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难题
大哥有枪2015-12-21 12:042,524

  张勋说得没错,童子军输了,童子军如果整个大军团聚在一起的话,那么他的一些个细小的缺点,都会被大部队给掩盖住,可是一旦分下来,那么他的缺点就一个个的暴露了出来。

  其中之一就是相互的不信任,或者说还没有信任到那个程度。

  一个羽林卫小队朝着一个童子军的小队扑了过去。

  童子军之中长枪兵在前,长枪兵的动作只有两个其一刺,其二收,其他的像一些个防御或者说近战厮杀,都不是他们要考虑的,这些个东西他们要完完全全的教给自己的队友,相信自己的队友,相信他们能够保护好自己,相信他们能够斩杀近战的敌人。

  可是说是一回事,坐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一个羽林卫硬挨了童子军的尖竹枪的刺杀,满目狰狞的朝着长枪兵扑了过去,本来这个童子军应该面无表情的继续把自己的长枪刺杀出去,这样一来才能够让敌人近不了身,后面同样有队友继续刺杀还有力盾兵和刀斧手保证他的近战安全。

  可是娃娃毕竟是娃娃,在看着靠近自己的战刀和那满目狰狞的样子的时候,下意识的他拿着自己手中的尖竹枪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尖竹枪本来就很长,这么一横过来格挡,彻底的乱了阵势,边上其他的几个长枪兵调转不及,手中的尖竹枪直接被队友扫落在地,竹竿打在了手上,疼痛之下松开了手。

  一下子原本形成的鸳鸯阵,直接就因为一个人给毁掉了,这么一个天赐良机,那帮羽林卫是不会放过的,一个个如同下山的猛虎扑面而来,首先倒霉的就是长枪兵的娃娃们,没有了武器手无寸铁,顿时一声声的惨叫响了起来。

  一个个冰冷的尸体倒在了地面之上,鸳鸯阵破了,分开的蜜蜂不可能是是熊的对手的,一个个躺在了血泊之中。

  鲜血的刺激还有之前还是活生生的袍泽可能还是同乡,甚至两人还嬉笑打闹过,现在就变成了一具具的尸体,他们体会到了,这是战场,他们体会到了上战场是会死人的不是那种过家家的玩法,有的娃娃兵们面色凝重了起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规范谨慎了起来,他们开始相信队友,他们相信团结在了一起。

  还有的娃娃们就吓得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在他们恍惚愣神之中,被羽林卫给破了阵营收割了性命。

  “不!”陈到的心是痛的,是他这个主将无能才会导致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好了够了!”袁耀对着边上的张勋说道,现在的场面之上一百人的羽林卫已经是在压着八百人的童子军打了,再这么下去童子军就真的要全军覆没了,袁耀需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可不是要一锅东西全都被羽林卫给端了。

  地面之上已经有几十具尸体了,足够那些个童子军成长了。

  “鸣金退兵!”张勋对着手底下的人命令道。

  很快战场之上鸣金的声音响了起来羽林卫缓缓的后撤了开来,最终在秦淮的身边形成了军阵,这才是精锐,进攻后撤都是有着他们的节奏。

  童子军们还是紧紧的握着他们的武器,他们已经被羽林卫给打怕了,生怕羽林卫再过来厮杀。

  “不,不!”陈到听着鸣金的声音跪倒在了地面之上,那边血泊之中躺着几十具的尸体,一个个都是稚嫩的娃娃,先前还能听到他们欢声细语的笑声呢,可是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了。

  张勋他们的羽林卫赢了,可是张勋却开心不起来,因为羽林卫这只精锐兵马竟然也死伤了数十人,大多是因为一开始童子军冲阵的时候留下来的。

  童子军死得更多,足足有四十几个,打成这样一比四的战损,张勋十分的不满意,这些可都是孩子,只不过是一帮娃娃罢了,一百羽林卫都能够冲锋陷阵的。在张勋看来,这一百羽林卫应该以压倒性的优势,最多轻伤赢得胜利的,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起来吧,叔至!”袁耀走下了主席台朝着那边的童子军而去,陈到还是跪倒在地面之上因为他的指挥失误才会让羽林卫有机可乘,才会让那几十个童子军阵亡,陈到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秦淮走了过来,安慰着陈到。

  看到了袁耀走过来了,秦淮对着袁耀恭谨的喊道“陛下!叔至他!”

  秦淮本想着袁耀会去安慰陈到呢,却没想到袁耀直接上去朝着陈到猛地就是一巴掌挥舞了过去。

  ”啪“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脸上,在陈到的脸面之上留下了五个手掌印。

  ”陛下!?”边上的秦淮不明白了,这个时候应该是安慰陈到的时候啊,他还是个孩子还没有上过战场啊。

  “如果哭能够解决办法,你的那几十个袍泽就不会死,如果哭能够解决办法,这一场你就应该赢!!”袁耀漠然的看着陈到说道。

  “陛下,陈到无能,让陛下蒙羞了!”陈到跪倒在袁耀的面前说道。

  “呵呵,陈到啊,你当真是想多了,你能赢?你会赢?呵呵,我从来就没有这么想过!此战你必输!”袁耀对着陈到定然的言语道。

  “恩?”陈到疑惑的看着袁耀。希望袁耀能够给一个解答,可是袁耀却是转身而去了“知耻而后勇,废物才会在地面之上哭泣!他们是羽林卫,可不是你们这些个才训练几天的杂牌能够比拟的,输给他们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们童子军这么一个!”

  “秦校尉,收兵了!”那边有人对着秦淮喊道,那边羽林卫还有数十人的死亡也需要秦淮回去处理呢。

  “叔至,你自己保重吧,战场比这里还要残酷!”秦淮留下了这么一句也离开了,如果今日不是袁耀叫停的话,童子军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被歼灭,那才是战场啊。

  “都尉,我们?”童子军之中的小队长们走了出来围聚在陈到的身边,陈到是他们的头啊。

  陈到抬起头来,看着这些个小队长,一个个稚嫩的脸上包含着复杂的表情,有惊慌有害怕,更多的是一种关心,担忧。

  陈到擦了一把眼泪,想起了主公袁耀所言,是啊,只有废物才会在地上哭泣,知耻而后勇,他是他们的主将哪怕是天塌下来,他也要扛着。

  “传令下去,把那些个兄弟们的尸体搬回营去,好生安葬!从今天起我童子军只有打赢敌人,绝不能输!”陈到定定的说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输了就代表着死亡。

  “绝不能输,绝不能输!”这帮娃娃们也慢慢从悲伤之中缓和过来了,说到底他们还是训练得少,没有到位,自此以后童子军的娃娃们一个个都是严于律己,恨不得时间一个扮成两个用。整个大营之中洋溢着一种奋斗的色彩。

  而那边羽林卫也开始不再用蔑视的眼神盯着那帮娃娃兵了,对袁耀这个主公也多了一丝的敬畏,甚至被童子军给刺激到了,所以一个个也开始刻苦的训练了起来。

  而那天洒脱的离开的袁耀童鞋却是遇到了大难题了”粮草这个玩意他又不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