一节,你砍掉一节还有一节,而只要我刺入你的身体之中你就玩完了。好在羽林卫有着重甲防御,可要是那些个没有重甲防御的轻装步足呢?这真的就是一个绞肉机了。不由的张勋多看了自己的主公一眼。竟然能够想到如此的战法。

  这个战法可不是袁耀自己想的,而是早就有先例,只不过他袁耀照本宣科罢了,那个先例就是赫赫有名的戚家军,明中后期倭寇为乱沿海,官兵不是倭寇的对手,其中就有因为武器没有倭寇的寇刀精良,每一把武士刀可以说都是精细打磨而成的,所以每一战倭寇都会用有武士刀的武士冲锋在前,官兵的长枪根本无从抵挡,直接被削去了枪头,最后被人杀入中军兵败而溃散。

  朝廷又没有钱财去打造全铁的长枪,所以当时的戚继光就用了这么一个法子,用尖竹代替长枪,数米之长,把前端削尖,你武士刀锋利,你砍掉我一截我还有一截,你要把我数米长的竹竿一级级全都砍断,你才能伤害到我,而我只要捅你一下子就可以了,倭寇利于兵器而轻于甲胃,基本上武器很锋利,可是这个身上要么是步甲要么就是直接没有盔甲,这竹竿子自然一桶一个准。

  而现在的袁耀,用的就是戚继光的法子,他甚至比戚继光当初还要穷,起码戚继光后面还有一个大明朝廷呢,他袁耀就那么一个破县城。

  不过这个年代还真的就是比谁穷的年代,袁耀穷,比袁耀穷的还多了去了。

  “退!”秦淮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再这样一味的冲锋过去,根本无用,前方的枪林他们根本突破不过去,除非冒着重大的伤亡。

  第一波羽林卫的冲锋宣告失败,童子军没有损伤一人,而羽林卫却是丢下了数具尸体。

  不过陈到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因为他知道羽林卫要是这么容易对付恐怕早就除名了。

  “绕!”秦淮观察了对面童子军的阵法,很快就摸到了其中的缺口。

  你正面枪林,那么我就不和你正面相抗衡,我从侧面而去。

  “力盾手,防护左右!刀斧手,近前!”陈到的命令也传了出去。

  “转!”秦淮的军令又发出去了,不管是力盾手也好,还是那些个枪林也好,他们都是整体的,灵活度必然大打折扣,秦淮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羽林卫数个小队带着边上的童子军的枪林和力盾手饶了大半圈,羽林卫累,童子军更累。可是陈到却没有丝毫的办法,现在的童子军就如同袁耀所说的那样是蜜蜂,而对面的羽林卫就是狗熊,一头狗熊一但冲入了蜜蜂群之中都能够给蜜蜂带来巨大的伤亡,甚至可能捣毁蜂巢。

  所以陈到不敢放松对着几个小队的 羽林卫的防备,可是这样下去,童子军就要被羽林卫给消耗死了。

  “散开,鸳鸯阵!”陈到大声的喊道。

  以二十人为一小队的鸳鸯阵摆了出来,前方八名长枪兵在前,力盾兵防护左右,刀斧手立于中军。一个个小阵型排列了开来。

  这样一来秦淮的小队骚扰就无用了,你动用小队我也动用小队,大部队不灵活,我小部队可以跟着你跑。

  秦淮也是点了点头,陈到的这个法子可谓是十分的严谨,如果童子军和羽林卫同属于一个等级的兵马,那么秦淮占不到分毫的便宜,可是童子军毕竟才成军啊,陈到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过高的相信了自己的队友。

  “传我军令,十人为一队,择起敌人,分而破之!”秦淮对着手下羽林卫命令道。

  “是!”很快百人的羽林卫分散了下来,十个人为一队直接朝着那边一个个小小的鸳鸯阵厮杀而去。

  “陛下,您输了!”张勋也是站了起来对着边上的袁耀抱拳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